<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七四章 十绝锁魂阵
    (第八更)

    却说李贤,自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情,此刻正坐着马车,晃晃悠悠向皇宫走去。

    守护皇宫的护卫早已经换了,李贤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李贤和夏青青回来,自然还是畅通无阻的。带路的侍女李贤倒是认识,就是对当初李贤打听夏青青下落、一语双关的那个侍女。

    对于这个侍女,李贤印象可谓是异常的深刻;收取珍珠的熟练手法、滴水不漏的说话技巧,让李贤第一次知道,原来皇宫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跟着侍女来到一处名为“含德殿”的所在,老远的就闻到草药的味道、以及一种说不出来的腐朽味道。对于这个味道,李贤却是印象深刻,天人五衰啊!天人五衰之后,人体竟然会如同朽木一样慢慢枯萎。

    等见到皇帝后,李贤真的是——难以置信,这是木乃伊吗!

    “父皇!”夏青青凄厉的呼喊一声,一下子扑在床边;旁边的御医还在紧张的忙碌中。

    给李贤带路的那个侍女小心的扶起皇帝,让皇帝靠在自己的胸口。

    皇帝睁开枯涩的、甚至有些皱纹的眼睛,迷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显然已经看不清楚。

    “父皇,父皇,我是青青,我回来看你了。”夏青青拉着皇帝的手,声音凄厉而无助。这一刻的夏青青,不再是那个强势的公主,而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国破家亡的悲惨现实,即将发生在眼前。

    这种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变坏、却无力阻止,比直接面对惨淡的结果更加让人心痛。

    皇帝终于伸手抓住夏青青,“青青,青青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李贤那小子有没有欺负你?”

    这一刻的皇帝,只是一个将死之人,皇帝的威严已经退去,剩下的只有一个父亲的关爱。

    “夫君对我很好,父皇放心,青青现在很幸福。”夏青青拉着皇帝的手,眼泪却已经如断线的珍珠,吧嗒吧嗒打在衣襟、打在床榻上;夏青青小心的让泪珠避过皇帝那好像木根一样的手掌。

    “叫我一声爹好吗,皇帝,太累了。”

    “爹……”

    “好,好,青青乖,是爹无能,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你回去告诉李贤,如果他敢让你受委屈,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他。”

    李贤听着眉头乱跳——我靠,您老做鬼也是鬼帝。却也无法继续保持沉默,“岳父,小婿陪青青来看您了。”

    “李贤啊,来,让我看看。”

    李贤走上前,将手伸到皇帝的手中。

    皇帝一手握着夏青青、一手握着李贤,忽然有些感慨,“我这一生,只做对了一件事,就是给青青找了一个好夫婿。李贤,青青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一定不能让她伤心。”

    “放心吧岳父,只要有我李贤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青青受到任何的委屈。”

    “你这话我信。”皇帝青青的将李贤和夏青青的手放在一起,而后李贤和夏青青又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覆盖在皇帝枯瘦如柴的手背上。

    情况很温馨。

    但……

    皇帝忽然开口了,“李贤啊,过去你每次来皇宫,都会带来好东西,这次带来了什么?”

    李贤傻乎乎的——这可真的死要钱!不过,也是一个小小的冷笑话吧。

    夏青青低头勉强一笑,缓缓打开木盒,木盒内是一个玉盒,再次打开玉盒,这个“含德殿”内传出一片惊呼。

    “灵石!”

    夏青青小心的将灵石放在皇帝手心。皇帝摸索几下,忽然叹息一声,“没用的,这是天人五衰,不是一般修行的问题。”

    这时,旁边的御医说话了,“陛下,这里有十块灵石,可以布置一个十绝锁魂阵。这是一种透支潜力、燃烧灵魂的阵法,但却可以让人在阵法范围内,保持半年左右的正常生活状态。

    半年后——生机断绝,即使大罗神仙亲临,也无力回天。”

    皇帝明显一愣,随后豁然睁开浑浊的眼神,语气铿锵有力,“布阵!就算是死,朕也不能死在床上!”

    “是。”

    御医立即忙碌起来。

    没有人反对,如果不用十绝锁魂阵,以皇帝现在的状态,估计都撑不过一个月!至于说有仙人降临、枯木逢春之类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元婴期都很难见到了,还仙人呢。

    十绝锁魂阵看来并不繁琐——至少看来如此;只是盏茶功夫,一个小小的阵法就落地生根,御医立即让所有人退出房间;最后御医掏出一张黄色符纸,口中念念有词,忽然前方青光大放,一层朦胧的青光将含德殿笼罩其中。

    “好神奇!”夏青青有些期待、有些好奇、还有些忧伤。

    李贤也好奇,但下一刻李贤的心情就被破坏了。

    就见那御医看了看眼前的青光,忽然摇头:“可惜,灵石的质量不是很好,看样子阵法只能坚持四个半月的样子。”

    李贤一听这话就火了,一把抓起这御医的有衣襟,低声咆哮:“老混蛋,你他么的倒是去给我找块好的灵石来啊。你找一块完美的灵石,少爷我给你一千块这样的灵石,干不干!”

    这御医一下子愣了,“我不就说了句实话而已,你至于这样么!这是只是事论事,你这灵石确实不能将十绝锁魂阵的功效,完全发挥出来啊。”

    李贤看了看这家伙,终于冷哼一声,“老家伙,我记住你了!”

    李贤绝对不相信,一个能在皇宫中混到御医总管的人是一个糊涂蛋,这家伙摆明就是挑拨离间的。李贤最恨的,就是这些歪嘴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狠狠地看了这老家伙一眼,李贤再次冷哼一声,“别让我知道你是为谁咬人的,否则我一定炖了你!

    另外,你说这阵法能维持四个半月是吧,我也不为难你,如果连四个月零十天都维持不到,你全家老小一个别跑。你可以试试!”

    “李贤,你……你……老夫和你拼了!!!”

    旁边的人赶紧过来拉开两人。

    又有御医过来,“李公子,这个……这个……所谓医药不死病,仙度有缘人,陛下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这说不得……咳咳……我们一定尽力,但结果未必就尽如人意。”

    李贤看了看此人,忽然问道,“陛下这些年的医药都是你们过手的?”

    “是。”这事情无法否定。

    “我知道了。青青,走,我们去见皇后。”

    李贤拉着夏青青转身离开,身后留下面色各异的御医们。

    走远了,夏青青才小心的问道,“夫君,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李贤眼神一眯,“青青,你说陛下健健康康的,怎么就突然天人五衰了呢?”

    “啊……”夏青青面色煞白,终究是宫中长大的公主,各种事情见得多了、听得更多;李贤稍微提醒,夏青青就想到了最无法接受的结果!

    李贤仅仅的握着夏青青的冰冷的手,“放心,纸终究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这些人会露出马脚。等回到安阳,你就自己组建一支调查小队,专门调查这件事情。”

    “嗯。”夏青青点头。

    来到后宫,李贤只觉头皮发麻,那个守在门口的女侍卫,就是上次的那个,李贤评价说“老的和树皮一样”的。

    见到李贤,这女侍卫抽出长剑,一下插入脚下的石板,就这样看着李贤。

    “嗨,又见面了。”

    “嗯。又见面了!”女侍卫手按在剑柄上,威风凛凛。

    “那个……”

    “请帖?”

    “没有……”

    “没有就等着,敢上前一步,就让你做不成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