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二六章 迷茫
    卞国内,东都中,小小的元麟凭栏远眺;还有几分稚嫩的面容,却是愁眉紧锁。

    “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为什么会变成眼下的局面呢?!”

    元麟很迷茫,现实和梦想,总是差了五个颜色——从彩虹变成黑白。

    按照元麟一开始的想法,经济统一,应该能很好的促进卞国统一。就算不能促进最终统一,也能为真正的统一做下坚实的铺垫。以后卞国统一,也不过是顺理成章的、简单的事情而已。

    但是,这个计划前半部分很好,可以说完美的展现了元麟的构想。然而到了中间部分,就有点脱离元麟的预料了。那就是经济统一确实促进了卞国的好转;然而关税同盟的出现,却让卞国内部更加的“壁垒森严”。

    方圆万里的卞国,被10个关税同盟瓜分,相当于每一个关税同盟的土地面积,在2500里到3000里之间。(注意这里是方圆,不是单纯的长宽)

    地阔2500到3000里的国家,已经有了成为帝国的资本。当年大夏国也不过是三千多里而已。

    可想而知,接下来卞国内的关税同盟,竟然在向各自独立的方向发展、越走越远。按照这种情况,接下来会进入群雄争霸的格局。

    但就在这时,另一场危机爆发了。那就是——来自商朝的经济控制。

    当初,元麟为了促进经济统一、为了营造一个比较值得信赖的环境,可是大量的引入商朝的‘银行系统’。

    当然,银行系统没有什么;可随之而来的,则是商朝的各个大型集团的触手。这些集团通过技术、经济一点点左右了各个关税同盟。

    在各个关税同盟相互征伐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大量引入军火、技术、工业、经济等等。而关税同盟之间天天打架,哪有时间自己发展经济和工业,只能向商朝各个集团“借贷”。

    越是战争,需求就越多,借贷就越多,渐渐形成恶性循环。

    好了,现在各个关税同盟几乎成了商朝那些大型集团手中的傀儡。

    现在的情况是:卞国大地上的战争已经停不下来,为了偿还贷款、也为了心中那点野心,各个关税同盟也不可能停下战争。

    但上面只是表面的!真正深层的原因是:商朝的大型商业集团,以卞国作为他们的棋盘,以国家(分裂的关税同盟)作为他们的棋子,正在较量、试验。

    说直接的就是:卞国的百姓、乃至修真者都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相残杀,成为商朝商业集团的棋子还乐此不疲!

    抓着栏杆,元麟忽然感觉有些疲惫,还有……愤怒!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这样的卞国,如果继续下去,将完全没有任何希望,完全成为商朝各大集团手中的玩偶!

    至于说卞国想要赖账?呵呵,想都别想!如今商朝已经吞并了刘国、吕国、邢国,和卞国完全接壤。卞国只要敢说一句‘赖账’,百万大军马上就会踏平卞国。

    现在的卞国啊,是典型的‘药不能停’。

    正思考中,元麟的那个侍卫长姜龙过来了。此时的姜龙对元麟不再轻视,但也谈不上什么敬重。只能说维持了表面的“恭敬”。来到元麟身后,姜龙淡淡的说道:“右相,大王有请。”

    元麟应了一声,缓缓转身而去。来到宫殿里,就看到同样面色疲惫的东都厉王。

    看到元麟来到,厉王叹了一口气,“元麟,可有头绪?”

    元麟微微皱眉,“大王,我想到两个策略,请大王参考。

    第一个是破釜沉舟。就是向商朝大量举债,获取大量的支持,并一举击溃两到三个关税同盟,建立我们的优势;而后徐徐图之。

    第二个就是,转移目光。我们将国内的矛盾转移到国外。

    具体的方法是,我们将南方的司马帝国作为目标,让十方统领共同出兵讨伐司马帝国。最后谁的功劳最大,谁就作为盟主,以联盟的形式统治卞国。

    之后,继续推行经济统一,并渐渐完成国家的真正统一。

    第一策,是下策;但简单易行,很容易被商朝左右。第二策是上策,却需要精心筹划,稍有不慎,将后果难料。

    如今商朝正在巩固新占领区,我们最多只有一年时间完成统一!最迟在商朝访问东胜神州的使团返回之前,我们必须形成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家,才能挡住商朝的扩张。”

    厉王眼睛发光,精光闪烁。来自商朝的集团控制,如同一条条枷锁一样,缠在卞国身上,让卞国成为商朝各个大型集团的傀儡。不过这种困境并不是无解的,只是一直找不到太好的方向。

    但今天,厉王找到方向了。不过想要实现目标,却还需要好好计较一番才行。

    犹豫一会,厉王终于做出了决定,亲自用灵通宝鉴联系其余的九个割据政权,要求再次见面。

    大家很快就同意再次见面,还是老地方。

    三天后,十王再次见面。见面后,厉王也不隐藏,当即说道:“各位,我们再这样下去,卞国早晚会继刘国、吕国、邢国之后,被商朝所吞并。现在,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一旦商朝访问东胜神州的使团返回、或者是商朝稳定了新占领区,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今之计,我有一个想法。

    我们以男方的司马帝国为目标如何,我们各自出一部分精兵良将,共同攻打司马帝国。解释,功劳最大的将成为我们十王之中的‘王上王’,暂时统治卞国。

    而后,我们再实行经济统一,彻底完成卞国的统一。”

    其余九个王面面相觑,但都看到了各自眼中跃跃欲试的神态。卞国最近的转变,这十王全都认识到了。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相残杀,是一个悲哀的事情。如果能将目光转移到南方的司马帝国求偶,确实还一个不错的办法。

    但有一个问题。中都靖王发问了,“这方法不错。但统一之后呢,剩下的九个王要如何安排?”

    东都厉王却忽然冷笑一声,反问一句:“不知道,如果我们被商朝兼并了,商朝会如何安排我们呢?会不会让我们继续作威作福?”

    众王顿时不说话了。

    厉王这才继续说道:“我觉得,统一之后,剩下的九个王继续保持王者的尊号、物质待遇;可以辅国,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集团。但十年后,要渐渐退出政坛,让卞国统一。

    至于说谁能成为王上王,就要看战争中的表现了。”

    众王相互看了一下,又讨论了一会,终于纷纷点头。厉王这个策略,确实是比较不错的了。其实大家也知道,卞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灭顶之灾就在眼下。

    如今可不是过去,那时候卞国虽然四分五裂,但别的国家也不敢惹。可现在,已经进入国家兼并时代,北方的商朝气势磅礴,高手哭着喊着要成为商朝公民。

    如此情况下,卞国必须尽快统一,只有统一的卞国,才有可能挡住商朝的攻击——也仅仅是可能而已。

    策略定下来,众王也同意,接下来就商讨下出兵策略。很快就有了完整的策略。

    第一,兵分三路,从海边、中部、西部进军司马帝国。

    第二,各王出兵至少10万,这10万指的是精锐。

    第三,功劳计算方法:以积分计算,这是一个很合理的方法。具体的,就是将司马帝国的边防、军团、城池、各级将领官员、乃是皇帝司马轩本人,都‘标注积分’。然后,大家最后看谁的积分最多。

    积分最多的,当然就是‘王上王’。以后,就是卞国的帝王了!

    策略定下,卞国立即行动起来。这是卞国最近千以来,第一次远征!

    司马帝国,将于4000里方圆,而卞国内的10王、10个关税同盟,几乎都在2500里到3000里左右。综合战斗力量,至少有司马帝国的四五倍。而卞国尚武、魔道思想横行,战斗力量还要翻倍!

    况且卞国最近也不缺少军火。

    等两天后,消息传到司马帝国内,司马帝国举国震惊。这可真的是飞来横祸!

    至于说商朝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却是静观其变。

    确切的说,商朝这几天,李贤都没有露面。在匆匆接见了妖圣岛、辽国使团后,李贤就闭关了。

    却是在送走了去东胜神州的使团后,李贤许久没有波动的修为,终于出现突破的契机。所以李贤不得不抓紧时间闭关。不管如何说,在这个仙域里,个人修行还是不能忽略的。

    一转眼就是十多天,李贤闭关的密室,终于从内部轻轻打开。

    “恭喜贤王。”周围防护的侍卫、高手齐声道贺。

    李贤满脸欣喜的走来。闭关十多天,李贤的修为,终于冲破化神期、达到洞虚期。

    洞虚期,已经站在仙域的高层战斗力量层面,已经站在修行金字塔的顶端。到了这里,就算商朝忽然崩溃了,李贤都能带着家人,潇洒而去,不用担心以后的生存。

    不过李贤是李贤,如果是别的君王,肯定会昂首挺胸走开;但李贤却对周围守护的道谢,并当场给了丰厚的奖励,又放假三天。一个个侍卫和高手立即高兴的离开了。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夏青青在龙公主敖轻雪的搀扶下,缓缓走来。龙公主依旧是那么高贵、飘渺华美;夏青青却满脸都是母爱的光辉,颤悠悠走向李贤。

    李贤轻轻的抱了一下夏青青,拉着敖轻雪轻声说道:“委屈你了。”

    敖轻雪眼中闪过一丝湿润。何止是委屈。但有了李贤这句话,敖轻雪笑了,笑的很是纯真,如同一个孩子;轻轻靠在李贤身上,似乎有几分疲惫。如今瀛洲东海的希望压在商朝,而敖轻雪就是其中的纽带。

    这天夜幕初落,商朝和妖圣岛、以及辽国的谈判暂停;大家一起为李贤庆祝。

    站在晚宴的主席位置后方,李贤缓缓扫过,诺达的广场上,灯火明亮、却是千万人俯首。李贤出现了,现场像是暗了暂停键,一切喧闹都停下。

    李贤嘴角带上了淡淡的微笑,却不经意间显露出几丝威严。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眼下。如今的李贤,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惶恐的少年,而是手掌天下权的君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一言发出,万里之外不敢违逆;君王一怒,伏尸百万在所不惜!

    在李贤看来,只是修为提升到洞虚期而已,简单庆祝下就足够了。结果,这个简单的庆祝,却是惊动了几乎整个安阳城。

    宴席从城主府内、延伸到城主府前方广场、甚至还在延伸,宴会的灯火与远处的路灯已经难分彼此。

    现场一片寂静,连咳嗽的声音都没有。李贤没有说话,所有人恭立、低头;连妖圣岛前来访问的使团,在如此气氛下,竟也不敢抬头。

    夜风徐徐,却吹不进宴会之内;旁边早有侍卫撑起一个个临时的阵旗,将风雨全都遮挡在外。这样的临时阵法,几乎笼罩了小半个安阳城。

    哪怕外面是狂风暴雨,宴会也将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李贤轻轻颔首,旁边紧张的都有些冒汗的袁云赶紧大喊一声,“宴会开始!”

    瞬间,周围鞭炮响起,法术形成的烟火绽放出美丽的光彩,照亮了整个城主府;高雅的音乐轻轻飘扬,现场好像是放开了暂停键的影视作品一样,瞬间鲜活起来。

    晚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李贤送出了海量的红包,这才返回后面休息。大量的官员也离开离开。至于说一片狼藉的晚宴现场,却被连夜清理出来;天还没亮,广场已经干干净净,连一根头发都找不出来。甚至酒气等等,更是一丝也无!

    …………

    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时刻,在东胜神州、太玄神庭的边关上,有一队师徒在艰难跋涉。

    确切的说,这一队师徒只有三人:刘杰、以及刘杰的两位弟子韩昌、李骥。

    身后跟着的,是一队皇宫侍卫。一直将刘杰三人“送到”边关之外,这一队上百人的皇宫侍卫才退回边关,再关闭边关大门。

    吱呀声中,边关的大门关闭了,也关闭了刘杰心头一丝微弱的希望。

    抬头看看东方的天空,却一丝光芒都没有。

    先前,刘杰带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太玄神庭、见到了太玄神庭的太学太傅、进一步见到了帝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和帝王交流没多久,《天人通义》以及刘杰本人,就再次被定位为邪道,并被驱逐。

    “天下之大,却无人理解!”刘杰哀叹,“人性本恶并不是《天人通义》的核心,为什么你们总是盯着‘人性本恶’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