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五七章 毒士,2
    下午时分,李贤开始安排一系列事情。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正式通告安阳,我李贤回来了。

    其次,恢复生产、继续招收流民等,这些事情全都交给严泽安负责。

    第三,招兵,这是不用说的事情,交给北辰玉卿。

    第四,方世靖单独负责璀璨星辰集团的事务,并尽快恢复生产等。

    第五,科学研究等不能停下,更多的科研项目等,必须加快。大夏国已经进入倒计时,混乱,也进入倒计时!

    第六,寻找石油。确切的说,尽量在安阳、以及安阳周边的地方寻找。当然,这个世界将石油叫做“地下浊气”。

    想要发展工业,就必须要有能量;而灵石太昂贵、也太稀少,就算可以充能,但产量太低、成本太高。

    第七,发布招贤令。过去,李贤一直没有摆正心态;现在,李贤摆正心态了,亲自签发招贤令。德才兼备者优先、才能优秀者次之。有德无才的……没说,其实就是不用!

    也就是说,李贤第一次、明确的提出“任人唯才”的口号。

    不用说,李贤这个招贤令引起了许仁、严泽安、北辰玉卿、方世靖、严正清、凌志风等安阳现在主要高层的集体反对。

    德才兼备的当然要用,但有才无德的,不能要!大家反对的很激烈、很干脆,李贤都有些发愣,你们至于这样激动吗。

    最后看反应太激烈,李贤也只好暂时按下这第七条,准备以后再议;安阳现在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人才,而是稳定和发展。

    而后就是商业的事情,这是安阳发展的根本。

    商业的事情转了一圈,现在全落在方世靖手中。李贤亲自交代不少事情,代理商、售后、倾销等等,要继续;此外,准备增加军火的事情!这,将会是安阳以后的大头!

    工业发展之初,纺织业最赚钱;工业发展起来之后,军火最赚钱!

    第一批被允许销售的,就包括:大量的兵器盔甲等冷兵器、弩床弩车等、机车、105毫米以下的火炮——暂时安阳就只有47毫米(飞行器副炮)、57毫米(装甲车)、105毫米(飞行器主炮)三种口径。

    此外,枪支不出售!千万别小看枪支,枪支的技术含量可是很高的。而且枪支容易隐藏,很容易造成反噬。

    最重要的,火炮的炮弹,用的是火药;而枪支的子弹,用的是!,是需要保密的。

    哦,还有从蔡国那里俘虏的、最原始的战争法器,这些李贤也准备出售了,这些老古董已经无用。

    铁甲舰,暂时只对东海龙宫出售,换取灵石。其余的,一概不用理会。

    将所有的事情梳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后,李贤才让方世靖兑换30万两黄金白银铜钱等,并派飞行器送到皇陵。这一次打败钟山郡,缴获的财富等不计其数,可以说将半个钟山郡的财富都打包了。

    等飞行器飞走后,李贤才终于有时间去见一个人了,这个人就是——李元明!毒士李元明!

    赵国山和李元明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虽然修为被封,但生活却很有保证。李贤见到李元明时,李元明竟然在煮酒,可真够悠闲的。

    李贤刚进来,李元明就已经准备好了两只酒杯,“李少爷,请坐。”

    李贤看了看李元明,“在这住的可还习惯。”

    李元明摇头,“我听说李少爷回来了,就特意向左右讨了一壶酒。李少爷来的刚好,酒已经温好。许久未曾温酒,用的也不是竹炭,希望李少爷不要嫌弃。”

    李贤静静的看着李元明斟酒,姿态很温雅、神情很专注,甚至带有一丝奇妙的神韵;只看这个姿态,谁能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是人人畏之如蛇蝎的毒士?

    温润的酒水流入白瓷的酒杯,声音没有冷水的清脆,反而有一种君子般的淳淳绵绵,好像丝绸拂过清风,好似在微风中舞动的荷叶。这是君子之雅,让李贤竟是不知不觉的端正姿态,双手捧起酒杯。

    淡雅、绵醇,仅仅是闻一闻,就让李贤心神为之一畅,似有若有若无的清香飘入灵魂,让身心舒泰。

    轻轻啜一口,有若流云入口,绵软、不绝,又好似一道温泉从口腔直入丹田,浑身毛孔舒展。

    “呼……”李贤轻轻吐出一口气,只觉满口生津;不知不觉中,竟是一口接一口的喝干了;等李贤再也感受不到那种绵醇时,才发现酒杯中,已经一滴酒都没有了。

    李贤毫不掩饰自己的尴尬:“这是安阳的酒?我从来没有喝过啊!”

    李元明再次给李贤满上,“李少爷,这酒壶您应该认识吧,据侍卫说,只是他们平常的配额。”

    李贤再次看去,果然如此;那酒壶自己很熟悉,这种定额配给军中将士的酒,李贤并不陌生。因为这种酒水配额的制度,还是李贤提出来的。士兵平常都很紧张、很疲劳,李贤允许他们在特定的时间饮酒。

    但李贤却很疑惑,这种酒,有这么好吗?似乎自己在帝都时候、在皇宫中喝的酒也没有这种感受啊!

    看出了李贤的疑惑,李元明解释道:“李少爷,这就是温酒的技巧,能将酒的特性完全催发出来。这一壶酒,我可是整整温了半个时辰的。”

    李贤再傻也听出了李元明的话外音:“先生算准了李贤这个时候过来?”

    李元明大大方方的一笑:“见笑了,一点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而已。”

    “先生妄自菲薄了,要是天下人都有这样的小手段,那李贤岂不是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如今想来,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是什么时候过来,先生却能提前就温酒等待。先生大才!”

    这次轮到李元明苦笑了,“李少爷就别嘲笑我了,我半夜来安阳是,许下生都已经设棋局等我入局了,现在更是成了阶下囚,谈何大才。”

    李贤眼神一闪,“以先生的才能,当知进入安阳必然九死一生,为何还要冒险?”

    李元明忽然坐正了,脸上竟然闪现出一丝神圣的光彩,“谋士信条,食君禄,忠君事!毒士,也是谋士!或者说,所有的‘士’,都有这个信条。

    没有了信条的,不叫毒士,叫祸害。

    因为有信条,所以如同李少爷这样的有志于天下之人,才敢使用我们;也因为有信条,我们才能不断的进步。”

    “说穿了,就是职业道德。”

    “职业道德?不错,这词很精准。当初吕梁郡已经没有更好的路可走了,我只能冒死求取一线生机。”

    李贤看了李元明许久,终于郑重的开口了:“不知李先生是否看得起安阳这个小小的池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