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四一章 资本的力量
    收拾完了饭菜,小丫鬟小雪一溜烟跑到夏青青这边。“王后王后,那个……那个……贤王……”

    今天中午李贤没有回来吃饭,夏青青也没吃,就修行打坐、此时看到小雪慌慌张张跑来,立即有些惊讶,“贤王怎么了?出危险了吗?”

    “不是……不是……是……是贤王对那个古月玉华动手动脚,那古月玉华却羞羞答答的不做反抗。”

    小丫头当时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说的有点“偏离现实”。

    夏青青闻言,面色瞬间一变,小雪在旁边静静的站着,等待王后发火。

    按照小丫头的想法,李贤连一个暖房丫鬟都没有,显然是王后“管教有方”。那么,自己这样通风报信,应该会有奖励吧。心中,还有一点点窃喜。

    正在窃喜中,却听夏青青缓缓的、沉声发问,“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告诉别人?”

    “没有,我看到就来向王后报告了。”小雪立即表达忠诚。

    夏青青脸色却是瞬间闪过一丝决断,瞬间封闭小雪说话的能力,在小雪呆萌中,夏青青十分愤怒的开口了:“很好。来人,将小雪乱棍打死!”

    什么!!!

    小雪眼睛都瞪了出来,自己通风报信,怎么会是这个结果!而后就是浓浓的恐惧,眼神看着夏青青充满哀求。

    但这一刻,小雪看到夏青青的眼神,却是一种冷酷的眼神。那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冷酷的王后,而不是一个邻家姐姐。

    很快,小霞等丫鬟就进来了。一看眼前情况,小霞却大着胆子询问,“王后,这小雪犯了什么错?可否给小雪一次机会?”

    众多小丫鬟也都惊讶的看着眼前,不敢相信。

    一直都很老实的小雪,一直如同邻家姐姐一般的王后,怎么会忽然发生这样的变化?

    就在这时,又有持剑的女侍卫进来,这些女侍卫可不是丫鬟,都是上过战场的女战士。当先几个女侍卫更是拿着木棍进来了。

    但是这些女侍卫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有些发懵,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夏青青缓缓看了一圈,对着那些丫鬟,有些冷傲的开口,“是不是一直对你们不错,让你们忘记了身份!

    这里是王宫,虽然很简陋,虽然只有几个人,但王宫就是王宫,规矩不可废。

    做丫鬟就做丫鬟,是谁给你们胡言乱语的权利的!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宫廷里是不能乱说话的吗!”

    小雪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还想通风报信得到点好处费呢,结果却是将性命给搭上了。此时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头,额头已经一片血水。

    但夏青青却打定了注意杀鸡骇猴。命令旁边的女侍卫再次下令。

    这边,小霞作为侍女中的大姐头,却咬了咬牙想要退出屋子,准别找贤王救命。可是夏青青一声冷哼,周围女侍卫立即将大门关上。

    “打!”女侍卫队长咬牙下令。这女侍卫还是夏青青在大夏国时候身边的人,很知道宫廷内的事情。此时眼见夏青青不改变主意,终于下令。

    可怜小雪只是一个小小少女,几棍子下去就彻底失去呼吸。

    夏青青冷着脸:“装殓了,送回她家。送上一笔厚葬费用。”

    女侍卫小心问道:“王后,如果小雪家人相问,我们该如何回答?”

    “就说背后说贤王的坏话,妄图扰乱后宫。”

    这是比较严重的措辞了,却也是最能堵住悠悠众口的说法。

    周围丫鬟们吓得浑身颤抖,眼看着小雪就在自己面前被打死,那种震撼是无法想象的。

    夏青青缓缓看了周围的丫鬟一眼,“退下吧,记住教训。王宫就是王宫,管不了自己的,可以提出离开。想要留下的,就要遵守规矩。”

    夏青青说完,周围丫鬟这才遇到猛兽一般,疯狂离开屋子。这些小丫头们不知道,夏青青这不是第一次‘冷酷’了。上一次还是大夏国没有倒下时、大皇子派袁才来安阳要军事物资,被夏青青直接打发了。

    看着丫鬟们的表情,夏青青叹了一口气,从小生活在大夏国的皇宫里,夏青青明白很多事情,也分外珍惜眼前的一切。

    作为贤王想要找个女人,这算多大的事。不过……夏青青嘴角翘了起来,有些东西还是要争取的。

    …………

    却说宁国、长青县,仅仅约半个月时间,张全就完全模仿了当年李贤的发展路线。

    以大型聚灵阵为能量来源,建立了第一个大型的纺织工厂。

    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宁国开始了向资本主义的第一步跨越。张全的星火燎原集团,也终于燃烧起了第一支火把。

    这一天,张全邀请了宁国上下,无论是帝王君臣、还是一般的贵族、小商人,甚至包括儒家的相关人员前来参观。

    而宁国儒家的代表人物、‘合德书院’的掌院、大儒李冀华,也带领了书院上下不少人前来参观。

    数以千计的人前来了,宁国的高层几乎全都在此。宁小兰和母亲站在一起,正在和母亲说悄悄话,尤其是关于张全和工业、资本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以来,宁小兰也对工业、资本等有了本质的认识。此时正在向皇后解释:“这是社会生产力的变革,也是真正的、从根本上的变法,一种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的变革。”

    皇后听了,若有所思的点头,却静静的看着眼前忙碌的女工。

    现场纺织的全都是女工,男工一般负责一些比较粗、重的活计。整个工厂环境还很简陋,但热情却直冲云霄。

    每一个工人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的光彩。

    宁国皇帝也是一个有心人,见状后立即指着一个女工询问。“你对这工作,有什么样的看法?”

    女工立即跪下,“陛下,这是张相国的大恩。小女子过去在家织布,一月最多不过三匹,实际银两收入不过三两。如去掉丝麻等成本之后,实际银两收入只得一两三分。

    而在这里工作,张相国将50%的利润分给我们所有的工人。分配到民妇身上的,每天就有500铜板。一月可得15两白银。

    而且这里还负责吃喝。我一家都在这里工作,一月就能赚到超过40两白银。顶过去十年的纯收入!”

    嘶……哪怕宁国皇帝有准备了,但听到这个数字后,依然倒吸一口冷气。一个简单的工厂,就可以让普通百姓的收入增加百倍!

    如果十个工厂……如果全国都是工厂呢……

    好吧,宁国皇帝还不知道经济和资本的运作方式,但不妨碍他这样设想。如果全国以工厂的形式形成新的统治阶层,那会是多少财富啊!

    有了财富,咱可以建立军队,可以去抢啊!

    宁国皇帝这样想,周围的贵族、官员、小商人更是看的眼睛冒光。工厂,简直就是一个摇钱树啊,反正暂时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也有一些人眼光比较敏锐,“张相国,这工厂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吧?”

    “自由竞争、优胜劣汰。无论是国家还是市场,总是适者生存。”张全说着,就转向宁国皇帝,“陛下,工商业和资本主义有三个特点必须要了解。

    第一,就是技术。比如制作织布机的技术,比如制作导线的技术。工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技术之上的。

    以后,张全准备建立一个人才培养机构,定向培养工厂需要的人才。

    第二,就是资本。说直接点,就是财富。财富就是工业的粮食和动力。

    第三,就是自由竞争。只有通过自由竞争、优胜劣汰,才能保证全国范围内形成健康的体系,并且积极向上。

    但同时,国家必须给予一些小企业、小工厂少许初期的优惠,保证他们能健康成长到足以为国家创造财富的阶段。等这些企业‘成年’了,才能放他们到市场上竞争。”

    宁国皇帝思考好一会,终于不得不点头:“想过说的有道理。

    不知道相国对纺织这个行业有什么看法?规划?为什么要选择纺织作为第一个建立的工厂?”

    “陛下圣明,一眼就看出了关键。”张全先送上马屁,宁国皇帝立即高兴了——合着朕还很有资本主义的天分么。

    稍顿,张全才继续说道:“陛下,之所以选择纺织,因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衣食住行是社会四大基础,而衣为首。

    但实际上,传统纺织技术远远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很多百姓十年才舍得换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啊。

    一方面是百姓并不富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衣服少、价格就贵。

    而工厂纺织可以将布匹的价格压下至少三成;等技术进一步成熟,臣有信心将布匹价格压缩到半价、乃至更低。这样就能让全国百姓都穿上更廉价的衣服。

    第二,纺织技术最简单,是工业技术和民间技术最容易对接的一种技术。很多民间女工只要经过简单培训,就能立即上岗生产。

    第三,因为防治技术简单,具有更好的普及性。所以,全国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复制这种模式。只要陛下一道圣旨,最多三个月,宁国就能完成资本主义初步转变。”

    宁国皇帝立即心动了。

    但这时,大儒李冀华却提出了反对,“陛下,万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