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七零章 手段
    眼看着飞机飞远,龙傲云叹了一口气,这复仇的道路,任重而道远啊!但心中这样想,龙傲云对旁边赤霞教派的人却说道:“抱歉,不是我不想帮忙,情况你也看到了。”

    “看到了!”赤霞教派的使者面色不悦,也没有给龙傲云好脸色。

    龙傲云早就不是当初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却是将心中的不满压下,表面恰到好处的表明一分不高兴和一丝不好意思以及一点点恼火。

    两人在天空中静静等待,大约一个小时后,远处发生了变化。先是一阵亮光爆发,而后天空的白云忽然撒开。

    下一刻,炽白、赤红的火焰翻滚,而后两朵白色的蘑菇云升腾而起。

    但很快的,白色的蘑菇云爬上了黑红色,显得诡异而丑陋,并急速升高,穿过了一层又一层浮云。

    大地上,火焰升腾蔓延,远远看去,空气似乎都在颤抖。

    无数妖族腾空而起,但很快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飞起多少、掉下多少。距离太远,听不到声音,但透过望远镜,却能看到妖族那被灼伤的身体、那恐惧的表情、那绝望的嚎叫……

    隔着五千多公里,龙傲云看到这两朵蘑菇云之后,依旧感到心悸。

    ‘这就是……天火炸弹~~~’无论是龙傲云,还是赤霞教派的使者,全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观看,忘了其余的一切。

    看到蘑菇云变成黑云,露出最丑陋的一面。

    看到无数烟尘冲天而起,遮天蔽日。

    看到了天空的煞气都被冲散,但很快又有更加疯狂的煞气翻滚而起。

    很久很久,当蘑菇云开始扩散后,迟庆峰的飞机返回了,在两人面前稍微停顿片刻,“我任务已经完成,记得一定要24小时之后才能派人探查。告辞。”

    说完,飞机瞬间加速,闪电般消失在天边。

    24小时之后的情况无须复述,自然是一片凄惨。只有一点,腾龙涧老祖、蛟龙、云腾蛟又逃过一劫,但此时也在发呆中。

    …………

    却说肥土神州、七曜神庭,君仙就任御史丞已经有好几天时间了。

    一开始,君仙还很兴奋,但是兴奋没几天,君仙就很无奈的发现,现实和想象的完全是两回事。

    实际上,御史丞这个位置听上去很牛掰,但在七曜神庭,这却是一个闲差!

    应该说,御史丞与中书令的很多权利都是重叠的,但中书令地位却低了一级。很自然的,任何帝王肯定会有所取舍了。

    而且,因为御史丞长时间空置,连个办事的府衙都没有,配套机构什么的,更是想都不用想。只有一座居住的相府倒是繁华,仆人不计其数。但这些仆人,个个都是眼线,有帝王的、更有别的官员家族的。

    所以君仙来到七曜神庭后,最大的事情就是陪皇帝聊天,当然聊天过程中会说一些国事等等,也是必然的。但这并不能让君仙满意!

    ‘好啊,合着你们是要将我当猴耍呢!’君仙眼睛一眯,但这表情很快就消失了,恢复了忠厚贤者的形象。

    恰在此时,管家进来了,“老爷,中书令司徒远航拜访。司徒远航虽是中书令,但最近喝酒比较多。”

    能给君仙做管家的也不是一般人,帝都内的形式都要有所了解。简单一句话,却将需要说的事情说了出来。

    君仙嘴角一弯,心中有数了。最近喝酒比较多,这话里有话——过去不怎么喝酒,最近才多了起来,这显然是借酒消愁吗。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借酒消愁愁更愁!

    那么,作为皇帝秘书长的中书令能有什么忧愁呢?很显然,这忧愁来自皇帝了!至少也和皇帝有关!

    带着这样的想法,君仙出来迎接了中书令司徒远航。司徒远航偏瘦,让人感觉有几分傲骨嶙峋;此时的司徒远航脸上似乎有几分愁苦。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司徒远航为人正直,处事明断,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被皇帝提拔为中书令。

    但是必须要说,中书令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因为过去没有设置御史丞,所以中书令就是一个朝廷的枢纽,上链接帝王,下链接百官。

    君仙脑海中转过这些念头之后,却微笑的将司徒远航迎进了府里。

    上完茶水,就只留着管家在旁边陪侍,君仙亲自斟茶,“君某初来乍到,本来还犹豫要请教司徒大人,又一时拉不下面子。却是劳烦司徒大人来了。”

    “哪里哪里。”司徒远航面色多了几分喜意,却也打开了话匣子。“早就听说先生贤名,司徒前不久还想登山访问。

    司徒有几个问题,一直不得其解,恳请先生解答。”

    君仙微微一笑,“君某也只是一介樵夫,如果回答不满意,大人可不要见怪啊。”

    “哪里哪里。”司徒远航渐渐笑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司徒处于这个位置,上承君王,下接百官。个种苦恼不足为外人道也。

    虽说做事但求问心无愧,但若是进退维谷,却是奈何。

    司徒一直在想,如何才能真正的为百姓做一点事情?”

    君仙一听这话,立即笑了,“这事情不难,只是司徒大人钻了牛角尖而已。”

    “哦?请教先生。”

    君仙自信的说道:“倘若国泰民安、国家富强,一切都将迎刃而解。无论谁做官,都不能为了做官而做官,要为天下而做官。

    心怀天下,才能理直气壮的驳斥所有的不合理之处。”

    司徒远航豁然一惊,而后起身、离坐、躬身下拜:“先生大才,一语点醒梦中人。请受司徒一拜。”

    君仙并没有去扶起来,而是毫无羞愧的接受了。等司徒远航重新坐下了,君仙才说道继续:“见笑了,刚才说的是一点道理。具体的事情,还要具体分析。不知是否方便了解下具体情况?”

    “哎,也没什么!”司徒远航叹了一口气,“还不是最近‘西北道’那边百姓迁移问题。百姓迁移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安置。

    七曜神庭有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八个道,以及一个中州道。其中西北道最大,几乎有三千里,超过四千万人口。如何迁徙这么多人口啊!”

    君仙立即明白了:“是不是陛下爱民,想要迁徙;但周围各道都不同意?”

    “是啊。而且如今邪气影响越来越盛,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这策略就是实行不下去,如何不叫人忧愁。”

    “这简单啊!”君仙淡淡的笑了,却是胸有成竹:“向北方的‘谷阳神庭’借一个道来安置。”

    嗯?司徒远航猛然抬头,惊讶的看着君仙。“这会引发……战争吗?”

    “不不不!”君仙微微摇头,脸上却带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天下有难、百姓何辜。只请周围各国能伸出援助之手,救援一个是一个。剩下的实在不行的,我们再另想办法。”

    这策略能行吗?司徒远航微微皱眉。

    君仙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自言自语:“兵家有言,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

    司徒远航闻言身影一颤,默默品茶,心思却全然不在茶上。

    又稍作一会,司徒远航等不及了,起身告辞。等司徒远航离开了,君仙也站了起来,对旁边的管家说道:“黄浩啊,听说西边八仙亭风景不错?”

    管家立即上前笑道:“是的老爷,而且八仙亭那里学术氛围浓厚,经常有三教九流的名士前往论道。”

    “那我要去转转,来到帝都不去八仙亭,实在是说不过去嘛。”

    “马上。”管家立即忙碌起来,很快就有一辆朴素、却绝对符合君仙身份的马车准备好了,立即有俏丽的丫鬟陪侍君仙前往八仙亭。

    马车优哉游哉,走了两刻才来到八仙亭。八仙亭有八个用廊回链接的小亭,面积不大、却清秀宜人,普通人、或者没有几分真才实学的,可是不敢过来。

    此时亭子里正有几个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之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

    君仙向前走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对联:

    一杯淡茶,洗却世间纷扰;

    一壶浊酒,胜却万千言语。

    君仙走入小亭,立即引来不少人回头。终于有一个人认出了君仙,“原是落霞峰名士君仙君先生。

    君先生,我是邱万宁,多谢先生多年前的指点,才让学生进入儒家先天境界(化神期)。”

    君仙看了看这个邱万宁,立即笑了,“我想到了,你是大约十五年前去的。那时你正在纠结‘儒’的本质。”

    “是啊是啊,先生还记得学生。先生请,我为先生介绍下这里的人。”

    在邱万宁的引荐下,君仙很快就成了座上宾,众人轮流敬茶,讨论问题。有学术、也有政事。

    高谈阔论许久,一个人忽然站了起来,“不知先生是否招收门客?”

    “唰……”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盯着君仙眼都不眨一下。

    君仙却很自然的微微一笑道:“君某素爱清净,这门客一事暂时并未考虑。不过相府开四方之门,君某愿与天下英豪往来。”

    “好。我等敬先生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