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二三章 狠毒
    七曜神庭的殿堂上,一时间静悄悄的,只有疯狂的心跳声。

    吴志才趴在地上,低声抽泣,似乎很是悲痛。

    皇帝东方珏傻乎乎的坐着,眼神发愣,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礼部尚书吴颖瘫软在地上,好像是一堆枯骨,毫无生机。

    周围群臣百官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有震惊、有茫然、更有……害怕!

    只有君仙,依旧老神在在的,在观察灰尘,像是一个微观学的科学家一样专注。

    眼下的一切,都好像是化作了一副画卷,画卷的名字就叫做——惊骇!

    为什么会造成如此影响呢?是这样的。

    第一,吴家是书香门第,书香门第最重要的就是‘清誉’。眼下这一纸告状,首先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子告父”。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吴家滑落到了深渊。

    儒家的核心思想之一就是‘孝’;很显然,子告父的事件,是一脚将‘孝’给踩了一个粉碎。相比于吴志才状告吴颖的那些‘恶行’,吴志才的举动才是对吴家最大的打击!

    状告吴颖的罪行,不过是吴颖个人的问题。而吴志才的行为、就是‘子告父’这件事情,却是足以动摇七曜神庭的儒学传统。

    这是真正的釜底抽薪,吴家不知多少年积累的名望,被吴志才一脚踢飞了一半!而礼部尚书吴颖,这次算是彻底完了。

    从这一刻开始,吴家已经没有资格参与七曜神庭朝堂上的争斗。确切的说,吴颖本人,已经没有资格继续担任礼部尚书的职位!

    接下来不用说,落井下石的一片,当即就有不少官员纷纷为吴志才‘做主’,狠狠地批评了吴颖,而后大家一起罢免了吴颖的职位。

    而后,一个名为‘赵青燕’的、中年样子的、儒家大学士,接任礼部尚书位置。而这个赵青燕,曾经在落霞峰求学过,其求学之人,就是君仙!

    随即,钱森拿出一份新的文书,给赵青燕看。赵青燕看了几眼,却并没有立即通过,而是点了其中一点问题。

    相比于吴颖那种只管否定的态度,赵青燕就十分认真的、详细指点了其中的问题,并现场让钱森和黄振修改。最后删删改改好了,赵青燕才说道:“你们再去找一个书法好的,重新誊抄一遍,明天早上我们上呈陛下。”

    “好的,好的。”黄振和钱森连连答应。自始至终,大家就没有向皇帝东方珏看一眼。

    东方珏面色铁青,双手青筋暴起,此时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颖被拖走,看着君仙云淡风轻的踢走了一颗钉子。不对,是踩扁了一颗钉子。

    但是今天的朝堂注定风起云涌。不一会就有官员纷纷出来“举报、弹劾”。这些被举报的,全都是先前站在吴颖那边的官员;而那些被弹劾的,主要是先前有所动摇的官员——这次弹劾算是一个警告。

    诺大的朝堂上,成了君仙的一言堂。不对,自始至终,君仙就没有说话,但却没有人敢小看那个坐在椅子上打哈欠的‘老好人’。

    忽然,就在这时,东方珏猛然起身、铿然拔出插在龙椅上的皇者之剑,竟是舍身扑向君仙。

    这变化,惊呆了所有人。似乎就算是君仙都被惊呆了。

    高贵圣洁的皇气一闪而逝,锋利的宝剑,携带着七曜神庭的气运,直刺君仙胸口。一个神庭数万年的气运,哪怕仅仅只动用极少一部分,依旧展现了强大的威力。

    无可阻挡、无法躲避、无坚不摧!

    事情变化的太突然,众人都傻乎乎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连惊讶出声都忘记了!

    噗嗤……长剑刺入君仙的胸口,竟是齐柄而没。

    椅子立即碎裂,周围台阶化作漫天粉屑,君仙被巨大的力量轰出,一路上撞断了数根大殿柱子,随后满身鲜血的躺在血泊中。大殿摇摇欲坠,不少横梁、砖瓦掉落,现场一片狼藉。

    而东方珏则站在君仙先前的位置上,手中拿着寒光闪烁、又有圣气盘旋的宝剑。直到此刻,大殿中才回响起宝剑出鞘的铿锵声。

    这一切变化的太快,长剑上最后一滴鲜血滴落,在破碎的地面上溅起一点灰尘。轻微的噗嗤声,好似重锤一般敲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咳咳……”君仙挣扎的坐起来,胸口鲜血直流。被皇者之剑刺伤的伤口,就算君仙归真期巅峰的修为,都无能为力。

    东方珏眼中杀机闪烁,就要再次跨步,准备将君仙彻底斩杀当场。

    可此时群臣终于反应过来,一哄而上:

    “陛下不可啊!”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不能这样做啊!”

    群臣可谓是群情激愤,奋不顾身的挡在君仙面前。

    看到这种情况,君仙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微笑,一丝狰狞的微笑;而后才缓缓闭上眼睛,坐在地上喘息。

    旁边,黄振和钱森赶紧过来,将君仙扶起来,帮忙止血。

    却说群臣为什么会如此激愤?当然是怕的!这东方珏太狠了,真要让东方珏重掌皇权,大家还不都要被东方珏一个个都砍了。所以,东方珏今天看似勇猛的举动,实际上是鲁莽的举动。

    东方珏这个举动,等于断送了东方家族统治七曜神庭的最后一丝气运。至此,东方珏已经无力回天。

    作为君王,最为忌讳的一件事情就是——手染血腥!

    这个血腥不是指战场征战,而是指一般政治行为中的。实际上,作为君王,最好连战场上的血腥都不要沾染。一个满手血腥的君王,哪怕他再如何慈善,别人都会说是虚伪。

    就说贤王、李贤也不是没有杀过人,间接死于李贤之手的绝不在少数。但李贤从来没有亲自杀过一个人。哪怕商朝的官员真犯事了,李贤也是交给司法部审判定罪。

    所以在所有商朝人看来,李贤是‘光明’的。

    而眼下的东方珏,却一瞬间蒙上了一层血色。而官员,是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君王。说不得下一刻被砍脑的,就是自己了。

    被百官包围的东方珏根本就施展不开手脚。

    等君仙被救走,等官员都散去了,空荡荡的大殿里,东方珏怒吼一声,一剑劈开了玉案,悲愤不已:“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一直在大殿中呆到傍晚,东方珏忽然沙哑着声音喊道:“朕欲杀敌,可有勇士随行!”

    说完,东方珏脱下龙袍,换上劲装,提着皇者之剑,向大殿外走去。一路上离开大殿、离开内宫、离开外宫……

    身后,一开始只有三三两两的侍卫跟随;但等到东方珏离开皇宫后,却足足有两千多侍卫跟随。没有人说话,肃穆萧杀的气息,在夜风中回荡。两千多侍卫,至少都是金丹期修为。

    “走!”东方珏提着宝剑,直奔君仙居住的相府而去。来到相府前面,就看到相府周围只有不到两百人把守。

    东方珏咆哮一声,“杀贼报国!”

    说完,竟是一马当先。

    相府前面两百多人连一个冲锋都没挡下,就被这些皇宫侍卫给斩杀一空;而后东方珏带头冲入相府;身后将士有的跟随在东方珏身边,有的则飞跃院墙,显然大家都很有经验。

    可是进入相府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不对!东方珏就要后退,外面却传来喧闹声,随后一道阵法结界将相府完全笼罩。阵法结界内,没有丝毫的灵气。

    而后相府大门处,有大量高手涌进。这些人一进来就展开杀戮。

    东方珏怒吼,提着皇者之剑战斗。剑光纵横,被皇家气运滋养了无数年的宝剑,短时间内,堪比仙器,一时间竟是所向披靡,无论是高手、还是法宝,全都挡不住皇者之剑的锋利。

    可是,东方珏终究只有一个人。

    一道凌冽的寒光闪过,一支箭矢钉在东方珏胸口,透胸而过!宝剑虽然锋利,但东方珏本身修为终究不够!

    东方珏一愣,瞬间三支长枪穿透东方珏的胸口、腹部,将东方珏高高举起,而后……钉在了墙上!

    一支飞剑闪过,削掉了东方珏的右手,连同宝剑一样跌落。

    东方珏哀嚎,却无力回天。很快东方珏带来的士兵被镇压下去,全都斩杀当场。而自始至终,君仙都没有露面。

    实际上,此时此刻,君仙正拖着伤体,在和百官交流呢。大家泛舟繁花似锦的胭脂湖,谈论国事——在烟花之地谈论国事。

    第二天早朝,皇帝驾崩的消息传来,但七曜神庭上下却没有震惊,或许已经麻木了。而且东方皇族的血脉,早就被东方珏斩杀一空。此时,刚好方便了君仙。

    也不用再弄什么九锡之礼了,君仙直接登基称帝。七曜神庭成为过往,国号重新定位“紫阳神庭”。

    当天,君仙重新整理朝堂。大体来说,君仙并没有大量变更过去的官员;但是关键位置,却安插了不少自己的学生等。

    比如过去七曜神庭一直空闲的门下省,君仙就做了安排。

    巫马石,出任门下省郎中令,负责帝都、皇宫的武备等。

    李东河,出任御史台文丞。

    褚文江,出任中书令。

    这三人,都是君仙的学生。

    还有,黄振和钱森依旧担任黄门侍郎,依然是位高权重。但黄振和钱森两人却绝对不敢忤逆君仙,否则到时真的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七曜神庭一夜之间变幻成为紫阳神庭,而全国上下竟然没有多少波动。只能说,君仙的手段,着实高超!

    新朝诞生,自然有很多策略。比如减税、清查旧账、整顿吏治、重新审核犯人等。这些东西,君仙做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至于说东方珏,君仙倒也做的到位,将东方珏安置在七曜神庭的皇陵中,并派人守护。

    仅仅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君仙就完成了鸠占鹊巢、改朝换代。重新与周围各国建立关系。

    此外,为了改革风气、也为了表现胸襟,君仙做了一件大事,就是——重新启用吴家!

    一时间,新生的紫阳神庭竟是生机勃勃,一派盎然生机。

    …………

    当此时,北辰玉卿率领的舰队,正在横渡万珠海,在卫星的指导下,驶向肥土神州。

    此时,商朝的国民大会也渐渐进入尾声;商朝诞生以来的问题,得到了几乎全面的梳理、解决。而对于未来的探索,更是吸引了不少高手参与,更有不少高手纷纷加入商朝,自愿成为商朝的公民。

    此时,辽国皇帝正在与萧立明展开正式的谈判,商朝正式与辽国建交。同时也有使团前往商朝。

    此时,瀛洲上的兼并战争继续扩张,无数难民被卷入战争。有时候战争动辄就是百万人规模,一次战争下来,横尸遍野,血染黄土。

    干旱少粮,让战争更加残酷。大国争锋,掠夺气运和资源;而百姓参军,却只为了一口食物。如今又是夏天了,瀛洲不少地方却已经整整半年滴雨未落!

    瀛洲上方煞气翻滚,更加剧了人们的疯狂。经常,两军打着打着就失去理智,直到最后一方全灭,战争才能停下。

    人族的文明,正在经受最严厉的考验。在这个兼并战争的关键时刻,大国之间的军队见面了,竟然是相互退让、拒绝接战。这让小国家更加危险。

    此时,唐国将北方各国吞下,并打退了瀛洲上已经疲惫的妖族攻击,巩固领土。

    几乎就是这前后时间,妖圣岛上终于派出第一波使团,来自各个族群共同组成的使团,准备前往商朝谈判。

    此时,商朝的商人开始四处活动,与各个初露峥嵘的国家展开合作。双方皆大欢喜。

    但也在同时,商朝的商人们,却以卞国为棋盘,通过资本的力量来影响、甚至操纵国家。此时的卞国内的割据政权,已经渐渐失去了自我,沦为商朝大商人们的傀儡。

    在自己的地盘上,用自己的百姓相互征伐。资本的力量,在卞国第一次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一把无形的刀,不断从卞国身上割下一块又一块肥肉,让卞国渐渐面黄肌瘦!

    而在卞国之外,商朝却带领不少国家在看‘现场直播’,为各国演示资本的力量、运作方式。而后,各国纷纷向商朝取经,在国内展开变法。或温和、或强势、或一国两制,总之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思想,彻底在瀛洲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