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八七章 我不想用你
    商王国在快速发展,速度之快令所有国家瞠目结舌。所以晋国等国家才要联合起来,为求自保——当然,还是有几分贪婪的心思的。

    不过晋国的宰相也不是一般的人,司马轩在得到“商王国愿意加入同盟”的答复后,第一时间就用这个作为“工具”,让刘国退兵了。也算是一点收获。

    但更大的问题却摆在了晋国等十几个国家联盟面前——商王国愿意加入,这可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同意加入?各国联盟还有什么意义!

    不同意加入?商王国报复起来可就“站在道义的高度上”了。

    司马轩那个愁就别说了。想了两天了,也和各国讨论很久,就是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中午正吃饭呢,下人就来通报:“大人,商王国的外交大臣王神来访。”

    “午饭都无法好好吃了啊!”司马轩咬牙说道,“去,将王大人请过来,我们一起喝一杯。”

    等王神过来后,两人皮笑肉不笑的喝了几杯小酒。王神主动表态了,“司马宰相,我和国内联系了一下,贤王表示,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我们愿意做出如此让步。

    第一,商王国愿意与各国结为兄弟盟邦,相互取消关税,各国商路在商王国内,畅通无阻。

    第二,技术支持。我们会在各国投资设立工厂,促进兄弟盟邦的工业化进程。

    第三,资金支持。如今瀛洲大劫气息已经愈发明显,为了抵挡灾难,我们需要更多的军队;而这需要更多的资金。对此,商王国愿意给各国低息贷款,建设军队、保卫国家。

    暂时就这三条,如果还无法满足各国的需求,我们可以继续商讨。”

    司马轩筷子都掉到地上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商王国这三个条件,听上去都很好啊。

    深呼吸几次,司马轩终于做出了理智的选择——与商王国合作!如今,大劫气息渐渐浓郁,瀛洲东方各处,已经渐渐开始出现干旱少雨的情况。

    其实从四五年前的大夏国时代,就已经开始出现干旱少雨;这些年愈发明显。谁都能看到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酝酿之中。这时候,商王国“脑子进水”的支援各队建设,这样求之不得的好事,确实是不需要拒绝的!

    别管商王国有什么算计,先将好处拿过来再说!

    但是,司马轩终究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商王国,是没有脑子的十世善人吗?

    但不管如何,瀛洲东方十几个国家,却是准备尝试联合了。

    尤其是萧国,得知这个消息后,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

    萧国皇帝萧立明松了一口气,但萧国的户部尚书张远张大人,却面色阴沉。连同过去很活跃的张全,也面色难看。

    最近这一个月以来,瀛洲东方风起云涌,什么“雷震子”爆炸,齐国十日灭国的事情,让瀛洲东方议论纷纷。

    而在这热闹的氛围下,张家却是江河日下。袁家对张家的打击,接二连三。悬赏的手段,让张家最后忠心的侍卫,也渐渐消失了——有一部分是被逼走了,而有一部分则是永远的消失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张家渐渐人烟稀少,直到现在,全家上下就剩下了家眷和几个老仆人,已经没有人了。张府的大门都被泼了墨水,三更半夜的,还有人仍鞭炮。

    欺人太甚啊!没有办法了,张远还求助萧国的皇帝萧立明,萧立明也就此事向商王国发起抗议;但这样的‘小事情’,李贤直接丢给李元明,李元明看了之后,又将这事丢给商王国的副宰相袁庸处理了。

    袁庸接到信息后,发现信件上还有李贤的批语——很好。

    所以,袁家接下来就放开胆子,愈发猖獗。

    张远得到这个消息后,气的是七窍生烟;连萧立明都十分恼火——李贤,做人不能这样;可是,恼火也解决不了问题,商王国很强势,反正萧国是无法抗衡商王国。

    “收买袁家、或者是商王国的人,情况如何了?”张远问张全,但声音毫无起伏,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张全语气低沉:“去了三十多人,目前只有六个人还在活动。剩下的,有的被商王国吸引而留下,有的被抓进监狱了,还有的已经渺无音讯,不知道如何。

    目前为止,只收买了几个无业游民,无关紧要;真正有一定地位的人,根本就无法收买。”

    “无法收买啊!”张远叹了一口气,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算了,萧国我们是待不下去了。准备准备,我们悄然离开。去……陈国!”

    陈国,地阔四千两百多里,比四千里的齐国还略微大了一圈,在齐国北方、萧国、蔡国的西方。

    很早以前,在大夏国时代,张全就与齐国有商业往来,当然也有一定的人际关系。如今在萧国待不下去了,陈国就是张家的后路。凭借对工商业的了解,张远和张全父子两人相信,肯定能得到庇护、甚至是重用。

    “走吧,这地方待不下去了。”简单收拾后,张家人就上路了,是从后门离开的。

    …………

    与此同时,李贤回到城主府,今天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再次招降纳叛。

    这一次招降纳叛的对象,是齐国的官员将领等。

    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调查、筛选后,有三十多名齐国的官员被允许进入城主府,面见李贤。

    可巧,这里面就有贺治国这个齐国曾经的宰相。还有,太尉李慧。

    其次,还有上将军苏忠阁、军师周克银,边关守将马征。

    贺治国是在阿山郡被俘,李慧也是在阿山郡战败后被俘;与李慧同时被俘的,还有齐国的上帅邱文明,但邱文明没有通过考察,已经被刷下。

    马征当时率领百万大军,想要攻击严正卿的主力部队,为齐国争取时间;但当时齐国少帅钱光耀没有挡住沈建飞的精锐,致使马征面临前后夹击,最后兵败被俘。

    苏忠阁本来是镇守齐国东方边界的,结果严正卿进军太快,苏忠阁还没有来得及部署就被抓了。但别看战败了,可苏忠阁能力还是有的,只是暂时有点不怎么适应军火的战争模式。

    基础有了,后期只要稍加“学习”,苏忠阁就会成为出色的将领。

    此外,今天李贤接见的所有前齐国的官员,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家人都完好,他们对商王国没有怨恨!这也是很重要的。那些家人有死伤的,哪怕再有能力,李贤也不会用。

    当然,这些人也要愿意加入商王国才行。

    三十多人站得笔直,看着前面年龄不大的李贤。

    其中,贺治国最是感慨,才几年时间,这个当初在齐国隐隐含着逼迫意味、被邀请到齐国演讲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回过头来灭掉了齐国。而自己,也不得不站在台下,等待这年轻人的接见。

    李贤挨个看去,最终还是看向贺治国,“贺治国,说来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我也不想绕什么圈子,我就问你,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你放下亡国之恨,进入商王国为官?”

    贺治国略微有些惊讶李贤的问话,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回贤王,有三点。

    第一,往事无法回头,齐国毕竟已经亡国。

    第二,商王国在制度、法律、行政、民生等全方面,都让我好奇,更让我充满向往。

    第三,人心难免自私,在商王国这里我看到了无限的未来。”

    李贤盯着贺治国看了好一会,果然是宰相,三句话,总结了过去、现在、未来,总结了亡国、新国、自己。

    李贤思考好一会,又和许仁、李元明、严泽安商讨一会,终于开口,“贺治国,暂时有一个位置可能适合你,但压力比较大、责任也很大。我想用你,却又担心你是否能承担起这个重任。”

    贺治国一听就明白,当即发誓:“王不负我,我不负王;只要贤王有三分信任,愿意肝脑涂地。”

    三分信任……听着这四个字,李贤忽然有点感叹。齐国最后时刻,如果齐国皇帝给贺治国一分信任,也不会落得如此。齐国灭亡的前因后果,李贤已经一清二楚。

    感慨归感慨,李贤还是说出了任命,“教育部,副部长职位。暂时,教育部部长,是王后负责。

    在商王国,教育是国家最根本的策略;一个国家的未来,完全根植于教育。而商王国在教育上的投入,可以说是不计代价。

    因此,教育部部长,需要睿智、需要长远和宽广的目光,需要脚踏实地、扎实肯干的品质,更需要有耐心、有恒心、有正气、却又懂得变通的人。

    教育部部长,上承国策、下应民心,前有开拓进取的决心、后不能忘过去历史文化,左有无数人的期待、指责、批评,右有花花世界的诱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国策教育为先,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贺治国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考好一会,才坚定、肯定、干脆的说道:“能!”

    一个字,掷地有声。

    李贤转头问王聪:“王聪,国库还有多少资金?”

    “一亿七千万两黄金。”

    “拨付一亿两黄金的使用权给贺治国。”说完,李贤转向贺治国,“贺部长,一亿两黄金,只是第一批教育拨款;以后还会有更多。我不会问你怎么用、如何用,我只看教育的结果。

    只有一点,在这之前你先拿出一两个月,去考察下商王国的环境。

    王聪,你带贺治国到教育部,去王后那里报道。”

    “是。”王聪转向贺治国,“贺部长,请。”

    贺治国看了李贤许久,微微鞠躬,这是贺治国第一次弯下自己的腰杆。为了这份信任、也为了这份责任、更为了李贤的话语和思想。

    贺治国从来没有过手超过五百万两黄金的财富,也从来没有见到、听到一个国家会如此重视教育。

    一亿两黄金投下去,几乎没有任何要求,简直就是拿黄金打水漂玩儿。

    在有钱之后,商王国没有扩建王府,而是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教育、投入到了社会基础建设。当商王国日新月异之时,李贤还住在老旧的城主府内。

    贺治国离开后,李贤看向李慧,“李慧,就我所见,你的能力并不能算是优秀。如果将人才分为合格、良好、可堪重用、优秀、出类拔萃五个等级,你大约处于良好和可堪重用之间。

    你认为,什么职位比较适合你?”

    李慧眼中有一丝怒气一闪而过,曾经高高在上的太尉,竟然被人如此评价,自然是无法接受。但终于还是不得不屈从于现实。

    “回贤王,我认为有三个位置比较适合。第一,军需供应;第二,陆军统帅;第三,外地治安总督。”

    李贤顿时笑了,笑的意味深长:“我觉得,你哪个位置都不适合!来人,送里李慧离开!”

    李慧顿时怒气爆发了:“为什么!请贤王给一个理由!”

    “我不想用你!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