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五三章 不容指染
    却说在范子德身后的两列队伍中,有两个人正在对视:穿着高中校服的齐弘业、以及替代齐弘业进入星火大学的齐正宇——齐正宇身上穿着星火大学的校服。

    齐正宇是洪武齐家、齐伟的儿子,也就是世家大族中所谓的‘嫡长子’。要说这齐正宇也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距离优秀有明显距离;而距离星火大学的要求,还差一大截。

    但是,现在谁不知道星火大学不凡!不说星火大学,就说高等中学中的教育、水平等等,就十分不凡。用脚趾头想想就能明白,星火大学里会是怎样的教育环境、培养力度。

    经过一系列教育,最终从百万学子中选拔出可怜的两千人。这是真正的鲤鱼跳龙门!也就怪不得大家纷纷出力、作弊。

    但怎么都没有想到,李贤的反应,却是如此激烈。一开始暗中调查,而后一举抓捕十多万人。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聚会,这个会场上,只有老弱妇孺的哭喊声;周围却是一片肃穆。

    此时,范子德带着这64名学生缓缓向前走去;队伍中,齐弘业和齐正宇对视一眼。

    齐正宇还有愕然、更有恶毒。而齐弘业却只有淡淡的、惨然的苦涩。

    终于,范子德来到讲台正中央,大声喊道:“回禀贤王,32名冒名顶替的和32名被顶替的学生,尽数到齐,无一缺漏。”

    李贤看了看四周,略微点头。

    旁边,暂时作为教育部副部长、星火大学嚣张的朱崇德上前一步,缓缓开口。

    “各位商朝的公民们,在过去几天时间里,一直辉煌灿烂的商朝,却爆发了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情。

    商朝的最高学府,汇聚全国百姓财富和爱心建立大学,也是商朝最光明、最神圣的所在,却遭到了玷污。”

    简单的话语,却让周围立即沉默下来。无数观众看向现场的十万被抓之人,开始涌现出淡淡的厌恶。

    朱崇德继续说道:“早在商朝建立初期,贤王就曾说过: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更说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甚至贤王还说过,纵观古今各国,没有一个国家是因为做教育而亡国的。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在城主府里,贤王曾经对我们反复强调过:教育,是普通百姓摆脱命运唯一的途径!

    在过去,修行世家、贵族阶层、门派等,通过掌控教育和资源,来巩固他们的通知。而普通大众因为没有这些资源,只能苦苦挣扎,一代又一代,却始终看不到希望。

    一代代挣扎,却总是世代为奴!任人欺辱,悲愤号哭,却无能为力。

    这样的生活,你们还愿意去做吗?说,你们愿意继续这样的生活吗?”

    周围百姓一开始还有些木然,然而很快声音就冲散了白云。‘不愿意’三个字,浩浩荡荡传播开来。

    不仅仅是普通百姓,甚至很多小家族、小门派、小高手,都有同样的怒吼。甚至因为这些小家族、小门派、小高手有一定的见识,对朱崇德说的事情,认识更加深刻。

    许久许久,朱崇德才让百姓的怒吼暂时停下,继续说道:“很久之前,贤王就说过,国家有责任教育他的百姓。因为贤王告诉我们,教育是改变百姓命运的唯一途径。

    为此,贤王强制推行了全民教育。

    有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甚至一无所知。

    当别的国家建立之后,大肆修建皇宫的时候,贤王却依旧住在破旧的城主府里。

    王后至今除了凤冠之外,只有三件首饰。而现在很多女性,只要稍微富裕的,谁没有三五件首饰?

    贤王每餐从不超过5个菜。但现在很多百姓去餐厅吃饭,都经常不只这个数吧。

    璀璨星辰集团每年盈利无以计数,但这些资金,贤王几乎一点都没有私人消费,全都投入到了国家建设中。

    曾经很多人问,为什么商朝至今没有更换王宫?其实很简单,因为没钱!直到年初拍卖飞升名额之后,商朝才有足够的资金建设王宫。

    在这之前,商朝几乎所有的财富,都用来建设国家。

    去年商朝有四成财富投入战争;因为只有战争才能守护我们这一方净土。

    有三成财富投入科学研究。这是必须的,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而有一成半投入教育。单项支出中,教育投入,占商朝财政投入的第三位。

    剩下一成半财富,才投入国家建设;而因为资金不充足,国家不得不将很多国家建设项目承包给商业集团等。

    此外,这些年我们从各国获得的珍宝、药材,与妖族战争获得的很多物品,几乎全都投入到了教育当中。

    每天早上一杯液态灵气,每天至少一次灵药制作的食物,这些,都还没有算到教育投入中。如果将这些作价,商朝至少有一半财富投入了教育当中。

    你们不知道,从全国税收上来的财富,仅仅只占国家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不到!全国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是贤王一点点开拓出来的!

    很多好东西从前线运回来之后,没有进入王宫,而是首先被送到教育部!

    国家如此做,只是想要给众多普通百姓提供一条摆脱命运的阶梯。

    曾经这些话,贤王是不让我们出来说的,因为怕给大家、给孩子带来压力,贤王更希望一个个孩子们能够无忧无虑的成长。

    但今天,这些话却不得不说了。

    似乎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忘记了曾经的苦难,忘记了眼下生活的来之不易!”

    这一刻,所有百姓都沉默了,有人看着高台上冷着脸的李贤,开始有些羞愧。

    “所以!”朱崇德声音提高了,“今天,我们将不会手软。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根基;也是一个国家的希望。更是每一个国民摆脱命运的唯一通道。

    为了保证教育的纯洁,商朝不惜……杀人盈野!”

    最后四个字,杀气冲天。瀛洲上方早就浓郁的煞气,似乎也在翻滚响应。

    现场,豁然肃静。而后,那被羁押来的十万人,全都惊呆了。难道,贤王这一次真的要杀掉十多万人吗?

    一些人恐惧了,开始求饶,开始忏悔,更有无数号哭声传来,尤其是一些婴幼儿的声音,更是令人不忍。

    然而,这一切都无用了!

    朱崇德以星火大学校长、国家教育部副部长的身份,开始审判。

    首先,是包括齐弘业在内的、被顶替了的32名学子。点名后,这32人被士兵带到了讲台前方。

    齐弘业等人战战兢兢,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大家都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顶多就是被剥夺学习机会。

    这32名学子如此想,几乎所有围观的百姓都是如此想。毕竟,能考入全国前两千名,都是精英呢。

    就见朱崇德拿出一份……圣旨!真的是圣旨,这是商朝第一次出现圣旨。

    朱崇德大声朗读:“本王观察过兔子,哪怕生命最后关头,也会挣扎。蹬鹰的绝技,甚至能让雄鹰饮恨。

    可为什么,作为一个思想健全的人,却不知道反抗!几千年几万年以来,从不知道反抗?

    本王数日未眠,思虑许久。哀叹你们的不幸,却更愤怒你们的懦弱和不争!

    本王推行教育,不是为了教育如此一批懦弱麻木之人。

    今当以此为鉴,但愿能唤醒尔等思想。

    至于此32名学子,杀!”

    圣旨结束,士兵猛然抽刀,32颗脑袋冲天而起。这些还稚嫩的面孔上,海浮现了后悔、羞愧,却没想到死亡会在下一瞬间降临。

    这些考上星火大学的学生,个个都是筑基期修为,身体强横。脑袋飞出,血液更是飞出十几米。

    旁边,更有招魂巫师忙碌,将这些人的魂魄泯灭。绝对的永绝后患!

    所有观众看着那天空翻滚的脑袋,看着那缓缓散开的血液,全都呆滞了。没想到商朝第一次正式使用圣旨,却是如此结果。

    话语甚至有些简陋的圣旨,带来的结果却是震撼的!

    至于被羁押来的十多万人,更是惊呆了,而后吓傻了!这32名学子都被杀了,剩下的人,还有活路吗?

    答案是……没有!

    随后朱崇德又拿出一份圣旨,是关于那32个学子的直系血亲。这些人足有两百多,同样被斩杀在草上上那高大的演讲台上。尸体被推入下方。

    之后就是冒名顶替的、以及更多的相关人员。

    一道又一道圣旨下达,商朝过去只有祭天时候才有圣旨,还文绉绉的;真正对国家使用圣旨,还是第一次。但第一次,却留下了无穷的震撼。

    一道圣旨,就是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

    无论青壮、还是妇孺老弱,不管是麻木的还是哭喊的,全都被士兵拖到演讲台上,一个个杀掉。哪怕是已经吓死的,照样都要砍头。甚至那些嘶吼着说只是访友的,照样被杀。

    这一次,不问青红皂白,完全是快刀斩乱麻——全都剁了!

    周围几千个招魂巫师忙的脚不沾地,连一缕残魂都不会放过。

    有些人想要自杀、想要挣扎逃命,然而有何柏江这个全副武装的三阶散仙坐镇,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是商朝第一次正式使用圣旨,也是第二次大规模审判。但奇怪的是,周围很多观礼的百姓,虽然有些皱眉,却没有人反对。

    先前朱崇德的话语,以及那一道道圣旨上的话语,却是引发了商朝百姓的深思、反省。

    这一场审判一直持续到傍晚,十万多人被杀,血水流都到了翠烟湖中,染红了美丽的翠烟湖、也染红了美丽的仙带河。继上次清理翠烟湖之后,翠烟湖被第二次染红。

    终于,朱崇德拿出最后一份圣旨:“没收这些人的所有财产,充作教育资金。”

    随后朱崇德以校长的身份,宣布举行开学典礼。就在这里,在这个血气弥漫的地方,举行了星火大学的第一次开学典礼。

    国旗升起,所有人就站在血泊中,高唱国歌。场面诡异又壮观。经过这样一次震撼之后,剩下的学子们竟是气势昂扬,充满了希望和斗志。

    开学典礼即将结束时,李贤终于发话了,“一个月后,星火大学再次开考,招收满3000学子。大家回去准备下吧。”

    打完了棍子,再给个甜枣。这手段,李贤已经很熟悉了。

    说完这句话,李贤终于转身离开了。而这场别开生面的开学典礼,当然也结束了。可是,造成的影响,却才刚刚开始!

    …………

    几天后,南方卞国内,明王晁旭看着手中的资料,很是感慨、感慨万分。

    “真狠啊!十万多、差不多十万五千人,说杀就杀了。根本就没有审判,按上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就杀了。

    曾经听说刘国为了推行法律,曾一天之内斩杀两万多人,让当初刘国帝都的护城河整整十天时间都能看到血色。

    可是和商朝相比,还是相形见绌了。毕竟,商朝斩杀的不仅人多,还有几十个家族、太多高手。”

    周围,官员、智囊、乃至别的王看着眼前的信息,全都发出同样的感慨。商朝确实是太狠了,十万人,还包括老弱妇孺等等,竟是没有一个饶恕的。

    都说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能人留到五更。可是这贤王比阎王还要狠,一道圣旨就是几十乃至几千人,听说砍脑袋的士兵都累的抬不动刀——修真者的骨头还是很硬的。

    看着手中的详细信息,卞国朝堂上,只有吸冷气的声音。

    许久,旁边的靖王褚永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过去贤王虽然有所动作,但总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毕竟,商朝的法律有太多太多照顾百姓的地方。

    却没想到一旦碰到了底线,贤王也能狠下心来。太狠了,太狠了!

    不过,狠的好!”

    “哼,不狠如何能压得住那些世家大族!”厉王蒋璇却也赞同李贤的决定,“那些世家大族是什么嘴脸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说句不客气的,如果眼下贤王稍微软弱一点,用不了三年,商朝上下就要被这些世家大族腐蚀了。

    要我说,杀得好,杀的恰到好处!刚好现在商朝需要整顿国内,需要吸收前一段时间的战争成果,更需要镇住新占领区。如果不狠辣一点,那些世家大族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只是……啧啧,看到这样的贤王,我感觉卞国未来有点……”

    有点什么,厉王没说,但是大家都明白,厉王是想说——卞国的未来,前景堪忧啊。和这样的商朝做邻居,睡觉都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