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四七章 ‘高考’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溜走。一转眼,已经是八月底,商朝正式开启编修《万藏全书》已经过去快要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以来,星火大学旁边的翠烟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曾经,翠烟湖是名垂数千载的烟花之地,后来被李贤铲除了。以后,在翠烟湖北方、到北斗山这里,建立了星火大学。

    当初星火大学建设时,也是引起了轰动。商朝全国百姓自发捐款给李贤建造皇宫,结果李贤却将这些钱建立了星火大学。这件事情对商朝的发展和稳定,起到了又一个决定性的作用。

    再以后,李贤在星火大学内召开了国民大会,让商朝正式走向成熟、稳定。

    如今,星火大学竟然开始承担起人族文明传承的重任。

    短短两个月时间,星火大学、以及翠烟湖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翠烟湖南岸,雨后春笋般崛起了无数精致的别墅,足以容纳十万人!而居住在这里的,全都是参与编纂《万藏全书》的精英们。这里,有专门的人负责起居。

    整个翠烟湖南岸、还有星火大学都笼罩在聚灵阵中,内部的灵气浓郁异常,四周都有淡淡的、飘渺的灵气形成的薄雾飘荡。

    翠烟湖不远处还有一个机场;机场不小,这里足足有40架超快速的改装战斗机,还有超快速军用运输机;这些,都是方便大家呼朋唤友、出差等等的。

    不过,这里唯一缺少的,或许就是保安之类的吧。不过这根本就没有必要嘛,这里路上扔一块转头,说不定就能砸到三五个化神期、甚至洞虚期高手。再幸运的,说不得还能砸到某个散仙。

    如果真的敢在这里扔砖头的话!

    参与编纂《万藏全书》的人,在短短两个月内,竟是膨胀到五万人规模,很多听都没听说的、修行方式怪异的修真者都出现了,也不知道这些人都从哪冒出来的。

    还有,这里除了人族之外,还有一些不属于妖族的精怪、精灵等出现,有很多都是被人族的好友拖过来的。

    偶尔,还能看到海族出没。

    同时,更多的书籍等等,开始流入商朝;短短两个月,商朝的藏书竟是爆炸式增长三倍有余!

    有报纸上评论说:瀛洲高手,半入商朝;瀛洲文献,尽入星火!

    如此多高手聚集在这里,而大家又有共同的梦想,对商朝的发展,起到了难以想象的促进作用。

    远的不说,就说北斗城,就几乎是一天一个变化。不知从什么时候,元婴期高手走在大街上,都要小心翼翼了。

    北斗山的天文台,一再扩建,望远镜技术也更新换代一次,却依旧人满为患。

    北斗山谷火箭依旧不断,每一次都有无数人观看。

    还有,虚拟网络,已经开始在安阳城和北斗城初步实现,不久前展露的第四代技术,已经开始初露端倪。

    在商朝如此发展变化的映衬下,卞国的变化和谈判等“小事情”,在报纸上竟然只能在第三版上,占据一个小小的角落。

    但是今天,八月份的倒数第三天,星火大学又热闹起来。今天,又将是载入商朝、乃至瀛洲、甚至是仙域历史的一页:高考,开始了!

    当初星火大学建立之初,李贤就说过,这是一所高等学府!在星火大学内,国家将承担所有的费用,这里的学生只管学习、研究、乃至修行就好!招生范围,面向商朝所有公民!

    这样的策略,是前所未有的、是开创历史的。

    而因为商朝从最初李贤来到安阳,一直到现在也才不到八年时间,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教育(年龄)阶梯,因此这一次高考,是面向所有初中、高中生的。

    小学生就算了,小学教育已经完善,他们要考星火大学,要十多年后,那时的商朝教育,必然已经健全。

    商朝所有的初中高中生,全都进入星火大学,进行隔离考试。由李贤亲自监督。当然,李贤监督只是名义上的,真正负责具体事情的,自然另有其人。

    如今商朝的教育部长贺治国已经出使东胜神州,此时负责监督的,是“朱崇德”。就是那个蔡国副宰相、险些被黄傅看了脑袋的、著作《资本论》的那个。

    按照商朝当初与蔡国的协议,朱崇德要雪藏十年。但现在蔡国已经被灭,自然不需要继续遵守协议。商朝可是有这方面的明文法规的。

    而朱崇德过去虽然低调,但随着《资本论》的刊印,朱崇德在商朝也有了盛大的名气,加上对资本运作等看的真切、又有宰相之才,如今被李贤任命为教育部第二副部长,如今接替贺治国的事情。顺便,也是星火大学的暂时校长!

    这一次,星火大学的第一次高考,就由朱崇德直接负责。

    商朝现在的中学生、高中生,主要是来自曾经的大夏国、齐国地界,但就算如此,依旧有百万之多!

    站在楼顶,朱崇德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学生,第一次感觉到……震撼!

    商朝采用了全民义务教育,但因为时间太短,商朝的教育效果一直没有很好的展露。如今,当第一次高考开启时,朱崇德才感受到全民义务教育的力量!

    百万学生,哪怕这里面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成才,那也十分恐怖!想想以后商朝每年都有百分之一的人才成长起来,千百年之后,商朝将会是怎样的盛况?

    百万学生,排着长队,从不同大门走入。没有一个混乱,全都整齐的排列。放眼望去,竟是没有一个修为低于炼气期六层的;甚至半数都在筑基期以上。

    这些学生,最大的不过18岁!最小的,甚至只有12岁。

    “这就是商朝全民教育的力量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朱崇德旁边响起。

    朱崇德没有惊讶,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人,朱崇德认识,是编纂《万藏全书》的一个散仙,一个三阶散仙何柏江!当初何柏江出现时,还引起了极大地轰动。三阶散仙啊,那可是被认为散仙第一个生死关口呢。

    在仙域,三阶散仙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媲美天仙。

    朱崇德再转头,这才吓了一跳,楼顶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几十个高手,大家都在静静地观看下方的学生。

    朱崇德吓得一哆嗦,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旁边,何柏江又说道:“朱崇德,我能看看学生们这次的考试题目吗?”

    朱崇德忽然有些为难:“这个……前辈,按照贤王吩咐,试卷、考试项目等,只有在考试时才会公开。”

    “那我参加考试如何?额,如果不方便……”

    “前辈可以监考。”朱崇德终于反应过来,“如果前辈有时间,可以帮忙巡视考场,看看有没有作弊的。”

    “那太好了。什么时候开始监考?”何柏江很有几分兴奋。

    “上午报名,下午就开始第一项考试,是笔试。笔试包含了基础和中等教育项目、基本修行常识等。还有理论考试等。”

    只是基础啊。何柏江想了想没有怎么在意;现在何柏江更加关注的,是商朝这种教育体制,确实是很令人震惊。如果商朝继续这样坚持下去,未来的商朝,只怕要逆天了。

    百万学生很多,但商朝准备的更加充分,一个上午,百万学生全都就坐。作为修真者,中午不吃饭不休息都没关系,所以下午紧接着就是考试。

    今天是笔试,笔试现场全都笼罩了阵法,这是杜绝作弊用的。

    这一次高考,直接就是6个小时答卷时间,一共30多份试卷。包括文学、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天文、大气、灵气、生物与生命、妖族与人族与海族、修行、阵法、材料、炼丹、炼器、历史、战争军事、商业、资本、工业、经济、政治、外交等等。此外,还有不少选考资料,比如音乐艺术字画等。

    看着如此一摞试卷,何柏江这个临时客串一把监考人员,倒也弄了一份过来看看。

    结果只看了一眼,何柏江就瞪直了眼睛——我擦,商朝的学生都学这个?不过何柏江可是三阶散仙呢,当即拿起一支笔,开始答卷。

    然而……然而十几分钟之后,何柏江很无奈的放下笔,太无奈了,这‘代数’是什么东西?那一个个怪异的符号,似乎相识、却不认识。还有,这阵法竟然还有这么多要求?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灵能公式,不同的灵气、能量等,竟然可以相互转化?这可能吗?

    还有,什么是化学键?蛋白质又是什么宝贝?人体内还有酸碱平衡?大气竟然有十几种成分?

    看了看自己的试卷,再抬头看看前面的学生们,发现人家眼都不眨一下,书写速度快的都出现幻影,一张张试卷不断完成,几乎都填的满满的。

    抬起头,何柏江厚着脸皮开始“偷窥”学生们的试卷,搜寻了一些看上去比较统一的答案,用散仙强大的元神记录下来,好好思考。

    有些确实是不懂;但有些东西分析一遍之后,何柏江都不得不赞叹——太精妙了!这里面很多很多的知识,就何柏江能看懂的知识,都可以作为一些门派的不传之秘!

    而如此知识,竟然只是商朝普通、公开教育的资料。所有商朝的适龄儿童,还必须学习这些,不学还不行,国家还免费教育!

    有了对比,才有震撼。在何柏江看来,那些导弹啊、火箭啊、飞机啊、航母啊之类的虽然震撼,但却不足以让自己“心灵震撼”。反而是这看上去简单的试卷,却是让何柏江震撼了。

    看着那一张张认真的、却充满希望的、健康红润的面孔,何柏江忽然产生了一个冲动——成为一个商朝的公民,亲自体验下这个与众不同的国家。

    心中有冲动,却也是一种道心向往。何柏江隐隐有种命运中的指示——似乎,自己的希望,在商朝!

    有了这个想法,何柏江再次低头观看手中的试卷,越看越是感到震撼。如果一个人从小就接受如此教育,哪怕将来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何柏江试着遥想下商朝的未来:十几年之后,全民都接受义务教育,所有学生毕业都是筑基期。普通百姓都是筑基期了,那军队还不是要金丹期起步?

    或许百年之后,商朝真的能达到“金丹不如狗、元婴满地走”的状态——那个从来只存在于口头流传中的状态。

    六个小时很快过去,学生们没有离开考场,就在这里就地打坐,有身着白色长衫的士兵送来食物。

    看到那些食物,何柏江眼睛一眯。食物,全都蕴含了浓郁的、而且极度精纯的灵气,饮用的水,都是含有灵气的泉水。

    而这些学生们吃完喝完,却不是立即打坐“炼化”这些食物,而是全部都静坐,一直静坐一个小时后,让身体自然吸收;大量身体无法自然吸收的灵气、药性随着呼吸排出体外。

    逸散的灵气、药性让空气中都充满了清香。

    浪费,浪费啊!这样做,只能吸收一成、甚至不到一成的药效!何柏江看的是目瞪口呆。

    忽然,何柏江想到一个数字——去年,商朝正式建立第一年,商朝在教育上的“直接投资”,就几乎高达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还不算一些隐性投资。有人估计,商朝几乎将国家一半的真实财富,投入到了教育当中。

    前一段时间,何柏江听到这个言论后,很是不相信。但是看到眼下的场面,何柏江忽然……无语了。因为何柏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正确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才再次有医疗兵进来观察情况,而后打开门窗、散尽灵气药性,又检查一番后,才说道:“孩子们,可以开始修行了。”

    说完,士兵立即离开,这边学生们才真正开始打坐、修行。

    何柏江静静地看着,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学生们才陆续清醒。随即,一个个眼中绽放出精光——今天,就要开始“武试”了!

    何柏江再次申请作为监考老师,想要看看,看看商朝的武试,是如何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