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八八章 战场上见
    看着李慧被强硬的送走,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许仁在旁边看着很有一些感慨;曾几何时,什么事都要问自己的李贤,也已经熟悉了帝王的手段。或许李慧有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但能做到一国太尉的,李慧还是有能力的;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却是李贤在杀鸡骇猴。

    重用了贺治国,给所有人兴奋,树立了李贤高大光明的一面。

    再驱逐了李慧,让所有人警惕,展现了王者威严、独断的一面。

    甜枣,我这里有;大棒,这里也不缺!

    亲自面试了贺治国和李慧之后,李贤就离开了,剩下的人交给许仁、李元明、严泽安等人负责就好。李少爷很忙的,塑造自己形象后,就做了甩手掌柜。

    苏忠阁、周克银、马征都被分配到陆军方面,其余之人也各有安排;当然,也有几个被剃掉的,心有怨恨、眼神不正的,一个都不要。

    外来俘虏官员,从来都不是商王国主要的官员来源。

    也就在贺治国等人正式进入商王国政坛时,李贤已经批准了“股票交易广场”的建设。

    如同“银行”一样,这“股票交易广场”没有任何前缀。这样的名词垄断,让商王国可以享受无数好处,这好处就是气运方面的积累。

    就如同道教、魔教一样,商王国这是在开创一个个新的流派。以后只要有人提起金融,就会想到商王国的一系列创举。

    经过方世靖和何琳大婶的联手调查后,确定现在的商王国经济已经足够稳定,而因为大量的投资建设,又让企业出现资金匮乏的难题。如今,正是开启股市交易的好时机。

    李贤批准,董冠武紧急撰稿,准备刊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

    而也在这时,经过调整、自我鼓励后的宋克勤,终于拿着父亲宋兴的信,来到了紫竹集团,见到了谢玉华。

    相比于还有些拘谨、还有些学生气的宋克勤,谢玉华却很兴奋的接待了这个大男孩。

    谢玉华太明白宋克勤来到这里的意义了。宋兴是谁这不用说,那可是贤王的贴心人,如今更是商王国宣传部部长、从一品的高官。

    宋兴的独子加入娱乐界,这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了。就算宋克勤什么都不会,只是在舞台上说几句话,也足够了。

    因为宋克勤加入娱乐界,是一个政治标签、是一个政治风向标。

    兴奋的谢玉华亲自为宋克勤端上灵茶,以一个大姐姐的身份,开始安慰劝说鼓励宋克勤。最后亲自将宋克勤送到曹秀兰这里,让曹秀兰教导宋克勤弹琴。

    等回到自己办公室,谢玉华才拆开宋兴的信。信中很简单,除了诉说宋克勤的事情之外,主要就是两件事——鼓励娱乐业发展、带动艺术发展,并‘提议’谢玉华开创‘娱乐期刊’和‘艺术期刊’。

    “以簿册的方式,每五天、或者是十天、甚至是一个月发行一次?刊登歌曲词谱、刊登艺术创作。这方法不错!”谢玉华看了大喜,正愁娱乐方面的宣传事情呢,当即着手规划。

    等谢玉华将期刊的事情确定了,却已经是华灯初上。站在窗前,看着繁华的城市,谢玉华还是免不了感慨。五年时间,安阳城已经天翻地覆,如今,自己这个曾经的大家闺秀竟然要引领娱乐界发展了。

    “没有一刻,不再变化啊!”

    …………

    夜晚,晋国,各国代表在这里正式签署合作协议。从此各国之间不设关卡,不收关税,平等交易;遇到困难,攻守互助。此外,商王国答应去各国投资、建立工厂等。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所以,众人今晚准备庆祝一下。

    酒宴摆好,美味佳肴摆上,美酒满杯;可就在这时,刘国的宰相韩元昌忽然站起来了,“之前为了大局,有一件事情一直没说。如今协议已经落定,那么有一件事情,想要向晋国讨一个说法。

    之前晋国不宣而战,悍然发动对我刘国的入侵,造成二十多万将士战死、五百多万百姓流离失所,经济损失超过三千万两黄金,影响了刘国未来十年发展。

    此事,还请贵国给一个交代。”

    刷……所有人都抬头、眼睛冒光,不少人更是很机敏的将眼神扫向旁边老神在在的商王国外交官、王神大人。

    每一个谈判代表内心都在说:这件事背后要是没有商王国插手,我把手指剁掉。就这一连串标准的统计数据,也只有你商王国做的来!

    怪不得这两天谈判很顺利,商王国从来没有任何刁难,只要条件合理,商王国这边都是一口答应;原来,刁难的在后面呢!

    不仅如此,商王国还让别人出面;出面不说,张口就卡着“大义”的标签。

    看,为了大义,我们刘国之前的谈判忍气吞声;但现在,该你们晋国给个说法了吧!

    晋国宰相司马轩咬牙看着韩元昌,可众目睽睽之下又无法不回应,只能挤出微笑,“韩大人可真给老夫出了一个难题。”

    先定下基调,你是在为难我呢;稍微停顿,司马轩才继续说道:“关于之前的战争,我不想说什么。大家都是修行者,修行的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

    我晋国如此,商王国也是如此,其余各国都是如此。

    没有人规定过,说一个国家不能与另一个国家发生战争。如果一个国家弱小、不堪一击,难道要埋怨胜利国家的强大吗?这显然不对吧!

    如果说这次战争你们刘国胜利了,那么割地赔款、甚至是下跪道歉,我们晋国都认。

    但现在情况是,你们没有取胜,我们双方只能算是平手。

    所以,你们要求给说法的事情,我认为这是无理取闹!”

    韩元昌勃然大怒:“很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战场上见吧!我们先前签订的协议是攻守互助,没说内部不能征战。”

    说完,韩元昌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周围众人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什么表示。这里,终究是仙域、是修行的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就算再有道理,被杀了也还是一了百了,有再大的冤屈也无能为力。

    所以,弱小就是罪恶;所以司马轩能说的理直气壮,所以韩元昌也没有辩解和争取。

    一切,战场上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