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三十章 反击
    大夏国的首都武阳城,最近很热闹;确切的说从李贤离开后就很热闹。

    李贤离开的时候,璀璨星辰商行已经如日中天,背后有李家的支撑,又采用无数新的商业手段,想不火都难。更别说李贤打死了王明,在民间确实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主要是正面上的支持。

    就如同许仁预料的那样,通过这样的一次举动,李贤迅速从恶霸变成了英雄——那王明比李贤嚣张多了。应该说,这一次立威,不仅仅完成了立威、宣告了李贤少爷的来到,更是洗刷了过去的污名。可以说是一举数得到。

    也因为这样的一次事情,李贤才能轻松地离开帝都、去海边发展了。

    但李贤离开后,武阳城更加火爆;不到一个月后,王家就做出反击,他们破解了接地线的奥秘,并且做出了彩灯。

    而后,王家就针对彩灯市场发起了攻击;没有玻璃,就用琉璃。说起来,琉璃也不错,奈何相比于纯色的玻璃就差了一点;但没关系,咱降价啊!

    利用价格优势,王家的霓虹彩灯商行迅速走红——不过是在中低端。但中低端就中低端,王家依然做的有声有色,尽量雕刻精美的艺术灯具。如此,在中端市场也算是站稳了跟脚,并且准备向高端市场发起挑战。

    面对王家的挑衅,璀璨星辰商行稳坐如山,根本就不做任何回应,依旧如故,生意似乎并没有多少变化,每天依旧卖的断货。

    然而就在前几天,璀璨星辰商行忽然做出了反应——完全放弃低端市场、放弃绝大部分中端市场,全力开发高端市场,并且打出了“冲击顶级市场”的口号。

    似乎这是对王家的退让。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难道璀璨星辰商行服软了?虽然说璀璨星辰商行是李家的,但大家都知道背后还有太尉、大将军、户部尚书三家盟友呢,就此退缩似乎太没道理。

    很快众人就恍然大悟——反击来了!

    这一天,帝都、包括帝都附近所有的王家布行的对面,同时出现了一家新的布行——属于璀璨星辰商行的布行、彩衣布行,而且所有的布匹一律九成市价出售。

    这是光明正大的、明摆着的反击,而且也玩起了价格战。

    “好便宜!便宜了足足一成呢!赶紧抢啊!”无数人发出惊呼。

    “哇,布匹质量全都是上等的呢!”更多的人发出惊呼了。

    如此情况,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反映到了王家家主王川的手上——对手做出反击了,而且反击的异常犀利!

    王川看着手上的情报,皱着眉头问身边的一个人,“王远,你有什么看法?”

    这王远自然是王家的人,是负责商会方面的。

    王远将所有的资料反复看了数变,“我们16家布行对面全都同时开了一家彩衣布行,对方必然是蓄谋已久。

    想要开一家布行,第一天至少也要准备两百匹布,16家商行就要三千多匹布。

    布匹不是黄金,是一针一线纺织的,利润本就微弱。所以我认为,他们应该是从别的地方收购的,而且必然是巧取豪夺的那种。”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王川沉吟一会,忽然下令,“王远,将他们所有的布匹收购过来,尽量收购,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少布匹。”

    “是。”王远退下。

    王川继续看着手中的资料,喃喃自语:九成的价格,几乎就是成本价出售啊;如果加上运费,还要赔不少。这事情,不合理!!!

    王川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感叹一声:罢了,收购吧,大不了转手卖出去也还是能赚的。

    等王远回到布行的时候,却傻眼了。就见对面的布行面前已经有五六百人排队了、队伍末端都已经抵在自家布行门口,却没有一个人看一眼身后的王家布行。

    彩衣布行的店小二忙的是脚不沾地,一会抱出一匹布帛丝绸之类的,当场展开、丈量、公开检查,而后顺利成交。不断地有人叫道:“好布,好布。”

    同时门口还有一个店小二不断地大吼:“排队排队,每人限购一匹。”

    王远知道,现在就算是抢购也已经迟了,民众们对于插队的行为,直接是暴揍一顿,偶尔还有几个法术飞出。这仙域的百姓可不是吃素的!

    不过王远并没有离开,就这样看着——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布匹!

    果然,等到中午时分,彩衣布行的掌柜就出来道歉,“各位乡亲们,抱歉,今天已经售罄,准备的400匹布全部售空。”

    “啊……”后面剩下的民众们无限失望、还有一点点愤怒,骚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王远看的冷笑,嘿嘿,这下看你们怎么办!

    怎么办?有办法!掌柜的大声叫喊,“乡亲们乡亲们,请稍安勿躁,请听我的解释。

    暂时真的是没有了,大家看看我身后的铺子就明白了,真的是一块布料都没有了。

    不过大家不用担心,这只是今天的没有了,明天还会有,后天也还会有。

    请大家排好队,我们准备了号牌,请大家领取号牌,明天按照号牌排队。我承诺明天的价格依旧是如此,绝不会涨一个铜板!”

    掌柜的喊了好几遍,骚乱的民众们终于沉静下来,开始上前领取号牌。号牌很简单,就是简单的厚纸板;但厚纸板被随机撕开、一分为二,店家和百姓各执一半、明天按照缺口和号码校对。

    王远呆愣愣的看着前面整齐排队领取号码的群众,好似被一棍子打的头晕眼花。彩衣布行的允诺,无异于就是在说——你们不要去买别的布行的布了,等我们的就好。

    日落时分,几辆马车缓缓驶入城内,这是从安阳赶来的马车,车上装了足足一千多匹布,暂时充当第二天、16家布行出售的布匹。

    袁昭看到就只有一千匹,顿时苦恼了,“我说两位哥哥,你们还好意思笑,加上我们的库存,明天也就只有两千匹,根本就不够啊。”

    张全嘿嘿一笑,“你没听懂李贤的意思吗?饥渴销售、饥饿营销、钓鱼式销售,不要一下子将群众喂饱了,要一点点的撒饵。明天就销售一千匹,后天也是如此。五天后,我们再来一次爆发。

    对了,你们的纺织机呢,为什么不用?”

    “拆了呀,你别说你没拆!”袁昭很鄙视的看着张全胖子,似乎是在看一个球。

    张全那个恼火啊,“一万两黄金的东西,你就这样拆了?!”

    “是呀,既然要拆,当然要拆最好的啦,拆个破烂能学到什么?!”

    “你……”

    “哎呀哎呀,兄弟间不要这样僵硬。”上官勇适时出来打圆场,“我们暂时按照贤弟的安排做就好。只要将顾客吊住,让他们别去买别的布匹就足够了。”

    袁昭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张哥别恼,小弟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