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六五章 隐士
    在肥土神州,因为无论是思想、政治、国家军事都在争锋,因此衍生出一批特殊的群体,他们被称之为‘隐士’。

    但隐士成分很复杂。

    有真隐士,他们淡泊名利,一心修行,远离红尘。

    但更多的,却是假隐士。这些隐士,有逃避仇家的、有沽名钓誉且待价而沽的、也有一些求学的、当然还有暂时来此休息的。

    但不管怎么说,在落霞峰这里,确实是有很多人才。

    在落霞峰最出名的一个隐士,却是一个叫做‘君仙’的。在所有人看来,这是一个真正的有道修真,德高望重。

    他有洞虚期的修为,也有人说君仙的修为已经接近归真期,再进一步就到了渡劫期了。

    他有渊博似海的学问,无论是道家、儒家、法家,还是别的流派,他都有研究,且都有不菲的成就,甚至很多三教九流的名人都会前来论道。

    他胸怀天下,前后发表很多救世文章,很多国家因此而获利。而且还开办了私塾,并从民间搜罗了不少孤儿抚养教育,收留了不少生活贫困之人。

    但君仙从来不会干涉别人的生活,也多次拒绝包括七曜神庭在内的很多国家、神庭(超级大国)邀请,一直过着半隐居生活。

    早晨到山顶观日出,与众多名士谈天说地;晚上于院里调教学生,讲述天地至理。

    又是一天傍晚,守门的弟子忽然来报:“先生,神庭太子前来问道。”

    君仙当即正襟危坐,“有请。”

    一个神庭的太子亲自前来,君仙竟然不出去迎接,而是坐在主席上,等待太子进来。

    不一会,太子进来了,进来之后,太子竟然主动脱掉鞋子,来到君仙面前长拜:“东方义拜见先生。义最近有点小小烦恼,冒昧打扰先生了。”

    君仙还是没有离席,只是微微躬身,算是回礼。长袖轻扫,旁边弟子立即摆上茶盏。“太子远路而来,请饮一杯山间水,品一分清平意。”

    太子接过旁边弟子递过来的茶盏,轻轻品尝。“每次来先生这里,最喜欢先生这里的‘清平茶’。一口茶水,留住青山悠悠,洞见世事纷扰。奈何义身为太子,却只能仰慕先生这份自在。”

    “太子见笑了,君某也只是一个山野樵夫而已。”

    “若天下都是先生这等樵夫,天下百姓何其幸哉。这次上山,实为迫不得已,打扰先生清修还请见谅。

    本次是‘西北道’逢变,不知道谁开启了一个上古封印,一个被封印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诡异之地被打开了。

    如今更有诡异的邪气弥散,封印方圆千里之内,百姓状若疯狂。如今神庭上下束手无策,敢问先生是否有所听闻?”

    君仙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君某听说了,而且君某还知道是谁打开了封印。”

    太子面色一阵尴尬,只好再次躬身:“不知先生是否有办法阻止灾祸?”

    君仙却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东方:“天地有轮回,万事有定律。这次封印就算没有人开启,最多十年后也会自己打开。

    东方天空已经满是煞气,且已经影响到了我们这里。

    这是一场无法逃避的宿命。是邪道与正道延续久远的战争。无法避免。”

    啊……太子面孔上的失望,几乎要化作流水。

    君仙却又淡淡的笑了,“殿下不要失望,事情无法避免,却可以将损失降低到最小。死的人越多,封印内邪物的复苏就越快、且越强大。

    殿下需要将方圆两千里的地界完全封锁,将里面的百姓、牲畜全都迁走。无法迁走的百姓、牲畜必须……,否则后果难料。为天下大计,殿下需要一点勇气。”

    必须什么?君仙没有说,但太子却听明白了。

    还有,需要勇气?什么勇气?这话里至少有两重意思!

    太子犹豫一会,忽然跪在君仙面前,“先生,如果邪道与正道久远之战再次展开,不知多少百姓将埋骨荒野。

    东方义再请先生出山,匡扶正义。”

    这一次,君仙没有拒绝,愣了好一会,忽然叹了一口气,“也罢,正邪之战就要拉开,天下再无净土。只要殿下不嫌弃君某才疏学浅、不识大体,君某愿意出山。”

    东方义大喜,“不不不,东方义为先生牵马。”

    东方义立即忙碌起来,不让手下帮忙,自己亲自整理鞍马,扶着君仙上方后,牵着马缰向山下走去。

    下山后,龙马腾云驾雾,飞到七曜神庭帝都韶光城。七曜神庭的帝王带领文武百官前来迎接,拜君仙为‘御史台文丞’。

    肥土神州的国家,采用的是更加高级的三省六部制。相比于瀛洲的赵国等大国,多了一个‘门下省’。

    门下省,专门对皇室负责,包括政治、军事等等全方位。

    门下省有两个分支,一个是郎中令,负责武备,包括御林军、皇帝身边侍卫等。

    一个是御史台,负责人是御史台文丞,简称御史丞,负责政治、经济、司法、官员监督、甚至诏书等等。

    御史丞甚至有权利驳回皇帝的诏书!

    一句话,御史台文丞的权力之大超乎想象,几乎是一个无冕之王。实际上,很多时候这个位置是空缺的!坐上这个位置的人,甚至能命令太子做事!

    也许,这个位置唯一欠缺的,就是没有丝毫兵权。

    …………

    瀛洲、西方、宁国。

    宁国上下高层齐聚长青县。如今的长青县,已经开始发生明显变化,道路宽阔而笔直,四轮马车开始盛行。车辆上,满载了布匹、原材料、金属原料等等,还有一车车海盐、鱼虾、粮食等。

    偶尔,还有几辆比较粗陋的机车冒着黑烟飘过。

    道路两边,都是忙碌却幸福的百姓,大量百姓衣着光鲜,富强的气息在这里升腾,希望的火把在这里点燃。

    一路上,宁国皇帝看的眼都不眨一下,虽然已经不止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但每一次见到,都感觉到无法形容的惊讶。

    路上,不断有告示牌,上面有的公布最新的法律,有的公布统一的度量衡和最新的单位,

    但是今天,众人的目的不是这里,而是更前方,那里已经竖起了十几米的铁塔。这些铁塔正在疯狂的燃烧中。

    张全亲自接待了皇帝。“陛下,这就是炼油厂,经过技术攻关,我们已经可以提炼部分燃油、少许灵气。只是因为部分技术问题,大量无法提炼的石油不得不烧掉。”

    宁国皇帝感受了一下周围混乱的灵气环境,有些皱眉:“这会不会有影响?地下浊气……额,石油中有不少的魔气、邪气、上古强者的残魂等等,这样排放出来真的没有危险?”

    “陛下,当火焰温度超过六千度之后,可以让魔气、邪气、残魂等永久失去活性,会形成泥土尘埃一样的无害物质。至少暂时看来,并没有什么危害。

    如今我们一天可以生产5吨左右的燃油,20公斤的液态灵气。

    燃油可以直接使用。

    液态灵气内因为有少许魔气等间杂,无法做修行之用,只能用来加强阵法。”

    宁国皇帝看着张全送上来的报告,随口问道:“商王国当初也遇到这些问题吗?”

    张全眼中闪过一丝别人难以察觉的不满,口中却说道:“是的陛下。一颗种子破土而出时,是最艰难的,也是最不好看的。万物皆同此理。

    但只要度过最初的难关,未来必将光芒万丈。”

    宁国皇帝看着前面的钢铁建筑,眼中似乎有某种寒光在闪烁。

    张全一见这种目光,心头立即警惕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个元婴期御林军将领急速飞来:“陛下,大事不好,商王国打来了!”

    (附注:为故事情节需要,官员职责等不要对照历史资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