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二七章 堕落
    刘杰和两位弟子韩昌、李骥在黎明之前的黑夜下,在山野里跋涉。

    韩昌还好,李骥还有些年幼,此时却在打哈欠。

    韩昌见了,忍不住开口,有一点点的怨气,“师父,我们为什么不离开东胜神州,去别的世界看看?

    我看很多思想,在东胜神州这里无法传开之后,都会到别的世界发展;等在别的世界发展成功了,再返回东胜神州。

    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名家就是这样啊。”

    李骥也抬头看向刘杰;黎明之前的环境下,看不清刘杰的面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刘杰微微叹息一声,“不一样的。”

    “有何不同?”韩昌问道。

    刘杰摸了摸韩昌的头顶,“小翰,别的思想流派之所以能那样做,是因为他们至少在东胜神州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认可。

    但是我们不同,几乎所有的思想流派都在反对我们,甚至贬斥我们。如果我们离开东胜神州,就等于承认失败、承认那些骂名。

    所以,我们不能离开,因为离开东胜神州,就等于我们这一道的思想,将……彻底失败!”

    “哦……”韩昌应了一声,但似乎并不能理解师父的无奈和挣扎。

    刘杰摸了摸两个弟子的头顶,有些叹息。自从自己的老师含恨而去,自己这一生都在为此而奔波。诺大的东胜神州,遍布了刘杰的脚印。两个弟子,还是沿途收到的两个资质不错的孤儿。

    忽然,刘杰猛然抬头看向西北方。在太玄神庭的西北方,就是东胜神州的中心——大周圣朝!

    过去,刘杰路过几次大周圣朝,但刘杰却没有信心在大周圣朝宣扬自己的思想。过去的失败,打击实在太过沉重。

    但是眼下,刘杰踏遍了东胜神州,却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终于,刘杰准备疯魔一把!

    此时的刘杰,颇有几分赌徒的心态,到了最后已经疯狂。但既然有了决定,当即向西北方走去。

    当别的国家纷纷拒绝这种思想时,刘杰也只能去大周圣朝碰碰运气了,说不定还有一点希望、而这也可能是刘杰最后的希望!

    刘杰之所以这样坚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师命难违,第二是自己也看好这种思想。就是,现实太残酷。

    其实刘杰很明白,自己现在的遭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别的学术流派的恐惧。《天人通义》一书,直接从天道着手,恢弘气度、大气磅礴,深究天地人的本质。这样的思想,要遭天妒的!

    …………

    天色蒙蒙亮,李贤缓缓坐了起来。旁边,敖轻雪睁开美丽的眼睛,要起来帮李贤穿衣服。

    “你继续睡吧。”李贤给敖轻雪盖上薄被,自己一个小小法术就完成了穿衣洗刷,衣服自己长腿的主动穿到李贤身上。“有法术就是方便。”

    “要是被人族的那些老前辈看到,肯定会骂你侮辱法术。”敖轻雪轻声笑道。

    “法术不就是要用的嘛。难道用来杀人就是最正确的用法不成。”李贤照了照镜子,立即离开了。早朝,要开始了。

    商朝现在的议事大殿已经不在城主府里了,因为城主府里的议事大殿太小、太古老。

    此时的议事大殿,是租用的紫竹会议大厦、就是紫竹集团第一个会议大厦、那个当初安阳与晋国谈判的地方。

    国家自己的大殿不够用,去租用民用设施;这样‘荒诞不经’的事情,在别的国家是绝对无法出现的。但是在商朝这里,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什么反对的。

    自从兼并战争结束、国民大会召开之后,商朝经济政治体制急速膨胀,从各国接收的精英可不少。这些精英有曾经的官员将领、也有民间的奇人异事。

    商朝有完备的情报体系,几乎九成人才,都被商朝拉拢来。剩下的或是不愿来、或者隐藏很深,就没有办法了。

    这么多人才聚集,当然就要找个大的地方啦。

    李贤来到后,所有大小官员将领已经就坐。不同于别的国家的早朝,商朝的早朝,大家都是高桌子软椅子,一人一台特制的笔记本计算机,完全现代化办公。不会用计算机的,先强制培训再上岗。

    很快,大家可就开始汇报工作情况。

    首先是紧急事情;今天没有什么紧急的。

    其次就是国内,包括民生、经济、工业等等一切都比较正常。

    只有方世靖报告了一个事情,“洲际导弹研发成功。请贤王抽时间现场观察。”

    洲际导弹成功了!李贤眼睛立即就瞪大了。当初云飞虹就说,要在年中时候取得突破,果然突破了,直接就是成功了。

    国内情况完毕,就是国外情况、以及一些外交和谈判等等。

    今天重要的国外情况是:卞国十王出兵,攻打司马帝国;十王准备在这次战争中,推举一个‘王上王’,促进卞国的统一。

    这件事情,显然引起了朝堂上不少的声音。很快声音就汇聚成了两个主要的:一个是放任不管,看看这卞国还能怎样发展;另一个就是插手,不能让卞国吞掉司马帝国,间接扼杀卞国的发展潜力。

    两个声音开始争吵起来,各有各的道理。

    最后,大家将各自道理都讨论的差不多了,交给李贤。贤王,接下来需要你拍板了。

    李贤大手一挥,两个意见全都驳回,“我们是商朝,以经商为主。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谨记。没有利益,我们不出手;有合适的利益,我们会考虑出手。而如果有足够的利益,我们可以……践踏道德!”

    啥?很多刚刚进入商朝朝堂的官员将领们目瞪口呆,这是一个君王能说的话吗?

    只有商朝的老人们,却毫不惊讶,微微一笑。

    等好一会,惊讶的声音渐渐平息了,李贤才严肃的说道:“各位,刚才的说法或许会有些严厉,但我要告诉各位的是,这是商朝一直以来塑造的形象。至少,这是我们对外的形象。

    既然是对外的形象,当然也就是我们的外交策略。

    所以,我们是否救援司马帝国,取决于利益。这里有两个基本利益。

    第一,是商朝的国家利益,我们如何做,才能为国家争取最大利益。别说什么内王外圣的大道理,这样的话,在商超内没有一点市场。

    第二,是看看司马帝国、乃至卞国能给我们怎样的利益。理论上,我们只看利益;当然,现实中,我们会或多或少照顾下道德等层面。

    好了,这件事情就暂且按下,以目前情况看,放任不管才符合现商朝的利益。”

    一个小官问道:“贤王,司马帝国有我们很多贷款……”

    “都有抵押的!”李元明发话了,“如果司马帝国灭亡了,那些抵押就是我们的。懂?”

    …………

    司马帝国内,气氛紧张万分、或者说沉重万分。

    司马帝国的主要统治阶层,都来自于曾经的晋国;如此,司马帝国内部自然有纷争——本土力量和外来力量的斗争,根本就没有平息。这严重的拖累了司马帝国的发展。

    此外,司马帝国的发展时间终究太短,根基底蕴都严重不足。

    更别说司马帝国如何比得上如狼似虎的卞国、魔崽子们!消息传回司马帝国内,立即人心惶惶,就算是司马帝国的统帅、曾经晋国的统帅李立松,此时都有些皱眉。只能说,事情不妙!

    卞国本来就是魔道的地盘,且内部征战不止,能在卞国这里幸存下来的精兵强将,那绝不是一个‘强大’就能形容的。或许,还带有疯狂、狠辣、以及绝对的冷酷和理智!

    可是再如何恐惧,卞国入侵的事实,已经不可能更改。

    “陛下,要不,我们向商朝求救调停?”李贺如此说道。

    司马轩苦笑的摇摇头,“商朝,比卞国好不了多少。你们可能不知道,卞国之所以如此,全都是被商朝逼得!

    商朝,才是真正的虎狼之国!我们现在这样子要是去求商朝,只怕结果并不会太好!

    不过……”

    说道最后,司马轩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开始有些闪烁。

    众人等了好一会,司马轩还没有说,就继续先前的讨论。

    讨论的结果就是——以司马帝国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挡不住卞国。且不说军队方面,就说至关重要的高手方面,司马帝国就挡不住!

    这里是仙域,就算有了军火也不是万能的。有时候,一个超级高手,就能逆转一场战争。比如,一不小心把皇帝捏死了呢?别说,这样的事情,在仙域根本都算不上新闻。

    众将士、官员面色不是很好看,这是一场根本就没有胜利机会的战斗。不论如何策划,都只能延缓死亡,仅此而已;总归无法避免死亡。哪怕是李立松这样的统帅,都满是悲观。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面对这种情况,最好的做法就是——投降!投降卞国、或者是……商朝!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至少一般人不敢如此说‘实话’。真心话,是要冒险的!

    不过众人也有办法,没讨论一个方案就说:不行,这样会全军覆没。要不就说:不行,这样必败无疑……

    总之,全都是消极思想。说起来这也是仙域的另一个特色,如果国家强盛,大家当然奋勇争先;但如果国家衰弱,众多高手就会另谋出路。人家修真不是为了给别人卖命,而是为追求仙道,是为了自己永垂不朽的。

    司马轩当然明白这个情况。但司马轩也有自己的苦恼。

    首先,自己毕竟曾经背叛过晋国,这名声不是很好;想要投降商朝的话,未来道路不怎么灿烂。

    其次,如果不打而降,这听上去更是软蛋的表现。所以就算司马轩想要投降卞国,至少也要打过再说。理想的情况是,挫败卞国的几次攻击,见好就收,然后赶紧投降。

    甚至可以这样说,自己这里投降谁,谁就能获得大量‘积分’,进而一举成为‘王上王’。自己可也是举足轻重哟!司马轩眼光闪烁。

    再次,还有一点想法在司马轩心中盘旋,司马轩自己不怎么愿意承认。那就是——已经做过帝王了,司马轩可不想再去做一个屈辱的臣子!

    人,终究是向高处走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司马轩当即就有了决定。立即对群臣百官说道,而且是开门见山:“各位,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就没有胜算。所以,为了各位、为了百姓考虑,朕决定投降卞国。

    但是,我们如果就这样投降,我们将一无所有。朕认为,我们应该集中力量和卞国打上几场,至少表现出我们的英勇果敢;如果可以,最好取得一两次胜利,而后见好就收。

    之后,我们乘此威势投降,或许我们能成为卞国的第十一位王!”

    最后一句话,对众人震撼甚大。是啊,如果可以,没有人愿意舍弃现在的地位。有现在的地位,就可以继续吸收一点气运、聚敛财货,增加修行。更别说,权利会让人迷醉的!

    既能享受又能修行,所以国家时代才会迅速兴起;所以,大家对官位才会恋恋不舍。

    如今,既然司马轩亲自做出了决定,众人当即兴奋起来,再也没有先前那种颓废。

    这里有不少官员将领,曾经是不想投降商朝而过来的;如今,他们却在为‘投降’而努力。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讽刺。但或许,这也是一种无奈。

    国家兼并的时代已经来临,不想被淘汰,就只能主动推进兼并,如此才能在兼并的浪潮中,寻找机会。

    至于说,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死亡的低层将士、凄苦的百姓,早已经被他们扔到了脑后。或许他们会宣传什么保家卫国、誓死不休的‘豪情壮语’,但这一刻的司马帝国高层,却已经变质。

    权利,已经腐蚀了司马轩等人曾经的坚持、正义。此时此刻,司马轩等司马帝国的高层,正在兴高采烈的商量,如何更好的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