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九九九章 开始吧
    胡千山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浑人,完全是胡打烂缠的角色。这样的处事方式,让胡千山占到不少便宜,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一套。

    “你,够了!”圣子语气森冷,眼神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胡千山,你枉为前辈,却如此不知礼法。灵界的面子,都被你给丢尽了!”

    稍微一顿,圣子语气有些嘲讽了:“您也知道这是我们灵界和异世界的接触,那么请您告诉我,您这样的态度、甚至是大地神国这样的态度,能代表灵界吗!”

    “你你你……”胡千山指着圣子,发须皆张,眼神中已经有杀机流露,“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我说话,这就是金剑神国的圣子吗,果然狂妄!”

    圣子直视胡千山,冷笑一声:“来人,胡千山擅闯金剑神国,拿下!”

    “谁敢!”胡千山这是准备胡搅蛮缠到底了。

    可是胡千山刚刚说完,圣子就出手了。一道金色的剑光横扫,胡千山却也不是软柿子,手中棍子横扫,金色的剑光如同玻璃一样破碎,随后长棍点向圣子胸口,杀气腾腾。

    动手了,周围金剑神国的侍卫一拥而上;但胡千山周围的高手也立即行动,双方一瞬间就战作一团。

    胡千山是有备而来,虽然仅仅只有十几个,但个个都是高手。金剑神国这边虽然有本土优势,但一时间却没有高手赶来,竟然落入下风。

    战场上,金色的剑光纵横,同样又有褐色的棍影冲天。不断有金色的剑光破碎,也不断有褐色的棍影折断。忽然现场出现几声闷哼,几个金剑神国的侍卫挡不住攻击,被棍影砸了出去。

    灵界这里的战斗方式十分野蛮、也十分蛮横,那几个金剑神国的侍卫倒在地上、狂喷血液,却依旧顽强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要发起冲锋。

    季步贤静静地观察,这忽然的冲突却也是一个机会,一个近身观察灵界战斗方式的机会,一个通过战斗了解灵界文化、国家冲突的方式。

    季步贤在这里观察,旁边有一个商朝的散仙传音问道:“金剑神国似乎落入下风,我们是否出手帮忙?”

    “不用!”季步贤直接否定,但稍微一顿,想到对方毕竟是散仙,还是解释一下:“我们如果插手,会让金剑神国面子难看。我们毕竟是客人,只要那圣子圣女不出问题,我们就不用插手。”

    “明白了。”散仙暗自点头。虽然是散仙,但是在为人处世上,不一定比得上季步贤这些官员。

    观看一会,季步贤渐渐发现特点。那过来挑衅的人似乎能调动大地的力量,他们站在地面上,身上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就算是飞到半空,与大地也有某种隐秘的联系。只见这些人双手舞动,手中材质怪异的棍子几乎是无坚不摧。

    金剑神国这边攻击虽然犀利,但所有的剑光都被那黑色的棍子一一敲碎,而金剑神国这边的侍卫不断倒下。好在这忽然出现的人似乎并没有杀人的打算,只是将侍卫击飞、而非击杀。

    这灵界的战斗方式,让季步贤算是大开眼界。剑光竟然能被敲碎?棍影可以如同实物一样折断?还有,他们的攻击方式似乎近乎武道,但却又蕴含了很多玄妙的手段,比如有的剑光可以飞出很远很高,有的棍影足以开山裂地。

    疯狂地战斗,甚至让地面崩溃、地下泉水涌出,众人竟是悬浮在半空中战斗。

    战斗中,金剑神国的圣子怒吼一声,猛然拔高,身后陡然出现一个威严的金色身影,金色身影瞬间化作流光,流光一闪就化作一支金色的剑光,陡然劈向对手。

    而对手也怒吼一声,身后也出现一个威严的身影。那身影犹如山岳般沉重,哪怕仅仅只是看到这个身影,季步贤都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

    而后,这身影同样化作一道棍影,向圣子扫去。

    一声轰鸣,强大的剑光和棍影碰撞在一起,双双破碎;但是爆发的冲击,却是将附近战斗的双方高手掀飞;然而仅仅只是片刻,双方就继续战斗在一起。

    旁边,商朝的散仙在观察、评价,并传音季步贤:

    “带头的用棍子的,大约有归真期修为。但其最巅峰的攻击力,就是刚才忽然出现虚影的攻击,竟然达到渡劫期的高度。

    而他们越级使用这种强大力量,似乎并没有给身体带来什么负担。可以肯定他们在身体上的修行,必然不简单。

    现场最弱的、金剑神国的侍卫,也都达到化神期高度。

    这些人的近身战斗能力格外强大,不算装备的话,至少比我们修真者强大一个小等级。比如化神初期的堪比化神中期的。

    但是在远程攻击上,他们的手段就十分单一,估计比我们弱小一个小等级、甚至更多。

    如果装备了法宝等,我们的额战斗力应该超过对方很多。毕竟,修着着的战斗力,几乎大部分都在法宝上。

    这只是暂时的判断,想要详细判断,需要和对方深入接触,了解更多才行。”

    季步贤微微点头,继续关注眼前的战况。战斗似乎陷入胶着,金剑神国这边准备仓促,但并没有放弃,那外来的虽然战斗力量强大,但人数太少,一时间竟是无法离开。可以看到,带头的外来者眼神已经有些焦急,身上的杀气,也在一点点流露出来。

    但季步贤等商朝的人,却静静的观看,真有几分君子气度——观棋不语真君子啊,就是这君子有点冷漠。

    忽然,就看用棍子的领头人大吼一声,浑身气势再次增加一层,棍子横点,一道棍影直接点向圣子。沿途一个金剑神国的侍卫想要阻挡,却不想棍影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这侍卫竟是被棍影挂在天空,血水横流,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

    后方,圣子怒吼一声,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忽然下杀手,一时间竟是有些手忙脚乱,手中的金色长剑铿然折断。棍影继续延伸……

    圣子无法,猛然祭出飞剑。飞剑瞬间放大、好似一面盾牌一般挡在胸口。

    “轰!”

    一声暴响,圣子直接被棍影击飞,半空中就是一口血水喷出,倒飞的身影根本无法停止。

    圣子被击飞,似乎受伤严重,金剑神国的侍卫们一时间慌了;包围圈终于出现了缺口。

    用棍子的那些外来者就要趁机离开;然而就在这时,金剑神国的圣女也带着侍卫过来了,还有金剑神国的高手。

    用棍子的外来者被堵了一个正着,这一次却是再也跑不掉了,不一会就被圣女带来的人给拿下,当然也全都封印了修为。

    但就算是如此,季步贤看看到那带头的外来之人依旧喋喋不休,神态极度嚣张。

    然而下一刻,就看到圣女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压抑的举动,举手给了那带头人一个巴掌!

    啪,清脆又响亮的声音让现场陷入死寂。

    那带头人显然呆愣许久,然而下一刻却眼睛充血,咆哮起来。

    圣女冷冷的看着对方,眼角带着嘲讽,随后又是一巴掌。

    那人还在咆哮,圣女手掌再次缓缓举起,那人见状似乎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这才闭嘴了。

    “押下去!”圣女冷冷的下令,等这些外来者离开了,圣女又让人抬着圣子离开,这才来到季步贤面前:“抱歉,让贵客见笑了,没惊着各位吧。”

    惊着我们?这是什么话?不过季步贤却不敢小看这个女人,刚才这女子打巴掌的‘帅气’劲,看的季步贤是心头直跳。看来,这看上去美丽圣洁的圣女,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季步贤心头转过这些念头,表面却笑的很灿烂:“无妨,看来我们还很受欢迎呢。不知道刚才是哪个国家的?”

    季步贤一语双关,顺带打听信息。

    圣女张了张樱唇,受欢迎?是的,你们很受欢迎……圣女银牙暗咬,终于还是微笑着说道:“是大地神国的,算是我们的一个老邻居了。”

    “看来两国关系不错嘛,可以随意串门。”季步贤这话听上去是赞美,但似乎却暗含嘲讽——他们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圣女笑了,笑的很灿烂:“他们是一帮不受约束的苦修士,这是我们灵界的一种特别现象,今天或许是适逢其会,希望没有给各位带来困扰。

    神国这边还有点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下,今天暂且告退。

    请。”

    季步贤客套了几句,将圣女送出几步。等圣女圣子一行人离开后,季步贤笑了:“看来,这个世界似乎很有趣。”

    稍微一顿,季步贤才说道:“我们先将手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安顿下来再说吧。”

    众人开始忙碌起来,暂时也没有采用什么暗中的手段。第一次接触,一切都要表现的正大光明些,商朝不缺那点时间。

    …………

    却说仙域、瀛洲东方,经济危机的威力、完全爆发开来。除了商朝之外,所有的国家面对这忽然爆发的经济危机,都毫无准备,甚至连基本的意识都没有。

    等这些国家纷纷反应过来、认识到经济危机的危害之后,已经太迟了。

    大量的财富凭空蒸发,资金链断裂,集团企业等等纷纷倒闭,大量的工人流离失所。相比于普通的百姓,这些工人甚至都没有像样的田产,经济危机爆发之后,工人们首先感受到的就是绝望!

    当一个国家让广大的产业工人都觉得绝望之时,另一场危机也就爆发了——大罢工!

    工资减少、乃至不发,有的集团甚至干脆倒闭;而物价却急剧膨胀,这自然引发了太多的民间危机。

    经济危机爆发不过十几天时间,整个瀛洲东方已经完全变样。

    曾经,瀛洲东方好像是世界上最繁华的所在,就算是在瀛洲连续数年干旱的时候,依旧有庞大的工业产出,因为有工业的力量等,也能保证抽取地下水、大量利用灵气来保证基本的农业生产。

    还有,因为工业和经济的力量,也让瀛洲东方、瀛洲中部不断出现一个又一个庞大的国家,国家面积纷纷超过三万、乃至五万公里方圆。

    可是随着经济危机爆发,随着集团、工商业崩溃,建立在工商业之上的大国和强国也渐渐开始分崩离析。

    恐慌,在蔓延!

    与此同时,商朝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面对外界疯狂地攻击,商朝的力量不断收缩、再收缩;但是国家的力量又顽强的保持在基本的底线之上。

    商朝利用这种状态,迅速催生了‘国家意识和民族意识’,虽然现在还有些浅淡,但终究已经出现了,并且还在急速成长。

    “应该可以了吧?”李元明找到李贤。

    李贤遥遥头:“不够,还远远不够,有意识、却没有统一的口号和向往,这是不行的。这种意识只能算是种子,要让种子发芽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李元明虽然聪明,但毕竟没有接触过这些,此时也有些挠头:“那应该如何做?”

    李贤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条递给李元明。李元明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四句话: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同一个梦想,共同的骄傲。

    李元明看了之后,闭目沉思一会就笑了:“我明白了。”

    “那就去做吧。希望经历这次所谓的‘地劫’之后,商朝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统一的国家。

    只是有一点我要特别嘱咐一下。”

    “您说。”

    “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梦想,是集体站在世界的巅峰。而具体到个人,却是自由追求。这一点,一定不要弄成言论管制。”

    “我知道了。”李元明眼睛明亮,充满了斗志。亲自塑造一个民族出来,李元明觉得自己在创造历史。

    在商朝的高层有这样一个思想在传播:真正伟大的人,不是去重复过去的辉煌,而是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却能推动人族进步的人——不用说这想法来自李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