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三六章 怪病需怪药
    (今天开始回家了。这几天忙着打包、处理物品,一直没什么存稿。接下来几天就只有一更。争取尽快稳定下来。这一段时间确实很困难,还请谅解。)

    话说绝代风华当得上是商王国十大仙子之一了,不愧为‘绝代风华’的名号,而且是一个有三份尊贵、一份妖娆的绝世妖娆。

    只是,绝代风华这三分高贵,加上表现出来的元婴期的修为,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在众人注视下,在玄天真人真诚凝视下,绝代风华终于接过玫瑰。

    可下一刻,天罡佣兵团的团长、张航忽然大叫一声,“玄天道友,加把劲啊,亲一下!”

    绝代风华立即羞恼了:“张航,回家画你的鬼画符去。”

    张航也不生气,反而嘿嘿笑了:“我说美丽的绝代风华团长啊,我们十大佣兵团中,就你的身份一直没有公开,今天是不是该说说了?”

    “我来说吧。”玄天真人拉着绝代风华,满脸幸福,“绝代风华确实是她的名字,不过应该说是道号。本名为‘花解语’,是十大门派之一、百花谷的副掌门。

    百花谷,和凌云派有一点世仇。”

    “哦……”众人恍然大悟,竟然是百花谷的副掌门。

    “但是,十大门派的副掌门,怎么可能是元婴期修为?”越女剑发话了。

    “妹妹观察可真仔细。”绝代风华花解语笑了,身上气息一变,瞬间从元婴期变成了化神期高手的气息。

    玄天真人傻乎乎的看着身边的人,一时间大脑转不过弯来。一眨眼,土鸡变凤凰。

    张航一见绝代风华“变身”,脸色一变,“哎呀,我刚想起来还有一个符篆没有画完,我回家画符去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其余的佣兵团团长见状,一个个龇牙咧嘴的“道喜”,而后一个个脚底抹油,溜得飞快。最后连连越女剑也身影一幻,竟是御剑飞走了。

    很快,大殿里就剩下玄天真人和绝代风华两人。

    玄天真人发呆中,绝代风华笑的很灿烂。但笑了一会,绝代风华忽然身影一矮,竟是趴在玄天真人肩膀上,轻声说道:“怎么,吓着了?”

    男子汉大豆腐,怎么能吓着呢!玄天真人双手一紧,大嘴巴就啃过去。

    绝代风华却娇笑一声,一闪身离开玄天真人的怀抱,“别把我当成什么随便的人。正式成亲之前,你手脚老实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做一段时间的残废。”

    玄天真人听绝代风华这样说了,反而笑了;但随后又变成了苦笑。以后千万别发生家庭暴力啊,否则自己只有挨打的份!

    话说这爱情的代价,是不是有点高?

    …………

    下午时分,龙三太子敖寒鬼鬼祟祟的将从吾不孤那里抓来的药放入一个法宝丹鼎中炼制。

    随着真火一点点灼烧,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味道散发出来。似乎是药香、却带有一种怪异的腥气。

    这药方,龙三太子已经吃了三天了,很有效果。

    只要吃下去,龙三太子就会比较亢奋,但吾不孤掌握的药量很好,这种亢奋并没有脱线,反而让龙三太子发了疯的修行。

    尝到好处了,龙三太子每天都抓药。为了保密,还将谢玉华送过来的几个男仆侍卫给打发了出去。

    但今天,龙三太子正在炼药呢,忽然大门被强硬的推开,一个黄色衣裙、高贵窈窕的身影走来。

    “啊……姐你怎么来了……”敖寒傻乎乎的看着敖轻雪走来。

    敖轻雪却没看趴在地上吐火的敖寒,而是一把揭开丹鼎,从中抓出一把药材,看了一会后,却是面色大变,“你就吃这个!”

    “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敖寒张牙舞爪的要将敖轻雪手中的药材夺下来,却被敖轻雪一把捏住,扔到地上。

    敖轻雪面色很不好看,“小寒,你知道这药方中有什么吗?”

    敖寒才不管这些,而是大叫着,“不用你管!还有,谁高密的,说,我要将他扔到海里喂鱼!我要让巡海夜叉将他插在叉子上,带他去冲浪!”

    敖轻雪轻轻一笑,对外面一个男仆招收。男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化神期修为的人鱼。

    “你你你……”敖寒那个恼怒啊,“太太太可恶了,竟然在我身边安插间谍。我有商王国的公民身份,我要去司法部告你,我要你赔礼道歉、并赔偿我的损失!”

    “嘿!”敖轻雪笑了,“你当我不知道法律?按照商王国法律,你还属于未成年的,我有资格监管你。

    走,跟我却找那个吾不孤。真是好胆,竟然敢开这样的药方!”

    敖寒也终于察觉到问题,缩头缩脑、心惊胆战的问道:“姐,这药方……有问题……”

    “你说呢!”

    敖寒顿时龙鳞倒竖:“好啊,这小老头儿竟然敢给我开毒药。我要吃了他!”

    “你给我安静。一会不准说话,在外面等着。”敖轻雪抓着敖寒的脖颈,如同提着一条泥鳅一样冲向吾不孤的楼层。

    到了吾不孤的楼层后,敖轻雪发现这里有不少人在排队。但敖轻雪才不管这些,一把将敖寒仍在旁边,自己走了进去。

    周围排队的人看到敖轻雪倒是不敢说什么,但看到敖寒,顿时兴奋了。

    “呀,这不是敖寒吗。你在舞台上的表演太好了。”

    “敖寒太子啊,签个名呗。要不,按个爪印也好。”

    周围越来越热闹,敖寒又开始兴奋起来,很有明星范儿,虽然是一条龙。

    这边,敖轻雪却直接找到吾不孤,一把将刚才抓的药渣拍到吾不孤面前,“吾不孤,你竟敢给敖寒开这种药!”

    吾不孤抬头看看,“哦,原来是公主。这药没有问题啊。”

    敖轻雪被吾不孤这态度气笑了:“吾不孤,说,我弟弟哪里有病,竟然还给开个药方,这药方中我至少认有一种是母海蛇的中段肚皮。你这是要做什么?”

    吾不孤推了推自己眼前装饰多过实用的老花镜,慢条斯理的说道:“不错,敖寒确实是有一点小问题,他太好动、修行上却又有些懒惰。这是一种病。

    我开的药方,是要引导他能静下心来、全力以赴的修行。这样才能最快成长起来。

    还有,敖寒已经服药三天了,接下来可不能断药,否则敖寒会变得更加懒惰。

    我的计划是一直等敖寒修行到元婴期才可以断药。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不要耽误别的病人。”

    敖轻雪有些傻眼,懒惰是一种病?真的吗?

    犹豫中,就看到吾不孤百忙之中抬头说了一句话:“不仅懒惰是一种病,太勤奋也是一种病。修行慢是一种病,衰老更是是一种病。

    在这方面,老夫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你问问来看病的人,他们都是怎样的问题。”

    不用敖轻雪问,旁边就有人开口了:

    “公主殿下,我修行中老是走神,用清心咒都不行。”

    “我修行慢,而且每天子夜时分,经脉都会堵塞。”

    “我今年还不到六十岁,但却苍老成这个样子。主要是不能修行所致。如果能修行,我可以返老还童。”

    ……

    周围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病;真正意义上的伤病,却极少。

    渐渐地,敖轻雪大约明白了,自己的弟弟确实有病,而且得治,药不能停。

    但同时敖轻雪对吾不孤也开始好奇了,人族的医学,竟然有这样神奇的地方?连心猿意马、修行缓慢都能化作病症,并且针对性的治疗?

    而根据周围众人所说,吾不孤在这些诡异病症的治疗上,确实是有一手、‘疗效’显著。周围的“病人”都是赞不绝口。

    而且大家纷纷劝说,既然要治疗这些“怪病”,难免要用些‘怪异’的药材。我们的药方都是各自保密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似乎自己真的是反应过敏了呢”敖轻雪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