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三七章 终生难忘
    当安阳进行下一步部署时,吕梁郡东方海边,正发生一场追击与包围战。

    郭贵邦和赵友丹率领总数约万人的队伍,将刘雷刚剩下的四百多人,团团包围在海边。

    但也就在这时,海面上的三艘铁甲舰已经打横、一字排开。

    赵友丹见状以为这三艘大船想要跑路;但下一刻,三艘大船打横后就不再转向、完全稳定下来;反而是大船上的炮筒开始上扬!

    不同于陆地上的火炮,铁甲舰上火炮的炮筒更长!

    而舰艏的240毫米火炮,更显狰狞;就算距离三里,修真者也能看到黑黝黝的炮筒,好像是魔鬼张开的血盆大口。

    经验最丰富的郭贵邦第一时间就面色狂变,“不好!快散开,所有人立即后退!退出海边!”

    仓促间,命令怎么可能得到执行!这些人可不是什么精兵悍将,都来自不同的县镇,根本就是乌合之众;打顺风仗还行,一旦遇到复杂的战况啦、需要统一指挥啦,就会乱套。

    先前追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后退?不少士兵脑子中还一团浆糊呢。

    听着郭贵邦急促的命令,刘雷刚笑了、笑的有些狠辣——小样,敢追的我如此狼狈,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要白日飞升了啊。

    而远处铁甲舰上的常林呢,早就期待无比了,“快快,再快点,你们这速度太慢了,敌人都要跑路了。快,除了机车队伍周围150米之外,其余的地方都给我用火炮覆盖。

    先来十连射。”

    旁边有指挥官用旗帜传令;看到所有的火炮都竖起旗帜,表示准备好了之后,立即下令齐射。

    吕梁郡的乌合之众正迷惑、郭贵邦和赵友丹正准备带领亲兵后退……

    三门240毫米火炮以及18门150毫米火炮来了第一次齐射。一声轰鸣,三艘铁甲舰横移一米之多,激起数米高海浪;炮口一团硝烟炸开,21颗炮弹以超音速的姿态、几乎瞬间就砸落到吕梁郡密集的士兵当中。

    轰……

    整个天地都在颤抖,海边沙滩被炸出21个数米大小的弹坑;数以百计的士兵直接飞上天空;更有近千士兵被震得头晕脑胀、浑浑噩噩、恐惧到了极限。

    天空哗啦啦的下起“雨”,有泥沙、有残肢断臂。一瞬间,人间变成了炼狱。

    而郭贵邦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倒霉,炸弹距离他只有四米,这距离让郭贵邦这个金丹期高手重伤、内脏移位、真元溃散,却并没有死去——金丹期高手就是强大,周围的亲兵都被撕裂了,郭贵邦竟然还活着。稍远处的赵友丹反而没受什么伤害,却也是呆若木鸡、不知所以!

    要知道,清晨刘雷刚炮轰南梁府城墙的时候,除了第一波士兵之外,剩下的都躲开了。但此刻,21颗炮弹、还有三颗240毫米的炮弹一起在人群中爆炸,这场面就壮观了!

    漫天都是泥沙、漫天都是残肢断臂,硝烟似乎都微微的泛起一点红色。

    爆炸结束,可所有的吕梁郡士兵都被吓傻了。火炮的攻击,心理上的震撼,同样不可小觑!

    可惜他们在这里犹豫,安阳方面却不犹豫。

    刘雷刚立即指挥士兵开始反击,噼里啪啦就倒下一片。

    而铁甲舰上,150毫米的火炮率先准备好;第二次齐射开始,18颗150毫米的炮弹砸落,又是死伤一片。

    而这一次,又有一颗炮弹落在郭贵邦身边,距离只有五米。这次爆炸还没有要了郭贵邦的命,却让郭贵邦伤上加伤、腑脏破裂!

    郭贵邦挣扎,这样的伤害当然很厉害,放在普通人身上必然已经的不能再死;但郭贵邦毕竟是金丹期高手,生命力强大的一塌糊涂。可是,周围却没有人伸手拉郭贵邦一把——都被吓傻了!

    就在郭贵邦挣扎时,第三次齐射爆发,又是21颗炮弹。

    依旧是地动山摇、依旧是残肢乱飞。但经历三次攻击后,剩下的不少士兵终于反应过来。

    “逃啊……”

    不知是谁喊了这样的一句话,所有残存的吕梁郡士兵撒腿狂奔;有符篆的使用符篆、没有符篆的使用法术,总之就是各显神通、夺路狂奔。

    郭贵邦挣扎,第三次齐射转移了落弹点,郭贵邦没有继续“幸运”下去、总算得到一丝喘息,但士兵们疯狂的逃窜,没有人顾及躺在地上的郭贵邦。

    这时,郭贵邦忽然想到自己“征兵”时,遇到的一个奇人说过——赶紧跑路吧,说不定还能活命;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忽然,郭贵邦感觉有人踩过自己的后背,重伤在身的郭贵邦竟是被一脚踩得吐血——就像是敞口的饮料瓶一样,一口血喷出老远。

    而后又有几个人踩过郭贵邦的后背,郭贵邦意识渐渐模糊,最后,一个大将军就这样被慌乱的人给踩踏致死!

    刘雷刚呢,看到吕梁郡士兵漫山遍野的逃跑,立即带领机车队伍顺着一个方向追去;剩下的方向,留给铁甲舰吧。

    铁甲舰上常林看的是热血沸腾——真够震撼的!

    指挥官已经在指挥第七次齐射,铁甲舰上的士兵们忙的汗流浃背,却兴高采烈,太爽了!

    远处海面上忽然升起一道水柱,绝美倾城的龙公主遥遥观望。

    十几分钟后,炮轰停止,短短一刻时间,上万吕梁郡的士兵竟是死伤遍地,海岸上一片狼藉;因为密集的阵型,至少有六千多人直接死在炮火之下;而刘雷刚乘胜追击,又放倒两千多;最后就只有一千五百左右的士兵疯狂逃窜。

    海上,常林命令铁甲舰重新调整方向,舰艏朝向内地;主炮竟是继续抬升,抬升到45°左右。

    “增加,测试主炮最远攻击距离。所有主炮,三连射!”

    火炮轰鸣,铁甲舰周围的海水疯狂的翻滚,三颗巨大的炮弹,竟是直接飞出视野、消失在山峦之后。许久许久、大约二十秒左右,远处腾空而起三团隐隐的硝烟;一分钟左右,远处隐隐传来隐隐的雷响。

    常林闭着眼睛计算一下,“大约六公里半到七公里之间。再来。”

    连续三次齐射后,常林得到了一个大概数字——肯定超过六公里射程,最多能达到七公里。

    等了半个小时后,刘雷刚才满意的带领机车队伍返回,铁甲舰缓缓靠近浅海,开始搬运物资。

    而赵友丹呢?侥幸逃命,屁股上却挨了一下,一块弹片狠狠地插入左半边,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直跑出十二三里距离,赵友丹才终于停下脚步,一脸后怕。

    可就在这时,常林下令测试火炮的最远射程,一颗炮弹竟是在赵友丹附近爆炸,距离赵友丹仅仅只有……十五丈、大约五十米距离!

    刚松了一口气的赵友丹吓得是魂飞魄散,继续撒腿狂奔,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这火炮的攻击距离竟然有十多里,堪比元婴期的飞剑攻击了!太太太可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