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五四章 安阳“郡”2
    见到北辰玉卿后,袁忠那叫一个热情啊,“竟然是北辰先生‘亲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北辰玉卿心眼透亮,一听“亲临”两字语音加重,就明白袁忠心中在想什么。微微一笑,眼神中闪过一丝戏谑:“叨扰袁大人了。现在安阳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想要与东原郡合作,不知东原郡现在是否看得起小小的安阳呢?”

    “哈哈,北辰军师你可太贬低安阳了,现在大夏国谁不知道安阳啊!说吧,什么事情,只要为大夏国出力,我东原郡义不容辞。”

    北辰玉卿眼中的戏谑已经不掩盖了,“真的?”

    “额……”袁忠立即傻眼了,我刚才那只是客套话,客套话,你懂不?!

    还是袁昭聪明机灵,仗着自己晚辈的身份,说话就比较直接了,“北辰先生,是不是贤弟要我帮忙啊,说吧,能帮的一定帮。”

    “贤弟?”北辰玉卿嘴角一抽。还是收起戏谑的表情,“袁刺史,今天凌晨时分,我们发起突袭,一举成功,如今已经将钟山郡刺史石成松擒捉,已经送往帝都了。”

    “什么!真的?”不用说,这一下连袁庸都不能镇定了。先前安阳还岌岌可危,周围尽是袖手旁观之辈,怎么会如此快速地取得战争胜利呢?

    北辰玉卿面带自信的微笑,“老大人(袁庸),这件事情怎敢作假。现在我们安阳想要与东原郡合作,我们控制吕梁郡北方,东原郡控制吕梁郡南方,将吕梁郡从版图上抹除。

    另外,请袁家向东防御孔家和南阳郡。

    事关重大,如果你们同意,那么我们必须立誓为证!”

    袁庸终究是做太尉的人,很快就平静下来,“请容我们讨论一番。”

    等北辰玉卿离开后,袁庸竟是看向袁昭,“你和李贤接触比较多,对安阳也比较了解,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做?”

    袁昭立即站起来,“爹,叔叔,我认为,我们不要吕梁郡一分土地,要火炮、要枪支、要机车、要大船的技术!这才是最实际的!”

    袁庸摇头,“这才是最不实际的,李贤不可能将所有的都公开。但也许可以获得一两种技术。

    我的意见是,我们吕梁郡的土地要、安阳的技术也要,但只要部分技术。

    不过技术谈判,估计会很困难。我认为,先要下吕梁郡的土地,技术问题以后徐徐图之。

    袁昭,你押送一万两黄金去皇陵,找李贤当面谈。现在许仁等人都不在李贤身边,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袁昭一听,立即大喜,“明白!”

    一万两黄金,是陪葬皇陵的,这是去皇陵的借口——否则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皇陵的。

    随后又商讨一些细节,比如和孔家的“再续前怨”,比如要做好争霸的准备等等;如此探讨半个时辰的样子,袁庸、袁忠才再次和北辰玉卿见面。

    这次是东原郡刺史袁忠开口,“北辰,大体上我们同意。但我们想要做一点改变。

    首先,吕梁郡的土地我们不要太多,仙带河以南的就足够了,我们划江而治,这是最好的。

    其余的,我们想要一点技术。我知道,技术的事情你无法做主,我准备派袁昭到皇陵,去与李都督(李贤)面谈。

    你看如何?”

    北辰玉卿皱眉,事情有些超出预料。

    袁庸立即补充,“军师不用为难,只要答应划江而治,我们立即出兵。至于袁昭和李贤的谈判,可以放在以后,成与不成,全看天意。”

    北辰玉卿明白,这是典型的以退为进。玉带河以南的面积,不足吕梁郡五分之一的面积,还是山地为主,不适合耕种等,当然也不适合居住和修建城池。

    但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北辰玉卿还是答应了。现在安阳需要一个盟友,哪怕是帮腔的盟友都好,总比孤军奋战来得好!而显然,袁家就是一个很好的盟友!

    虽然两家现在已经接壤,但两家却素无怨恨;而现在还有共同的利益——瓜分吕梁郡,一起对抗南阳郡!

    当下双方立誓,建立书面文件,达成一个暂时的盟友。

    协议达成,东原郡立即出兵钟山郡,准备和安阳联手将南阳郡孔家的逼退。

    却说帝都,来自安阳的飞行器再次来到,给帝都带来无数猜想;但这飞行器依旧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就不做停留;将信件送达,立即载着宋兴飞往更西方的云顶山、皇陵建设工地。

    李玉龙呢,在接到信后,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脸上的愁容彻底卸下。

    “杨忠,备轿!”李玉龙坐着八抬大轿、招摇过街,就害怕别人不知道一般,晃晃悠悠的来到皇宫。

    已经愈发枯瘦的皇帝,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见到李玉龙进来,只是懒懒的说道:“李爱卿好大的阵仗。”

    李玉龙沉稳、却又高兴:“是的陛下,我们胜利了,大胜利!安阳郡和开平郡联手,一举击溃钟山郡叛军,活捉钟山郡刺史石成松,甚至连大夏国的间谍、鸿胪寺卿叶明全也被活捉。两人已在押送途中,预计最迟三天就能抵达。

    另外,此战中,吕梁郡刺史赵国山之子、赵友丹,也将功赎罪,稳定吕梁郡,提供大量的粮草。”

    “哦……”皇帝忽然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中,却射出犀利的光芒,“召集百官,一个时辰后举行朝会!”

    整个帝都都沉浸在某种异样的兴奋、或者说是病态的兴奋中,最近一段时间真够精彩的。太子更换,太尉、宰相、太师接连更替,钟山郡造反;再加上工商业兴国思想的流行,让名存实亡的大夏国帝都竟然格外的繁华。

    但这种繁华处处透着诡异;而现在,随着飞行器再次降落、随着李玉龙招摇的前往皇宫、随着皇帝陛下要求紧急举行朝会,一种异样的气氛,开始笼罩帝都。

    一个时辰很快,朝会开始时,刚好是午时初刻。

    皇帝陛下高高在上,虽然已经枯瘦的好像枯木,但眼神依旧犀利。

    “孔祥!”

    “臣在。”孔祥赶紧出列。

    皇帝看了孔祥许久,终于缓缓开口,“南阳郡的军队,现在哪里?”

    孔祥是老油条,早就察觉到不对,听皇帝陛下如此询问,心中咯噔一下;但还是沉稳的回答:“陛下,臣刚刚接到昨天的军情,队伍已经即将接近钟山郡治所、定山城。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攻城了吧。”

    皇帝又看了孔祥许久,才缓缓开口:“真辛苦南阳郡的将士们了。三天时间就赶了三百里路,已经将定山城包围。死伤很多吧?”

    孔祥脸色瞬间潮红,怎么也想不到皇帝陛下会如此不给面子!三天时间三百里,南阳郡的士兵难道是学乌龟爬着走的?大家都是修真者啊,有时候一天就能急行军千里!

    皇帝终于叹息一声,“众爱卿听令,安阳已经取得大捷,消灭钟山郡叛军。作为奖励,也作为对钟山郡的惩罚,撤销钟山郡,并入安阳。

    另,南阳郡进军迟缓、耽误军机,险些酿成大错,责罚黄金万两,送入皇陵。

    太子何在?”

    “儿臣在。”太子、二皇子夏殊赶紧跑了出来。

    皇帝看了一眼李玉龙,又看了一眼群臣,“吕梁郡刺史赵国山众人将功折罪,不予追究。但赵国山、赵友丹贬为庶民,交由安阳看管。

    由太子出任吕梁郡刺史!”

    皇帝陛下这命令一下,轮到李玉龙目瞪口呆了!

    孔祥呢,面色有些难看、又有怪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