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十七章 命格?(求收藏推荐啊)
    “李贤,你相信人有命格吗?所谓的命格,就是有的人天生就该大富大贵,有的人天生就该穷困潦倒。

    天地万物,命格最低贱的就是草木,命格最高贵的就是诸天仙神。”

    “这……”李贤犹豫一会,才认真的回答,“回皇后,我并不完全相信,但也不完全否认。”

    “你这话我信。”皇后面色忽然有些唏嘘,“我到现在有三个孩子,大皇子你应该见过了;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叫夏玉华,一个就是她,夏青青。

    大皇子诞生的时候,有方士说,命格不稳,有太子之命,却不够做一国之君。

    当时,没有人相信。

    三年后,夏玉华诞生。方士又说,命犯破军,有克夫和早夭之相。

    自然,我们还不相信。

    八年后,夏青青诞生。方士又说,命犯贪狼,有克夫和破财之相。

    我们依然不相信。因为天下间方士良莠不齐,而且方士的思想驳杂混乱,只是将这方士打发了。

    可是……哎……”

    皇后忽然转头看了看夏青青,轻轻抚摸夏青青的头顶,似有怜惜、疼爱以及一份无力和无奈,“可是九年前,大公主夏玉华嫁给西北的镇西将军赵章。仅仅一年后,百战百胜的赵章在一次与陈国的交战中,莫名其妙的中箭而亡,只留下怀孕的夏玉华。

    夏玉华在诞下赵飞后的三个月,自绝经脉而亡。”

    皇后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

    李贤默然,皇后说的简单,但李贤却能看到这其中无数的悲痛和挣扎。而镇西大将军身死,必然给大夏国造成巨大的冲击;可惜过去的李贤不学无术,只隐约记得小时候大夏国闹过一次危机。

    而此刻李贤却不方便开口,只能静静的等待。一会后,皇后擦了擦眼泪,才继续说道,“经过这件事情后,我们不得不将那方士恭请回来。方士给出了破解的方法。

    只要太子永远是太子、或者不做太子,就不会有杀身之祸。而青青……最好的是素食布衣、生活节俭朴素,不接触任何奢华的事物。”

    李贤看着旁边布衣木钗的夏青青,心中蓦然一痛;一个皇家公主,却只能布衣木钗、素食节约,想来还无法接触太多外人吧。

    只是,虽然知道这些,李贤依然没有放弃的打算,“难道就没有彻底解决的方法?”

    “有,而且有两种!”

    “两种,如何解决?”李贤已经喜上眉梢了。

    皇后苦笑,“一种是修行到陆地神仙境界,也就是化神期。”

    李贤一瞬间就傻眼了;金丹期都是高手,元婴期都能称老祖,化神期都是传说了。

    是,仙法满地都是了,可没有宝物辅助,以人身的精力和资质,成就实在有限。为什么现在出现了文士、谋士、武士、方士这些“入世法”的修行体系?说穿了,没办法了!

    用传统的修行方法虽然不错,但很多地方都需要什么筑基丹啊、元婴丹啊、元神丹啊之类的宝物辅助;可现在修行者这么多,哪还有什么宝物啊。

    没有了宝物,传统的修行方法就要打折扣,元婴期基本上就是巅峰。所以才出现“入世法”思想的诞生。

    所以,想要让夏青青修行到陆地神仙境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李贤愣了好一会,才小心的问道,“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皇后看了眼李贤,“就是找一个命格更硬的夫婿。如此,不仅能化消青青身上的厄运,反而能物极必反,{将贪狼命格转换成为喜羊羊命格(开个玩笑)}将贪狼命格转换成为‘禄存’命格,大富大贵、福运绵长。

    只是……”

    说道这里,皇后面色苦涩,“只是这命格又不是石头,哪个坚硬与否一目了然。想要验证命格强弱,就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成亲。

    可是,公主毕竟是公主,总不能嫁了一遍又一遍,那皇家颜面何存。”

    李贤瞬间纠结了。

    爱美人不爱江山,那叫情调;爱美人不要性命,那叫赔本。把命都搭进去了,美人自然也就不是自己的了。

    见李贤犹豫,皇后也只是叹息一声,“李贤,我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

    李贤看着那依旧在低头玩耍夜光灯的夏青青,咬了咬牙,忽然大踏步走到夏青青面前,在众人惊讶而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拉起夏青青的手,一字一句说道:“嫁给我吧。”

    李贤这忽然的举动,惊呆了所有人;就算是夏青青也抬起秀美的素颜,惊讶万分的看着李贤,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

    皇后也是惊讶许久,终于笑了,“青青,你送李贤离开吧。我先找方士给李贤测试下命格再说。”

    “嗯。”夏青青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送李贤离开。临出门是,夏青青忽然低声说道,“谢谢。”

    “谢的话要有实际行动哦。”李贤一张猪哥脸凑到夏青青面前……

    “嗷……轻点轻点……”夏青青的实际行动就是“九阴白骨爪”。

    “噗嗤……你还真是一个无赖。”夏青青笑了,李贤立即凑过猪哥脸就要啃。

    “哼,我还没答应你呢。”夏青青一把将李贤推开,转身就回到了门内;可看得出来,此刻夏青青的心情是明快的,至少暂时是明快的。

    李贤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腮帮子,得意的转身离开。

    却说这李贤当然不是真正的爱美人不爱性命,李贤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怕死的人;之所以敢接受夏青青,除了确实是一见钟情之外,更重要的是——李贤相信自己的命格肯定很硬!穿越呢,命格不硬能穿越吗!

    就是有了这样的考虑,李贤才最终选择了——赌一把!

    至于说破财什么的,是我破别人的财吧,就现在看来,想要让哥们儿破财,不是一般的困难!

    李贤哼着不着调的流行歌曲,迈着欢快的脚步返回朝堂大殿,此刻大殿热闹非凡,无论是奸臣还是能臣,无论是否敌对,这时候都嘻嘻哈哈的说上几句好话,喝上几杯欢庆之酒,做出一副“尽释前仇”的样子。

    李贤四处看了看,发现宰相欧阳无病这里人最少,就只有欧阳无病、欧阳青以及几个宰相方面的副官;别的官员是一个也没有。

    李贤想了想,就向宰相这里走来。李贤现在很得意,所以就翘尾巴了。“宰相大人好,您先前说有时间到宰相府坐坐。

    可是小子算来算去,年后会很忙,就现在有时间。特意来敬您老一杯。”

    欧阳无病一听李贤这话就火了,指着李贤的鼻子大怒,“你……你……你这个混小子,有你这样做事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