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九九四章 需要牺牲
    李贤打开手机——如今商朝内部已经几乎见不到灵通宝鉴了,而是改用有屏幕界面的手机。当然,灵通宝鉴作为超高效率的、抗干扰性强的通信设备,在商朝军方依旧大量采用。

    此时,李元明眼睛通红,但眼神却坚定而犀利。第一句话,李元明就说到:“贤王,国内的形式,已经控制住了。”

    李贤眯着眼睛:“控制住了?紫竹大厦都倒了。你这所谓的控制住了,是不是说:能破坏的都破坏了,已经没有可以破坏的了,才叫控制住了。”

    “不!”李元明眼神似乎有某种亮光闪过:“贤王,我记得您曾经说过,您最终的目的,是建立一个永垂不朽的民族,对吧?”

    李贤看着屏幕中的李元明,此时,李元明的眼中似乎有某种智慧的光芒流转。

    李贤:“是,我是说过这句话。怎么,你现在有好的想法?”

    李元明眼中的光芒更盛了:“贤王,一个国家的建立,需要牺牲。而一个民族的建立呢?难道就不需要牺牲了?不,想要永垂不朽,就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和东胜神州的人谈过,当初人族自强的时候,多次遭遇到灭族的危机。人族现在之所以能和妖族对峙,甚至压过妖族一头,成为仙域最强大的单一种族,是因为我们的先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这个牺牲,奠定了人族的灵魂。或者说,是无数的牺牲才浇灌出现在人族的辉煌。

    所以,如果我们想要建立一个永垂不朽的民族,还需要牺牲。

    当然,这种牺牲不是盲目的牺牲,而是有追求、有梦想的牺牲。如今,就是一个机会。

    我所说的控制住了国内局势,是指我有把握趁这次机会,让商朝的百姓觉醒一种民族形态上的意识。

    商朝扩张太快,缺少底蕴,以至于让现在的商朝内部,已经出现浮躁。这种浮躁如果继续下去,会毁了商朝的。”

    李贤一开始还有些愤怒,但等李元明说完后,却略微点头了。不过李贤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李元明还有话要说。

    果然,李元明继续说道:“想要塑造商朝的民族意识,就需要牺牲。而这其中,可能会给百姓一种国家不作为、或者作为不利的印象。

    一方面,商朝过去给百姓的太多了,已经让百姓有一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惯和印象。这种浮躁,需要砍掉!

    另一方面,是因为本身商朝就很大,军队力量、国家力量终究有限,这是先天就存在的问题。

    第三点,我也会有计划、有目的的放缓国家救援速度等,至少是在可以控制范围内。

    但不管如何,一旦我这样做了,必然会给百姓留下一种政府不作为的印象。那时候……就请贤王将我拿下,让严泽安顶替首相职位。

    这样做,就能让百姓对政府的印象,立即改观。”

    听到最后,李贤看向李元明的目光出现一点波动:“你准备牺牲自己的名誉?”

    李元明笑了,笑的很是灿烂:“是的!如果我的牺牲能换来一个民族的崛起,我李元明愿意尝试。

    当然,如果可能,我希望多少年之后,教学课本中一点点为我纠正名誉。”

    李贤深吸一口气:“好,放手去做吧。”

    “一定不会让贤王指望!”李元明近乎发誓一般。

    结束通话后,李贤站在摘星楼上远眺,北斗城已经有些混乱了。

    而李元明呢,在结束通话的时候,却吐出一口粗气,有些软软的靠在椅子上。牺牲,说起来伟大,做起来难。李元明也是考虑许久,才终于做出了决定。

    如果可以,李元明也想风风光光、连任两届首相,最后弄一身光荣。老实说,能成为首相、主政一国,这是李元明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更别说商朝这样的国家。

    看看吧,资本主义、飞升、人体复制、探索附属世界等等,哪一样不是跨时代的、创造历史的;而掌控这样一个国家,对任何当政者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但随后,李元明就站了起来,缓缓跺到窗口,看着窗外繁华的世界,笑了;笑容中有几分傲然、几分决然:“在乎荣耀的,是凡夫俗子。真正伟大的人,是做与众不同的人,一个积极向上的、与众不同的人!

    凡夫俗子眼中的荣耀,有何用!”

    李元明抬头、远眺,刚好看到安阳城内有一座百米高楼缓缓倒塌。看到这样的场面,李元明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走出办公室。办公室外面,已经有大量官员在等待。

    看到李元明出来,众人没有说话,但众人却都看向李元明,沉重的气氛却似乎凝固。

    李元明看着众人,笑了:“各位,我们绝对不能向敌人服软。商朝的军事行动不会变,国家内部的防御,还要依靠百姓。

    计划是这样的:军队展开攻击,快速摧毁敌人的根基,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灭敌人。

    如果我们蜷缩防守,虽然可能会得到一时的平静,最终却难逃厄运。

    但这样做,会导致国内相对空虚,容易让敌人突破。所以,大家还是做好准备。”

    众人退去,李元明又来到旁边的大会议室中,这是许仁、严泽安等商朝精英,也就是三品以上的高官,商朝的头脑。

    看到李元明进来,众人都关心的看来。

    李元明故作轻松的摊摊手:“别这样看我,我牺牲的仅仅只是一点名誉而已,又没有生命危险。”

    李元明如此说法,却让现场活跃不少。严泽安笑了:‘我怕有半路给你套上麻袋敲闷棍的!’

    李元明毫不在乎,“那也要能找到我才行。我决定了,以后就在青云山谷,或者去月亮上将季步贤换回来,要是回不来去月亮上和季步贤作伴也行。”

    众人哈哈一笑,气氛一时间活跃不少。

    李元明坐在首位,开始布置任务:“太师啊(许仁),事情就这样了,如何具体布置就看你了。

    要让百姓觉得国家在乎他们,还要让百姓认识到国家的无奈、筋疲力尽。”

    许仁眼都不眨一下:“这简单,根本就不用掩盖啊,现在商朝已经很困顿了不是吗。现在商朝对外的陆路交通,几乎完全被切断,仅仅依靠海洋运输,路程长、见效慢。这是事实。

    还有,股市这块可以做点手脚。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国外的人持有股票,是时候收割一次了。而且现在收割,谁也不能说什么,我们确实很困难。

    股市收割一次之后,我们可以有计划的、亲手引导一场经济危机,然后将这场经济危机扩散出去。

    如果操作得当,我们国内经济危机不会太严重,我们后期正好可以‘以工代赈’,重建家园。合适的经济危机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工人。

    而外国,本来就很贫困了。现在瀛洲一片干旱,之所以还能支撑完全是工业和经济的力量。如果能引导一场经济危机,整个瀛洲将瞬间崩溃,那些大国强国将会解体。我们吗,当然是……”

    说到最后,许仁伸出一只手掌虚握:“趁机将整个瀛洲拿下!只要操作得当,我们至少可以一瞬间将国土面积扩张到8万公里到10万公里。”

    会议室中,一瞬间出现了一丝诡异的兴奋。众人看看许仁,再看看李元明,再面面相觑,却没有人说话。

    好一会,严泽安开口了:“许仁,经济危机的问题,你有多大把握。贤王虽然多次讲过经济危机,但并没有深入讨论……”

    许仁打断严泽安的话:“不,贤王曾经和方世靖、何琳详细而深入的讨论过。这件事情,还要方世靖和何琳解说。”

    众人看向方世靖,方世靖无奈的笑了笑:“当时和贤王讨论的时候,旁边还有王后、许仁。”

    众人看向许仁,许仁厚脸皮一笑:“对工商业、经济、金融等,还是找专业人才。大方向上,我是没有问题,战场上也行;但工商业的具体事务,还是方世靖。”

    众人又看向方世靖。方世靖这一次没办法推辞,就开始解说:“经济危机的问题,其实我们已经多次经历。”

    这话一出,众人先是心头一震,随后面面相觑,经济危机?我们经历过吗?记得贤王曾经说过,经济危机是灾难性的,但我们似乎并没有经历什么灾难性的经济问题啊,国家发展一直都是高速而平稳。

    “咚咚咚……”方世靖轻轻敲打桌面,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这个经济危机呢,我们确实是经历过,但并不代表经济危机就爆发过。

    就如同我们人会生病,但如果提前预防,就不至于病来如山倒。”

    众人恍然大悟。严泽安若有所思:“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记得贤王和我们商讨经济危机的几次,都有一些大的动作。”

    “对!”方世靖点头,“我们到现在为止,遇到的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难以计数,比较严重的也不下五次。我知道大家可能不相信,商朝正式建国、有了稳定政权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七年时间;七年时间却遭遇不下五次经济危机,各位肯定不相信。

    在这里,我解释下,经济危机的定义。其实定义很简单,就是工商业发展和国家需求脱节。

    在座的大家都知道,工商业和资本主义结合之后,就是一头怪兽,这头怪兽强大有力,在这头怪兽的带领下,商朝用十几年时间,走完了别的国家几千年的路。

    但同样,这头怪兽可不好控制,一个不好就容易失控。

    产品过多,价格过高,产品和国家民生需要脱钩,工商业和农业争夺人口,城市扩建侵占农田,军事扩张、对外战争等抽取民生物资等等,每一样出问题都可能导致经济危机的爆发。

    面对这些问题,商朝在贤王的领导下,一共进行了十几次改革。

    这些改革包括:就是技术普及和扩散,创立专利制度、保证发明人的权利,教育制度,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监督制度,赋予商人足够的权利、甚至承认高等商人拥有近乎贵族的社会地位,产品质量技术监督和检查制度,多企业自由竞争制度,鼓励创业,社会低保,对外签订条约时候考虑商人等等。

    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以工代赈、注资等。

    其中定山府的王宫建设,就是以工代赈和注资共同结合的例子,并且鼓励技术创新。

    还有,星火奖、星火大学、工业博览会等等,其实也都可以看作是经济改革的手段。

    还有飞升、人体复制技术等,也都可以算是。通过这些尖端技术,我们对外吸纳了大量的财富和气运。”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方世靖面上出现几分敬重、仰望和感慨:“世人只道商朝每一天都在变化,却不知道商朝为什么变化,核心是什么,那些手段到底有什么意义。

    而这,都是贤王的智慧!”

    众人听了,良久无言。

    好一会,李元明叹了一口气:“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我这一段时间力不从心了,看样子我真的难以担任首相的职位。”

    “不,你做的很好!”许仁送上了赞美,“其实你比我们所有人做的都好。你别看方世靖在这里说的头头是道,但让他具体执行绝对会出问题。因为国家不仅仅是经济的。

    确切的说,国家是政治的,而经济不过是国家政治中最耀眼的明珠之一,仅此而已。”

    “说的对!”方世靖也赞同,“李元明,有句话说得好,群众的眼中是明亮的。百姓既然选择了你,必然有你优秀的地方。比如现在,你竟然能利用这次机会,打造商朝的民族精神,这一点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我们想到的,仅仅只是如何快速打退敌人,而你想到的却是利用这次机会,将商朝向巅峰推一把。仅此一点,我不如。”

    “我也不如!”

    “李元明,你是好样的!”

    ……

    众人夸赞不止。李元明有些疲惫和愁苦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看着众人眼中真诚的夸赞,李元明忽然有些感动,眼中的光芒,似乎也更加坚定。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