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九五章 你该休息了
    商王国忽然开始反击,人族妖族大战,进入一个转折环节——至少在东方,在商王国这边的战场上,进入了转折环节。

    商王国的军队、加上周围各国支援的军队等等,超过三千万大军,兵分两路浩浩荡荡前进。两艘空天航母在高空保驾护航。

    面对人族第一次大反攻,妖族方面经过紧急商讨后,终于做出了决定……战略转移。

    确切的说是:

    以空间换取时间,拉长商王国的补给线;

    同时尽量节约力量,将更多地力量投放到瀛洲北方、西方。

    如果从地图上看,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商王国开始向妖族发起反攻,商王国的边界不断向北方推进。但同时,瀛洲妖族却在向西方和北方推进,边界也在不断延伸。

    商王国这边采取灭绝措施,只要是妖族基本上都是杀光、烧光。妖族的尸体都不会放过。用金丹期以上妖兽骨骼制作的骨粉,已经成为商王国内最流行的‘冲泡饮料’。最精华的骨粉,完全供应学校之内。

    一些妖兽的牙齿、爪趾等等特殊部分,全都成批成批的出口,随着商队贩卖到人族各个国家。

    但同样,在北方、西方的战场上,妖族面对人族同样采用残酷的杀戮手段。

    说到底,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种族、在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这一场战争中,没有仁慈可言。有的只有——生存!

    一转眼就是一个月,商王国北伐的三千多万大军,已经付出近乎千万的伤亡,商王国内部所有的工厂都加班加点,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刻。

    为了给前线提供充足的军火,商王国开设了很多很多的火药工厂。反正火药技术早就曝光了,也就不存在保密问题。

    如此多的付出,得到的却是三万多公里土地。曾经属于妖族的无崖山、白虎山、万川岭部分,都已经成为商王国的领地。

    至于说元磁残矿,更是商王国的囊中之物。妖族在元磁残矿付出数以千万的伤亡,终于还是没有守住。

    夜幕降临,李贤和凌志风站在天坛上,遥望高空。在凌志风的加持下,李贤可以看到高空中翻滚的煞气。战争进行的几个月时间里,瀛洲上空的煞气陡增十倍以上。浓烈的煞气,已经给百姓形成了严重的影响。

    “不用阵法守护,根本就无法进入打坐和修行状态。”凌志风第一次叹气,“贤王,煞气已经进入临界点了。接下来,只怕情势将难以控制。”

    李贤默默点头,稍停一会才说道:“有没有办法将商王国部分地区守护起来,隔离煞气影响,让这里的人保持正常和理智。在这个乱世里,失去理智是死亡的征兆。”

    “已经在做了。”凌志风打开自己身边的计算机,“贤王你看,我们的交通、水利、城市排列,完全是阵法排列。现在还有大约两千公里铁路没有贯通。等这段铁路贯通,整个商王国都将笼罩在阵法的保护下。

    额,是过去商王国的疆域。不包括现在北方新增加的土地。”

    “很好!”李贤大喜,看着旁边认真听讲的叶坤,忽然笑了,“叶坤,做的不错。辛苦你了。”

    叶坤立即兴奋起来:“谢谢贤王夸奖。但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也是我的梦想。如今,我正在策划一个全新的王宫,这将会是千古第一王宫,是统御十万里山河的中枢。”

    嗯?李贤看向凌志风。

    凌志风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个,是许仁、李元明、严泽安、方世靖等人找到我,让我设计王宫的。本来想等设计成功后再通知贤王的。

    这小子嘴巴不严,我扣他一千年俸禄。”

    “啥啥啥~~~”叶坤吓得都要飞起来,不能这么狠啊,一千年,那不是要扣到飞升吗!

    李贤听了,无奈的笑了,“算了,现在的城主府确实无法满足治理国家的需要。你们做完计划给我看看。”

    “好的好的。”凌志风满脸得意的将李贤送走。

    …………

    瀛洲中部,赵国。赵国皇帝这一段时间以来,心情越来越急躁。实际上,不仅仅是皇帝,哪怕是文武百官的情绪都越来越暴躁了。

    煞气的影响就像是慢性中毒,不知不觉中已经无法自拔。而且,还无法自觉;大家都是同样的情绪、没有参照,更加难以察觉。

    煞气的影响,加上商王国的支援、让赵国越来越强大,一种叫做‘疯狂野心’的东西,开始在赵国君臣内心深处,一点点滋生了。

    野心这东东,一旦产生就无法消灭,而且还会急速膨胀、如同野火一般灼烧人的理智。有野心是好事,但无法控制野心、或者是被野心反过来控制,那可就是天大的坏事了!

    而此时的赵国,可以说是有野心、也有能力,在这种状态下,煞气如同硫酸一般,将赵国君臣心理最后的防线腐蚀掉了。

    赵国皇帝高高在上,俯视文武百官。

    “中书令季步贤,物资准备的如何了?”

    “陛下,还……没有准备充分。预计至少还要半年才能准备充分。从商王国空运过来的零组件等还没有组装好,工人才还没有完成培训……”

    “你撒谎!”季步贤还没有说完,尚书梁方伟就站了出来,语气很激烈:“陛下,臣前天就去看了,工厂已经完全建立起来,工人已经开始上岗。商王国的技术人员已经开始撤退。

    如今,工厂方面可以日产子弹百万颗,炮弹三万颗;预计两月后可以达到日产子弹千万、炮弹百万。

    工厂后方直接连接了石油产地,根本就不虞能量不足。周围配套的矿产资源工厂等,都已经于上月月底彻底完工。”

    赵国皇帝闻言大怒,“季步贤,你敢欺君!”

    季步贤却十分沉稳:“陛下,臣不敢欺君。工厂安装完毕,但我们并没有吃透技术。一旦工厂发生什么问题,将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影响。

    从商王国送来的机床等,工人依旧无法完美使用。暂时在中高端技术上,我们暂时还无法做到自给自足,几乎所有的中等技术、全部的高等技术,我们完全依靠商王国输血。

    这种情况很危险,因此臣认为,我们不应现在就发动战争。我们应该再等一段时间,让商王国帮我们培训一些高级的工程师才行。”

    但这是兵部尚书冯景龙却也出列说话:“陛下,中书令所说的虽然有道理,却太过保守,会延误战机。

    以臣看,我们完全可以一边雇佣商王国的工程师参与生产,一边让商王国培训我们的人员。如此当两不相误!”

    这法子不错哟。赵国皇帝心动了。

    季步贤一见皇帝似乎有所心动,当即大喊一声:“陛下不可。兵者,国之大事,实乃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没有万全准备,绝不可以妄动刀兵,否则将会让国家陷入生死两难之地!”

    季步贤的话似乎有道理啊。赵国皇帝又犹豫了。季步贤见状,心情平复不少。因为出使过商王国,因为接受了商王国的思想。最重要的是季步贤因为“万里奔波只为国家”,而获得了星火奖,得到一缕功德圣气。所以,季步贤是赵国现在最有理智的一位。

    可就在这时,赵国的左相董太河站了出来,“陛下,中书令说的有道理,但却只是片面的‘以史为鉴’,而没有结合现实。

    现在的状况是:瀛洲中部,赵国最强,而周围国家还没有的到商王国实质性的支援。

    我们不能等到别的国家获得商王国支援之后再出兵。那时,什么都晚了!一定要在商王国支援这些国家之前,将这些国家灭掉!

    中书令,我们现在要争夺的,就是这个时间空窗期,要赶在商王国下一步行动之前,完成军事扩张!”

    董太河说的有道理吗?太特么的有道理了!商王国是个什么样子,大家都很清楚——认钱不认人!只要别的国家给商王国足够的利益,商王国绝对会立即帮另外的国家尽快建立工业基础。

    而这就是瀛洲现在的状况,已经与过去完全不相同了。

    季步贤张了张口,忽然间竟然没有办法反驳了。

    赵国皇帝终于被主战派说动了——实际上,现在赵国朝堂上,就只有季步贤一个“主和派”,其余的就算不是主战派、也是赞同战争的。

    我们付出这么多,终于从商王国手中获得了较为完整的工业基础,不用用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不是!

    季步贤施了一礼,就要退回队列。

    可这时赵国皇帝却忽然开口了:“季步贤,最近你辛苦了,又是联系商王国,又是建立凌霄集团,却从无休息。朕心不忍,准你一个假期。

    你先休息一年吧。一年后来御书房见朕。”

    咔嚓……好像一道闪电瞬间击穿了季步贤的心田,让季步贤神情开始恍惚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季步贤神情恍惚的离开大殿,世界似乎变得虚幻,周围似乎充满了嘲讽。

    一年以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