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五二章 血色开学礼
    这是划时代的一天,商朝最高学府开学了!

    过去,商朝接连出现幼儿园、小学、初级中学、高级中学,并逐渐完善。全民教育的根基,已经基本形成。不仅形成了,而且也为商朝几乎所有少年儿童提供了优秀的教育环境。

    短短几年时间,教育取得了辉煌的成果。所有学生们的进步,是全社会所有目共睹的。无论是修行、还是知识、能力等等,让无数人为之惊叹。

    过去就已经如此,如今大学会是怎样的?

    而且在这之前,商朝已经无数次强调,高中之前,是义务教育;高中以后、也就是大学,就不再是义务教育,而是精英教育。

    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被星火大学录取,国家继续全力培养。所有的培养费用,由国家负担。

    将最优秀的人才集中起来,给予最优秀的教育!想想就让人激动。

    不过,商朝内是激动,商朝之外的人看到了之后,却是心惊胆战。

    星火大学还没有正式开学,就已经无数次展露了奇迹,尤其是眼下的《万藏全书》的编修,更几乎将瀛洲大半高手招收到了这里。

    一般传统认为,一个国家的力量可以分为:文治武功。显然,商朝经过无力开拓之外,文治也在积极进取。

    瀛洲高手、学者,几乎半数聚集在星火大学这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的星火大学,经常能看到正道魔道的高手,在一起争吵,能看到邪道正道的人把酒言欢。一种浓厚的学术氛围,已经开始在星火大学形成。

    如此一个星火大学,还没有正式开学,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目光的关注。

    周围人山人海,机车、飞车等很多,更有高手风度翩翩的直接飞来,将后代送入学校。要知道,现在商朝的公民可不仅仅是普通人,还有很多很多的高手、经过考验的家族、门派,当然更少不了大商人等。

    此时,被录取的学生们开始入学,一个个兴奋的高举着手中的、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还有当地政府机构开具的证明、身份证明等,一起入学。

    之所以要做如此多的证明,是为了防止有人铤而走险。这里毕竟是仙域,有些手段必须要防备。

    现场更有无数高手、士兵严格检查每一个学生;只要发现疑问的,会立即记录。暂时,不会当场指出,而是害怕激起过大的反应——而且李贤有更加冷厉、疯狂的计划。

    李贤坐在后面,从一开始的微笑,到渐渐地冷厉。

    这一次星火大学一共录取两千名学生,但到现在为止,李贤面前就出现足足12个名额有问题。

    “这些混蛋,还真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李贤很怒,真的很怒!星火大学是要培训商朝未来的根基,这其中,容不下丝毫的污点!

    李元明笑的很开心,“看来,不过半年没有杀人,就已经有人坐不住了。这一次,要狠狠地调查,所有相关人员,一个不放!全都给他们扣上间谍的帽子,当场斩杀。不如此,不足以震慑有心人!”

    旁边,新官上任的朱崇德也很恼火,“那些出了问题的,全都开除,并带回审查。其父母都要接受审查。

    这些人,要给他们一个叛国的罪名,从严从重!国家耗费这么多财富培养他们,不是养软蛋、更不是养白眼狼的!

    这些人能将自己到手的机缘让出去,显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巴。这些人,该杀,用他们的生命警惕后人,也算是他们为国家做出的最后贡献了。”

    李元明却摇头:“这次,不用调查,有问题的全杀了!调查调查,很多事情就坏在调查上。”

    周围商朝的智囊全都目露杀机。商朝是大家共同的心血,是大家共同的希望,这是所有开国功臣都有的共同理想——商朝,不容玷污。为此,他们将不惜杀人盈野!

    虽然商朝有法律,但国家在制定法律时,就会特意留下漏洞。这些漏洞不是为了‘破坏法纪’,而是专门针对那些钻法律漏洞的人、或者专门用来严惩那些‘好像’罪不至死的。

    新生很快入学,两千名学子看上去一个不缺;但是这里面,当场就被检查出20多个有问题的,很有可能被人掉包了。

    但商朝相关人员依旧不动神色,但警察部门、乃至国家安全部已经展开全面调查。

    同时,所有学子也还要接受进一步调查。

    开学第二天,所有学生立即被隔离开来,进行——摸底考试!说是摸底考试,其实就是重新审核所有人,并将最新的审核结果和过去做对比。

    另外,萧轩亲自出动,连刚刚成为商朝公民的三阶散仙何柏江也亲自审核。两人交叉审核,从元神、灵魂方面对所有学生考察。

    如此摸底过了五天,最终竟然揪出32名问题学生!

    …………

    商朝的齐地琅琊郡,这里曾经是齐国的宗室所在地。后来,商朝吞并齐国,但对于齐国皇室还算可以,至少旁支等,都只是被迫立下誓言,就放了过去。

    之所以如此仁慈,是为了以后考虑。李贤要给所有人一个感觉——商朝很大度。如此,就能减少各国皇室贵族等的坚决抵抗,有利于商朝以后的扩张。

    事实上,商朝这个策略确实是起到了很多积极地作用。

    可是老天是公平的,有利必有弊!这些世家大族依然留下了不小的影响。而且商朝建立时间太短,加上连年战争,还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

    如此,就更加大了这些“幸运留下来”的世家大族、名门望族等的骄傲。

    此时,琅琊郡的一个齐国皇室分支家族之一,一片占地足有十公顷的豪门里,正有一场丑态在上演。

    这里是‘洪武齐家’,洪武是当地地名。但这洪武齐家却是当初齐国皇室中比较强大的一支。

    此时,洪武齐家内,宴会正盛。当所有学生顺利入学之后,这里正在举行庆祝。

    洪武齐家的家主、齐伟,正端坐在北方,四周坐了一圈齐家的人。

    而在贵宾的位置上,却坐了一对面色难看、却又有几分惶恐的父子。父亲面容苍老,很明显吃过苦,修为才不过炼气期六层。儿子身上只穿了商朝学校发放的校服,也很朴素。

    坐在贵宾位置上,前面摆满了美味佳肴,但这一对父子却面色难看;然而看向坐在家主位置的齐伟,却又很是恐慌。

    而那穿着校服的少年,眼神深处闪过愤怒、挣扎,然而还有无力。

    齐伟频频劝酒,“齐友生啊,我知道你心中有些不满,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人,要为一家的长久发展着想。你放心,齐弘业的学业不会耽误,齐家会全力承担,将来做个金丹期高手,绝对没有问题。”

    穿着校服的齐弘业听了,却忽然抬头,“大伯,你说的好听。不入星火大学,如何不耽误学业?你懂物理吗?你懂化学吗?你懂生物吗?蛋白质是什么,你听说过吗……”

    “弘业,闭嘴!”老实巴交的齐友生赶紧打断,而后陪着小心,“这孩子乱说的,家主还请不要见怪。”

    齐伟眼中闪过一丝凛冽的杀机,表面却挤出灿烂的微笑,“哪里哪里。这次也多亏……”

    “家主不好了,不好了,军队将我们家围了起来!”却是此时,有齐家的侍卫疯狂的冲了进来。

    “什么?”齐伟豁然站了起来,心脏都漏跳一拍。可是,商朝的反应是是不是太激烈了些?

    正犹豫中,就听到天空传来很大的吼声,“洪武齐家听着,贤王有令:洪武齐家侵犯商朝教育法、国家安全法,所有人立即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

    再说一遍……”

    一直喊了三次,最后大吼一声,“抓人,反抗的就地斩杀!不论妇孺老弱、不论身份如何,所有洪武齐家的人,全都抓起来。就算是刷马桶的仆人也都抓走!”

    齐家上下全都愣了,不少人跑出房门,却发现天空不知何时已经有十架战斗机在缓缓盘旋。高空中,更是有很多的化神期高手和少许洞虚期高手盘旋。

    四周,早就传来大量嘈杂的声音,很快就看到一队队精锐的商朝士兵,满身杀气的冲了进来。沿途只要看到谁想要举刀的、或者是想要反抗的,直接轰杀。

    完了!

    看到如此场面,齐伟一屁股坐到地上。

    那齐友生和齐弘业大喜,想要上去理论,却被士兵一枪托砸倒,同样很快就被封印了捆绑起来,塞入军用大车中。

    这一次,没有审判!只要是齐家大院内的,全都抓走!

    将所有人抓了,士兵更是将房宅、地窖等都翻了一个遍,又抓了好多隐藏起来的。如此之后,竟是用炸弹轰炸地面长达半天之久,确定没有一个遗漏的,大军才浩浩荡荡远去。

    整个齐家上下,总共超过五千多人,竟是一个没漏,全都押上车辆。号哭之声,响彻十里。不知惊动了多少人,惊动了琅琊郡这里多少家族。

    也有别的齐家分支过来探查,士兵只是很冷的说道:“注意今后几天的新闻。”

    然而洪武齐家被带走,仅仅只是开始。随后,洪武这里的、乃至琅琊郡这里的相关官员,也全都被暂时罢免,押送到安阳。而只要是有人被涉及的,往往会被抓走一大串。

    这一次李贤是发了狠,别的都好商量,教育这件事情上,绝对没得商量!李贤在教育上投入这么大,当然不希望有人指染!教育,更是涉及到了商朝的未来,李贤绝对是零容忍状态!

    此时、此事,整个商朝上下都在震动。所有人都没想到,商朝在学生录取当天没有发作,但经过几天调查之后,竟是展开了如此猛烈的雷霆举措。

    32个被掉包的学生,背后牵扯的是错综复杂的关系。而李贤的做法却是——将整个关系网全都拉起来。完全采用了李元明的建议,这一次就要狠、狠的不问青红皂白!

    前后不过三天时间,超过十万人被捕,一个个全都押到星火大学的操场上。

    星火大学的操场,这个举行过国民大会的所在,似乎有一种无形的神圣气息缭绕其间。

    十万人,密密麻麻拥挤在广场上,一个个全都被封印了,身上带着镣铐。这场面,太过震撼。哭声喊声直冲云霄,最小的有嗷嗷待哺的幼儿,还有垂垂老朽的耄耋老者。这其中,甚至还有几个洞虚期的高手!

    更有人还在怒吼:我们只是访友的,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可惜,没有人在乎,周围的士兵如同雕塑,却散发着寒气。

    周围更是人山人海,不知多少人来观察今天的审判。

    所有的观众,全都议论纷纷:

    ‘超过十万人啊,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十万人呢,应该不会全杀了。应该会惩治主犯,剩下的做警告。’

    ‘不一定,我前几天看见贤王和众多官员,脸色似乎都有几分狰狞。’

    ‘是啊,贤王在教育上付出这么多,却暴露如此污点,只怕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听说这次抓捕过程中,因为反抗被当场斩杀的,就有几千!’

    ‘如此看来,这次事情很有可能不会简单了!’

    ‘哎,快看,贤王亲自来了。哇,贤王脸色果然不好看。’

    众人讨论不已,一下抓了十万人,如此‘执法力度’,几乎不亚于镇压叛乱了。李贤这次出手,着实震撼了太多人。

    此时,正在星火大学旁边整理、编纂《万藏全书》的很多高手们,都涌了过来,想要看看李贤这次要玩什么手段。

    还有很多商朝的世家大族等等,也都想要看看李贤是怎样的态度。

    还有,各国使者等等,他们当然是时刻关注商朝的发展、进步、变化等。

    另外,现场还有很多军人,很多军方的高手,一个个全副武装、杀气腾腾。三阶散仙何柏江亲自坐镇现场,气息不是很强横,却让所有人都无法忽略。

    一切的一切,都显示今天不会寻常。

    等待中,星火大学的新学生也缓缓的、沉默的入场,站在宽广的讲台上。这些学会身上穿着整洁得体的校服,精神肃穆。

    而讲台的更高处,李贤也带领商朝官员缓缓走来。

    李贤等人出来,面色很阴沉,一股严肃萧杀的气息,开始弥漫开来。

    而后,众人都熟悉的、安阳城主府侍卫长之一的范子德出来了,范子德身后还跟着两列人,一列身上还穿着校服;另一列身上穿着很杂乱的衣服。两列、各3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