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八一五章 初露端倪
    在国民大会举办的当天晚上,商朝的气氛就陡然一变,百姓不再是‘安居乐业’,而是奋勇争先。

    这一天讨论的仅仅只是政体,围绕政体的核心,无论是商朝的官员还是百姓、商人、修行高手,几乎各行各业都参与讨论。而一天时间,远远不够解决这些问题的。

    好在,李贤也没有准备一天讨论完毕。

    这次国民大会,是一个转折点,商朝也将以此为新的,攀登新的高峰。

    当夜幕降临,当大会散去时,百姓们依旧没有离开,很多人就在星火大学内暂时停留,连夜讨论。

    刚刚竣工的星火大学的教学楼等,并没有开放;但一些公共场所、凉亭等等,却是自由使用的。在这个夜晚,在星火大学内,有不少新思想诞生了,也有不少社会团体诞生了。

    晚上飞回安阳城主府后,李贤同样连夜工作,大家开始讨论、讨论范围是整个瀛洲。一张瀛洲的高空俯视地形图被摊开,上方标注了不少国家名字、还有不少重要城市、山脉、河流等的名字。

    这份地图上所有的信息,都是商朝花费巨大代价,一点点探索来的。这些资料来源很复杂,有佣兵提供的、有商人提供的、有专门派人探索的。

    但李贤等人还没有来得及讨论,就有人来报——赵国太子前来拜见。

    这都夜晚了,还来拜见?不过赵国这一次将季步贤的家人送来了,于情于理,李贤都应该见一面。

    将地图收拾起来,李贤就在这个书房接见了赵国太子。

    见面一番客套后,赵国太子就开门见山,“李兄,小弟这次是来求教的。什么是‘科技’?

    前一段时间,小弟忽然萌生这样的想法,也做了很多解释,但总觉得自己没有抓住核心。”

    李贤还没说话,李元明就问道:“不知殿下是如何考虑的?”

    赵国太子略微犹豫一下,似乎不想说;但看到李贤等人都看了过来,终于还是说道:“我认为,所谓的科学,就是用系统的手段,去了解世界的本质,并利用世界本质,服务我们。

    因此,我认为科学的范围,不仅仅包括现在的工业技术等等,也可以诠释修行。当然,想要将科学的范围涵盖修行,还需要发展才行。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科学本质。”

    李贤这才笑着说道,“你说的很对,我也觉得很有道理。不过我这里有几个字送给你做参考。”

    李贤说着,拿起硬笔,从一个普通的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了几个字,让袁云传给赵国太子。看赵国太子接了,李贤又笑道:“不好意思,现场比较简陋,请勿见怪。”

    “哪里哪里……”赵国太子赶紧拿起纸张观看起来。却见上方写着‘智慧、探索、勇敢、睿智。’八个字。

    看完这几个字,赵国太子很有几分疑惑的看向李贤,却发现李贤微笑的很真诚,不死糊弄自己。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赵国太子思考很久,想到李贤会守口如瓶、也想到李贤会说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却怎么也没想到李贤竟然给了这简单的八个字。

    看到赵国太子看过来,李贤微笑,有几分自豪、也有几分真诚:“科学并没有多少为什么,不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手段和工具。

    核心是认识世界,不是科学。科学,也只不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诸多工具之一。”

    赵国太子豁然呆愣好一会,终于很真诚的对李贤道谢。“受教了!”

    李贤微微一笑,看向赵国太子,又看了看周围众人,语气深长的说道:“我们不能迷信科学,因为科学也不过是我们的工具,一种智慧层面的工具。仅此而已。”

    赵国太子得到了答案,看李贤这里似乎在讨论什么,当即告退。

    等赵国太子离开了,李元明开口说话了,“看来,赵国野心不小。”

    问个问题,怎么就叫野心不小?李贤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旁边许仁却赞同了,“不错,当别的国家还迷恋我们的技术时,赵国已经开始探索科学的本质。这次赵国太子过来询问,必然是赵国皇帝授意的。”

    李贤这才明白过来,但随后李贤就笑了,“有竞争,才有进步。弱者害怕竞争,却在一开始就被淘汰;强者喜欢竞争,因为有竞争才有进步!”

    简单的话语,透露出来的却是强大的自信。周围众人浑身爆发出强大的斗志。

    旁边,李元明已经重新打开地图,众人继续先前的话题。

    李元明手指移动中,很有几分指点江山的豪气,“现在瀛洲局势动荡,但是根据我们现在所获知的信息,可以得出如下判断。

    瀛洲东方,我们、唐国、南方的越国,都有称霸的资本。

    向西方搜寻,青云国最有称霸的资本。

    青云国向南方,就是绝代风华和玄天去的那个湘国;这湘国并没有绝代风华说的那么不堪。根据我们密探所知,这个国家水草丰美、土地肥沃,只要能挺过周围贪婪的目光,有极大地可能成为一方霸主。

    而玄天和绝代风华从我们这里购买了不少军火和技术,崛起几乎是必然。

    再向南方,就是九方国、涂山国、戎方国三个邪道国家。除了岭南之外,这邪道三国算是瀛洲最出名的邪道圣地,这里聚集了不少邪道高手。依靠高手统治策略,只要三个国家能够共同进退,同样有争霸的可能。

    但对于邪道的发展方式,我暂时抱观望态度。

    再向西方,比较有潜力、或者是实力的,就到了瀛洲中部、南北线上。这里从北到南依次是:太乙国、赵国、魏国、西楚国、东楚国。

    太乙国潜力巨大,所处位置十分优越,周围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对手。相信太乙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成长起来。只要国策不要太过激进,太乙国必然会成为瀛洲中北部的一方霸主。

    赵国、魏国、东楚国、西楚国情况自然不用说,个个都是强国,底蕴丰厚。但四个国家却聚集在‘窄小’的瀛洲中部,尤其是魏国竟然处于赵国、西楚国、东楚国中间,发展潜力,估计不会太大。但不排除魏国有雄才大略之主。

    再向西方,就不好判断了;我们对赵国以西了解有限。还有岭南地区,我们了解也不多。

    不过最新消息表明,在瀛洲北方、靠近妖族地界,有一个特别的国家,叫做‘辽国’。辽国是一个与我们所知道的任何国家形式截然不同的国家。

    辽国,是皇帝与主要大臣共治国家,主要家族、包括皇室内部相互联姻,形成一个几乎牢不可破的门阀政治体系,这所谓的牢不可破指的是国防层面。

    但是辽国又崇尚强者为尊,虽然有门阀体系,但平民百姓也有进步空间。

    另外,辽国具有驯服妖兽、甚至是妖族的能力。因此,辽国有极为强大的骑兵军队。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辽国的骑兵甚至能在妖族战场上,杀一个七进七出,杀的妖族溃不成军。

    辽国,是瀛洲北方各国,唯一一个能凭借一己之力阻挡妖族进击的国家,甚至将妖族大军打退。”

    “哦……”李贤立即瞪大了眼睛,辽国?很有意思的一个国家嘛。略作思考,李贤问道:“现在辽国和妖族之间的战争如何了?”

    李元明说道:“最新消息表明,辽国联合周围各国,暂时挡住了妖族的攻击,甚至有反攻的力量。这期间,辽国野心爆发,也在暗中吞并周围国家。就我看,辽国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但是辽国毕竟直接面临妖族,只怕会有一些波折。”

    李贤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们说,我们和辽国建交如何?顺带给辽国提供一定的技术和军火。不管怎么说,辽国也算是我们人族的国家。”

    许仁看了看地图,看了看辽国的位置,思考一会就赞同道:“辽国的位置不错,只要辽国强大了,必然能拖住妖族的力量,为我们这边提供良好的发展空间。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派人去正式访问、正式考察下,看看辽国到底如何。

    尤其是要看看,这辽国是否和妖族之间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李贤点点头。辽国形式有些特殊,能大量驯化妖妖兽、乃至强大的妖族,听上去很带劲,但就怕这辽国是妖族扶持起来的一个傀儡政权。这一点,必须要考察清楚。万一辽国和妖族之间是在做戏呢?

    至于考察手段吗?

    李元明给出了一个好主意:“我们这里还有抓捕的金乌族群的高手,可以带一只过去,现场做菜。”

    “不用这样做!”许仁却提出了反对,“我们现场狩猎、现场制作就好。而且要闹得妖族全都知道!”

    李贤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这许仁许先生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啊。也是,谋士这个职业,注定和善良有冲突;而且越是优秀的谋士,和‘善良’之间的距离就越发遥远。

    辽国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这个还需要等使者返回再说。众人开始讨论周围各国的形式。

    瀛洲上的兼并战争虽然开始没多久,但一些大概形式,已经初露端倪,只要对瀛洲上局势稍微关注一下,大家就能分析出眼下的情况。

    至于说商朝南方的卞国,已经不被放在眼中。因为商朝的商人们正在卞国内下棋、掰手腕呢。卞国,已经成为商朝商人们的试验场,其结果嘛……估计不会太美丽!

    李贤将目光在先前点到的几个国家上巡回,“这几个国家,我们该如何做?是现在就建交?还是通过一些手段,加强他们周边国家的力量?”

    “不,加强这些国家的力量!”李元明眼光闪烁,缓缓解释道:“这样做有四个原因。

    第一,这些国家大势已成,周围国家很难阻挡。尤其是这几个国家都有大量的高手,国家储备丰厚。这时候,宁可给强大的国家锦上添花,也不能给弱小的国家雪中送炭。

    第二,既然无法阻挡,我们当然不能‘与时代相悖’,要顺应潮流。不要到时候弄得让所有国家都反对我们。

    第三,苦难是一种财富,我们要破坏这种财富。如果这些国家经过艰苦战斗,并最终完成扩张,那么这样的国家短时间内,将会稳固如山。

    但如果我们加强这些国家的力量,他们必然会急速扩张,让国内留下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还有,现在战争之所以大量爆发,各国其实也有一种狠辣的心思,就是将大量百姓消耗在战场上,减少粮食需求。如果我们让这些国家迅速扩张,那么就能留下大量的百姓。

    对我们来说,每少死亡一个百姓,就算一份功德;同样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每多存活一个百姓,就多一张吃饭的口,就会让国内形势不稳定一分。这是真正的一举两得的手段。

    第四,战争能促进技术的进步,现在是关键性的战争期间,各国很有可能趁机崛起。但如果让各国大量吸收我们的技术,就会形成一种依赖,而不会全力研发自己的技术。

    如此,我们就能在无形中引导各国的技术,让他们渐渐丧失研发技术的能力。”

    旁边,方世靖听了,也接过话头,“贤王,我这里还有一个建议。国家之间的交流,和投资是一样的。我们要投资,就要选择有高回报的、并且稳定的国家投资才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收获更加丰厚的利益。

    当初我们选择帮助越国,这才有了现在的青城。方圆五千里的青城,如今已经成为商朝最重要的粮食产区。

    根据前几天的报告,预计20天内,青城将迎来今年第一次水稻丰收;其水稻产量,足以满足我们现在所有的十亿人口所需。

    如果我们和别的国家合作,再获得几块这样的地方呢?

    或者就算不能获得这样的地方,那获得铁路权如何?或者是机场修建的权利呢?

    可以预见,等这几个国家成长起来以后,瀛洲将会获得短暂的和平,或许是一两年,也或许是一两百年。这期间,我们就需要利用铁路等交通方式,以商业的手段来获取丰厚的利益。

    还有,在卞国内,出现了一种叫做‘经济统一’的手段。就我看,想要完全依靠经济的手段完成统一大业是不可能的;但利用经济的方法,埋下统一的种子,却是完全可行!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就要为以后瀛洲统一布局;而这个切入点就是:经济统一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