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二八章 贵宾?
    张全眼睛一闪,知道来挑战了。却很大方的做出邀请:“先生请说。”

    “那就冒昧了。”苏渐先客套一下,才开口问道:“常言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先生认为呢?”

    真不含糊、也真直接!一句话就问到了两种思想的核心上。

    周围所有人立即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精彩来咯

    连苏国皇帝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张全的回答。

    后方,倾城公主宁小兰也在等待张全的回答。这是张全第一次遭受到儒家的正面挑战,如何应对这个挑战、结果如何,张全是胜利还是失败,都至关重要。

    关乎儒家,更关乎张全。

    如果胜利,是险胜?还是摧枯拉朽的胜利?

    如果失败,是惜败?还是一败涂地?

    宁小兰更是关心。这是张全最大的危机,却也是张全最大的机会!如果张全能在这场辩论中取胜,那么宁小兰就能放心在、在宁国推行变法。

    本质上,从政治角度出发,宁小兰相信资本主义比儒家更适合治国;但如果张全在辩论中失败了,也会引发很多的问题。

    在万众瞩目中,张全傲然的抬头,“先生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但张全要说……”

    唰!所有人精气神提到了顶点。

    张全缓缓吐出后面的话语,“全国只要一个君子,就足够了!”

    静,静的没有一个人敢大口喘气。张全的回答,简直可以说是妙到毫颠。张全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没有如同一般的学术辩论那样批判儒家、也没有夸高自己的观点。而是,将这个话题很完美的转移了。

    一句话,将辩论的话题从学术转移到了政治。

    “好!”好一会,现场才爆发出赞叹,是中书令张建德的赞叹;而后才有无数欢呼和掌声传来。

    高台上,苏国皇帝很满意张全的这个回答;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翘起来的嘴角足以说明一切。

    如果全国只有一个君子,这君子是谁不言而喻。

    而苏渐却面色发黑,本想来一个学术上的辩论,不想张全将话语一转,就从学术转到了政治。而且转变的很完美!

    但没关系,儒家不会就此认败,政治吗,儒家更懂得政治。

    苏渐继续反问:“一人计短,一个国家事情如此之多,非一人可成。当广纳贤才,方能垂拱而治。”

    张全却很不客气的摇头,“苏先生的话有道理。但是!”

    说道这里,张全语气更不客气了,傲然的看了看四周:“但是,我们只是献策的,如何斟酌策略,是陛下的责任。

    我们只要将自己的智慧献给陛下,由陛下挑选就足够了。

    张全一路走来,不是为了辩论,更不是为了针对某一个学派。

    张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将我认为对国家、对百姓、对天下有益的思想传播开来。

    张全要传达的,仅仅是一种思想、是一种新的治国策略。

    这种新思想的目的,不是为了辩论,而是为了治国。给陛下、给天下人多一个选择,多一种新的思考方式和方向。

    资本主义并不是一个排外的思想,相反,资本主义可以接纳任何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思想。”

    “兼收并蓄,才是国家发展的长久之道。

    每一个国家都有每一个国家的特色,同一套制度在一个国家成功,不一定能在另一个国家成功。

    真正的治国,不是单纯的采用某一种思想,而是需要一种综合的智慧。

    陛下或许需要从儒家思想中选择仁义,从资本主义思想中选择商业,从道家思想中选择宽容等等。

    一个国家需要多种思想,而作为学者,我们要端正自己的姿态,不要……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如同洪钟大吕在苏国上空回响,让苏国皇帝眼睛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百官若有所思。只有儒家方面的人,却是面色瞬间惨白。

    张全却并没有就此放过:“每一个珍贵思想的诞生,不是为了辩论的,为了辩论而辩论的思想,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我们要想的,是这种思想是否能为天下谋利,而非驳倒别的思想。

    虽说道理越辩越明,却不是无限的,而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实践的基础上。实践出真知,而后才能辩论。

    如果单纯地为了辩论而辩论,毫无意义。”

    “好!说得好!”苏国皇帝忍不住站起来,“听先生一席话,让朕茅塞顿开。先生,请上座。”

    苏国皇帝起身,竟然要邀请张全坐自己的坐位。

    一时哗然,这龙椅不是随便让的、更不是随便坐的。

    但苏国皇帝似乎下了决心:“这坐位,不是为先生个人让的,而是为先生的思想、为天下百姓所让。先生的思想境界,当坐此位。”

    张全推辞几次,苏国皇帝却一把将张全按在龙椅上,“先生当为天下学子之表率。”

    如此一说,张全却是推辞不过。再说这也不是真正的、皇宫大殿的龙椅,只是一个临时的高座而已,倒也不算僭越。

    接下来,张全就坐在这里,讲解了自己的思想,苏国皇帝站在一边,好似一个“侍从”。

    一场演讲从傍晚说到深夜,周围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边。不断有官员、贵族、将领等发问,很多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刁钻。

    而遇到无法回答的,张全也大方的承认自己不会。这样坦诚的态度,反而为张全迎来了更多的赞美。

    只有儒家,彻底没有了声音。张全没有和儒家展开辩论,却已经将苏国的儒家思想彻底打压了下去。相比于张全表现出来的气度,儒家似乎有些‘自私自利’了。

    如此张全在苏国呆了三天,每天都被无数人拥戴;而后苏国和琅琊国之间用红地毯铺路,迎接张全到琅琊国继续演讲。又是一场好疯狂。

    在琅琊国,儒家没有一个出头的了。

    琅琊国又呆了三天,张全一行人出了琅琊国,下一步,就是宁国了!

    张全心头火热。

    宁小兰也心头火热。但不是为张全。

    可是出了琅琊国,却发现前方迎接的不是锦旗,而是旌旗!

    什么情况?张全等人豁然一惊。

    却见前面走来两个金甲将领。当先一个脱掉头盔,对着张全的队伍微微躬身,“在下梁国太子梁毅,特来恭迎贵宾前往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