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一零三九章 寻找水源
    会议上,一片死寂,沉闷的气氛,让现场所有人、妖、海族都喘不过气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忽然,许仁开口了:“圣域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动作,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还要熟悉现在的仙域。

    第二,他们还在做准备。

    第三,这种入侵,或许还涉及到了别的,或许他们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时间对我们都很严峻。我们必须积极主动的采取措施。”

    现场只有一片深呼吸的声音,好一会,严泽安又开口说道:“现在我们前往肥土神州的使团还没有抵达,立即联系他们,尽可能取得一些圣域各种物质的样本,并派飞机送回来,我们需要研究一下。”

    李贤手指敲打了几下桌子,似乎在思考什么。好一会,李贤忽然说道:“联系紫阳神庭的那个篡权的皇帝君仙,让他试试,能不能搞到样本。”

    “他?”严泽安有些瞪眼,“那家伙说不定早已经投靠圣域了。”

    李贤笑了:“君仙,是一个枭雄。这样吧,我亲自联系。只有王者,才最懂得王者。

    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回去好好考虑下,我们要如何面对这场危机。

    对了,鉴于眼下这种情况,商国将进一步开放一些技术给各位朋友。但请大家做好保密措施。技术,或许将会是我们唯一致胜的法宝。

    等样本送回来了,我们有一定研究了,再开会讨论。”

    离开会议室之后,李贤亲自联系君仙。果然如同李贤所想,君仙很干脆的答应了,没有一点犹豫、更没有提一点要求。甚至,君仙明确的表示了,等商国使团抵达后,君仙这边会尽量提供帮助。

    君仙虽然为人不咋地,但李贤却知道,这是一个枭雄!所谓的枭雄,就是绝对不会甘居人下。从当初君仙能主动传来圣域的一些资料的行动中,李贤就感受到了君仙的‘心’。

    现在君仙选择隐忍,但不代表他就会这样屈服。

    李贤随后将自己这边的那些资料传给了君仙。对抗圣域的问题上,双方是真正的战友,这一点李贤百分百肯定。

    当然,李贤更知道,君仙之所以不开口提要求,不是没有、而是在等商国主动送过去。

    …………

    傍晚,赵国,一艘空天航母缓缓降落到赵国的帝都前面。叶坤等商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学者们,终于抵达。

    赵国皇帝亲自出来迎接。这些人,是来给赵国寻找水源的,这关系到赵国五亿人口的生死!

    赵国皇帝为了表示隆重,准备盛宴款待叶坤一行人,不想叶坤却摇头拒绝了。“陛下,如果可以,我想去城头那里,说点话。”

    说点话?说什么?赵国皇帝心头闪过一点警惕,但只犹豫片刻,就同意了。这叶坤是为了寻找水源而来的,这人年龄也不大,应该不会有什么心机之类的。

    叶坤获得同意后,飞到赵国帝都城头上,放眼望去,一片凄惨。虽然已经在高空看到沿途过来的惨状,但在地面观看、近距离体验,又是另一种感觉。

    相比于商国湿润的海风,这里的风干燥而酷烈,如今已经是夏末秋初,却是最干旱的时节,干燥的风无情的将大地上最后一丝水分带走。

    赵国帝都旁边,竟然只能看到零星的低矮绿树,大量的树木早已经干枯,树叶和树皮都被吃掉。帝都的路边上,都能看到枯萎的尸体。

    这里的士兵,一个个面色枯黄,干旱已经在侵蚀这片大地最后的生机。

    这一刻,叶坤忽然有些理解贤王的话语——自己带来的,是希望,是一份同属于人族的责任,是一份真情。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感慨,叶坤大声开口:“各位人族的同胞们,天灾无情,已经持续了太久,无数同胞倒下了。

    但是,天地无情,人有情。我在来这里之前,贤王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道:人间,不能没有真情。

    这次我们前来,不为任何利益,只为了同属于人族的一份责任。

    我叶坤在这里向赵国五亿同胞发誓,不找到水源,绝不离开。”

    静,无数人有些楞然的看着激情昂扬的叶坤,但很快就有一点点掌声响起,而后掌声如雷。

    稍等一会,叶坤再次说道:“不就是没有水吗,我们去找!

    当初人族没有文字,我们创造了文字。

    当初人族没有修行,我们刻苦钻研,有了修行、有了飞升。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种族,是在逆境中成长的,这就是人族。

    我们先祖创造了无数辉煌,我不相信,我们连这点小小的困难都克服不了!

    但想要寻找水源,我需要熟悉当地情况的人,无论是山水情况、还是植被生长情况,或者是一些奇异的情况。这样的人,多多益善。”

    说完,叶坤飞下城头,飞到赵国皇帝身边,“陛下,筛选人手的情况,怕是要麻烦陛下了。”

    “没关系,没关系!”赵国皇帝拍着叶坤的肩膀,似乎有些激动的无法自已。最后也拉着叶坤,向城内走去,“走,先给你介绍一些人,是我们已经找到的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人。”

    叶坤一边走,一边说道:“陛下,我希望尽快投入工作。现在瀛洲干旱情况十分严重,不仅仅赵国需要水源。”

    “好好,这是朕的腰牌,你拿着,谁要是敢阻止寻找水源,你可以先斩后奏。

    还有,这位是中书令,方静堂。

    方静堂,你以后就跟在叶坤旁边,处理一些事情。”

    “是。”方静堂应了一声,来到叶坤面前,微微一笑:“叶坤,有任何事情,随时吩咐。为了赵国百姓,我这条命就交到你手中了。”

    叶坤稍微犹豫一下,立即笑了:“那小子可就不客气了。”

    这不是客气的时候!叶坤年龄不大,但却也经验丰富,走过南闯过北,东胜神州都去过呢。

    气氛似乎亲切不少,不一会叶坤见到了赵国皇帝寻找的人,有农夫、有贵族、也有高手,看样子赵国皇帝也是下了一番心思。

    简单收拾一下,叶坤等人甚至连饭都没吃,就这样出发了。叶坤目标明确,首先就是向凌霄山脉出发,凌霄山脉有多条大河发源于此,有些大河甚至绵延几十万里流入大海。

    按照叶坤的想法,大山之下必有泉眼,沿着泉眼挖掘,说不定就能找到水源。当然,能找到多少水源、是否能找到水源,现在还是未知数。

    空天航母顺着河谷蜿蜒的向前飞去,走了不到五十里就看到一个干涸的湖泊。这湖泊很大,足有十多里宽度,干涸的湖底翻起一块块干涸的泥土,宛如破碎的龟壳;偶尔能在裂缝中看到干枯的黄草。

    风吹过,地面上卷起一层淡淡的黄沙。

    向前走了不远,应该是接近湖底的地方,这里正有士兵守护,其中有一块皇家的农田。这里的农田,完全用液态灵气浇灌,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农田了。

    方静堂看了这种情况,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里是现在赵国最重要的一个粮仓了,依靠液态灵气和法术的帮助,一天可以生产十万公斤的粮食。

    这多亏了当初商国发放的玉米、土豆、马铃薯。尤其是马铃薯的藤蔓和叶、玉米的叶和秸秆,也能吃。虽然不好吃,但至少能活命。”

    玉米秸秆能吃吗?叶坤想想当初自己也在玉米地里待过,玉米新鲜的秸秆内部,确实是能吃的,但那如同甘蔗一样,咋点甜水就完了,渣滓要吐出来的;可如果将那些渣滓吞下去,喉咙都要磨得起茧了吧。

    虽然说大家都有点修为在身,这玉米秸秆吃下去应该没问题;但……真心不好吃啊!如此看来,这所谓的日产粮食十万公斤,是包括那些秸秆、藤蔓之类的吧。

    空天航母缓缓落下,方静堂过去和这里的守军交接。不一会,守军竟然带着大量的士兵过来,走到叶坤前面,一名将军立即说道:“这里的一万士兵都在这里,只要先生有需要,吩咐一声就好。”

    “谢谢。”叶坤点点头,立即带着专家们开始忙碌。

    首先,从高空的感应卫星那里得到图片,图片显示这块地方有一定的水汽,但卫星图显示,这里却已经没有多少潜力了。

    不过卫星图只能显示表层地面,更深层地面,需要挖掘勘探。

    叶坤不断观察,并利用自己的能力感应地下情况。一步步的,叶坤徒步考察了整个地面情况。旁边的专家等,也都没有闲着,一些奇怪的科学仪器开始摆出来。很多科学仪器一看就很昂贵,通体都是法宝的光泽。

    看到这些东西,方静堂、赵国的将领等等眼睛一亮,看样子商国这次真的是来帮忙的。而叶坤等人忙碌的身影,也得到了尊重。

    士兵们主动上去抬着笨重的设备,亦步亦趋的跟在叶坤等人身后。

    一转眼就到了黑天,但叶坤等人却只喝了一口水,就继续忙碌。

    “休息下吧,明天再继续。”方静堂上去劝说。

    叶坤摇摇头:“我们等得起,但百姓等不起。方前辈,我们都是高手,十天半个月不睡也没什么;但那些百姓、那些孩子们,可不行啊。

    我们来的已经很晚了,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

    继续!”

    说完,叶坤等人继续忙碌。

    旁边,赵国的将领和士兵相互对视一眼,一咬牙抬着设备继续跟随。

    不知不觉到了黎明之前,这是天地间最黑暗的时刻,叶坤忽然停下脚步,大叫一声,“在这里钻探,先钻探……2500米深度!”

    这里?方静堂看着这个地方,这是湖中央的一个高地,大约有百米左右方圆,二十多米高度,这里能有水?

    方静堂看了看四周,问道:“不如就在旁边钻探如何?也差不了多少。”

    叶坤笑着摇摇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指导过不少油田的开采,这点经验还是有的。

    各位,撸起袖子来,老天不给我们水,我们就和大地要!”

    工程师立即忙碌起来,高大的架子搭建起来,宝光湛然的钻头开始旋转。

    方静堂等赵国的人紧张的看着,他们看到钻头不断的延伸,坚硬的岩石地面在钻头前面犹如豆腐。但是,太深了!

    当朝阳升起的时候,钻头已经钻入地下一千多米。但从这里开始,速度慢了下来。

    机器轰鸣着,忽然叶坤捧起一个新的样本,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捧着样本,叶坤来到方静堂面前:“前辈,现在深度1230米。”

    方静堂接过样本,那是一块泥土,但仅仅只有一点湿润,这能代表什么?

    叶坤解释道:“先前我们钻探的样本都是岩石,而现在却有了泥土。前辈,这意味着,我找的方向正确了。

    这地下啊,也有一个个天然形成‘罐子’。但这个罐子很大,那是以岩石层为罐体的巨大罐子。

    在钻探石油的时候,我们就研究过这种地质结构。现在看来,水源也与此类似。”

    方静堂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刚才要在岩石上钻探,这是为了对准‘罐口’吧。这也是商国科学的一部分吗?”

    “是的,是地质科学的一部分。地质科学,是国家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源的勘探,全赖于地质科学。”

    方静堂沉默一会,终于赞叹道:“商国,了不起。知道的越多,我对商国就越是向往。

    对了,季步贤现在如何了?”

    季步贤,是赵国上一个中书令,被李贤和李元明等人合伙骗到了商国那里。这件事情,有人说是美谈、有人批判商国的做法。

    不过对于季步贤的现状,叶坤还真不明白:“我只知道,季步贤现在月亮上,负责商国在月亮上的事情。那可是真正的天高皇帝远啊。”

    “是啊,够高的!”方静堂冷幽默一把,抬头看看天空,朝阳下,还能隐约看到月亮朦胧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