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九九七章 怒吼
    大夼镇,商朝西南方的一个小镇;一个原本应该平静的小镇。

    但是今天,大夼镇却不再平静。三个元婴期高手肆无忌惮的闯入大夼镇,并造成了严重的破坏,那一刻,更是造成了数以百计百姓的死亡。普通百姓在元婴期高手面前,脆弱的如同泥塑。

    但是不等三个元婴期高手得意,他们就陷入了人民的战争当中。大夼镇第一高手、也是警察局系统、派出所所长杨龙广,带着二十多个警察、还有一些有修为的百姓,一起围堵过来。

    小小的大夼镇,有元婴期后期高手一个——杨龙广,还有元婴期中期的三个,其中两个来自民间;而元婴期初期的足有九个,八个来自民间。还有足足五百多金丹期的。

    三个外来的元婴期高手或许比较强大,但在大夼镇这里似乎有点不够看。不等这些混蛋进行第二次破坏,一个封天锁地大阵就覆盖下来。在杨龙广的指挥下,金丹期的齐心协力,共同完成了这个阵法。

    封天锁地大阵完成后,三个外来的元婴期高手就傻眼了。他们可不是化神期高手,体内积蓄的力量不是很多。而且阵法完成后,足足九个商朝的元婴期高手冲了进来。

    哪怕封天锁地大阵内无法使用法术、没有灵气,但商朝有枪支。

    交战不过盏茶时间,三个元婴期高手就被活捉,而后封印起来。

    杨龙广看着三个元婴期的,眼中是有冷厉。但随后杨龙广深吸一口气,让人将三个元婴期抬到广场上,广场上已经有数以千计的百姓聚集过来,大家眼中闪烁着怒火。

    杨龙广出后,百姓们立即就将目光转过来;杨龙广让警察将三个元婴期困在柱子上,而后又让小镇医院那里送来不少物品——有刀剑、也有枪支、还有各种各样的药液(包括针剂等)。

    看到这样的场面,三个被俘虏的元婴期高手开始挣扎,开始愤怒、甚至是恐惧,但已经迟了。

    杨龙广站在高处,大声说道:“各位公民们,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了,这三个元婴期不去与妖族战斗,反而屠杀普通百姓。他们一共造成了221人死亡,167人受伤,按照商朝法律,当执行死刑。

    下面,让死亡者的家属、或者受伤者上来,这场死刑,由你们亲自执行!”

    不一会就有五百多人出现,死亡者的家属有的来了两个乃至更多。

    杨龙广智者地面上的刀剑、枪支、各种液体针剂,轻声说道:“你们,用这些东西。这是国家进行的一些研究,一些针对修真者、妖族等进行的研究。反正也要执行死刑了,又不是商朝的人,刚好用来做一次试验,为以后商朝的医疗研究做贡献了。

    每人一次;要是敌人不死,我们再来一次。”

    商朝的百姓们稍微有一些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并有人上前拿起一把锥子,旁边还有医生指点:“你刺一下膻中试试。”

    这商朝百姓毫不犹豫,对着第一个俘虏的元婴期的胸口刺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第一个元婴期高手浑身抽搐,吓得旁边两个元婴期俘虏挣扎的更厉害了。

    这到底要多大的痛苦,才能让一个元婴期高手发出如此凄厉的叫声。要知道,那仅仅只是一个锥子而已,以元婴期高手的意志、尊严,完全会咬牙坚持的;哪怕这个元婴期高手被封印了。

    旁边的医生很认真的记录资料,甚至还扒开这元婴期的眼睛观察,捏开嘴巴观察;当然也没有忘了用灵识探查一下对方的元婴等等。

    而此时,这元婴期高手的元婴胸口上,也有一个小小的伤痕。话句话说,刚才的伤害,不仅仅刺伤了身体、也刺伤了元婴!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但似乎……事情已经开始改变。

    一个人过去了,医生又指挥下一个人。下一个人拿了一把刀,刺在第二个元婴期俘虏的掌心。这第二个元婴期俘虏竟是浑身抽搐、但似乎忍了下来,没有惨叫。

    与此同时,此人元婴的手掌上,也出现一个窟窿。

    医生看完了,和满意的笑了,商朝的研究,终于取得了再一次的突破。

    轮到第三个俘虏的时候,他享受到的是一支针剂,从眼角处扎入的,直接扎入一寸之深。不用说,又是嚎叫不已。

    医生却很冷静的观察情况,记录状态。修真者的元婴,其实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与身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现在,这个联系被商朝研究出来了。

    试验还在继续吗,周围,没有一个百姓同情;当这些人不问缘由的、随意杀戮百姓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魔鬼;而对付魔鬼,不用仁慈。

    一个又一个百姓上去试验,这三个俘虏为人族医疗事业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惜历史不会记住他们的。这种审判(试验)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元婴期强大生命让他们想死都是奢望。

    一场审判结束,为枉死者复仇了、也顺带促进了商朝的研究事业。在苦难之后,亲自参与了对高手的审判,让浮躁的心似乎得到了某种洗礼。

    但似乎还不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发生,百姓们刚刚崛起的一旦集体意识会渐渐消失。很快大夼镇就迎来了更多的变故。

    淡水管路被切断,通往大夼镇、以及大夼镇周围几十公里的淡水管路全都遭到了破坏。还有铁路、公路桥梁等,都遭受严重破坏。大夼镇,似乎渐渐被孤立。

    失去了淡水供应,生活变得困难;失去了交通等,大夼镇的人也无法大规模离开这里。艰苦的生活,在考验着人们。各种资源开始消失,人们开始在贫困和死亡线上挣扎。

    但更大的困难,也渐渐降临。随着高手突击,随着商朝军队不断行动,商朝的边防线渐渐失效。商朝外围大量的难民,开始涌入!

    一场残酷的生存战争,爆发了。

    作为这一次战争的英雄,杨龙广的威信甚至超过镇长。

    大夼镇被难民包围了,杨龙广等向上方申请军事支援,但得到的答复是——国家现在也十分疲惫,已经在协调军队,但在这之前,大夼镇需要自己撑起来!

    要等多久?我们快要挡不住疯狂地难民了。杨龙广咆哮着。

    等着吧,我们会尽快,遭受难民攻击的又不仅仅只有你们。

    军方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冷酷又公式化的答复。杨龙广心头有点发冷,难道商朝到了生死危亡的关头了吗?还有,军方的答复什么时候这样公式化了?

    转头看看大夼镇以,杨龙广咬咬牙,挤出微笑对百姓说道:“军方已经答应派出援军,但情况太危机,各国都在围攻我们,援军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到达。

    在这之前,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将这些难民驱逐了。”

    说是驱逐,其实就是杀戮。从国外过来的这些难民早已经饿疯了,为了吃的他们抛弃了一切道德和善良,就是修为不够;商朝百姓修为倒是足够、装备的武器等也比较不错,但商朝百姓数量太少了。疯狂的民间争斗展开,血液染红了每一寸土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怒吼和哭喊,有的仅仅只是冷酷、乃至沉着的杀戮。

    在杀戮中,在生死的挣扎中,大夼镇的百姓渐渐觉醒。国歌在飘扬,无论何时,大夼镇中央的旗杆上,都有国旗飘扬。

    疯狂地杀戮进行了五天多,当大夼镇就要挡不住的时候,天空传来了大家熟悉的轰鸣。战斗机,来了!

    同时来的,还有一个断了一条手臂的军官,这个军官气息很是微弱,看到杨龙广之后,很有些歉意:“抱歉,现在军方真的很困难。”

    看到这样的一个军官,杨龙广有万般的怒火也烟消云散。

    随后大夼镇开始了迁徙,军方的车辆抵达,大家向后方撤退。

    一个镇一个镇的合并,而后一个县的百姓聚集在一起,所有人怒吼着国歌,在战争的环境下,开始了新的生产。

    股市崩溃也没关系,商朝有丰厚的工业基础,大家挽起袖子来一起生产。粮食储备还是足够的,只是今年的春耕算是完了,绝大部分地方已经无法进行春耕。

    而随着商朝各个地方开始聚集,商朝崩溃的防线,也渐渐稳定下来。但同时,一种难以形容的集体意识,在这种灾难中,缓缓酝酿。

    每当有外来高手出现的时候,百姓中的高手就会奋不顾身出击。死亡和鲜血,没有压垮商朝,反而在促进商朝的觉醒。

    商朝建立才不过十几年时间,老一辈刚好觉醒,新一辈正在成长;他们没有忘记过去的生活,他们也不想再回到过去的生活。在商朝,所有的百姓都有一个人样,为了做一个人、为了尊严、为了光明和希望,商朝各地在怒吼。

    战火在淬炼着商朝,在李元明的策划下,或者说是因势利导之下,商朝这块璞玉,正在绽放出某种灿烂的光芒。

    李贤打造了繁华的商朝,而李元明却如同一个铁匠一样在淬炼着商朝,一个如同钢铁一般的商朝,在悄然中觉醒。

    只是,为了打造这样的商朝,李元明自己也要付出代价;而在这个去芜存菁的过程中,难免有出现大量的牺牲。

    …………

    此时,商朝的海外领地、青城,却已经全面进入战争状态。越国已经完全向商朝开战,而青城这块土地肥沃的地方,越国已经后悔当初划分给商朝。

    现在,越国要用武力挽救当初的错误。

    数以百万的越国士兵涌入青城,疯狂的战争,甚至已经耽误了青城的春耕。刚刚成为青城治安总督的范子德怒火冲天,但却冷静的指挥战争。

    确切的说,范子德并不是特别懂得战争,但商朝不缺少人才!优秀的教育系统,为商朝提供了无以计数的人才。范子德只需要……放权!

    东方海面上,从商朝南下的两个航目编队,已经抵达。航母编队顺着宽阔的吴江,逆流而上,强大的战争机器轰隆隆运转,越国的士兵就如同磨盘中的豆子一般,哗啦啦的被碾成豆浆。

    面对青城,越国采用了军团战争;而只要是军团战争,暂时还没有国家能够打败商朝。越国,同样如此。

    航母编队出现的太快了,等越国反应过来时候,商朝最精锐的军团已经抵达越国,并发起攻击。

    其实,越国怎么也没有想到,商朝会如此疯狂;在本土遭受攻击的时候,商朝竟然还向外派遣军团、疯狂战争——你们不应该龟缩吗。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强大的航母编队如同磨盘,将越国一支支军团碾碎。越国东方河流纵横的疆域,竟是成了商朝的狩猎场。

    很遗憾,越国的都城也在东方,在商朝战斗机的覆盖范围内。短短几天时间,越国的都城就享受了数以十万吨的炸弹、燃烧弹等等。此时越国的都城,已经如同难民营。皇宫,早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越国皇室、中央,不得不向后方撤退,东方广阔而肥沃的土地,不得不拱手让给商朝。

    后悔,如同蚂蚁一样不断吞噬越国皇帝的心,战争的情况、国家的发展变化,完全超过了越国皇帝、越国高层的预计。

    经济危机以无可阻挡的速度蔓延开来,越国的国家机器,竟然在经济危机中一点点解体。

    其实,按照瀛洲过去的状况,一个国家很难超过万里方圆,这其中就包括信息传递、交通运输、军队输送等原因。

    后来因为工商业的崛起,让瀛洲开始变化,越国、湘国、青云国、赵国等等国家开始急速膨胀,一个个纷纷突破三万里、甚至五万里方圆。

    国家的急速膨胀,也让这些君王的心有些疯狂。他们没有看到,在国家膨胀的背后,是工商业的力量;而现在瀛洲的工商业体系,还无法摆脱商朝的影响。

    现在商朝的经济体系轰然崩溃,各国的工商业体系也受到了严重的波及。而工商业体系崩溃,这些忽然崛起的庞大的帝国,就面临解体的危险。

    资本主义是一头怪兽,但失控的怪兽是恐怖的。经济危机,就是这头怪兽的反噬!

    当此时,商朝开始怒吼、开始反击。收割的盛宴,已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