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一八章 辽国
    肥土神州,七曜神庭内,如今正在进行一场“闹剧”。

    这一天早上,礼部尚书吴颖第三次拒绝了黄振和钱森两人的文书。而后吴颖“很好心”的点出问题所在:“你们写的辞藻很华丽,文采斐然。但是封赐九锡之礼,不仅仅是给陛下看的,更是给全国百姓看的。

    所以,第一,辞藻适当即刻,不用太过华丽。

    第二,要言之有物,要重点刻画中书令(君仙)的功劳,并且还能让人信服才行。”

    看着吴颖一本正经的解释,黄振和钱森那火气却腾地一下就炸开了。想想要三五天才能写出一篇文书,黄振最先忍不住怒火,笑容阴森的说道:

    “吴大人,看来我们怎么写,吴大人都会有意见了。要我看,这文书还要吴大人亲自动笔才行。”

    吴颖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只怕不行啊。要知道这九锡之礼可是关系国本,不能有丝毫马虎。由我执笔,于礼不合。”

    听着吴颖再一次拒绝,黄振却有了准备:“我们当然知道大人的顾虑。要不这样如何,我们不用大人执笔,只请大人帮忙寻找一个能写文书的就好。”

    但是黄振有准备,那吴颖怎么会没有准备呢!但见吴颖苦笑一声,很有几分无奈:“我也正在寻找呢,但最近找了好几个,都说写不了。要不,我将这些人点出来?”

    说着,吴颖目光扫视群臣,有几个目光闪烁。

    黄振见到这种情况,顿时明白了——这吴颖是一点缝隙都没有。看看周围少许比较有文采的官员那闪烁的目光,就明白了:人家真的找了,这些官员似乎还真写不了。不仅眼下写不了,以后估计也写不了!

    但上面只是表面的,更深层次的是——不等黄振找到这些人,吴颖已经先将这些人给‘祸祸了’,让这些人‘彻底不会’写文书了。

    但是,吴颖这做法,看上去很正常,深思一份就能感觉到怪异;可再深思,又抓不到什么把柄。

    ‘老狐狸!’黄振恨得咬牙切齿。黄振现在有九成把握,这礼部尚书吴颖绝对是故意的,而且吴颖定然是反对君仙得到‘九锡’的封赐。但是相比于别的反对派,人家吴颖做的不温不火。

    当别的反对派叫嚣不止时,吴颖保持沉默,看似默认了君仙的所做所谓。

    当别的反对派化作黄土时,吴颖依旧保持沉默,似乎已经认命了。

    然而当事情进行到关键时刻了,吴颖还不‘不作为’。但这个不作为,却刚好卡住了君仙所有计划的脖颈!

    九锡是大礼,那要昭告整个国家;这个礼仪是如此隆重,因此只有德高望重的人、而且是高官才能承担“司仪”的工作。整个七曜神庭中,最负盛名的,莫过于礼部尚书吴颖!

    能担任礼部尚书,吴颖的能力、影响力、德望等等,自然是不容忽视的。

    现在,吴颖在这个关键时刻忽然来了一个软刀子,卡的君仙都有气无力。

    吴颖摆明了就是在说:我就不让你过,有本事你再来杀了我啊!

    当初君仙之前的中书令司徒远航却因为被君仙设计陷害,得罪了七曜神庭上下,为了保住一家老小,司徒远航才不得不撞死在大殿柱子上。

    但是吴颖不是啊,吴颖一家可谓是书香门第,传承了儒家思想,影响深远。吴家的历史,甚至超过了七曜神庭;其影响之大,已非笔墨所能形容。

    武将传家,大都不会有好结果。

    但。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吴家就是整个七曜神庭在儒学方面的老师;德高望重,可以说是全国表率。

    总之一句话,只要你君仙还想要在七曜神庭立足,吴家就动不得!非但动不得,还要好言拉拢了。

    这是一个死结。因为道义、德望、影响力等等,逼着君仙只能从吴颖本身寻找突破口。

    如果君仙敢玩什么别的手段,只会让这个死结越来越结实,最终彻底崩溃——当这个死结崩溃了,这七曜神庭估计也要崩溃了,君仙那可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染湿了竹篮。

    黄振和钱森想到了,君仙当然也想到了。可是,拖得时间越长,变数越多。这九锡的把戏,不能拖得时间太长了。

    而本来有些绝望的新皇帝东方珏,此时眼中忽然绽放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此时,大殿上气氛开始诡异起来,一些大臣的目光开始闪烁,少许大臣目中绽放希望,而一些大臣则对吴颖目露杀机。

    渐渐地,所有人都偷偷侧目偷看君仙,然而君仙似乎毫无所觉,依旧老神在在的研究灰尘呢。

    忽然,皇帝陛下发话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再议。退朝!”

    皇帝毕竟是皇帝,陛下发话了,自然也只能退朝了。君仙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走出大殿;自始至终,君仙没有说一个字、甚至都没有抬头,似乎就是来闭目养神一般。

    但是君仙这个作态,却让百官、乃至皇帝胆战心惊、却又有几分欣喜。胆战心惊不用说,似乎这个老混蛋并不着急呢。至于欣喜吗,也简单——他是不是在故作深沉?其实也无可奈何?

    在这样那样的推测中,这一次朝会在怪异中结束。

    …………

    却说在瀛洲北方,是一片辽阔的草原;这里诞生了一个强大的国家——辽国!

    过去,因为距离太过遥远,辽国距离商朝比赵国距离还要遥远,加上北方消息闭塞,交流极少。

    直到最近,商朝才知道北方有一个强大的国家。而这还是通过妖族获知的。之后,商朝这里当然也派遣了一些“密探”过去搜集信息。

    眼下商朝对辽国有了一定了解之后,觉得又一定交流价值了,才终于派出使节,就是以萧立明为代表的商朝精英。

    但因为现在空天航母紧张,萧立明一行人并没有乘坐空天航母,而是乘坐了一架最新的中型、快速军用运输机改装的客机,还有十架战斗机护航。护航的战斗机来自于天劫特战队,由迟庆峰带队。

    经过几天的飞行,访问队伍按照正式的礼节,落到辽国南方的边防长城之外,送上国书。

    辽国边关将领的惊讶自然不需多说,忽然有飞机出现,还是什么三四十万里之外的商朝访问,惊得辽国边关将领一愣一愣的。

    总算边关将领看商朝的使团完全符合礼仪,就层层上报了。但就最快速度计算,从边关到辽国帝都,一来一回也要一天多时间。所以,边关将领暂时只能将萧立明等少许人安排在边关的将军府中暂时休息。

    至于商朝大部分人,却停留在野外,这是防止被人一锅端了。当然也是一种友好的表示——我们主要的军事力量就停留在边防之外呢。

    萧立明却大胆,就带了几个随从人员,进入将军府居住。

    边防将领招待萧立明的,是一只‘乳虎’,一只完全烤熟的乳虎。这小小的乳虎,竟然已经有一颗宝光湛然的心脏,赫然是一只血脉比较纯净的白虎血脉!

    看到这种情况,萧立明心中有数了,这辽国多半不是妖族的傀儡,否则这种比较纯净的血脉,妖族是舍不得拿来演戏的。当然,也只是相对的。

    稍后萧立明也看到了辽国的部分骑兵,这是萧立明第一次见到骑兵。

    曾经,萧立明也看到商朝周围各国虽然有马匹,但真正的、有一定根底的战马,却十分稀少,根本就无法组成骑兵。而如果是普通的马匹,却无无法满足战场的需求,只需要一个普通的龙吼类、虎啸类阵法或是法术,所有的战马就会吓得腿脚发软。

    因此,一般国家都没有骑兵。但是在辽国,萧立明看到了真正的骑兵。但这里的骑兵不是马匹,当然也不是什么龙马之类的,而是——狼!

    这些狼不比马匹小,甚至有的狼还超过普通马匹的身高等;部分坐骑狼甚至都散发着筑基期的气息。

    萧立明观察很久,也旁敲侧击,得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这辽国,竟然能养狼!如此倒也能解释辽国骑兵的来源了。

    在这里一边交流、一边考察、一边收集信息;不想第二天一早,竟然就有化神期高手飞来,从辽国的帝都朔州城飞来。看样子很是焦急。

    这是一个衣着颇有几分古朴的、容貌比较苍老的人,脖颈上挂着用兽牙串联的项链,增加了几分野蛮的古拙。

    见到这个人,正在陪萧立明说话的边关将领立即站了起来,很是恭敬的躬身,“见过先知。”

    这就是先知?萧立明赶紧起来见礼。从昨天晚上的交谈中,萧立明就得知,辽国的官员体质、乃至名称,和瀛洲中部、南方等各国截然不同。

    辽国的国师,是先知。辽国的太师,叫于越。辽国的太尉,叫夷离堇。辽国还有南北两相。

    北相负责军事、包括帝都守卫,对皇帝直接负责。单独办公,办公地址为‘北枢密院’。

    南相负责政治、民事、官员等,对皇帝直接负责;也单独办公,办公所在为‘南枢密院’。

    皇宫则在南北枢密院中央,禁卫森严。

    另外,在辽国这里,先知的地位十分尊贵,甚至能影响皇帝的决策;这一点是其余国家所没有的。

    先知点点头,又对将领挥挥手;将领立即退走。而后又对周围挥挥手,所有的侍卫等全都退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下先知和萧立明。

    此时先知似笑非笑的看着萧立明,没有先做一些基本的交流,反而张口就说道:“虽坐九五之位,却无九五之尊。哎,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

    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却从来不信邪。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依然不相信命格!”

    萧立明眼睛微眯,看不出什么心情,其实萧立明很想掐死这个混蛋先知。只是表面上,却是十分好奇的问道:“命格?我好像隐隐听说过。”

    “这是辽国先祖发现的一个,也是从过去人族繁杂的传承中,抽丝剥茧发现的一个说法。

    一般来说,占星师会关注一部分命格的事情,占星师将命格分为三个主要等级,对应天上星斗,分别是:上等的周天星斗,是为星君;中等的会元星斗,是为星官;下等的河汉星斗,数不胜数。

    但这种命格分类方式,太简单也太粗糙,认为天生就该如此,认为命格有贵贱。”

    “哦……”萧立明眉角翘了翘,“难道命格没有贵贱吗?”

    先知微微一笑:“是的,在我们辽国、以及北方各国的传承中,普遍认为:命格代表了使命,仅此而已;不同的命格代表了不同的使命。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

    所谓的贵贱,不过是我们‘以人意度天意’,这才有了贵贱之别。”

    “原来如此!”萧立明语气诚恳不少,这种全新的视野,给了萧立明截然不同的人生启示。

    稍微停留片刻,先知才终于说到国事上。“这次我来,一方面是想要看看商朝的使者到底如何。我们最初也是从妖族口中得知,瀛洲东方有一个强大的商朝,打的妖族溃不成军,提到‘商’字就瑟瑟发抖。

    第二,也是表达我们辽国的诚意。

    第三,老夫既然身为先知,也顺带来看看你们这次来访,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哦……”萧立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先知。

    先知也微微一笑:“我看得出来,你们并不是外界传说中那样,完全是为了所谓的行商天下的;但我也看得出来,总体来说,你们还是善意的。

    你们有一定的算计,这很正常,我能容忍。那么,我现在可以到飞机上看看吗?”

    萧立明看着先知,眼神第一次开始凝重了。一开始萧立明认为所谓的先知,不过是一种职位,类似于商朝的国师凌志风那样,只是负责一些特殊的事情而已。

    但现在看来,情况不对。这先知似乎有很多奇诡的能力。别的不说,这一双眼睛就让萧立明汗毛倒竖。

    这绝对不是正统的修真者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