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二章 贱业?
    却说杨忠出了门,先让门外的丫鬟等帮李贤整理仪容,又让工匠修复房门,这才来到老爷李玉龙的房间。

    杨忠在房门口站定,才躬身开口:“老爷。”

    “如何?”李玉龙看上去三十多岁样子,气度沉稳。

    “回老爷,少爷已经完全恢复。经过检查,灵魂和身体完美融合,不存在任何夺舍的情况。可以确定,少爷真的恢复了。只是少爷离魂期间,似乎有别的经历。”

    而后,杨忠将看到的、听到的、包括李贤的要求等等,都详细的说了出来。

    李玉龙静静的听完,终于笑了,难得开了一个玩笑:“离魂期间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很正常,据说还有人见到过黑白无常、甚至是黄泉呢。

    既然他要工匠,就直接让他去作坊里吧,总比让他出去惹事好。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变化,能做些什么,竟然敢妄言对我有帮助。”

    “是。”杨忠退出去后,李玉龙终于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继续埋头文书之中。作为大夏国的御史大夫,李玉龙也是压力山大滴。

    话说当杨忠管家再次回来的时候,李贤正愁眉苦脸呢。这李玉龙老爷也真绝,给李贤分配的丫鬟,不是年老的就是长得比较粗糙的——好吧,这是文雅的说法,直接的说法就是长得对不起观众。

    见杨忠回来,李贤立即跳了开来,“杨叔,我爹同意了吗?”

    杨忠沉稳的一笑,“少爷,老爷已经同意了。我们直接去工坊吧。”

    李贤大喜。“真的?太好了!

    杨叔,我爹就在书房吗?我先去给爹请安。”

    看着李贤的背影,杨忠愣了好一会,终于叹息一声,“也许,真的是浪子回头了。”

    李贤去请安,别提李玉龙有多高兴,很是鼓励、安慰了李贤几句话,也没有问李贤的变化和离魂经历,只是说:期待李贤的改变,并嘱咐李贤加快修行;修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修行?”出了门,李贤叹息一声,这身体上一个意识真的是太有本事了,有那么好的资质、有普通人只能仰望的修行条件,愣是只修行到了炼气期五层,距离十层的大圆满还有相当的距离。

    “看来以后有的忙了。”

    出了门上了马车,李贤探头探脑的看着四周高大的围墙,这里全都是权贵云集之地,肃穆庄严。

    等马车走出三里多之后,才来到繁华的外城。相比于庄严肃穆的内城,外城才是欢乐的海洋,至少看起来是如此。

    人群涌动,修行者、侠客、书生、官员、商人小贩、艺人戏子等,看的李贤是眼花缭乱。马车走的是畅通无阻的官道,一会就出了大夏国的首都武阳(城),向野外狂奔而去。

    一路上,杨忠为李贤解释一些概况:

    首先,为了更好的集权和控制,官员以及少许亲属是住在城内的;但主要家族、作坊、卫队等全都要在城外。

    其次,作坊和工匠、手工业、一些一般的技术、甚至包括务农、纺织等,在仙域是属于贱业的。所谓的贱业,是相比于“修行”来说的,是指普通人的谋生手段。

    对仙域来说,修行才是主要的事情、才是最高贵的行为,只有修行才能得到强大的力量和悠久的生命、以及尊贵的地位。

    听了这些话语之后,李贤表面听得认真,内心几乎在疯狂的呐喊:遍地都是机会啊!

    “停下!”李贤正丫丫中呢,马车外忽然传来呵斥。竟然有人敢当街呵斥李府的马车?!李贤心中的好奇大于愤怒。

    杨忠掀开帘布,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宰相的公子欧阳青。大公子何故拦住我们的马车?”

    李贤心中一动,知道这是杨忠说给自己听的。立即打量起对方来,一个二十多岁样子的年轻人,骑着一匹白马,很普通的白马。

    欧阳青用马鞭指着杨忠和李贤,“我爹告诉过我,只见到李家的人就要呵斥一顿。祸国殃民的奸臣,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完,欧阳青竟然潇洒的转身,就要策马离开。

    你妹啊,李贤那个恼火啊,无缘无故的被人拦住骂了一顿,真真是岂有此理!顿时冷笑一声,“贼喊捉贼。杨叔,我们走,和这种骂街泼妇一般的人计较,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李贤这话一出口,反而是气得欧阳青呆愣了。

    杨忠听得哈哈大笑,立即指挥车夫策马前进。“少爷你刚才骂的太解气了。”

    李贤很委屈:“杨叔,我就是在诉说一个事实而已嘛。”

    在杨忠的笑声中,车夫欢快的赶着马车来到了十里之外的李家的作坊。作坊很大,占地差不多有三十亩。

    进了大门,杨忠带李贤见到了这里的主事,李有为,也是李家的人、旁支。按照辈分,李贤还要称呼一声族叔。

    “三叔,我想看看碧玉灯的作坊。”简单问候后,李贤开门见山。

    “怎么,你的碧玉灯坏了?”

    李贤摇头:“三叔,那碧玉灯很好,我是来学习的。”

    “你学习这种贱业做什么!”李有为显然有仙域的通病,哪怕他自己就是负责作坊的人,也有些看不起这所谓的贱业。

    李贤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些概念太根深蒂固了,似乎我有点乐观了。但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李贤绝对是九条龙也拉不回来。而且李贤也有计划的,灯、光明,才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事物,也是最离不开的事物。

    可这话该怎么说呢?眼睛一转就有了办法,“三叔,你们这碧玉灯做得太呆板了,毫无艺术性可言。我准备做一个宝莲灯给父亲用用。”

    “呆板?你是说给你的碧玉灯很丑?那已经是作坊最好的了!”李有为有点不高兴了。

    “三叔三叔,您就让我进去玩玩吧,如何?”

    “玩玩?”李有为面色已经有些黑了。可经不住李贤耍赖,终于还是开口了,“可以,但你不能耽误他们做工。”

    “当然当然,我就看看。”李贤迫不及待的答应一切条件。果然是万事开头难哟。

    杨忠见事情完成,就告退了;李有为就带着李贤走向里面,也顺带介绍一下。

    这里有玉器作坊,负责玉石雕刻、包括普通的符篆等,而碧玉灯就是这里的一个作坊中制作的;

    还有锻造作坊,武器铠甲、农具等在这里生产;

    还有纺织作坊、木工作坊;

    最后就是最重要的‘法器作坊’,这里主要是生产修行者能使用的物品,产量很低、但利润最高。

    李贤盯着法器作坊很久很久,终于还是没有进入法器作坊,因为筑基期才有资格炼制法器,李贤现在只能去普通的玉器作坊,与玉工们交流。

    负责玉器作坊的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孙明,一个苍老的老玉工。

    “见过孙前辈。”李贤抱着求学的态度来的,很是谦逊。看的后面的李有为惊掉了下巴,你不应该趾高气昂的上去呵斥一顿么?

    孙明见到这跋扈的小少爷竟然如此礼貌,一时间有些“吓呆”了,不知所措了。

    李贤那个尴尬啊,不得不再次弓腰,“孙前辈,我是来学习的,请赐教。”

    “这……呀……那个……如何使得……”孙明这一次真的是手足无措了,锦衣玉食的小公子竟然要来学习贱业?

    总算李有为看出来了,这小子好像真的变了:“孙老,小侄已经是浪子回头了。就请您老多担待些了。”

    李有为都开口了,孙明也就不好再拒绝;只是心中总有几分惴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