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七五零章 怒火
    这一场追杀,一直持续到中午,直到商王国这边害怕孤军深入、后勤不力,才不得不放弃追击。

    但是经此一战,妖族算是彻底的元气大伤;至少瀛洲的妖族,算是很难喘息过来了。

    两方战场加起来,几乎有五六千万妖族,就算除去野兽、低级妖兽,妖族数量也高达千万;但经此一战,妖族低级层面几乎被绞杀一空;中上层妖族,也只剩下不到三百万。

    最重要的是,这一战彻底打掉了妖族的信心、让妖族无线恐惧。

    至此,商王国北方、超过方圆五万公里之内,成了妖族绝地。这里,只有毁灭,部分地方依旧有大火燃烧。

    南宫智和王建见面后,简单商讨一下,立即向李贤传达胜利、全面胜利的消息。

    …………

    哗啦……李贤接到信息,激动的站了起来,将前面的桌椅都碰倒了。

    “好,好,好啊!”李贤高兴的勿以形容,心头巨大的压力,顿时放下。北方妖族一朝溃败,商王国不仅仅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更是——倒出手来了!

    不过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李贤立即召集所有人前来商议。

    凌志风第一个跑来,来到李贤面前,凌志风大叫:“贤王啊,这次胜利还有我的功劳呢。是我破解了妖族的祭祀神通,打了妖族一个措手不及。要不是……”

    “行了,我知道了。”李贤立即打断凌志风的怪叫,“你对商王国的贡献我都看在眼中,奖励你三缕功德圣气。”

    “哎呀,那太好了。”凌志风搓了搓手,呲牙嘿嘿傻笑。

    不一会许仁、李元明等人也来了,李贤立即将事情说了,甚至现场连线询问南宫智、王建两人情况。

    所有人都很惊喜,商量一会,许仁终于开口道:“贤王,北方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能传开,我们应该封锁消息。

    对外,我们要说战争依旧在进行,妖族依旧顽抗,我们伤亡惨重、损失无可估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而且北方依旧有妖族,随时可能卷土重来,我们也不算欺骗。

    其次,北方战士需要休息、为以后准备,不能再将他们拖入战争了,除非迫不得已。

    第三,北可以从北方抽调空军,可以将导弹等转移到西边战场;但要做好掩盖。

    第四,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主动,那就要上演一出悲情戏,并为以后发展做铺垫。”

    “哦,做什么铺垫?”李贤询问。

    许仁微微一笑,“这种事情,还是李元明拿手。”

    李元明也不客气,“贤王,过去因为各种原因,我们不能主动攻击周围各国,这严重制约了我们的发展。但为了商王国的信誉,我们却不得不作茧自缚。

    甚至,周围的国家更是抓住这点,想用软刀子将我们困死这里。

    但眼下却有一个机会打破僵局,如果我们能利用西边的战事,让所有人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就是人族只有统一才能强大的事实。

    从这个角度出发,那么我们再次扩张,就不是为了商王国的利益、而是为了人族的利益了。

    如此,我们就能高举人族大义的旗帜,将周围国家一一扫平。

    要我说,我们还应该感谢邢国、蔡国、武国!”

    众人再次讨论一番,还真是这个情况:是啊,要不是邢国、蔡国、武国忽然攻击,咱们商王国想要打破僵局,还真要费一番功夫呢。

    不过想要将眼下的局势转变成为有利于商王国扩张、且是高举人族大义旗帜的扩张,还要好好谋划一番才行。

    但就在这时,又有信息送来,是从唐国送来的。

    李贤接过来一看,却是大喜:“父皇给我送了一份大礼,我们不用算计了。”

    众人传了消息看了下,面面相觑。有人欢喜、却也有人叹息。

    严泽安最是叹息,叹了一口气却不再说话。但是李元明却在感叹,“陛下果然老谋深算,一举多得,早就为贤王安排好了机会。”

    凌志风好奇,拿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机会?不过就是唐国的柱国将军徐建平撤军嘛。”

    “拿过来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国师吧,你没有政治上的天分。”许仁很不客气的从凌志风手中拿回信息,再一次的仔细看了一遍后,也很是感叹,“陛下安排的真可谓是滴水不漏,毫无痕迹。”

    李元明看凌志风还在发愁,似乎还没有想透,就解释道:“这事情其实很简单,你看,因为邢国、蔡国、武国攻击我们,唐国陛下不得不出兵攻击蔡国。

    但是呢,唐国本身也在抵挡妖族,抽不出多少军队来,只能从前线调遣军队。而陛下调遣的就是协助冯国、鄧国防守边界的精锐。

    唐国精锐一走,冯国彻底灭亡,鄧国已经岌岌可危。数以千万计的人族百姓,被妖族吐露、吞噬一空。

    而造成这个结果的,是什么呢?”

    凌志风立即说道:“是邢国、蔡国、吴国攻击我们!”

    “不不不!”李元明摇头,“国师,你要是这样想,可就浪费这次大好的机会了。”

    说着,李元明眼睛冒光,“造成这个结果的根本原因,是人族不统一、大家就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要以此为鉴,要统一人族,为了人族的生存、为了人族的未来。

    总之一句话,为了人族的传承和发展,我们必须要统一人族,至少也要统一瀛洲东方!”

    凌志风终于懂了,“原来如此。怪不得老严叹息,陛下这是用鄧国、冯国的数千万百姓的生命,来……”

    “咳!”许仁立即打断了凌志风的‘解释’,“这不是陛下导致的,是邢国、蔡国、武国导致的。”

    “对对对,是邢国、蔡国、武国导致的。”凌志风立即“赞同”。凌志风并不是傻瓜,刚才只是感觉震惊罢了。只是为了一个借口,竟然要牺牲数千万百姓。这对凌志风来说,有些不能接受。

    虽然政治本身是利益至上,但不能太践踏道德了啊。

    似乎看到凌志风的犹豫,也看到严泽安的皱眉,许仁不得不解释道:“其实,这是很无奈的选择。

    第一,从救援角度看,唐国的所做所为完全没有问题。

    第二,从唐国的防御力量、军事力量看,当时也只能抽调徐建平所率领的军队,这也是唐国唯一能调动的军队。

    第三,从长远看,如果我们不尽快统一瀛洲东方,将来死亡的将会是几万万、而非几千万。有时候,残酷是一种大爱,是对整个人族族群的大爱。

    第四,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是邢国、蔡国、武国引起的,我们不过是被动应战而已。所有的罪业,都应该算到邢国三国头上。”

    许仁一解释,现场气氛到时缓和不少。比如凌志风、严泽安等人,渐渐放开了眉头。是啊,这件事情虽然可以被用来作为商王国、乃至唐国扩张的借口,但本身却也是也一种不得以的选择。

    只能说,唐国陛下李玉龙手段高,将这件事情利用到了极致;顺带用这件事情打破商王国身上的、无形的束缚。

    严泽安再次叹了一口气,却是说道:“既然是为了人族大义而统一,我们不能枉造杀孽;新占领的国家,我们也应该善待百姓,如同晋地一样,给予一年的适应时间。”

    “那是当然!”却是李贤接话了,“国内必须齐心协力,自然不能搞得天怒人怨。但是,邢国、蔡国和武国的百姓,要分开对待!以儆效尤!”

    说到最后,李贤语气几若寒冰。

    “自然!”李元明也开口了,“要我说,这三国百姓直接贬为奴隶,剥夺所有政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