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三零章 宁国、梁国
    本来宁小兰还算着,等张全一行人回到宁国之后,自己就说动父皇变法,到时彻底压倒梁国。

    一切算计都是那么的美好和完美。

    结果,临到家门口了、十万八千里之行只差最后一里时,才忽然发现希望落空了!

    宁小兰心头想要抓狂,这一路走来,向博文虽然没怎么开口,但智慧超人的宁小兰却发现了向博文的不凡。或许在思想进步和发展方面,向博文或许比不上张全;但向博文沉稳、内敛、多有心机。

    按照宁小兰的想法,到时候让张全做个“理论大师”、“思想导师”,让向博文做个“变法政治家”、“宰相”之类的,自己居中调和,调和新旧思想、调整资本主义和儒家思想之间的摩擦。这就是完美了。

    可是,一瞬间所有的构想都化作了泡影。

    眼看着向博文一步步走向梁毅,眼看着梁国的御林军警惕的将向博文保护起来,宁小兰的懊悔、恼火就别说了。

    至于张全,更是面色难看至极。

    张远却似乎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的送别向博文,

    向博文来到梁国的保护范围后,才转头向张远、张全、宁小兰等人拱拱手,“感谢一路相随。其实早在出发之前,向某就说过,我要到梁国。”

    随后,向博文对张全说道:“张全,念在一路走来的情分上,看在你叫我一声向叔叔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记得在梁国还有一个向叔叔。

    向叔叔这里,永远欢迎你。”

    “我也是!”梁国太子梁毅也对张全拱拱手,“张公子,你的演讲,在下也听说。如果张公子愿意来梁国发展,只要一句口信,梁某愿意以倾国之力迎接张公子。”

    而后,梁国太子梁毅转向倾城公主宁小兰,“世妹,世兄冒昧了。

    人才之于国家,犹如珍宝之于世人。

    改天,世兄当亲自去‘江宁城’向世妹赔罪。

    告辞。”

    说完,梁毅又对张全拱拱手,而后一声令下,五千御林军浩浩荡荡退回梁国边关。

    宁小兰银牙咬的咯吱响,尤其是梁毅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向张全示好,就更让宁小兰面子过不去了。

    等梁队退去,宁国的军队也终于浩浩荡荡赶来。一个将领面色有些讪讪的来到宁小兰面前,“公主,末将来迟。我们本来以为梁国是想要对公主不利。却不想……”

    宁小兰忍了又忍,终于悠悠叹息一声,“这事不怪你,是我考虑不周。”

    说完,一转身返回马车。

    宁芳芳见状,脆声喝道:“起驾。”

    车夫立即赶着马车向前走去,向宁国边关走去。

    边关将领听了公主的话,面色更加惭愧几分,也纠集军队将公主一行人守护在中间,向宁国走去。

    马车里,阵法启动之后,宁小兰公主彻底卸下伪装,脸上的优雅褪去,一种淡淡的森冷浮现。“梁毅、向博文,我一定要让你们后悔!”

    马车晃晃悠悠到了宁国之后,沿途不少百姓出来围观。这次真的是自发的,相比于前面苏国、琅琊国的百姓来说说,宁国的百姓很有几分自豪。

    闻名遐迩的张全张公子、张先生,来到我们国家了!而且倾城公主已经传出话来,张公子将在宁国停下脚步,这就让宁国百姓更加高兴了。

    百姓的欢迎,渐渐瓦解了张全、宁小兰一行人的愤怒,队伍也渐渐向宁国的帝都、江宁城走去。

    沿途各级官员盛情款待,御林军更是沿途护送,百姓的欢呼不断;宁国的太子也亲自出来迎接。

    …………

    与此同时,张全一行人忽然分离,向博文去了梁国、张全去了宁国的事情,也在瀛洲西方这周围传播开来。

    张全这一路走来,可谓是风光无限,当然也引起了无数的关注。没想到最后时刻发生了如此变故,周围国家在惊讶的同时,也纷纷做好了看戏的准备。精彩啊。

    宁国、两国,一北一南;同样都是地阔五千里左右的大国、同样都有海洋贸易、同样都与更西方遥远的肥土神州有往来。

    还有,宁国梁国竞争关系很激烈不说,两个国家的帝王竟都不是昏君,,两个国家都是人才济济、国势蒸蒸日上。

    另外,宁国出了一个宁成公主,为宁国带来无数荣耀。宁国的太子也不简单。

    而梁国的太子也不是一般的人,也能放低身段,四处拉拢人才。

    如今,宁国公主费尽千辛万苦拉拢来的人才,刚好又被梁国给截胡、抢走了一个。

    “所谓的精彩无限,就是眼下吧!”无数人笑了,等待看最后的故事。本来还担心宁国一家做大,现在安心了。

    在万众期待中,转眼就过了两天。

    而后,一个消息炸开了:

    梁国皇帝任命向博文为“相国”,并赐婚公主一枚;另有良田千顷,敕造相国府。

    但紧接着,更轰动的消息传来,号称绝代佳人的倾城公主终于还是要嫁人了,不出意料,就是张全。

    宁国的手笔不比梁国差。张全除了成为倾城公主的驸马之外,同样担任相国、敕造相国府;张远被封为国丈。良田自不用说。

    老实说,宁国给张全的条件更好;别的不说,仅仅一个倾城公主就让梁国的手笔黯然失色。

    而后几乎同样是一前一后,梁国和宁国发出了要变法的“预告”。

    不过在周围各国看热闹的时候,儒家却不干了。好吗,来一个宁国还不算,现在又来了一个梁国。

    在别人、别的国家看来,宁国和梁国是不死不休。但是在儒家看来,两个国家却是一丘之貉!因为,一旦变法,儒家在两国的利益必然受损!

    又两天后的早朝,宁国朝堂上,宁国皇帝陛下的侍郎(秘书)宣读了圣旨:“着礼部侍郎杜钧,安排公主婚礼。散朝后,请杜钧留下,商谈细节。”

    群臣暗自叹息,倾城公主终于还是要嫁给张全了,这事已经不可更改。说实在的,过去不少文武大臣对如此绝美的倾城公主也有想法呢。

    修真者寿命悠长,只要双方愿意,倒也没有特别难听的‘为老不尊’的说法。

    当然也有不少大臣是为自己的儿子着想。

    但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而后所有人都转向宁国新增加的一个官位——相国。以及坐在相国位置上年少的张全。

    谁也没有想到,在大家都讨论给张全一个什么位置的时候,宁国皇帝竟然消防梁国,单独设立‘相国’一职。相国的地位,等同正一品高官,甚至还在中书令(皇帝秘书长)之上。真正的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虽说位置不等于权利和影响力,权利和影响力是需要经营的;但有了这个位置,张全经营自己的力量也很容易啊。

    圣旨宣读完毕,宁国皇帝开口:“今天,我们要正式讨论变法的内容。三天前相国已经做过演讲,也让各位思考过。

    各位有什么想法?”

    您都这样说了,我们能有什么想法。群臣都很“乖”,宁国中书令马荣德站了出来,

    “陛下,臣等鄙陋,短时间内却是无法理解相国所言。还请相国言明。”

    这是不满吗?还是要罢工?

    宁国皇帝眼神带着莫名的笑意,意味深长。宁国受儒家思想影响深远,想要变法,必然会影响既得利益者。这是任何国家变法都不可避免的门槛。

    不过中书令所言也不是全无道理。尤其是张全虽然演讲很多,但最核心的、如何治理国家的具体措施,却从来没有说来。

    今天,张全你该拿出干货来了吧!倾城公主给你了,你也坐上了相国的位置,要是再拿不出一点干货来,信不信将你丢大海里喂鱼!

    张全一路走来,早就不是当年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此时却是自信的站了出来,在所有人注视下,张全缓缓开口:“陛下,我的策略是,一国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