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四六章 空袭
    “哗啦……”旁边的太子夏殊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玉笏,看着孔祥一板一眼、连续两个问题就将袁庸逼到了墙角,夏殊算是明白了,孔家,竟然过河拆桥!而且拆的是如此干脆、如此彻底!

    这一刻,太子对孔家的恨,已经远远超过了李贤。▲∴

    说穿了,太子和李贤从来都没有合作过,甚至还隐隐对立;因此李贤耍了太子一把,有情可原——也不能算是耍,只能说两人之间的争斗等,李贤这里技高一筹。

    但是孔家不同,孔家可是口口声声答应与太子合作的,要和袁庸联手,将李玉龙赶出帝都。结果孔家回归朝堂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李玉龙联手,要将袁庸赶出帝都!

    这事,太太太……让人无语!

    袁庸呢,早就傻了!事情不应该如此啊,你孔祥先前还送信说,愿意与袁家“再续前缘”的,弄了半天不是“再续前缘”,而是“再续前怨”啊!

    整个朝堂上都是鸦雀无声……许久……忽然王家王川站了出来,“陛下,臣也有话要说,当初边将何耀功封闭关卡,不仅不支援郎中令傅明晖,甚至拒绝开关救援,致使御林军打败、几乎全军覆没。

    后来陛下曾责令袁庸将何耀功全家抄家灭族,但何耀功却得以逃脱。

    可后来臣检再次查后发现,那些被处斩的,只有普通的何家人是真的,重要的人员全都被用奴隶、或者是死囚、或者是强抓的良民给冒充了!这世间啊,好像有一种叫做‘幻术’的法术。”

    袁庸一听王川的话,勃然大怒:“王川,我当时让你亲自检查,你不是说人都没有问题吗!还有,我的人去边关擒拿何耀功,却在何耀功房间中发现你王家的信,你怎么说!”

    袁庸真的是被气晕了,口不择言。

    王川不解释,而是冷冷一笑,就退回自己的位置。果然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王川退下,孔祥再次开口,“陛下,至于说李玉龙和李贤联手逼反钟山郡,却是子虚乌有、造谣生事。实际上,钟山郡早就暗中联合蔡国了。蔡国的鸿胪寺卿叶明全,现在就隐藏在钟山郡范围!

    钟山郡造反,实际上是钟山郡刺史石成松贪婪、加上蔡国暗中挑拨所致。”

    接下来自然是一番唇枪舌剑,袁庸被李玉龙和孔祥、王川联手逼到墙角,最后无法,袁庸竟是自己主动请辞了。这背后射来的冷箭实在太狠,袁庸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早朝还没有结束,袁庸就留下太尉大印,狼狈离开承天殿。

    朝堂上,皇帝陛下睁着疲惫而浑浊的眼睛,看了看四周,“诸位,你们说谁可做太尉?”

    王川立即向孔祥和李玉龙示意。

    孔祥再拜,“陛下,如今朝堂上有领兵能力的、有统帅才能的,唯有郎中令傅明晖一人。”

    李玉龙也立即表示赞同。

    王川眼睛喷火,竟然直接被李玉龙和孔祥给无视了。

    当初扳倒孔祥,太师之位空缺,王川就想要借机上位;结果李玉龙顶替了太师的位置。宰相欧阳无病倒下了,王川也想做做宰相,结果皇帝没有下文。现在太尉又变了,然而依旧没有王川什么事,傅明晖正式出任太尉。

    自始至终,王川就像是一个小丑!一个跳梁小丑,跳啊跳啊,就是跳不到房顶!

    不用说,王川回家后就有是一通怒火,整个王家上下,人人自危。

    京城热闹非凡,虽然钟山郡造反了,但因为“工商兴国”思想的影响,武阳城却是前所未有的繁华。认识到了工商业的好处后,大家自觉维护这份繁华。

    但今天上午时分,京城无数人前来送行……好吧,是看热闹!号称“政治常青树”的袁庸,全家都被驱逐帝都。

    袁庸并没有呆在马车中,而是意气风发的站在为首的马车中央,两边各有一个威风凛凛的护卫,所有人都昂首挺胸,信心满怀。似乎不是被驱逐的,而是载誉回家。

    等出了武阳城大门时,看到百官前来送行;袁庸跳下马车,谁都不看,就直接走到李玉龙面前,爽朗的哈哈大笑:“李兄,大夏国内,我袁庸最佩服的,就只有你。再见了。”

    说完,袁庸大踏步走过孔祥、傅明晖、王川等人面前,神态傲然,目不斜视,径直跳上马车,扬长而去。

    李玉龙苦笑,对旁边的孔祥说道:“这家伙临走了,还给我扣帽子”

    孔祥嘿嘿一笑,“李大人,我们两家有些问题,也该算算了。”

    却说,当孔家进入武阳城时,武阳城西北方的云顶山、皇陵所在,李贤正在半山腰看日出呢。

    “宋兴啊,坐,有时间看看日出还是很不错的。也就这一段时间还有时间看日出了。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们恐怕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咯。”

    李贤说的是:等皇帝归天,大夏国彻底崩溃,届时有的忙了。周围众人当然都明白,但却已经没有多少人在乎大夏国了。修行本就洒脱,这个仙域的很多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国家概念的。

    太阳依旧是那样的明亮,李贤每天都在看日出。别人不知道,以为李贤只是普通的看日出——很多修真者也喜欢看日出。

    其实只有李贤知道,自己这是在“对比”两个世界的太阳。相比于星空,太阳才是李贤最关注的——这才是最大的、距离最近的星辰呢。这里的太阳一样的明亮,可观察许久后,李贤还是发现了不同,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同。似乎……似乎……生机勃勃!对,就是这种感觉。

    宋兴正在讲故事,说着民间的传说:“少爷,民间传说,太阳上,有金乌、有火凤、有朱雀等等呢。还有说法,说月亮、也就是太阴上有广寒宫、有月桂神树,而太阳上则有离火宫、有扶桑神木。”

    “哦……”李贤若有所思。如果是另一个世界,肯定要当成故事听;但在这个世界,李贤下意识的将这传说当成“历史”在听。故事是假的,历史却可能是真的。

    当太阳完全跳出地平线后,一封加急信从安阳送到,信使累的气喘吁吁,面色苍白;一路使用风遁术飘过来的。

    信使这状态吓了李贤一跳,赶紧打开信看起。

    吕梁郡被控制、钟山郡造反,二十万大军即将狗急跳墙——一旦钟山郡得知吕梁郡被控制,吕梁郡刺史被捉等消息,钟山郡刺史必将不惜代价,打通安阳与蔡国的联系。

    所以,情势万分危急。

    但李贤看完后,却是哼了一声,“我们都有飞行器了,让飞行器空袭、直接将炮弹扔到钟山郡大军的指挥中心、甚至是钟山郡刺史石成松头顶,不就结了!多简单的事情让你们弄得这么麻烦!

    就算不能斩首,也要让让钟山郡的队伍惊慌失措,让将领不敢露面、士兵找不到将领!

    武器不使用几次,不展现下力量,如何出售呢!埋头发展虽然不错,但仅仅依靠安阳的力量,不足以支撑整个科学体系的发展;必须要用工商业支持才行。

    哦,还抓了一个毒士?一个有底线的毒士?”

    一看“毒士”这两字,李贤就两眼放光;等看完许仁的介绍后,李贤当即提笔挥毫,竟是写了很长的一封信,让宋兴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