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五九零章 美丽的玫瑰
    夜晚降临,繁星满天,半轮明月高悬,让夜色充满了神秘和美丽。

    静静燃烧的篝火旁边,在两队马车中间,是一个临时的、简单的、却精致的晚亭,这是用法术临时制作的。但就算是临时制作的,也极尽精巧。一场精美的晚宴已经结束。

    晚亭里,宁国的公主宁小兰漱口、洗手之后,就静静的带上面纱。

    自从与张全一起折返之后,宁小兰除了吃饭之外,平常全都带面纱。

    张全这边已经很熟练自然的拿起侍女递过来的茶盏,不再是一口喝下、而是漱口后吐到另一个比较旧的杯子里。随后又有侍女端来小小的金盆,张全在其中洗了手,而后伸手让侍女帮忙擦干。

    如此的生活,张全已经‘学习’并‘适应’了。必须要承认,来自宁国的、受到了所谓儒家影响的礼节,虽然繁琐,却能极大地彰显尊贵。

    能用法术而不用法术,这是一种另类的生验。这种生活,能够很好地陶冶、培养心性。

    晚饭结束,张全行与宁小兰再一次开始“论道”。但今天的论道,却不再是‘论’,而是‘辩’。

    前几天,张全和宁小兰分别将自己的思想分析、讲解一遍。张全讲解的自然是从李贤那里剽窃、并发展起来的资本论、工商业富国等,以及如果将统治与资本论结合起来。

    宁小兰讲解的,自然是儒家的思想。这是一种起源于‘东胜神州’的思想。(注1)

    而今天,两人结束了讲解、开始辩论了。

    这是表现自己的机会!张全看着面纱下朦胧的面容,心头炽热:“宁小姐,请恕我冒昧,我认为,儒家的思想和道家思想类似,适合个人的修养,却不能用来治国。用儒家思想治国,必然大乱。

    百姓犯罪了,难道不杀?杀、有违仁义,不杀、有违民意。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难道只凭所谓的‘感化’?这显然行不通!

    仙域的生存根基是什么?是道德吗?我认为不是!生存的基础是利益!

    生存本身,就是利益的体现。吃饱喝足了,才有心思考虑别的。

    而一个国家想要强大,道德礼仪都是表面上的,是做给别人看的。真正对国家有利的,还是经济财富、工业民生、军事力量等。

    所以,儒家可用却不能真用。”

    “但如果人人追求利益,却会让人陷入利益漩涡。人族本身就是一个大家庭。国家也是一个大家庭。如果能让大家互亲互爱,全国上下团结一致,而后做什么不是事半功倍呢?”

    “宁小姐说的有道理,但请容许我反问一句,宁国百年前开始受儒家思想影响,至今如今国内情况如何了?是否达到儒家大贤们的预期?

    先让我猜猜,连十分之一的预期都没有达到吧!”

    张全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宁小兰忽然沉默了。其实过去这段时间,宁小兰虽然在讲解儒家的思想,但却已经被张全的资本主义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资本主义总是从利益出发、从实际利益出发的,十分具有可行性,而商王国的巨大成功,更是最有利的证明。

    五年时间,商王国横推大夏国诸侯、十日灭掉齐国,与龙宫结盟、影响力延伸到内陆的赵国等大国。

    这些证明,够不够?

    不够的话,还有:火箭试射,吸引了多少目光。天火炸弹,直接灭掉了杨国!这都是工业的奇迹。

    反观宁小兰讲解儒家时,不是用什么圣人说事、就是做比喻。真正的、现实的、有力的证明,没有!

    说话要讲究实事求是呢。辩论更是如此。

    所以,今晚的辩论,宁小兰很快就变成了听众,听着张全用资本主义将儒家的“治国方面的考虑”驳斥的体无完肤。

    最后,张全总结到:“儒家的思想,在教化百姓上,‘应该’具有奇效。这几天我也在思考儒家方面的思想。

    我认为,可以从儒家的思想出发,制定属于宁国的法律、社会公德等,并以此来充实资本主义思想中的缺陷和激进。

    但国家本质上,还是实行资本主义。”

    “张公子大才。”宁小兰似乎有些崇拜了。

    张全看着那张面纱后绝美的容颜,心头火热,“哪里哪里,这还多亏小姐的讲解。如果不是小姐对儒家思想理解深刻,张全也无法综合儒家思想和资本主义的利弊。”

    “嗯……”宁小兰低头,似乎有几分娇怯,语气嘤嘤:“张公子还叫人家小姐,我们之间还用如此生分么……”

    张全豁然热血上头,脱口而出,“小兰……”

    “嗯。”

    宁小兰应了一声,似乎有几分不安的扭动下身体,而后逃也似的起身返回马车了。

    张全看着宁小兰的背影,眼神有几分满足、几分迷醉。

    张远见状,微微皱眉,但更多的还是满意和自豪——儿子厉害啊。

    但经历无数风雨的向博文却半眯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却说宁小兰回到马车上,对着梳妆镜缓缓褪下面纱。面纱后是绝美的容颜,高贵而端庄,秀丽典雅却没有丝毫的妖娆。只是有一点,宁小兰此时的眼神,平静无波,哪有什么娇羞。

    旁边的侍女宁芳芳小心的问道:“公主,这一段时间和张公子之间都熟悉了,为什么还带着面纱?”

    宁小兰手指缓缓拂过银镜,“芳芳,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玫瑰吗?而比玫瑰还要美丽的芍药,却少有人提及?”

    宁芳芳皱眉:“大家都说好,那就好了。有什么原因呢?”

    “有的!”宁小兰淡然一笑,笑容中却有一种深沉的智慧,“大家之所以都说玫瑰美丽,是因为玫瑰带刺!而芍药,无刺。

    因为带刺,所以危险、难得。因为危险才美丽、难得才珍贵。

    所以,大家往往会用芍药来形容靑楼女子,却没有人用芍药来形容良家女子、大家闺秀等。”

    “原来如此!”宁芳芳恍然大悟。因为,得不到、才美丽!所以,公主才一直带着面纱。

    宁小兰手指轻轻拂过梳妆台上的面纱,微笑道:“还有一点,如果我不带面纱,张全怎么敢直视本公主呢!

    让他能看到、却又看不真切,才能让他着迷。

    而男人吗,一旦着迷了……”

    宁小兰没有说下去了,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稍微一顿,宁小兰再次开口:“芳芳,想不想出人头地?想不想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想不想有一天,能对那些指手画脚的人说不,甚至将他们打入天牢?”

    这转折有点大,但宁芳芳一直跟在宁小兰公主身边,却隐约听懂几分。稍微犹豫下,宁芳芳一咬牙,“但凭公主吩咐。”

    宁小兰转头,看着宁芳芳,“你确定?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继续跟在我身边,为我分担工作、

    而一旦确定,你就只能一直走下去。或许前方是金光大道,或许前方是万丈深渊。而无论如何,你都将付出代价。这个代价,或许会让你身败名裂。”

    宁芳芳听了,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激动、兴奋,“公主,我就一个丫鬟,有什么名分。

    况且,如果继续做丫鬟,奴婢一辈子都是奴婢,只会给公主添麻烦。虽然做公主的奴婢也高人一等,但如果有机会,芳芳更想与公主并肩作战。

    如果有机会凌驾于男人之上,让万千男子俯首听令,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无论未来如何,我都愿意尝试。”

    宁小兰继续看了好一会,终于点点头,“那好,明天,我要将你送给张全。”

    这算是重磅消息吧。但宁芳芳却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很冷静的问道:“公主,我需要做什么?”

    (特别提示:李玉龙来自‘赤县神州’的太皓神庭。本书中,请将赤县神州、东胜神州看做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