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四五章 过河拆桥是一种境界
    (今天状态不错,冲击五更。±这是第二更。当然,顺带求票求收藏。什么都没有的,可以给个书评o(n_n)o哈!)

    夜半时分,李玉龙正在积极的策划具体行动。同样的夜半时分,安阳却已经进入极度紧张状态,沉重的气息,让许仁都有些烦躁。

    二十万大军倾力扑向安阳,安阳虽然自信,但这终究是二十万大军啊!安阳现在满打满算也就是五万多,还要镇守边关。

    要说安阳为什么能抵挡蔡国的无数次攻击,那是因为有开平郡等别的地方协防。但如果直接面对二十万大军,结果不太美妙。

    北方开平郡,李良也在忙碌,一方面将所有的力量撤出新安郡、将新安郡彻底交给大皇子,换取大皇子的袖手旁观——成功了,大皇子很乐意看开平郡、安阳和钟山郡碰个鱼死网破,然后来一个渔翁得利。

    另一方面,李良准备调遣大军南下,和安阳协防钟山郡。

    但李良手下有个问题、很严重的问题,开平郡可不是小小的安阳,李良现在并没有完全掌握开平郡、也没有完全掌握开平郡的将领等;很多降临都是听调不听宣。这些将领先前表现都不错,关键时候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李良愁白了头;而得知信息的许仁等人,也眉头紧锁。夏青青直接以“叛贼”称呼这些开平郡的将领。

    而袁庸呢,却品着香茗,看几队歌女表演歌舞,那叫一个悠闲。

    袁昭鬼头鬼脑的,“爹,孔家出兵攻打钟山郡了耶,我们该活动活动了吧,怎么也要表现一下啊。”

    袁庸微微一笑,“不急不急,先看看李家和孔家的表现再说吧。我们啊,坐等买卖上门就好,不需要太主动。”

    正说着,就有人来报,有孔家送信了。

    袁庸放下书卷,微微一笑:“看,买卖来了。”

    就在袁庸收到孔祥的信时,孔祥也收到了李玉龙的信,相比于上次的白纸,这一次多了四个字——以邻为壑。只有这四个字。

    “以邻为壑?就这四个字,有什么意思?”跟在孔祥身边的孔英智有些不解。

    而孔祥看了这四个字后,却是沉思许久,忽然看着孔英智,“小智,你说,如果我们和李家联手,如何?”

    “什么,联合李家?那我二叔(孔东华)的仇不报了吗?”

    孔祥看了一眼孔英智,淡淡的说道,“是,李贤和我们有解不开的仇恨;但这仇恨,终究是过去的!如果能够避免更多的伤亡、如果能够为孔家带来利益,别说是李贤,哪怕是杀父夺妻之人,也可以暂时合作。这就是政治。

    但仇恨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孔英智不应声,虽然理智上承认,孔祥说的是对的;但亲情上、内心中,却有些无法接受。最后还是问道,“三爷爷,这以邻为壑,表达了什么意思?”

    孔祥头也不回,“以邻为壑的本意是什么?”

    “把邻居的所在地当成沟壑,排泄自家的洪涝灾害;这是一种典型的损人利己的行为。但这……不符合现在的情况啊!”

    孔祥开始教导孔英智了,“要听话外音的。一般的话语,就是表面意思;聪明人的话,话里有话;政治家的话,话外有音。而最顶级政治家的话,一句话包含上面三层意思。

    你现在还只能算是一个聪明人,距离政治家的高度,还有一点距离。距离高级政治家的境界,还有相当的距离。

    这以邻为壑啊,就有三层意思。第一层所说的,就是损人利己。李玉龙的话,是我们两家联手,驱逐袁家。而后,我们两家共同瓜分利益。

    而话里话,就是:袁家是我们的邻居啊,邻居还是弱点好。合纵连横的计谋中,不是有这样的思想吗,拉拢远方的、攻击临近的。

    李家在北方,我们在南方,刚好中间夹着一个袁家。

    而话外音,就是,南北分制!李家管北方,确切的说是东北,我们管南方。让袁家夹在我们两家之间,形成一个隔离带、受气包。”

    孔英智听得头晕目眩,“那三爷爷,我们真要和李家联手吗?那太子呢?”

    “太子?”孔祥嘴角出现一丝嘲讽,“没用了!在政治上,过河拆桥、是一种境界。”

    “原来过河拆桥是一种境界啊?好高深的样子!”孔英智迷迷糊糊的。

    似乎看出孔英智的疑惑,孔祥难得多解释几句:“有些尾巴,就是要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别最后把自己拖下水。

    这太子不成材,不要和太子一条路走到黑。该拆桥的时候就要拆桥,要拆的毫不犹豫!必要的时候还要落井下石,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立场!当然,这也是趁机将心怀怨恨的人一棍子打死,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孔英智这下明白了,一滴冷汗流下!政治斗争的残酷,不比大军团作战仁慈多少。

    天,渐渐亮了,孔祥似乎是踩着朝阳的第一缕光芒,重新回到了帝都武阳城!第一时间就拜访了李玉龙、袁庸、王川、傅明晖等人。

    早朝上,孔祥正式接替大夏国宰相的职位;大夏国的三大能臣、权臣终于再次聚齐。

    就在这时,袁庸忽然出列,“陛下,臣要参李玉龙一本。”

    蜷缩在皇位上的皇帝陛下立即来了兴趣,似乎是一个看热闹的观众:“哦?说说看?”

    李贤、或者说李家给皇帝陛下修皇陵,能让李家拒绝各个力量的拉拢,能够保持中立;但这种保护并不是绝对的。说穿了,还是看谁的计谋、手段更胜一筹,谁的脸皮更厚些。

    而能混到一品大员的人,自然无须复述。

    袁庸好整以暇,“陛下,钟山郡造反的事情,臣认为完全是李贤、李玉龙父子两人联手促成的!归根结底,是李贤贪得无厌、逼反钟山郡刺史石成松。

    且现在内有李玉龙,外有李贤、李良把持地方,臣以为,此事不妥。

    (转向李玉龙)李大人,为大夏国稳定,恳请李玉龙李大人主动辞去太师之位。”

    袁庸竟然要将李玉龙踢出帝都!踢出权利中心!别看现在大夏国名存实亡,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没有李玉龙在中央撑着,李贤和李良哪有现在的安稳环境。

    只是李玉龙毕竟是太师,想要扳倒一个太师可不容易。

    更何况,还有过河拆桥的!

    孔祥在太子和袁庸期待的眼神中走出,“老臣拜见陛下,回家几月,老臣反复思虑大夏国现在的情势。臣现在有几点疑问,想要请教一下袁庸袁大人。”

    咦?气氛不对啊!袁庸心中一紧。

    孔祥转向袁庸,“袁大人,你是太尉,执掌全政大权。几个月之前,郎中令傅明晖奉命北伐蔡国,却遭背叛、惨败而归。这事虽然看上去是有外人暗中插手,但这毕竟是军国大事。如此大事,袁大人真的一丝都没有察觉吗?”

    袁庸登时就呆了!关键时刻,从背后射来的冷箭,最伤心、最致命!

    这个问题如何回答?说不知道,失职——你这太尉‘太无用’;说知道,其心可诛——你当初为什么不劝阻!居心何在!

    然而孔祥不等袁庸解释,继续说道,“陛下,现在武阳城竟然无兵可用,这事,恐怕也还需要袁庸袁大人给大家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