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七二一章 经济统一
    面对厉王的责问,元麟眼都不眨一下,“我的方法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经济统一!”

    “哦???什么是经济统一?”

    “在说经济统一之前,我们首先要说下传统的统一方式。传统的统一方式,无外乎就是军事战争,军事征服,武力统一。

    这是一种强制的统一方式,失败者将万劫不复,所以很多人不敢失败、也不甘心受戮,自然就会拼命反抗。

    如此情况下,除非有一方能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毁灭所有敌人,以绝对的优势横扫一切阻碍,才能统一卞国。

    但实际情况是,如今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同时抗衡三个以上的力量。这就造成了现在卞国的局势。

    而如果不做改变,可以预见,这种局势会继续下去,直到卞国彻底消失。”

    厉王眼睛一瞪,一字一句的说道:“卞国不会消失!过去几万年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元麟针锋相对:“现在有商王国。从海上军舰发射的炮弹、导弹,完全可以覆盖东都全境!

    如果现在商王国忽然全面攻击卞国,不知道厉王可有信心坚持一年时间?”

    厉王不说话了。想想从商王国那里得到的资料、想想商王国对妖族采用的灭绝策略,厉王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元麟稍微停顿,继续说道:“商王国的急速崛起,已经预示着一个全新时代的来临,跟不上时代发展脚步的,必然要被时代所淘汰。

    这句话,是商王国内最流行的话语之一。

    强横一时的妖族,就被时代所淘汰。强横的妖族也挡不住更加强大的军火;如今妖族尸横遍野、数以万里的山林被焚毁、亿万计的妖族被猎杀。

    如今商王国内,用妖兽骨骼制作的骨粉,大受欢迎,号称一斤骨粉、一颗筑基丹。

    而在商王国与妖族大战的同时,商王国还能派出舰队,去支援浩洲!还能发射火箭,去探索天外天!

    如果我们再不做出改变,那么卞国就是下一个妖族!”

    厉王还不说话,但眼中的神色,却严肃起来,显然已经被元麟给说动了。

    元麟继续说道:“如果为卞国的过去做一个总结,就是:强硬的军事统一手段,已经失败!”

    这一句话,掷地有声。

    厉王终于开口了:“你那经济统一,就行得通?”

    “我不知道!就看厉王有没有胆量去执行!”

    厉王看着元麟,“你今年多少岁?”

    “十四岁!”

    “十四岁……十四岁……”

    元麟直视厉王:“常言道:有志不在年高。厉王以为然否?”

    “那你说说,什么是经济统一?”

    “经济统一,是软统一!

    军事统一,是侵害别人的利益。而经济统一,是大家创造共同的利益。

    我们战乱太久,我们的概念中,根本就没有统一的根基。所以,我们要实行经济统一,让大家尝到统一的甜头,让大家看到和平和幸福的希望。

    更重要的是,经济统一不会让弱者处于生死危机当中,所以更加容易推行。

    等整个卞国形成一个统一的经济体的时候,就是卞国统一的时刻!

    过去,从卞国东方到西方,商队要缴纳几十次关税、兑换十几次货币,缴纳税收的价格,高达商品本身价格的十多倍。而这就是经济统一的基础,必然会有很多商人支持我们!

    商王国已经做出了表率,商人的力量,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

    商王国保护了商人的利益,而商人则保护了商王国的国家!”

    厉王眼睛猛然爆发出明亮的光芒,“这方法很精彩。但有一个问题:谁来做王?”

    “受尊敬者、且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军事实力者为王!”

    厉王追问:“从何处着手经济统一?”

    “取消关税!取消东都与周围各个节度使政权之间的关税,允许商队自由交流。统一度量衡,简化经商办理手段,引入商王国的银行体系。

    利用商王国强大坚定的银行为后盾,为经济统一保驾护航。

    这样做虽然会让我们失去一些利润,但却能尽快给大家带来信心,催动经济的发展和统一。

    同时,利用商王国在我们这里港口的优势,加强与对外的联系,并塑造东都的威严,为以后的发展确立基础。”

    厉王立即皱眉了:“关税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取消关税,意味着自毁根基。这事绝对不行!”

    元麟却胸有成熟、毫不惊慌:“为什么我们不自己经商呢?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创办工厂呢?我们完全可以从商王国那里购买货物,转手出售!”

    嗯?厉王一愣,而后眼睛里渐渐爆发出灿烂的光彩。看着元麟,眼中闪过惊喜:“元麟,东都缺少一个右相,你可愿意担任?”

    “愿意!”

    “好。姜龙!”

    旁边,姜龙傻乎乎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厉王喊话才反应过来。

    “姜龙,你以后保护元麟;如果元麟出了什么意外,你提脑袋来见本王!”

    “啊……是,是!”

    稍微一顿,厉王问元麟,“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具体推进?”

    元麟拿出一份地图,还是商王国印刷的。元麟手指笔画:“我要去访问中都,先说服中都的靖王。

    只要能说服靖王,那么夹在东都和中都之间的宁德节度使,自然只能同意。

    只要成功,我们就能打开第一条无关税商路,并作为试点。再次成功,我们就能将经济统一扩展到整个卞国。”

    “好,来人,送右相到右侧的那座府邸,更名右相府。

    再派人将中都的资料送一份过去。三天后,出使中都。

    再派人提前与中都沟通。”

    时间很快就过去三天;三天后,元麟身着华丽的官府,腰间佩戴相印、美玉,坐上飞机飞往中都。飞机直接飞过宁德节度使地界,在中都边界处落下。

    早就有等待在这里的中都将领前来迎接,稍微验证下身份,立即飞往中都王宫。

    中都靖王为人似乎比较和善——至少表面如此,亲自接见了元麟,而且开门见山:“元麟,如果进行经济开放,似乎对你们有好处。对我们的好处,就少了些。”

    元麟不卑不亢,“不知靖王这里可有地图?”

    “有。”很快就有人拿了过来。

    元麟指着中都的位置,“靖王请看,中都地处卞国中央,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难道靖王就如此没有信心?!”

    “哈哈……”靖王站起来,豪情万丈,“那本王就同意了。来人。”

    立即就有侍女过来,手上捧着一个朱红色的漆盘,其上有一截一尺长度、很小的紫色竹棍。

    “这是天雷竹,有辟邪之用。这是本王赏赐给你的。将来如果有机会,欢迎前来中都做客!”

    元麟稍微推辞一下,最终还是接过了天雷竹。天雷竹,至阳至刚之物,无论是辟邪、还是炼制飞剑,都是一等一的宝物——好吧,眼下这根天雷竹似乎没有长大,但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拜别靖王,元麟又在中都的保护下,来到宁德节度使。

    宁德节度使夹在中都和东都之间,就是一个受气包;如今中都和东都要做个试点,宁德节度使也不得不接受。

    当然,元麟也给宁德节度使画了一张饼——你看,夹在中都和东都之间,多好的位置啊。

    这一番简单、却十分别具心裁的游说,仅仅五天时间,就圆满结束。而后中都、宁德节度使、东都共同发布公告。

    第六天时间,三个割据政权边界打开,卞国的商人第一次可以不用缴纳关税,自由的经商。车马之多,以至于道路阻塞,可无数商人却毫不恼怒,大家相互谈笑、畅想未来。

    幸福和希望,似乎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