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二一章 太子送信
    (推荐票推荐票,急需推荐票,打滚啦)

    太子的问话,让所有人都呆滞了;旁边的葛正峰更是瞠目结舌——你这话,问的有点……不智啊!你这简直就是在问“你是要谋反吗”,这是一种不留后路的问话!

    而李贤呢,听到二皇子这样的问话,脑海中想起许仁对大夏国三个皇子的评价:大皇子不成器、二皇子不成材、三皇子未成年——但也不是什么帝王之才。¥f

    作为一个太子,哪怕李贤真的要谋反了,这话也不该这样问啊!哪怕问一句“你对大夏国是否还有忠诚”之类的话,也比“意欲为何”这四个字好一万倍。

    李贤呢?李贤很是“迷糊”,“殿下,我来云顶山主持皇陵建设已经四个多月了,没听说安阳有什么动作啊!”

    李贤干脆来一个一问三不知!这回答方式,让葛正峰微微点头,这才是万金油似的回答,将太子带来的尴尬完全化解了。

    可惜,夏殊早已经怒上心头,“你不知道?你不是每隔几天都和安阳通信一次么?”

    李贤瞳孔瞬间收缩——这句话中透露的消息太多了,首先李贤可以肯定,拦截安阳信件的必然有夏殊、或者说二皇子集团!安阳为了传信已经死亡上百精锐,这笔账必须要有人买单才行。还有,夏殊这句话更表明——他一直在监视李贤!

    表面上,李贤却苦笑一声,“殿下,您只知道我每隔几天都要和安阳通信一次,但沿途拦截信差的太多,我最近一次收到安阳的信,已经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夏殊一时气结。

    李贤赶紧补充说道,“要不,烦请殿下告知李贤,最近安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夏殊狠狠地喘息几次,努力地平息自己的怒火,“你安阳都准备出兵攻打吕梁郡和钟山郡了!这件事情你真的不知道?”

    李贤叹息一声,“殿下,现在负责安阳的,是公主啊,不是我。我相信青青既然出兵攻打吕梁郡和钟山郡,必然是两郡刺史做了什么错事。”

    夏殊目瞪口呆,这次可真的是碰了一鼻子灰。是啊,现在主持安阳的是夏青青啊,那可是公主呢,怎么会做对不起国家的事情呢?!

    夏殊额头都冒冷汗了,总算是急中生智,“这个,前一段时间那钟山郡刺史石成松和吕梁郡刺史赵国山确实是犯了一点小糊涂,如今已经改正。这不,他们一共送来了三万两黄金,陪葬皇陵吗。

    李贤啊,你看他们都已经改正了,也认识到自己错误了,就没必要再出兵攻打了吧。”

    李贤呢?李贤当然明白真正的情况是什么,甚至攻打吕梁郡的命令,就是李贤亲自下达的!但这时候,李贤装糊涂的本事也不一般啊。“殿下,这个……您也知道,李贤在这里呆着四个月时间了,安阳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这件事情,您应该去安阳,去找青青公主商量啊,我真的是鞭长莫及。”

    滑不留手的!

    这一刻,无论是夏殊还是葛正峰,都对李贤的回答佩服的五体投地,一推三四五、一问三不知,所有的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这一刻别说夏殊,就算是袁庸来了,也只能目瞪口呆!

    不过呢,我们的太子殿下还是有办法了,脸皮厚点就好了。“呵呵……李贤啊,这个,是孤错怪你了。要不你看这样如何,你写封信,让安阳停止用兵如何?

    现在大夏国可经不起折腾啊,李贤内也要为陛下考虑考虑不是?”

    “这个……殿下,李贤就直说了。安阳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要不这样吧,我写封信,劝诫一下如何。”

    夏殊想了想,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点头。“那你快去写吧,今晚就将信送走。”

    李贤叹了一口气,满脸的无奈,“殿下,我身边的几个护卫,几乎人人带伤。至少五天后才能出发。”

    “我……咯吱……”夏殊狠狠的看着李贤,真想将这个混蛋挫骨扬灰啊,却终于不得不开口道:“正好,我也要去一趟安阳,这信,就让我带着吧。”

    李贤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写好信、封好,就这样直接交给夏殊。

    “你信中写了什么?”夏殊问道。

    李贤“腼腆”的一笑,“自然是劝诫信啊。”

    夏殊看了李贤一眼,终于点点头,“好吧。”

    夕阳余晖中,李贤一直目送夏殊离开;夕阳照耀下的李贤,面部的阴影中,似乎隐藏着一丝莫名的嘲讽。

    葛正峰看着被夕阳披上一层暗红色光彩的李贤,忽然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天命靡常(经常变化无定数),命格之说,似乎并不是很准确。或许,老夫还需要继续钻研。”

    夜幕悄然降临,宋兴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闭关,准备为筑基期做准备!

    而李贤呢,却在思考天劫的效果,如果天劫能够让强者灰飞烟灭,那么如何控制闪电和温度来“杀菌”呢?好吧,不是杀菌,而是消灭石油中残存的强者的残魂、意志等等。

    “瞬间杀菌技术?这是一个不错的研究方向!将石油通过绝氧、密封、高压、高温、强大电流的严酷环境,以此来湮灭强者残存的一切!

    好,方向就是这个方向,但……哎,不知道别的地方是否有石油?如果仅仅只有这里,什么时候才能获得所有权呢?不行,去问问葛正峰,他既然认识这是所谓的‘地底浊气’,必然见识过。”

    却说太子连夜赶回帝都,而后向自己的舅舅询问、探讨李贤的态度。这太子虽然政治智慧不是很多,但终究是生长在皇家,总觉的李贤的态度似乎有些诡异。

    舅舅月清风也皱眉,也是无法判断,太子无法,只能连夜寻找袁庸。

    袁庸先仔细询问了一遍当时的经过、谈话、李贤的态度等,随后断然道,“这信不能送!绝对不能送到安阳!否则万事休矣!”

    太子总觉得袁庸有些大惊小怪,“袁大人,要不我们将信拆开看看?”

    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但信都有一些保密手段,信封、字迹、密封方式、折叠方式、水印、印章、纸张质量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并不是说想要拆、仿造就能做到的。

    旁边眼睛滴溜溜直转的袁昭忽然开口道:“爹,最近孩儿得到一个奇人的帮助,或许他有能力在不拆开信封的状态下,阅读信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