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五九章 李元明第一策
    “法律?!”李贤还真被这两个字难住了。

    治理安阳时候,李贤不是没有想到过弄什么“以法治国、依法治国”之类的想法,但实际执行时却有很多困难。首先,人才就是一个重要的短板。其次,另一个世界的法律,并不适合眼下这个世界,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游戏规则!无法之下,李贤只能套用原来的法律。

    但如今,随着安阳工商业的发展、随着安阳地界的扩大,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以至于发生一点抢劫的事情,严泽安、乃至夏青青都需要亲自出面处理。

    看着严泽安,李贤忽然叹息一声,“严先生可知道有什么法律上的人才?要做就做最好,对于法律的事情,我也有些想法,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才。”

    严泽安忽然看向许仁,“我听说,谋士方面,不仅仅有毒士、军师的分支,还有一种十分特别的分支,叫做法家,也叫“法士”。也许,许先生能帮上忙。”

    许仁第一次露出苦笑和无奈:“我也听说过法家,但很遗憾,我没有这方面的关系。北辰玉卿估计也不会知道,我们两都属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

    对了,或许可以问问李元明,毒士接触的圈子,和我们不同。”

    李贤一听这话,顿时笑了,“咳咳,那个我中午去见了李元明,谈了很久。我觉得,或许可以给李元明一个表现的机会。”

    严泽安反对,“少爷,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李元明是毒士了,如果我们吸纳李元明,恐怕会给少爷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影响。比如先前被杀的十三家商人的家属,肯定会有意见。”

    方世靖也表示反对,毒士的名声并不好。也许李元明很优秀,但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毒士而败坏名声。

    许仁却不赞成以不反对。

    夏青青李贤回来了,夏青青就休息了。

    谨慎起见,李贤还是让凌志风帮忙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一片混沌。

    凌志风微微摇头,“李元明还没有正式、公开宣布加入安阳,卦象无法推测,所以未来如何,一切都是未知。

    只有有了征兆后,卦象才会准确如果没有征兆,卦象也无从推演。”

    李贤眯着眼睛考虑许久,终于强硬的拍板,“给李元明一次机会吧,如果可以,我愿意给任何人一次机会。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只是欠缺一次表现而已。”

    李贤强硬的拍板,众人也不好反对反正就是一次表现机会而已,就当做是尝试吧。

    晚饭后,李贤派人请李元明过来,大家正式见个面同时也将安阳现在面临的一些的问题重新探讨,让李元明知道安阳的现状。

    确切的说,安阳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皇帝陛下插的钉子、太子执掌吕梁郡。

    结果新官上任的李元明当即就给出一个“根治”之法,“少爷,现在安阳刚好横在吕梁郡和帝都武阳郡之间,太子想要去吕梁郡,必然要经过我们这里。直接将太子扣下来,一切都就解决了啊!

    只要扣下太子,我们不仅解决了现在的麻烦,还能掌控吕梁郡。而有了太子在手,我们就能借用太子的名义发号施令了。”

    我靠!

    李贤心中一跳,毒士的方法就是与众不同。不得不说,这策略确实很管用,只要将太子扣下,安阳现在的问题一下就能解决一半。但带来的问题也更多了。

    许仁摇头否定:“这方法不能用,否则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且这也无疑是向大家说,我们准备造反了。”

    李元明意气勃发,直接开始挑战许仁在李贤集团的地位了,“做事自然要讲究一点手段,不能直来直去。请夏青青公主出面,邀请太子来此做客。而后我们给太子纳一房小妾,再将仙带河、翠烟湖几个很有名气的当红花旦强邀过来作陪。

    如此我们就有了借口,就说太子殿下乐在此间。并悄悄宣扬太子殿下喜好美色的秘闻,我们也隔一段时间就给太子娶亲一个。

    况且,就我所知,太子殿下在翠烟湖可还金屋藏娇好几个呢。”

    这毒计一出,许仁都是目瞪口呆。别说,可行性近乎完美!

    许仁目瞪口呆,严泽安也是两眼发直。

    而李贤呢?惊讶后,李贤却是反应过来,“李元明,你的建议很好。但,这个建议我不能采纳。现在安阳刚刚吞下钟山郡,巩固根基才是当务之急。”

    李元明眼都不眨的就给出第二条建议:“如果这样,那么请立即让赵友丹组织吕梁郡民众迁移,迁往现在的安阳郡。此番安阳、钟山郡、吕梁郡混战,急需补充人口。

    吕梁郡有百万户、约八百万人口。

    而现在的安阳郡地阔五百里,完全可以将这八百万人口一口吞下。”

    李贤、许仁、严泽安众人继续倒吸冷气够狠!这是要给吕梁郡留下一个空壳啊。如此,就算太子或者是以后的袁家获得了吕梁郡,也只是徒增负担。但这条建议,李贤接受了。

    “那就请李元明你即刻前往南方,协助赵友丹处理此事了。但有一点要注意,迁移过程中,以利诱、劝导为主,可以从现在安阳已经安置的流民、蔡国民众中挑选代表作证明。如果有人不想搬迁,就不要强求。

    我们需要的是上下一心的民众,而不是离心离德的。”

    李元明当即大赞:“少爷考虑的很周到。我这就去南方。”

    “等等,”李贤赶紧开口,“李元明,我们刚才在谈论谋士的另一个分支,法家。不知你是否有这方面的消息?”

    李元明一愣,“少爷,你怎么想到法家的人了?那些人不能用,都是一些疯子!而且是有思想、有理智、心狠手辣的疯子。他们反对仁义、反对道德、反对文治武功,几乎与现有的、一般意义上的谋士、文士等,几乎完全处于对立面。他们比我更像毒士!”

    “哦”这样一说,李贤反而有些好奇了,“你知道在哪里找到?”

    李元明看了看李贤,发现李贤似乎真的是下定决心要寻找法家的人,也整肃面容:“少爷,在我们的南方,有一个晋国,而在晋国南方有一个刘国,刘,卯金刀的劉,还有杀伐的意思。这刘国就用是法家思想治国,但这国家,全都是疯子!”

    李贤想了想,看向方世靖,“方先生,尝试向晋国南方发展商路。就用铁甲舰运输物品。通商是次要的,注意打听这刘国的情况。这件事情,让海军将领常林协助。关键时候,可便宜行事。”

    “是。”方世靖应道。

    李贤又转向严泽安,“严泽安,从今天起,正式授予你文丞之职。”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