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六七章 心狠手辣
    (上架了,求首订)

    面色青黑的太子殿下坐在南梁府大殿主坐上,颤抖着看着统计来的数字。~

    三天前,太子舍弃房车、舍弃火炮机车等,只带少许人狂奔南梁府,结果看到的却是城墙坍塌、人去楼空、老鼠横行的南梁府。至于李元明主持建设的那一片什么太子后宫的建筑群,早就被一把火烧了一个干净,顺带为南梁府带来一层浓厚的粉尘。

    这三天来,太子身边的人、甚至包括袁昭身边的人,都四处奔跑、打探、统计民众情况。结果是如此的让人愤怒——民众只剩下不到三成!七成的民众,已经举家搬往安阳。

    曾经有八百万民众的吕梁郡,现在剩下不足220万!而且这留下的人,大部分还是老弱病残为主。

    “啪!”太子一巴掌拍在半旧的桌子上,面色狰狞,“欺人太甚!”

    忽然,有士兵来报:“报……殿下,北方又有十万多民众,竟准备举家迁徙,北上去安阳!”

    “什么!”太子大怒,“给我拦下来。再抓几个带头的,我要问问原因!”

    傍晚时候,就有几个中年人被带来。见到后,太子当即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当中的一个中年不卑不亢:“殿下,小的刘山。”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吕梁郡?先前不走,偏偏这时候离开?”

    刘山回答的铿锵有力:“殿下,之前有传言说殿下的各种不是,我是不相信的。但前天我看到了殿下的座驾,竟然是一座移动的宫殿,奢华至极。这样的一座移动宫殿想必造价不菲,足以说明殿下的生活确实是奢侈之极。

    所以,在看到这个移动宫殿后,我们不少还对殿下有信心的人,很失望!”

    太子手指紧紧地抓着桌子,骨节苍白!又被摆了一遭!

    该愤怒?还是咆哮?太子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从头到尾,都被李贤给利用了!

    浩大的迎接仪式,是在拖延时间;精心准备的移动宫殿,竟也是一个陷阱!

    一遍又一遍,太子殿下像是一个面团一样被揉来揉去。

    袁昭不说话,只是心中忽然有些感慨,曾经傻乎乎的“贤弟”,似乎变得更加精明、也更加精于算计,走一步算计三步。

    袁昭不说话,月清风稍微叹息一声,忍着怒气说话了,“刘山,那不过是安阳送给殿下的礼物。”

    刘山嘿嘿一笑,“那我们这些普通的百姓,以后是否也需要给殿下送礼物呢?”

    这话问的太好了,月清风一时间哑口无言。能回答这句话的,就只有太子一人。袁昭和月清风都看向太子殿下。

    太子呢?早已经怒上心头、理智消散的太子殿下已经开始咆哮了,想也不想就吼道,“进贡的事情,天经地义!大夏国养了你们,让你们进贡点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

    袁昭一听这话,心中一叹:贤弟,你赢了,好好的一个太子,硬生生被你玩死了!虽然这太子不成器,但总归有几分太子的威严;现在却是彻底的威严扫地!这话一出,将会成为太子永远的污点!

    而月清风呢,很是呆愣许久,怎么也没想到太子如此不智。但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尽心劝导:“殿下,纳税是应该的,但进贡,是不必要的。”

    太子却啪的一拍桌子:“我是太子还是你是太子。这吕梁郡是我的,我说了算!另外,刘山等十万贱民,没收所有资产,罚为苦役一年!”

    “殿下不可!”月清风大惊失色。袁昭这时候也不得不出来劝说。这命令要真的下达,那吕梁郡剩下的两百多万民众,会一哄而散!现在的袁昭已经在开始设想,如何将吕梁郡并入到东原郡呢。

    在经过一连串的考量后,袁昭大约看懂了皇帝陛下的安排,这是要补偿袁家、制衡李家。皇帝陛下把太子打发到吕梁郡,而太子又与袁家交好;只要大夏国混乱或者是崩溃,这吕梁郡自然就是袁家的。但袁家想要接受吕梁郡还有一个条件——保护好太子,这才是陛下开出的条件。

    “皇帝这是在安排后事啊!”袁昭也看出了皇帝的用心,心中忽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皇帝又如何,也还是要死的。

    但有了这样的考量后,袁昭就起来劝说太子了,“殿下,您在这里生气,只是让李贤更加得意而已。您现在应该平新静气,重新治理吕梁郡。

    当初安阳也不过就是二十多万人口,李贤能凭此起家;现在殿下手中有两百多万人口,何愁不能崛起!

    难道,殿下也觉得比不上李贤吗?”

    袁昭的话,比月清风单纯的劝说强了不知多少,太子殿下听进去了!

    “李贤!李贤!李贤!”太子口中反复念叨,手指在桌子上抓起一片木屑,终于慢慢平息怒气,“袁昭,你说孤现在该如何做?”

    “殿下,李贤虽然将大量的人口迁徙走了,但也给殿下留下了一个更加稳定、易于控制的根基。两百多人的人口、却有八百万人口的土地。殿下何不将多余的土地赏赐给剩下的人,让他们感受太子的关怀。

    税收方面,保持原来的状态就好。

    另外,殿下需要公开表示,除了税收之外,绝不会多要百姓一粒粮食!”

    太子终究还是太子,愤怒过后也渐渐平息下来,理智开始回归;正式任命袁昭为吕梁郡的文丞,负责民政方面,任命自己的舅舅组建军队——兵权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什么都可以糊涂,就这一点不能糊涂。

    此外,太子开始邀请自己母系亲族开始入住吕梁郡,无论是经商、还是参政等,都好过一个人没有。

    另一方面,袁昭也开始安插袁家的人;袁家也积极的与太子交流,东原郡和吕梁郡之间开始流通。

    战乱空虚后的吕梁郡,似乎在开始缓缓的恢复生机。

    吕梁郡的情况,李贤一清二楚;当吕梁郡开始恢复时,李贤正在和自己的谋士们商量呢。

    不过商量的不仅仅是吕梁郡的事情,还有赵国山、赵友丹两人。相比于空荡荡的吕梁郡,李贤更关注赵国山父子两人。

    如何评价、甚至处置两人,李元明最有发言权,“少爷,赵国山和赵友丹两人,都曾经是割据一方的伪王,两人必然不会心甘情愿的寄人篱下。最好的方式就是……永绝后患!”

    李贤听了这建议是毛骨悚然,“李元明,赵国山父子两人可曾对不起你?”

    “没有!”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顾过去的情谊,竟要永绝后患?”

    李元明面色肃然,“少爷,谋士信条,食君禄、忠君事。三心二意,不是谋士做事的风格,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三心二意的谋士。

    文士治国,小错无伤大雅。

    谋士则大多与军事、政策相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步踏错万劫不复。所以,我们只能一心一意的做事。

    而我对赵国山已经仁尽义至,至少在他最后的时刻,我依旧没有舍弃他、甚至依旧为他出生入死。我问心无愧。

    现在为少爷做事,那我也依旧需要做到问心无愧。

    其实,我们有自己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我们无惧刀山火海。纵使千夫所指、遗臭万年,也在所不惜。”

    李贤转头看向旁边的许仁,发现许仁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还有一点点赞同。

    李贤深吸一口气,忽然明白了,谋士、也是一群疯子!一群有理想、有头脑、有追求、有原则的疯子!

    “我敬重谋士的精神,是我失礼了。那么你认为如何处置赵国山父子两人?总不能毫无缘由的杀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