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二九章 新政
    天蒙蒙亮,蒋云山猛然坐了起来,左侧肩膀那里传来钻心的疼痛;然而更让蒋云山‘疼痛’的,却是来自上层的欺骗、以及希望的黯淡。

    有些颓废的站了起来,好似没有灵魂一样,在有几分残破的屋子里转来转去,终于,蒋云山做出了决定。

    来到外面,却发现演武场上已经有不少人在聚集。这些人,蒋云山认识大部分,很多人都是坚定的保家卫国的勇士,而且这些人在先前三天的战场上,都曾奋勇杀敌、勇为人先,不少人都受了重伤。

    蒋云山出来后,立即就被大家发现。

    一个右眼缠着布、血迹未干的将军见到蒋云山之后,立即喊道:“蒋云山,我们准备去找李立松问话。你去不去?”

    这个人蒋云山认识,是郑重平,是高溪镇的三大将领之一。

    “去!”蒋云山呢喃一声,忽然怒吼一声,“我要去,我要去问问,他们的良心呢!”

    “那就带上我们满是缺口的钢刀,一起去问问。”郑重平咆哮着。破裂的右眼再次渗出血水。

    蒋云山转身拿了自己的宝刀,那是一支法器级别的宝刀;这样的宝刀,足以做到削铁如泥;但就是如此宝刀,却已经遍布裂纹、刃口崩碎。可想而知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渐渐地,人越聚越多,等到中午十分,竟是聚集了差不多三千多人,这里面至少有五百人是什长以上的小军官,还有三十多个千夫长。

    蒋云山这样的偏将,还有好几个;比蒋云山稍微第一个等级的偏将十几个。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军队,但此时都有同样的目的。

    算上郑重平,这些人几乎聚集了高溪镇上,至少四分之一的军功卓越之人。

    郑重平抬头看了看天色,“中午了,我们走。去问问李立松,去问问司马轩,问问他们的狼心狗肺!”

    “诺!”众人应声就要准备行动。

    可就在这时,周围十几个大门里,忽然冲出一片衣甲鲜明的武装,怕是有上万人;一个个全副武装,迅速将郑重平等三千多人包围起来。

    周围城墙上,忽然出现无数士兵,弯弓搭箭,杀气腾腾。

    一个布衫的统帅,缓缓出现在城墙最高处。赫然是——李立松!

    郑重平见状,怒吼着咆哮:“李立松,本将正要去找你,你自己送来了!下来,本将有话要问你。”

    李立松嘴角微微扯动,带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只见李立松缓缓说道:“郑重平等人密谋造反,杀无赦!”

    周围大小将领立即大吼一声:“杀!”

    不由分说,乱箭齐发,衣甲鲜明的士兵发起冲锋。可怜蒋云山、郑重平等先前誓死保家卫国的将士,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政治斗争中。

    疲惫的身体撑不起怒火,怒吼终究改变不了结果。这一场屠杀不过一刻就彻底结束。煞气翻滚,怨气冲天;然而,一切的一切,终究已经成了过去。

    很快就有招魂巫师冲了进来,将冤魂怨气打包带走。从此,郑重平、蒋云山等人,被扣上了造反的名义,全家上下遭到了牵连。

    …………

    遭到‘被造反’的不仅仅只有蒋云山、郑重平等人,不少地方都有类似的。对此,司马帝国采用了绝对霸道的手段,将所有的不和都消灭在萌芽之中。

    当后方在进行残酷镇压时,司马轩正带领人员,和卞国的十王展开正式的谈判。

    先前的投降,只能说是一个大概的意向,简单交流下而已。那个投降,代表了战争的结束。但是更加惊心动魄的政治交锋,却刚刚拉开帷幕。

    一个风景优美的山丘上,四周鸟语花香;一个紧急搭建起来的凉亭里,一场谈判正在进行。

    受到商朝的影响,谈判的两方分坐东西。司马轩以及所代表的团队,孤零零坐在西方;而卞国的十王则坐在东方。

    元麟被选为主持大会的代表——原因很简单,年龄小,就算是说话说错了,大家也就哈哈一笑而已,这很有利于谈判的融洽。毕竟,这次谈判不是‘死敌的谈判’、而是‘准盟友的谈判’。

    等所有人列坐,元麟拿出文书,开始阅读。“谈判开始。第一项,请司马大王发话。”

    从投降那一刻开始,司马轩就不再是帝王,而是卞国的十一位大王之一。

    发言当然不需要司马轩亲自说话,旁边的李贺展开文书,开始阅读,言语铿锵、气度磅礴。浩浩荡荡几乎三千余言。

    大意如下:

    第一,我们继续战斗下去,只能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所以说,我们投降是为大家共同考虑!

    第二,我们这边虽然发展时间短了点,但我们毕竟有雄厚的经济、工业根基,甚至有一定的科学根基。我们司马帝国可是承接了晋国的不少好东西呢。现在,我们愿意共享这些。

    第三,合则强、分则若;这也是卞国急速强大的最好方法。

    第四,我们司马帝国没有什么野心,就是想要找个生存空间而已。你们王上王的争夺,我们不参加;但我们一定会效命‘王上王’的。

    第五,我们愿意拿出2亿两黄金的财富,庆祝卞国的胜利——其实就是变相的贿赂赔款。

    第六,我们要求不高,我们只需要保留一点名义上的地位就好——当然要是能继续统治司马帝国的疆域,我们是会很感激各位的。

    第七,上面的都听明白了吧。那么问题来了——我司马轩需要向谁投降呢?

    司马轩不是笨蛋,前面给了那么多好处,最后话锋一转,却挑拨了十王之间的关系。

    按照十王先前的约定,谁取得的‘积分’最多,谁就是王上王。但是计划比不上变化快,大家没想到事情变化会如此之大。

    首先,司马帝国反抗激烈,大家三天都没有攻破司马帝国的边防。大家虽然各有收获,但这些收获不足以服众。

    那么,眼下司马轩的投降就意义非凡了。可以这样说,司马轩向谁投降,谁就会立即‘开挂’、平步青云,成为‘王上王’。

    所以,卞国的十王之间立即相互对视起来!

    旁边,元麟有些傻眼,我才说“第一项”呢,第二项还没说呢,你们怎么能这样。是以,元麟傻乎乎的站在旁边,一时间竟是有些手足无措。政治上的事情好像有点复杂,元麟暂时还无法参与这样的政治角逐中。

    好一会,司马轩轻轻咳嗽一声,吸引了注意之后,司马轩轻声说道:“我有一个方法,是借鉴商朝的做法,就是暗标。”

    点到即止,说完了,司马轩继续低头品茶,只留下眼光闪烁的十王。

    司马轩这句话,是真正的‘微言大义’。一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想要我向你们投降吗?来吧,看看谁给的利益,最能打动我。但这只是浅层的意思。更深层的意思是——司马轩经过这个小小的手段,却让现场主次异位!

    先前,是司马轩前来投降,处于被动地位!但现在是司马轩却处于主动地位,成为一个‘待价而沽’的绝世珍宝。

    无形当中,司马轩已经在十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事是老谋深算的司马轩的第一步!

    十王相互对视,许久许久,终于开始拿出玉简,将自己的条件刻录其中,交给司马轩。但是十王看向司马轩的眼光,却已经有了警惕、还有淡淡的威胁。

    司马轩接过玉简,挨个观察。许久许久,在众人期待中,司马轩双手捧起茶杯,在十王、乃至周围无数将领官员的注视下,缓缓地、却坚定的来到‘上都、明王、晁旭’面前,“明王,以后司马轩就跟在明王身后了。”

    明王晁旭很有几分惊讶,但随即大喜,接过司马轩的茶杯,一饮而尽。而后才问道:“司马大王,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本王?本王开出的条件,应该比不上其余人丰厚吧?”

    其余众人也都看向司马轩。先前的‘暗标’是必须的,但眼下司马轩却必须给出合适的解释。

    司马轩站起来,环视一圈,缓缓说道:“本王之所以选择明王,是因为……”

    所有人耳朵都竖了起来。

    司马轩稍微一顿,继续说道:“是因为,明王给出的条件,是所有条件中,最低的,但却最合理的、最符合卞国利益的。

    本王刚才名为‘暗标’,实则也是对各位的观察。

    我认为,明王给出的条件或许不好,但明王却最具王者胸襟和眼光。

    明王给出的条件,没有损害卞国的利益,无论是眼下还是将来的。

    本王既然已经成为卞国的一份子,当然要从卞国的角度出发。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不能以损害卞国的利益,来谋取私人利益。

    这是明王给出的条件。”

    说着,司马轩将明王给出的条件,投放出来。只有简单的、甚至简陋的两条:奖励司马轩‘南王’称号,允许南王自制。

    但随后就是要求,要求就十分多了。包括开放通商、技术共享、军费分担、军事派遣、资源分享等等,不少条件堪称苛刻。

    一时间,这个临时凉亭中,竟是鸦雀无声;但片刻之后,大家纷纷鼓掌。有些人、有些事,哪怕是对手都不得不赞同。而上都明王晁旭做到了。

    最重要的是,眼下卞国面临变革、统一和商朝的压力,还真必须要明王这样的人,才能为卞国寻找真正的未来、

    欢呼之后,司马轩说道:“时不我待,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即举行大典,拥立明王作为‘王上王’。或许,眼下会简陋下,但我们11王却全都在场,足以见证这个历史的时刻。

    等卞国真正统一、强盛,我们在为明王举行真正的……登基大典!!!”

    登基大典,那是帝王之礼!

    听到‘登基大典’四个字,众王面色有异,但这毕竟是应有之事,早在决定‘王上王’竞争之后,这就已经在众王的预料之中。只是,当这个‘王上王’没有落到自己头上时,难免有几分失落、还有某些别的想法。

    而后,不少人开始偷偷看向东都厉王,眼神中似乎有几分说不出的嘲讽。这‘王上王’的事情还是东都的厉王提出来的,最初实行经济统一策略的,也是东都厉王。而东都厉王在经济、工业、军事方面的力量,都名列前茅。

    结果,厉王折腾折腾了一大顿,这‘王上王’的帽子却飞到了明王头上。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另类的讽刺。

    眼看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东都厉王明白,自己需要作出一些表率了。所以,厉王深吸一口气,亲自倒了一杯茶,捧到明王面前,“明王,请喝茶。从今天起,东都以明王为尊。”

    东都厉王带头了,其余的众王依次上前敬茶。

    简单礼节过后,明王正式成为‘王上王’。新官上任三把火,明王的第一把火就是——确定十方王者。

    明王站在北方,其余十王站在南方。明王环视四周:

    “各位,感谢拥戴。我晁旭今天在此向各位保证:必将尽心尽力,将卞国打造成为一个大国、一个强国!

    为了更好地管理卞国,首先,本王需要重新树立各位的名望。

    义成节度使曹荣,从今天起,正式名为‘东王’。

    振武节度使罗行,从今天起,正式名为‘旭王’。

    龙山节度使庄聚贤,从今天起,正式名为‘西王’。

    遂安节度使刀冷锋,从今天起,正式名为‘宁王’。

    司马轩,名为‘南王’。

    其余众王,依旧保持原来称呼。各王治下,称之为‘王郡’;十一个王郡,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国家,就是卞国!

    各个王郡之内,依旧保持原有制度。

    但是从现在开始,各个王郡之间,解除关税管制。从今天开始,卞国内部不设关卡,各王当以创造集团、企业等方式盈利。

    从现在开始,每一个王郡每年都需要缴纳十分之一的赋税,来支持卞国的军事建设。赋税缴纳多的,将获得更多军权。

    从现在开始,每一个王郡,每月都需要提供至少两万名精兵。争取下月底之前,我们能组建一支30万的精锐,能够齐心协力挡住商朝的压力。

    从现在……”

    一个又一个命令下达,卞国,真的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