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五二一章 袖手旁观
    晋国怎么惨了?

    话说几年前,晋国还是很强大的,晋国的百姓走路,鼻孔都是冲天的。但是,自从商王国崛起,晋国战败之后,情况就急转而下。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旦失去了骄傲,国家不说会滑落、但至少不会再有太大的进步。更别说,晋国后期更是被商王国经济渗透,国家看似繁荣,但很多很多的领域,几乎都被商王国把持。

    这样的场面,渐渐耗尽了晋国的家底。

    后来,齐国灭亡之后,晋国就被商王国、吕国、刘国包围了;晋国东海又是商王国的势力范围。也就是说,从齐国被灭之后,晋国就已经是一只笼中鸟。

    如今,吕国、刘国联合攻击晋国,晋国终于顶不住了。

    顶不住了不说,晋国就只有一个求救对象,那就是——苦大仇深的商王国!

    但有一分可能,晋国也不想向商王国求救,然而现实终究无法避免,不向商王国求救,晋国就没有活路。

    晋国的使者是李贤的老熟人、宰相司马轩;陈国的使者也算是半个老熟人,宰相袁守志。基本上可以这样说,周围国家的宰相等重量级人物,李贤都见识过了。

    司马轩和袁守志两人几乎一前一后来到安阳城主府。

    许仁不在身边,李贤就缺少一个智囊;虽然说商王国智囊还是很多的,但李贤最习惯的还是许仁。最主要的,是因为许仁几乎是看着商王国成长起来的,所以许仁的建议往往最贴切商王国的需求。

    不过,没有了张屠夫也不能吃带毛的猪啊,李贤转向严泽安、李元明等人寻求意见。

    自然,李贤等人讨论的时间,司马轩和袁守志两人只能焦急的等待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袁守志和司马轩等的心急,李贤也左右为难。

    首先,无论是哪一个智囊都很明确一个原则:陈国和晋国的事情,不能简单看,这两个国家的情况,实际上是涉及到了整个瀛洲东方的发展变化。

    但随后,各个智囊们的意见就不同了,而且各有各的道理。

    严泽安的主要意见是保住晋国,然后把晋国、吕国、刘国弄成一个三足鼎立的、相互牵扯的状态。如此,商王国就能以“仲裁者”的姿态,名正言顺的插手三个国家之间的事情。

    而对于陈国、蔡国的事情,应该适当牵扯下蔡国,让蔡国和陈国之间达到平衡。如此商王国才能居中牟利。

    但李元明的意见就比较激进一些:袖手旁观!

    不管晋国还是陈国的死活,任由事情发扎变化。商王国有足够的能力应对任何可能的变化。

    如今,商王国有一个极大的优势——航天。李贤当初说的,要用飞行器将人直接送到仙界的构想,在第二次火箭试射成功后,就让很多修真者看到了新的希望。

    这个优势,让所有知情的修真者,对商王国都有一份“向往”。这是一个极大的政治优势。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几天之间,有十多名化神期高手加入商王国;元婴期高手数以百计。

    此外,商王国的工业、军事更是不用说。

    既然商王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水搅浑了;水浑了才能摸鱼啊。而现在我们不用插手、只要袖手旁观,“瀛洲东方这潭水”自己就变浑了,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此外,李元明还有一个考虑,邵国和邢国的转变,让商王国面临新的危机。而眼下就有一个机会将这个危机扼杀在摇篮里,就是放任瀛洲东方混乱!

    严泽安说:商王国现在需要一个和平的内在环境发展。

    李元明说:我们有足够的力量保证内部稳定;而一个混乱的外部环境,能为商王国提供极大的市场。

    终于,曾经齐国的宰相、现在商王国教育部副部长的贺治国开口了:瀛洲东方已经混乱,现在的情况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时代已经变了,想要追求和平是不可能的!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应该学习适应混乱、主动的。

    如果混乱无法避免,那么我们宁可主动“引领”混乱!防止大难来临时,太过被动。

    贺治国的言论可谓是入木三分,齐国的灭亡让贺治国开始思考原因;这才有了眼下的言论。

    如此争吵了很久,李贤也终于做出了决定:袖手旁观!

    不过,虽说是袖手旁观,可是面子工程还是要的。李贤给了司马轩和袁守志两人如此回复:

    第一,我们终究只是一个王国,而且是以经商为主,如果直接插手别国内政、出兵干涉,对我们商王国影响太大。

    第二,但是呢,我们也痛恨侵略,虽然不能直接出兵支援,但可以给间接的支援,比如军火价格,八折出售;你们可以用金钱、宝物、土地等实际物品作为交换。

    (一定是实际物品哦,关税啊、税收啊什么的就别拿出来了,谁知道你们国家能支撑多久呢。)

    第三,商王国内,可是有“雇佣兵团”的。你们可以去“冒险与佣兵协会”发布任务。嗯呢,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如今协会内有一个新的板块,就是“战争任务”。

    将这些事情说完了,李贤就撵人了。司马轩和袁守志两人还是苦苦哀求,可惜这件事情,不是哀求就行的。李贤的决定,必须要为商王国的发展考虑。

    屁股决定脑袋,说的就是眼下了。

    司马轩和袁守志两人眼见李贤不松口,无奈叹息一声,只能去发布佣兵任务了。

    说起来,商王国的冒险者、佣兵团里,也是卧虎藏龙,元婴期已经屡见不鲜;化神期也有。要是能请动一个化神期的冒险者守护国家,也还不错呢。只是这价格吗……

    冒险与佣兵协会内发布任务,虽然很灵活,但有一点,价格上没有办法商讨。都是发布任务、任由冒险者或者是佣兵团挑选。对于发布任务者来说,是一个十分被动的过程。

    允许晋国和刘国发布战争任务,再允诺八折的军火价格,李贤其实已经很厚道了。

    但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商王国袖手旁观的事实,瀛洲东方的混乱,似乎已经可以预见了。

    继大夏国、齐国完全灭亡、蔡国几乎名存实亡之后,陈国晋国这些老牌国家,也纷纷陷入危机。

    此外,刘国在与晋国的战争中,国家力量被极大地消耗,国内已经有暗涛涌动了。

    虽然前期的变法为刘国带来巨大的好处;然而规模浩大的战争,却又为没有享受到变法好处的广大百姓,带来更加沉重的灾难。

    不同于商王国,在法律可以说是畸形的刘国境内,行商的权利几乎被中上层掌握,底层百姓,如今面新增了一种剥削!

    …………

    夜幕悄然降临,安阳城化作了不夜城,灯火灿烂,悦耳的歌声在四处飘荡。

    但是在商王国司法部部长公孙无伤的豪宅大门,却来了一个衣着打扮普通的人。

    “干什么的?”警卫拦住了此人。

    来人语气满是拘谨:“各位大哥,烦请通报一声。在下公孙承德,算是公孙无伤大人的远房堂弟,来自刘国。有要事求见。”

    公孙大人的堂弟?警卫队长那个无奈啊,“这已经是公孙大人的第一百个堂弟了吧?你真的是公孙大人的堂弟?你要是撒谎,会被乱棍打死的!真的,我亲自动手!”

    警卫队长呲牙,以表示自己的恐怖。

    “真的,我敢发誓!我爹叫公孙建明,我爷爷叫公孙海峰。我爷爷公孙海峰在兄弟中排行第三,而公孙无伤的爷爷公孙海涛排行第二。”

    “咦……看样是真的。你等等。”

    不一会警卫队长就出来了,“来吧,我带你走。不过我要封印你的修为。公孙大人说自己确实是有一个叫公孙承德的堂弟,但你不一定就是公孙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