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七七章 计算机
    在商王国这里,总是不缺少震惊;但今天的报纸,又透露了一条让人惊讶的消息:

    璀璨星辰集团再开新投资,五千万两黄金建设“计算机分厂”。

    计算机是什么?没关系,下面由大幅报道,甚至,也包括“修真大会资料整理完毕、正式发放”的消息。

    应该说,这是将“修真大会”利用的非常彻底,借助修真大会的名声、借助修真大会的资料、借助修真大会演讲者的圈子,宣传了计算机。

    当时参与修真大会演讲的,共有1187人发言,每人回赠三套资料——三台计算机和三套记录所有资料的玉简。

    同时,还有计算机的价格:暂时预售价格为9999两黄金。上次修真大会演讲资料全套49两黄金,不单独分册出售。

    “奸商!预售价格就一万两黄金了,以后肯定会增长的更多。只是这东西真的有这样好吗?”大家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出了如此确切的评价。但评价之后,众人还是忍不住期待计算机的公开销售。

    倒计时10天;当初在修真大会上的人,可以优先免费领取三套。但想要购买更多的,也同样要等三天时间。

    而如果想要合作批发,则要等计算机分厂建设完毕,实现计算机量产后才行。暂时,计算机只在商王国内部和唐国销售,其中50%在安阳城出售,20%在商王国其余地方出售,30%在唐国出售。

    面对商王国正式销售计算机的事情,自然是众说纷纭;但如同另一个世界一样,刚开始,没有人太过看重这小小的计算机有什么作用——辅助学习?辅助办公?辅助研究?

    去一边待着画圈圈去吧,没有计算机,我们现在生活也很好。修真者的学习也很简单,一块玉简就足够了!

    对于强大的修真者来说,就算不能做到过目不忘,但记忆力也是普通人的几十倍、几百倍;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忘了,给自己备一块玉简,也足够了!

    但一些居住在安阳城的、曾经在修真大会上做演讲的人,却可以提前体验下计算机的神奇。

    一些留下固定地址的,直接送货上门;一些没有固定居所的,可以去安阳日报的报社这里免费领取。

    免费的不要白不要,三套加起来可要三万多两黄金的价格呢,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卖掉啊。而且以商王国的性格,应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才对。

    纷扰中,报纸被送入佣兵团驻地。如果说在安阳城哪里能人最多,那么非佣兵团驻地这里莫属。这里,不仅仅只有佣兵团,更有很多很多的冒险者。

    随着商王国不断鼓励冒险者和佣兵团的发展,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开始注册成为冒险者、或者是加入佣兵团。同时,原本划定的冒险者与佣兵团驻地,也愈发繁荣。

    这里,说是卧龙藏虎,绝不为过。别说十大佣兵团,就算是现在的前百名佣兵团,谁那里没有一个元婴期高手坐镇,都不好意思出去打招呼。

    而众多佣兵团中,对计算机关注最大的,就是——天罡佣兵团的团长,张航!

    作为以符篆修行为主要手段的高手,张航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苦恼——计算!就是计算!符篆的绘制、研究、改进等等,需要无法形容的计算。尤其是多种符篆组合起来的、或者是多种符篆联合使用时候的计算,更是繁杂。

    “拖累符篆研究发展的,就是计算!每一次符篆的研究,都需要进行几万次、几十万次的计算,还不一定成功。”

    这是张航无数次的感慨。但今天,在报纸上,张航看到了这样的字眼:每秒计算速度80万到120万次左右。

    这速度……张航仔细看了又看,不错,就是每秒百万次的计算速度!每秒百万次,每秒百万次……

    张航有些激动,一秒钟就能完成自己一个月、甚至一年的计算量???就算这数字浮夸十倍,也够震撼了。

    去弄台试试!其实,内心深处张航很怀疑,这太浮夸了吧?但同时,商王国、尤其是璀璨星辰集团一直以来的良好信誉,让张航很激动。

    不仅如此,张航还曾经在修真大会上讲解过符篆的基本知识,因此可以免费获得三台计算机。

    正好最近没什么事情,张航准备亲自去安阳日报报社领取。不想正在此时,前面有人来报,已经有人送货上门了。

    “让送货的人别离开,我有话问他。”

    稍后,送货的工作人员很无奈的表示:“真人,我只是一个跑腿的,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不过我听说,每一台计算机都有一份使用说明书。”

    “哎啊……”张航恍然大悟,“竟然忘了说明书。好了,来人,给这个小兄弟十两黄金,送小兄弟离开。”

    “谢谢,谢谢真人。”这普通工作人员大喜。

    张航迫不及待的打开箱子,取出计算机。

    “咦?这是什么材料?”计算机用的是塑料外壳、通体黑色为主,而包装计算机的泡沫棉等,也都是前所未见的材料。

    哪怕在商王国这里见到了太多的奇迹,可此时张航还是有些惊异。塑料的材质不消说,相比于木材来说,更加整洁、易于加工;又没有金属材料的刺手、非常柔和。

    仅仅是计算机的外壳,就吸引了张航的注意。但很快,等张航发现塑料只是普通的、没有丝毫灵性的材料后,修真者的老毛病就出现了……普通材料,我看不上眼!

    不过没关系,塑料看不上眼,计算机还是引起张航极大地注意力。找到说明书,竟然是一块玉简。不得不说,这第一批计算机,璀璨星辰集团也考虑的很详细,全都是玉简做说明书。

    灵识展开,很轻易的就从玉简内阅读到了计算机的使用方法;很详尽、也很繁琐。实际上,第一批电脑的说明书,简直可以说是“教程”了。

    负责讲解的,是一个十分美丽温柔的女子,一点一点的、几乎是手把手的教导如何使用计算机。

    这一份教程,张航看来足足两个多小时!看完了计算机的“教程”后,张航心中激动。

    “这绝对是我看的最慢的玉简!也是我看的最详细的玉简。”一边感叹着,张航一边打开计算机。

    不过打开计算机之前,张航要先塞入一块灵石做动力——对外销售的计算机,可不会预装灵石,商王国才不会做这样赔本的买卖呢。

    虽然计算机也能用修真者的真元驱动,但一边输入真元、一边操作计算机,是一心多用,还要保持真元稳定,别一个不小心、真元过大,将计算机给撑爆了。

    不错,第一代计算机很脆弱!这是技术的原因吗?显然不是,这叫奸商本色!

    第一代计算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第二代计算机才能卖的更好啊。

    好吧,扯远了。张航塞入一块灵石,打开计算机。经过长达一分钟的等待后,见识了比较绚丽的开机画面后,终于进入正题。

    “找到了,符文计算器,果然有这个工具。”

    “嘟嘟……”点开符文计算器后,就弹出窗口,“提示,本软件专利属于璀璨星辰集团。提供一年免费试用时间。一年后,请购买正式的、永久使用权。试用期软件能力,只有30%。”

    哔了狗了,教程中没有这个啊!在商王国这里已经生活两年多时间了,张航可知道“奸商”两个字怎么写。

    点击确定后,果然发现软件的菜单中,有很多项目是灰色的;点击上去,就会弹出一个窗口——请购买正式软件使用权利。

    咯吱……张航拳头捏了起来,现在张航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冲到李贤面前,给这个大奸商一顿胖揍。

    但很快,张航就沉静下来,生气解决不了问题,商王国既然敢这样做,自然是有恃无恐。而且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软件到底是什么东西,张航一无所知。

    “先试试吧!30%的功能也足够试验了。”张航开始输入数据,输入十几个基本的符文后,点击“生成水属性符篆”。

    只见计算机表面出现一个进度条,进度条很快,几乎是一个呼吸就有1%的进度。

    张航静静地等待,心中却有数。自己输入的符文,至少能组合成三十个低级的水属性符篆;但如果自己计算,至少也需要一天时间。

    但见三分钟左后,计算机忽然跳出“计算完毕”的字样。而后,屏幕刷的一下滚动起来,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但张航作为元婴期高手,却也看得清楚。

    第十个……第三十个……第七十个……第122个!

    整整计算出了122个!有这么多?

    张航惊讶,回头挨个检查下去,赫然发现,竟然一个都不差!

    三分钟,完成122个符篆的组合计算!此时,张航才忽然跳了起来,“计算机,计算机,这计算机一定要购买、买很多,送回门派!我再试试。

    接下来,张航不断试验,虽然仅仅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功能,但就算如此,也足够惊艳了!”

    忽然,张航愣住了,“怪不得商王国发展如此快速,符篆、阵法等不断更新,原来是有这东西。现在计算机既然公开出售了,那么商王国自己内部使用的,应该有更加强大的计算机才对。

    要不,我去问问李贤,是否能购买更加强大的计算机?”

    想到就做,张航立即向外走去。

    此时,张航心情激动、更有一点震撼。计算机,这只是商王国展露的冰山一角;而自己刚才使用的,也只是计算机众多功能的一部分;就算如此,功能已经如此强大。那么推而思考,商王国到底还有怎样的底牌?

    忽然,张航想到了那所谓的“雷震子”。直觉告诉张航,这东西,绝不简单;只可惜,商王国守口如瓶,外界什么资料都得不到。

    一边想、一边走,不想刚到门外就看看到七星佣兵团的团长北斗真人。见面了,北斗真人披头就问,“计算机,你用了吗?”

    “你也用了?”

    “你也用了!”

    两人一前一后,而后,两人又同时开口:

    “很强大。我用它计算符文,三分钟就能完成我一天的工作量。”

    “太强大了!我用它计算阵法,五分钟就完成我四天的计算量!”

    哈……两人再次对眼,微笑中,掩盖不了震撼。

    这一次,张航率先开口道:“对外出售的计算机,就已经如此强大。那么,商王国自己使用的计算机呢?想到商王国可能已经用比这更强大的计算机,连续运行几年时间,我……对商王国忽然有点恐惧了!”

    北斗真人闻言,竟是默默点头。

    (求票求票,为啥不求票就不投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