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六一章 暗涛
    萧轩带头,手中飞剑高高举起,所有的力量盘旋而上,形成一柄长达十多丈、完全由仙灵之气组成的、乳白色为主、带有斑斓灿烂七彩光芒的剑光。灿烂、又圣洁,强大而无坚不摧,强横的气息一出现,飞升通道竟然荡漾起淡淡的、水纹一样的波动。

    似乎,飞升通道也在恐惧!

    飞升通道当然很坚固,可以链接仙域和仙界。

    飞升通道也有优秀的自我修复能力,上次撞击是如此猛烈,然而不过眨眼之间,飞升通道就已经完全愈合。

    但从来没有人试过,如果十名散仙发挥全力攻击会如何?会不会一下给飞升通道造成无法愈合的伤害?

    众人不得而知,但老实说,这样的飞升通道也没有人会在乎了——反正已经没用了,坏了就坏了吧!当然大家更相信,这飞升通道肯定不会简单的被破坏的。

    不过眼下十名散仙的力量,也足以给飞升通道造成巨大的威胁。

    要知道,这十名散仙可都是经过“充分修养”的。他们在地面上就大量服用无属性灵气、仙灵之气,将散仙真正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至少提升了三到五倍。

    现在还全副武装,更有顶级法宝增幅,临时还吞下大量的液态仙灵之气,战斗力再次飙升一倍以上。

    而后十人组成剑阵,力量积累,力量急剧膨胀。此时的剑光,已经足以正面斩杀比较强大的仙人了——如果硬抗的话。

    …………

    东胜神州,大周圣朝内,钦天监似乎格外热闹。自从半年多以前天上出现怪相以来,这里观察的人就多了不少。

    如今大家已经纷纷确定,那天上忽然出现的光点,不是天象,而很有可能是某种人造物品——就算不是人造的,也绝非天地自生的。不过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无数人在这里观察,甚至皇宫都专门派人在这里观察。只是最近半年时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了。

    今天晚上,众人继续观察。当太阳暗淡时,半年多没有变化的天空,再次出现闪烁的光点。

    “快看……”

    “快看……在西北方向,几乎难以观察。”

    众人立即紧张的忙碌起来。

    “似乎在盘旋呢,到底在干什么?”

    “有两个,似乎在探索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时间一分分过去,天上的两个光点,似乎有时候还会喷射出微弱的光点。

    “似乎……是在攻击什么?”有人若有所思。

    “难道是在攻击我们的天穹?想要进入我们的世界?”这是恐怖的观点。却也是得到最多赞同的观点。

    一时间竟是有淡淡的惊慌传开了。难道这是要有天外入侵吗?那敌人强大吗?我们能挡住吗?

    正在犹豫中,忽然看到一个更加明亮的光点闪烁,那光点不大,但明显看得出是“剑影”。修真者对于剑影等太敏感了。

    “有一点七彩光芒,是……仙灵之气!”

    仙灵之气?众人哗然!仙灵之气,能如此应用仙灵之气的,应该是从仙域之外来的吧?

    虽然隔着很远很远,但众人似乎依然能感受到其中的磅礴力量。

    总之这一次变化,却是吓坏了东胜神州。可东胜神州方面并没有望远镜技术,通过传统的法宝,极限情况也只能勉强辨别剑影的形状。

    下一刻,就看到剑影移动……

    …………

    在大周圣朝帝都外围,经过半年跋涉、思考、考察的刘杰,终于带着自己的弟子来到了帝都。

    而那个萍水相逢的公输鸣柯竟然十分热情的一直和刘杰结伴。这一路走来,多亏公输鸣柯帮忙。

    公输鸣柯,公输世家之人,关系广泛。有了公输鸣柯帮忙,刘杰这半年时间来,游走了不少贵族、诸侯。

    在东胜神州的大周圣朝这里,方圆二十万里的大周圣朝采用的分封制度,因此国内有很多诸侯。

    确切的说,大周圣朝根本就没有能力完全集权控制二十万里土地,分封制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正能被大周圣朝皇室完全控制的,也就是方圆万里的样子。

    确切的说,大周圣朝的皇室,也不过是一个“超级诸侯”而已。整个大周圣朝,不过是一个诸侯联盟。

    总之,因为有了公输鸣柯的帮忙,刘杰才得到了与贵族诸侯密切交谈的机会。因为有了正面的、充分的交谈,刘杰才能完整的阐述自己的观点。

    过去,因为同行的打压和嫉妒,刘杰一直没有机会完全讲解自己的学说,甚至形成恶性循环。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同样的,想要解冻也非一日之功,这注定是一场漫长而艰辛的旅途。

    总算,至少已经有不少诸侯贵族开始赞赏,哪怕这个赞赏还很有限。

    而现在,沿途积累了一定名气后,刘杰准备趁热打铁、去面见大周圣朝的天子,向天子陈述自己的主张!

    不过现在已经夜晚了,公输鸣柯的队伍又只能暂时在城外歇息,刘杰自然也只能歇息。

    夜晚没事了,自然也喜欢观察天空。加上最近东胜神州几乎都在讨论天空发生的怪异事情。

    有人嘲笑大周圣朝——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天上的怪异天象,不是真正的星象,先前大周圣朝还弄了一个什么战争之子的,真是贻笑大方!不知道你那星象是如何得出来的?

    如此就引发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这个战争之子是弄了一个虚假的舆论,那么大周圣朝先前公开的各种‘祥瑞、征兆’是不是都是假的?

    要知道,现今的大周圣朝可就是凭借什么祥瑞啊、征兆啊等等篡夺了上一个大周圣朝的皇权呢。如果这些祥瑞、征兆等等都是假的,是不是意味着——现在的大周圣朝,并不是所谓的“受命于天”,而是“阴谋夺权”呢?

    这可是动摇大周圣朝立国根基的事情!也就怪不得现在大周圣朝皇室都不得不派人时刻待在钦天监了。

    晚上,公输鸣柯正品茶呢,忽然说道:“刘兄,我觉得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有一个机会。

    如今几乎所有人都在嘲笑大周圣朝。说不定,这就是你的机会。”

    刘杰却微微摇头,“只怕不是机会,而是灾难。

    儒家有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如今这大周圣朝可谓是风起云涌。

    现在对这股力量推波助澜的,不是一两个人,也不是简单地来自民间的声音,背后还有来自诸侯的刁难。

    现在,只怕除了大周圣朝皇室和少许贵族、诸侯之外,没有人希望看到这股风波停息。接下来,风波只会愈演愈烈,直到最后爆发战争。”

    公输鸣柯有些傻眼,“我说,真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有!”刘杰很肯定的点头,“当一件事情形成大势后,就会如同高山上滚落的石头,任何阻挡在石头前方的,都会被碾碎。

    在我的学术思想中,就有这样的描述。人之初,性本善。善,是善变的意思,也是擅长学习、模仿、趋利的意思。

    放诸天下,就是:乱世思治、治世思乱,这就是人的本性。

    其实说穿了,都是在追逐利益。乱世太久,利益破坏殆尽,自然要向往治世。而治世太久、利益固化,自然就要向往乱世,只有乱世才能打破固化的利益。

    而今,大周圣朝稳定太久了,利益早已经固化。所以,就算是平民百姓,此时也都在向往乱世。只是百姓短视,似乎已经忘记乱世的残酷。

    这就是所谓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一切都是在追逐利益,而这也就是所谓的天下大势!

    所以,现在的大周圣朝只能在这场风波中起伏,并越来越剧烈,直到最后爆发战争。要么大周圣朝平息诸侯,打碎故有的利益、并重新整合,实现中兴。

    要么将有诸侯取代现在的大周圣朝,建立下一个大周圣朝。

    而第二种可能性最大,因为原来的大周圣朝,很有可能会被联合攻击。而且原来的大周圣朝占据了太多的利益,这是别的诸侯所不能容忍的!”

    公输鸣柯傻乎乎的呆愣了,第一次听到如此言论,堪称“骇人听闻”。

    好一会,公输鸣柯才反应过来,很有几分哆嗦:“我……我说……刘兄,你这是认真的?”

    “不然呢?”刘杰抬头看着天空,幽幽说道:“其实,这只是我的一部分思想而已。还有一点,只怕你不能接受,我就不说了。”

    “不不不,你说!刘兄,你这些思想虽然听上去很恐怖,但仔细分析却很有道理。另外还有什么?快说说,我洗耳恭听。”

    刘杰看来公输鸣柯一眼,看公输鸣柯却是很认真,就说道:“还有一点,是关于道德的论述。

    道德,是好东西,可也是坏东西。

    道德,尤其是被掺杂统治者意志的道德,是麻醉百姓最好的毒药。而很多百姓会沉醉其中、乐此不疲。

    我们平常的道德,都是同情弱者,崇尚所谓的秩序。这种道德听上去很好,事实上也不错。而统治阶层则通过创建、维护这种所谓的道德,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上。

    换句话说,道德是统治阶级所需要的、一种更加高明的手段。

    而在维护所谓的道德统治中,统治阶级会慢慢灌输一些符合统治阶级利益的道德标准。

    比如遇到事情,不能自己解决,要遵守法律,这其实是一个隐形的枷锁。比如一些明显带有统治阶级意志的社会公德等。比如所谓的武犯禁、文乱法等。

    这样的道德,会一点点腐蚀民众的意志,渐渐让百姓服从、懦弱下去。

    其实,真正的国家,不应该采用这样的道德。

    真正的道德,应该是在保证基础公平后,鼓励竞争、适度开放,社会应该允许一定的、合理的残酷存在。因为在真正的大千世界里,所有的生命都在竞争,只有胜利的,才能继续生存。

    这就是所谓的‘上德不德’。也只有这样的社会,国家才能不断走向强盛。”

    公输鸣柯听了,皱眉思考许久,终于不得不叹息一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的学术会被贬斥,你这个说法,没有国家会接受的!”

    刘杰抬头看着天空,“但我不会放弃。我相信,总有一个国家能接受我的观念。而我会为这个国家付出所有,也为自己的理念、为人族奉献所有的才华!”

    “这样的国家……”公输鸣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这样国家,存在吗?放目所见,人族所有的国家,几乎都是‘集权统治’,而这样的集权统治,显然不会允许百姓“自强”。每当百姓出头了,总是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打击和限制’。

    正讨论中,忽然两人发现天空的异象,有光点开始闪烁。

    公输鸣柯忽然一笑:“刘兄,你说这些天上飞的,是善还是恶?”

    刘杰看了一会天空,“我认为,他们没有善恶。善恶是评价本性,而不能评价行为。”

    “精辟!”公输鸣柯赞同一声,却渐渐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这些光点频频出现在西北方向,必然是有因由的。难道,那里有进入我们仙域的入口不成?”

    刘杰摇头:“我认为,更可能是传说中的飞升通道。你有没有注意这些光点的飞行轨迹,明显是在盘旋。

    而且在古老的记载中,在妖主大地时代,一些特别强大的妖族,能随意出入仙域,甚至有记载说,还有强大的妖族能飞到月亮上。

    由此可以推断,想要出入仙域,不用非得通过什么门户,只要修为足够就可以。而这些能出现在天外天的光点,显然有这样的能力。

    如此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飞升通道!

    那个方向,应该处于白玉京(神州)上方。据说,白玉京是仙域最大的神州,曾经是妖族皇庭所在。其上方正对飞升通道。

    结合我们现在观察到的现象,我几乎可以肯定,那忽然出现的光点,在探索飞升通道。

    但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公输鸣柯眯着眼睛想了想,忽然说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想要通过飞升通道前往仙界?

    这些光点会不会来自月亮,他们不舍得用自己的飞升通道,却用我们的飞升通道试验?”

    刘杰忽然愣住了,这个可能性……貌似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