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六二六章 归程
    天色渐渐昏沉,元麟已经十分疲惫,一阵海风吹来,让元麟疲惫的精神,多了几丝生机。远处,是一个灯火辉煌的港口。

    到了吗?

    忽然,怀中的身体一动,元麟酸麻的双臂再也无力支撑,小小的身躯滚落黄沙。

    “嗯……”一声痛呼传来,方小小睁开眼睛,好奇的打量四周,“啊……你是谁……这是哪里……”

    “是我,元麟。小小不用担心。我们在玩捉迷藏的游戏。”元麟挤出微笑。

    熟悉的声音让方小小安定下来,“元麟哥哥,我们要去哪里?爹娘呢?叔叔婶婶呢?侍卫哥哥都哪去了?你骗我……”

    元麟深呼吸几口气,恢复下疲惫的身体,指着前方灯火灿烂的港口:“我们到前面,就会看到爹娘他们了。”

    方小小疑惑的看了看,却弄不清状况,只能跟着元麟继续向前走去。走来不一刻就来到港口。却发现港口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难民等等。

    港口前面有一圈低矮的墙壁,商王国的士兵将这里完全隔断。围墙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或许元麟来的刚好是时候,看到商王国的士兵抬出一桶桶的米饭,周围的难民一拥而上。

    方小小已经觉得事情不对,却只能跟在元麟身后。

    元麟看了看周围情况,忽然抹去自己和方小小脸上的伪装,大踏步向前走去,越过哪些或木然、或哀求的难民,直接来到一个门前,看到门前站岗的一个士兵,朗声说道:“这位大哥,我想到商王国学习。可否搭个便船?”

    因为卞国太过混乱,至今没有开辟一条空中航线。元麟想要去商王国,最好的方法就是坐船。

    站岗的士兵看了看元麟和方小小两人,发现只是两个十几岁的枯瘦少年。犹豫了一会,才微微侧身让开通道。同时稍微提点一下:“你们到三号船坞,那里有一艘璀璨星辰集团的商船,马上就要起航了,而且是直达安阳城的。”

    元麟当即拜谢,拉着方小小就向前方跑去。

    这是元麟第一次看到钢铁大船,站在船坞边看着眼前的大船有些发愣。总算船上一个人喊了一声,“小兄弟,要搭船吗?”

    元麟摸了摸口袋里仅有的一块美玉,有些苦涩的开口,“大哥哥,我想到安阳城求学。不知船费多少?”

    “哈哈,不要你们两个小家伙的钱。上来吧。”

    “谢谢。”元麟这才拉着心神不安、迷迷糊糊的方小小上了船。上了船之后,却有些拘谨的站在角落,很有几分孤独。

    “小兄弟过来坐。相见就是有缘,别客气。”

    元麟拉着方小小,有些拘谨的坐下,却只坐半边椅子,很有几分惴惴不安的问道:“这个……那个……”

    这个那个好一会,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我自我介绍下吧。”青年开口了,“我叫张瀚,浩瀚的瀚。之所以愿意接纳你们,有两个原因。

    第一,你们还未成年。

    第二,你们有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如同一般人那样,只是单纯的想逃离灾难、来商王国避难。

    商王国能力终究有限,我们不可能无条件收容所有难民。但对于有志者、有追求的人,我们愿意帮一把。

    不过小兄弟,你想要到商王国求学,只怕不太容易,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显然,张瀚很明白元麟两人不仅仅是所谓的求学。

    元麟想了想,忽然说道:“大哥哥,我可否在船上做工?我不想白吃白喝。”

    这时,旁边有人送上简单的晚餐,简单、数量却不少。看到晚餐,元麟和方小小两人肚子开始咕噜叫了。尤其是元麟,从早上跑到晚上,一口气跑出近乎两百里,几乎累坏了。

    “你们吃点就去休息吧。如果你们真要感激,那就努力强大起来,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撑起一片天空。”

    说完,张瀚就离开了。方小小忽然抓住元麟,“元麟哥哥,你告诉我,爹娘叔叔婶婶呢?是不是出事了,你说啊……”

    “小小,冷静。”元麟强忍悲痛,将事情说了出来。

    方小小立即哭晕了过去。一转眼,曾经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化作了泡影。

    远处,张瀚也听到了这里的谈话,却也只能摇头叹息。这样的事情,在卞国这里屡见不鲜。自从军火出现之后,率先遭殃的就是这些小的政权。33个庞大的政权,已经不约而同的开始里前期的清场,

    很快,船只鸣笛,船只缓缓离开港口驶入浩瀚的大海。

    元麟没有休息,而是趴在栏杆上,看着大海出神。

    …………

    车马悠悠,两队车马在路上向西而行。

    一队马车是龙马,雄赳赳气昂昂;一队马车是胭脂马,奢华中却自有一分儒雅。

    正是张全和倾城公主宁小兰的车队。

    不过此时有一点不同,张全的队伍浩浩荡荡,仅仅龙马就有三百多,这些都是张全路过各国所得。

    一路走来一路演讲,张全已经成为绝对的‘大家’、‘贤者’。工商业、资本主义等思想,以摧垮拉朽的姿态在各国蔓延开来。没有什么能阻挡新思想扩张的脚步。

    尤其是随着向西接近宁国之时,这里儒家思想渐渐浓郁。但儒家思想和工商业资本主义思想碰撞之后,却为张全带来了更大的荣誉!

    对统治者来说,显然工商业、资本主义、法制等想法更具有优势、简单易行、效果显著、百姓也乐意接受。

    况且张全一路走来,也将最基本的火药、发动机等基本技术传播开来。火炮一响,就将之乎者也的儒家思想给打的支离破碎。

    如今的张全,身挂四十多个国家的荣誉贵族徽章、五十多个国家的荣誉官印。官印中几乎都是一品大员的官印。

    身边还有十名优秀的弟子以及五百多名追随者。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下来的精英。

    至于张全的父亲张远、以及向博文两人,似乎渐渐沦落为配角。

    张全看着手中简单的、只有线条的地图,却有几分激动:“还有最后一万里了,再过苏国、琅琊国两个国家后,就能到宁国了。”

    到了宁国,就能和宁小兰完婚了!张全有无数向往,而且没有丝毫担心。

    以自己如今的声望、才能,做宁国的驸马绰绰有余!张全转头看着旁边的胭脂马车队,心头火热。

    忽然,宁小兰的马车打开,宁小兰的倩影一闪而逝。宁芳芳走了出来,将一方锦帕送到张全手中,“公子,这是公主绣的,你看看满意吗?”

    张全打开一看,却是一对鸳鸯。张全大喜,“满意,满意!”

    宁芳芳心头闪过淡淡的失落,“那我回报公主。”

    张全眼睛一眨,小声在宁芳芳耳边说道:“芳芳,你的呢?”

    “我……我……”宁芳芳面色瞬间红了,似有羞红也有幸福,“我不会……”

    说完,宁芳芳逃也似的离开张全的马车。

    …………

    与此同时,外出巡游的倾城公主即将返回宁国的消息,立即在周围国家传开了。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闻风而动。有皇子、有世家大族的传人,甚至一些国家比较年轻的皇帝、一些自诩年轻的超级高手,都准备行动了。

    可是随后传来的消息,就让这些人怒了。有人捷足先登……

    咳咳,这个词有点不文雅,换个说法。就是……有人要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张全一路走来的“光辉形象”也被摆在这些人的面前。

    “这个张全,不简单!”梁国太子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有危险的光芒闪烁。

    这时,有侍卫来到,“殿下,我们一个秘密消息。”

    梁国太子接过信息,只看一眼就豁然站起,“走,御林军统领呢,立即召集御林军,我们去迎接贵宾!”

    “是。”侍卫立即离开,通知梁国御林军统领;而太子则去面见梁国皇帝,说明事情因由紧急之后,当即出了皇宫。

    太子带领五千多精锐的御林军,浩浩荡荡出了梁国,在边界处静静等候,仪仗万千、旌旗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