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二九章 被耍了
    吕梁郡南方、靠近东原郡的地方,有一条十分神奇的河流,这就是有名的仙带河;仙带河婉如其名,清澈如冰晶玉带,徜徉在青山白云之间;而仙带河中,有一个著名的湖泊,这就是“翠烟湖”。

    传说,仙带河是天上仙子留下的衣带所化,翠烟湖是仙子留恋人间流下的眼泪。当然,传说是美好的、或者说凄美的。但必须要说,大夏国东方第一美景,就是翠烟湖。

    这里是温柔乡,却也是名流汇集之所。翠烟湖是吕梁郡、袁家所在的东原郡、以及孔家所在的南阳郡之间的一颗明珠。

    很自然的,太子殿下无论是为了看风景、赏风流、还是为了政治目的,这里都是必须要来的。在这里,太子殿下“意外遇到”了孔家的大公子孔英智!

    其实,夏殊心里乱明白,这根本就不是意外遇到,而是孔英智专门在此等候!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孔英智代表孔家,尝试与太子接触,这才是最重要的。

    玩乐几天,两人终于找到了一点共同的话题、也有了几分熟悉;谈话,也渐渐深入。孔英智率先抛出一个诱饵,“殿下现在是否还在为安阳的事情烦恼呢?”

    夏殊叹了一口气,“是啊,现在李贤明显有了不臣之心,我却无法为父皇排忧解难。哎……”

    孔英智借助斟酒的机会低头,眼神中闪过一丝鄙视;等抬头后,立即换上了赞同的表情,“是啊,我们也早就看穿了李贤的野心,可惜李贤却将安阳经营的滴水不漏。

    殿下,要不,我们联手如何?在针对李贤、或者说李家的事情上联手。”

    夏殊稍微一思考,立即就心动了,“如何联手?”

    “很简单,如果殿下能让我孔家有人再入朝堂,那么我孔家就能通过这人和殿下联手压迫李家。最终,至少能将李玉龙驱逐帝都。而没有了李玉龙,李贤和李良两人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

    “你们再回朝堂?!”夏殊闭着眼睛努力的盘算。当初孔家就是被驱逐帝都的;虽说表面上看来,是太师孔祥主动请辞,但本质却是被驱逐的。不过现在还真有一个机会——宰相!

    确切的说是欧阳无病被下狱后,宰相的位置一直空缺!

    只是,孔家再回朝堂,这事情,有点难办啊!更何况,夏殊现在可是拉拢了太尉袁庸的,这又是一个障碍。

    孔英智见夏殊思考、犹豫不决,立即稍微提高一点声音,“殿下,我们孔家绝对不会背叛陛下的,我们敢对天发誓。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已经再次准备了10万两黄金,陪葬皇陵。”

    表面这样说,孔英智的内心却是在说:反正现在的陛下也没有几年好活了,我们就等两年也没关系!

    但有了这个保证、有了十万两黄金,夏殊终于心动了!有了这两个借口,事情就好操作很多;而如果能将孔家重新拉回朝堂,至少应该会对自己有帮助!

    家族力量比不上三皇子夏广、出身地位比不上大皇子夏旭,这让夏殊不得不苦心钻营;所以孔家表态后,夏殊心动了。

    孔英智面色渐喜,知道已经说动了夏殊。

    正在孔英智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太子的侍卫来报:“殿下,吕梁郡刺史的侍郎郭小林,紧急求见,说事情万分紧急。”

    “万分紧急?!”夏殊先是一愣,随后猛然想到了袁庸的话——这信绝对不能送!否则万事休矣!

    难道,真的如袁庸所说吗?

    孔英智很自觉的离开,夏殊见到了面色苍白的郭小林;使用符篆虽然比直接使用法术轻松,可还是要消耗灵识的;这一路飞来,郭小林也已经处于透支状态。

    夏殊却不管这些,接过信一看,瞬间面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而后就是勃然大怒,“李贤,你特么的敢耍我!”

    郭小林低着头,却也还是被太子殿下这怒火给下了一跳——好大的火气、好大的怨气!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能让太子殿下不顾礼仪、破口大骂?

    夏殊发泄一通,终于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当即下令返回吕梁郡治所南梁府。

    夏殊为什么这样愤怒?不仅仅是被李贤耍了这样加单,而是一连串的错误!

    帮李贤送信,送的却是自己挨揍的信。李贤信誓旦旦的说是劝诫信,最终结果显示:这其实是一封劝战信!

    不信任太尉袁庸,这必然引发一些严重的后果。

    而后夏殊又跑到钟山郡和吕梁郡大喊——本太子已经让李贤服软了,安阳会息事宁人。结果前脚刚走,安阳后脚就发动了战争!而几乎毫无防备的吕梁郡第一时间就陷入危机中!

    这一连串的事情,总结起来就只有一句话——李贤把夏殊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这如何不让夏殊愤怒!这不是被耍了一两次,而是被耍了一串,顺带还让夏殊和袁庸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缝!

    一路狂奔,夏殊一定要在南梁府和安阳的人问个清楚——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而这时,北辰玉卿则带领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即将兵临南梁府城下!

    吕梁郡的左将军郭贵邦终于带着残兵败将抄近路、率先抵达南梁府。

    片刻后,南梁府就完全封闭起来;而赵国山更是依照李元明的毒计,开始经营南梁府!

    南梁府,一个阴暗的地下牢房中,吕梁郡的文丞、赵国山的谋士李元明微笑的看着前面被一字绑着的十三名商人。这些人,全都是安阳的人。

    “各位,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现在,你们如果接受条件,出面指认安阳的种种罪恶,一切都好说。如果不呢,这事情可就难办咯。怎么样,想清楚了没有?”

    十三名商人一句话不说,全都怒视李元明。

    李元明忽然指着第一个商人,“张云海,你是这十三人中最有名望的一个。怎么样,带头表个态如何?”

    张云海一脸愤怒,“李元明,老子在安阳经商,一切都有法度。在你吕梁郡经商,却处处遭受盘剥!现在你竟然让我指责安阳?我呸你老母!”

    李元明也不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那希望你稍后还能如此强硬。来人,将‘鹏程万里商行’的人全都带进来。”

    下一刻就有士兵押着张云海商行两百多人走来。这些人进来后就被踢倒在地,凶神恶煞般的士兵一脚踩着商行众人的后背,一手持刀,刀锋按在商行众人的脖颈上。

    李元明继续微笑的对张云海说道:“来,你再说一次,我给你一次机会。他们的性命可就在你手上。来,表个态啊。”

    张云海咬牙切齿,“弟兄们,我对不起你们。李元明,你想要我丑化安阳,老子做不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好,有骨气。我这人就喜欢有骨气的。”李元明挥手,第一个士兵拖着一个商行的人来到张云海脚边,一刀砍下脑袋。血水浸透了张云海的小腿。

    李元明再次来到张云海面前,“来,再说一次。你还有两百零七次机会哦。”

    张云海不说话了。

    李元明却开始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再杀一个!”

    又一个士兵拖着一个商行的人来到张云海脚下……

    “等等!”张云海终于开口,声音沙哑无力。

    李元明挥手,士兵继续一刀砍下这人的脑袋。“抱歉,你说晚了。嗯,你现在可以说了。”

    (连续加更,还有各种计谋故事穿插,太烧脑。昨天开始昏昏沉沉,一上午都没写几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