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二二章 手腕
    仅仅三天之后,北辰玉卿和袁庸就返回舰队,舰队继续南下。而妖族那里却闹翻了天。

    当初雷王打断了众妖的暗斗、暂时压下风波,但当北辰玉卿一行人离开后,妖族还是暗斗起来。这就是阳谋,哪怕明明白白说了出来,妖族内还是要暗斗。

    商朝的意思很明确,我们就只培训一批人员。数量吗,就是一千名。修为却没有限制,倒也算是比较厚道的部分。

    当然,更具体的条件,就要妖圣岛这边派使者去商朝交流沟通了。北辰玉卿的任务就是示威、传达口信,仅此而已;示威更重要些。

    舰队滚滚南下,推动海浪向天边扩散。

    北辰玉卿拿着海图,再通过卫星通信校对。“我们以七曜神庭为突破口吧。借助萧轩前辈的关系,想来能在七曜神庭那里得到不错的接待。”

    “不错!”袁庸也赞同。

    正在这时,北辰玉卿的灵通宝鉴又响了起来,刚接通,就听另一边传来一阵大吼声:“我是吾不孤,你这次去七曜神庭,记得搜寻一下萧轩前辈的衣服什么的;要是能找到头发之类的最好。记住了啊,只要你完成这项任务,萧轩会亲自指导你一个月的修行。

    好了,就这样。啪……”

    “莫名其妙!”北辰玉卿被吾不孤这个通话给弄得一愣一愣的,但想到那奖励,北辰玉卿决定大人不记小过,就勉为其难的……尽力完成任务吧。

    …………

    小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如果过去有人这样问黄振和钱森,两人一定会说:卑鄙下流、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君仙只用了几句话,就彻底的扭转了黄振和钱森的想法。

    小人的最高境界是——君子!不错,你没看错,小人的最高境界,是做小人做到君子,做到侠肝义胆、做到见义勇为、做到为国为民,做到忘了自己是个小人。但是一定要记住,你腰间有一把刀、怀里有一瓶毒药。

    黄振在这方面就远远超过了钱森,所以眼下黄振正在执行一个新的任务。

    话说自从礼部尚书吴颖开始玩手段,死活通不过封赐九锡的文书后,双方在僵持中拖了几乎一个月时间了。

    这期间,新皇帝东方珏抓住机会,开始重新收拢自己的力量;一些有热血、有正义的官员开始抬头,朝堂上渐渐开始分裂。

    如此,君仙这边的官员有些担忧了: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一旦七曜神庭皇室重拾过去的荣耀,君仙就危险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君仙出手了。不过确切的说是君仙出了一个谋略,真正具体动手的是黄振。

    而被君仙和黄振选择的人、也就是突破口,是吴志飞,礼部尚书吴颖的二公子!

    这吴志飞虽是书香门第出身,但却有点扶不上墙。倒也不能全怪吴志飞本身,生在这样的家庭,压力很大很大,有太多的后辈无法承担起家族的荣耀而被压力击垮。

    吴志飞修行资质不是很好,无论是修行还是学习都有点不怎么及格,本身又是小妾所出,在家里的地位如何,可想而知。连仆人都斜着眼看吴志飞。

    虽说这吴家是书香门第,但越是书香门第,就越是等级森严。而且大家族吗,里面总有一些不是太光彩的事情。

    总之吗,现在的吴志飞会喝酒、会打架,修行和文学修养勉强比普通人好点,但心中的怨气和怒火,却比现在的东方珏还要大。

    而就在上个月,吴颖还禁足了吴志飞,这且不说,还指了一门亲事。这亲事,就更让吴志飞恼火了,简直头发都绿了!

    被指婚的是七曜神庭西边的、东华神庭的大族、苏家家主的女儿、苏小媚。

    这苏小媚可不一般,两次改嫁,风评不是很好。但人却很妖艳,又是大家族族长的女儿,身份也不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有野心而没有底线的普通人,或许苏小媚会是良配——政治利益丰厚。但对于吴志飞来说,听到这个消息,连灵魂都绿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啊啊……

    要说吴颖的安排是否有错,还真没错!在仙域这样的环境下,眼看七曜神庭天空摇摇欲坠,吴颖通过牺牲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来获取东华神庭的后路,从家族集体利益看,是十分合算的。

    对于大家族来说,家族整体利益高于一切。就算是吴志飞不乐意,但也不得不为家族利益作出让步。

    但内心深处,吴志飞却无法接受!

    吴志飞已经能想到将来的样子:吴家狼狈离开七曜神庭,仰仗苏家生存;所以吴志飞也只能看苏小媚的眼色生活。说不得苏小媚在屋子里会情郎,自己还要在外面站岗呢!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实际上在世家大族中,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

    本来呢,吴颖安排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奈何吴志飞自己也不争气,出去和人喝酒,来了一个诉苦、成全了‘酒后吐真言’这个道理。

    结果君仙本来就已经收服了不少江湖人,这话很快就传到了君仙耳中。

    而后事情就有意思了,在君仙的授意下,黄振以‘落魄君子’的身份接近吴志飞,并取得了吴志飞的认可。

    今天,两人又相约见面喝酒。酒过三巡,人有些迷糊了,黄振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哎,最近朝堂上变化剧烈啊,你知道吗,现在最危险的就是你们吴家。”

    “撒谎!我们吴家经过了太多风浪。哪怕自己想倒都倒不下!”吴志飞有些颓废的说道。吴志飞太明白吴家的底蕴了;而且世家大族弟子,大部分都有一点家族责任感,这吴志飞也不例外。

    黄振却同样‘醉眼迷蒙’,“我给你说啊,吴家最大的危机不在于现在的御史丞、中书令君仙,而在于新皇帝东方珏。”

    “哦……呵呵……好啊,你说说看,怎么和东方珏有关系了!”

    “两个考虑。

    第一,现在吴家是抵挡君仙的第一阵线,也是现在唯一的阵线。很显然,东方珏会以吴家为刀剑,与君仙对撞。

    君仙现在力量如何,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说,如果你们吴家和君仙碰一个鱼死网破,最后残破的吴家,还能继续维持辉煌吗?

    无论最后是东方珏胜出、还是君仙胜出,吴家都将千仓百孔!

    第二,吴家对七曜神庭的影响力多大,这不需要我这个外人多说吧。吴公子你想想看,假如你是东方珏,你允许这样一个家族存在吗?届时必然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况且现在的七曜神庭环境注定了,只要东方珏得势,必然会大肆屠戮世家大族。东方珏的狠辣,更是不用多说,他能亲手掐死自己的兄弟姐妹,你觉得他对外人还会心慈手软吗?

    所以我的判断是,眼下的吴家成了君仙和东方珏两个磨盘之间的豆子,早晚会被磨成豆腐!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管未来谁得势,都不会允许吴家继续存在。”

    吴志飞豁然抬头,眼中醉意去了一半,仅仅只是略作斯考,吴志飞就得到了肯定的结论。处于中间的吴家,真的是岌岌可危!这点监视,吴志飞还是有的。

    随后吴志飞就想到了自己的那门亲事,“我们还可以依靠西方东华神庭的苏家,迁徙到东华神庭。”

    黄振笑了,“吴公子,你觉得家族迁徙是容易的事情吗?而且就算你们去了东华神庭,你们如何立足?

    一个家族想要崛起,需要数百年时间,为什么?

    因为当地人脉要一点点经营;土地、资源要通过各种手段、巧取豪夺的、一点点积累。家族要成长,就要开枝散悠向自家走去。一直等进了自家房门了,才弄了一个法术简单清洗下污垢。而后才吩咐丫鬟准备洗漱。

    别看做小人,人家黄振可一点都不打折扣。

    洗漱完毕了,黄振才登门拜访君仙,告知情况。

    君仙听了,只是点点头,黄振很乖巧的退了出去,一直到小心的关上门,才敢转身、离开。

    时间一转眼就来到第二天早朝。朝堂上非常热闹,君仙还是不说话,皇帝东方珏却开始活跃起来,开始尝试下达一些命令,似乎在试探君仙的底线。

    但是相比于年轻气盛的皇帝,君仙是标准的老狐狸,每天就是坐在那里不动,老老实实数灰尘。无论皇帝做了什么,君仙都不说话。

    但就是这种作态,却让皇帝这边的人,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有时候不作为,是一种最大的作为!正所谓‘无为而为’。这是一种极高的权谋。

    礼部尚书吴颖已经感觉到了压力,此时感到心头万分沉重。先前让自己的二儿子吴志才娶东华神庭、苏家长女苏小媚,为的就是给吴家留一条不得已的退路。

    咬了咬牙,吴颖就准备出列说话。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可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隐隐的鼓声;不一会就有侍卫来报,“陛下,外面有人击鼓,说有天大的冤情。”

    刷……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瞅向君仙;但是君仙依旧老神在在,好似对外界一无所觉。

    皇帝东方珏咬了咬牙,“宣!”

    侍卫立即出去,不一会,两个侍卫就夹着一个身着布衣、双手举着状书的人进来了。

    “吴志才!”

    “竟然是吴志才!”

    ……

    群臣立即惊讶起来,谁不认识吴家的二公子吴志才啊。

    吴颖心头骤然一沉,看着那也就老神在在的君仙,只觉得一阵心神动摇,阵阵不详在冲击吴颖的元神、灵魂!

    这边,黄振上前,将吴志才手中的状书接过,放到玉案上。东方珏拿起来一看,顿时勃然大怒,“荒唐至极,简直一派胡言!”

    皇帝说完了,群臣才探出灵识,扫视状书上的内容。而后,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这边,吴志才却是豁出去了,噗通一下跪了下来,“陛下,还请为草民主持公道啊。当年吴颖酒醉之后,强歼了一个侍女,却意外发现侍女怀孕,这才纳为妾室。而这就是我的母亲!

    多少年来,母亲终日以泪洗面,为了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受尽委屈。

    陛下,我忍不住了,我要告这个猪狗不如的吴颖,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儒风度,更没有一点做丈夫的胸怀、没有一点做父亲的慈爱!

    外界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只要在外面受了气,吴颖回到家里就会找妻妾侍女发泄,被欺辱的敢怒不敢言。

    还有,吴颖明明是七曜神庭的臣子,却与东华神庭的苏家暗通款曲,经常秘密接见来自苏家的人,卑躬屈膝,毫无骨气。

    陛下,还请为草民做主啊;也请陛下仔细看看,看看这个表里不一、极尽虚伪的小人!”

    群臣哗然……

    礼部尚书吴颖只觉得天雷阵阵,眼前一片黑暗;等到最后,吴颖已经听不到什么了,只觉得世界一片黑暗,自己正在落入无间地狱当中。

    当吴志才话音落下,吴颖一口心血喷出,哀嚎一声:“孽畜!孽畜啊!”

    紧接着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君仙,你好狠的心。我吴颖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

    “哼!”黄振怒哼一声,打断了吴颖的咆哮,冷笑道:“看吴大人这表现,吴公子说的应该都是真的了!”

    这可真的是……一锤定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