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七二章 送行
    飞机隆隆作响,强大的力量托着两百多人横跨七千里之远。当东方旭日?12??红之时,三架庞大的飞机刚好抵达安阳城。

    赵国太子赵明和中书令季步贤从舷窗看去,刚好看到沐浴在旭日光芒下的安阳城。

    高楼林立,光芒璀璨,一条条道路纵横,长长的列车在“缓缓”行动。

    天空上,还有不少客机在翱翔。远处的海面上,隐约可见不少船只穿梭。

    “这就是安阳吗?”赵明和季步贤对视一眼,静静地观察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景象。如果不是提前有准备,大家一定会大吼一句:海市蜃楼!

    李元明在旁边微笑,“各位,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带领各位游览商王国。

    安阳城这里不算什么,正在建设的北斗城,将会更加繁华。可惜,北斗城才刚刚破土动工,想要完全建设成功,怕是要三五年以后了。”

    季步贤忽然哈哈一笑,“既然元明你都这样说了,那等五年后,我一定会再来看看。”

    两人谈了一夜,也有了几分熟悉,说话之间不再特别生疏。

    赵国太子照明忽然转头问道:“李元明先生,这样的城市看上去美丽,但也很脆弱吧?一个化神期高手,就能毁灭整个城市!”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季步贤也看向李元明。

    李元明自信的一笑:“前一段时间,齐国的齐威宗、一个化神期高手,就来挑衅,确实是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但,安阳城脆弱,齐国比安阳城更脆弱。”

    自信!霸气!这就是李元明的姿态。齐国敢来破坏安阳城,所以我们把齐国灭掉了。

    季步贤偷偷抹了把冷汗,么么的,怪不得商王国抽风一样灭掉齐国,原来根子在这里。不过李元明这简单的一句话更表明了另一个意思:别来惹我们!

    但随后就有一点怒气从季步贤心头升起——这是给我赵国的警告吗?好大的胆子!竟然有人敢这样对赵国说话。

    可是怒气之后,季步贤立即调整自己的心态——十日灭掉一个方圆四千里的国家,就算是赵国都做不到。商王国,确实有傲气的资格。

    飞机缓缓降落在军用机场,一排大型客车驶来,将赵国两百多人送入福德避暑山庄安置。如此忙碌一个多小时,赵国太子赵明和季步贤、以及少许随从护卫,终于来到安阳城主府,见到了李贤。

    这一路走来,季步贤心中的惊讶就别说了,进入这个城市,才能感受到这里的与众不同。满街都是板寸头,但人人面色红润、笑容自然,孩童欢快的声音,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此外,宽敞明亮的街道、如林的高楼大厦、交错的高架桥,以及时髦的都市丽人,让季步贤这个皇帝秘书,竟然有了一种土包子的自卑感。

    “见鬼了,这商王国是怎么冒出来的!”季步贤心中已经开始无力的吐槽了。

    等见到李贤,看到李贤这个贤王竟也是板寸头、且一身休闲装后,季步贤有些瞪眼了——不应该盛装接待吗?

    不应该用繁华的衣衫、用华丽的皇冠、用玄妙的大殿来衬托王者的威严吗?

    但眼下,却仅仅只有宽敞明亮的普通大殿,大殿内都是休闲商务装、加板寸头。这里也有几个女官,但这些女官也只是齐耳短发——学习了夏青青的头型。

    看到这样的场面,季步贤竟然犹豫了,低头看看自己的长袍,摸了摸自己束起来的长发,看看自己身边众人的打扮,心中的别扭就别提了。

    更重要的是现场的布置,两排座椅,简洁朴素,周围也没有如花的侍女侍卫。

    等李元明带着季步贤迷迷糊糊坐下了,李贤等商王国的官员也才坐下,这才开始说话。

    李贤没有说话,许仁开门见山:“欢迎来自赵国的朋友,不知道各位是来简单的参观访问?还是来寻求合作的?”

    “是来参观学习,也是来寻求合作的。”季步贤说的比较谦虚。稍微一顿,季步贤继续说道:“可是来到这里,却有些眼花缭乱,不知该从何处着手。

    如果可以,我们想先观览几天。不知可否?”

    “欢迎参观。正好今天越国的使者要返回,我们一起去海边送行吧。”

    那就走吧。

    越国?季步贤稍微思索,就想到了这个国家。豁然一惊,商王国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影响到了越国?

    等一行人来到海边后,季步贤一路惊讶数次。一路上见到了高架桥、见到了更多的铁路和公路的穿插,见到了庞大的造船厂。最后,看到了望不到边际的海港,以及海港中进进出出的无数船只。

    而此刻,港口中正有一支庞大的舰队,整装待发。这一支庞大的舰队上方,飘扬着一面面“越国”的旗帜。

    当先三艘大船,好似钢铁打造的小山头一样,海浪翻滚、船只却纹丝不动。

    随后的十艘小些的船只,也同样坚稳。

    这十艘大船上,炮筒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和平使者”。

    在这十三艘军舰后面,还跟着大大小小三十多艘船只,这些船只就比较臃肿了,而且旗帜也是五花八门,明显是一些商业集团的旗帜。

    码头上人山人海,正中央有几个人正在等待。正是越国的太子越明和宰相苟元丽等人。

    许仁上去打招呼,“一路平安。另外带来极为朋友过来看看。”

    许仁介绍了,季步贤才上前:“各位好,本人季步贤,乃是瀛洲中央的赵国中书令。这位是本国太子赵明。”

    苟元丽很震惊,连强大的赵国都来商王国访问了?

    按照一般的传统,如同赵国这样的大国,根本就不会“出使”外国,只会派遣一两个信使送信,让周围的小国“朝谒”。

    如今,赵国千里迢迢……对对,是万水千山的赶来商王国,实在是让人惊讶啊。

    但惊讶之后,却还是做出了介绍,双方算是稍作认识。但因为许仁在旁边,双方有些话也不方便说。

    许仁却始终微笑着站在一边,就是不离开!想要说悄悄话?没门!

    看着许仁就是不离开,苟元丽只能无奈的对季步贤笑笑,“时间我们要离开了,以后有时间欢迎到越国做客。我们将以最盛大的礼节,欢迎你们的到来。”

    站在码头上,看着越国庞大的舰队缓缓启动、而后急速远去,赵国的太子赵明、中书令季步贤以及相关人员,都若有所思。

    如果说有什么最能表现工业力量的强大,巨舰大炮绝对是其中的代表。看着小山一样的钢铁大船劈风斩浪的远去,连季步贤也不得不感叹。就看着表现,就能让人感受到“强大”二字。

    但作为老牌帝国的宰相,季步贤却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军舰或许庞大,却不一定强大;这巨舰很笨重吧,如果元婴期高手偷袭,会如何呢?会不会成为昂贵的玩具?

    想了又想,季步贤最后不得不向许仁问这个问题。

    “你们买上几艘军舰,就能知道情况了。”许仁答非所问。想要得知情况吗?好说,买上几艘军舰,一切都知道。

    季步贤目瞪口呆——不要这样没品好不,我就问个问题而已,你就让我去买一艘价值几千万两黄金的军舰。我知道你商王国重视商业,可也不能这样做啊!

    “好了,我要回去了,你们暂时就住在福德避暑山庄,想住多长时间都没关系。”许仁说完就要走。

    “等等,你总要留下一个向导吧!”季步贤一把抓住许仁,我说你们商王国做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呢。之前李元明还答应做向导,结果李元明现在不见人影。

    “有专业的民间向导的。”许仁停下脚步,忽然对旁边喊了一句,“有向导没有?这里有来自赵国的旅客,大肥羊啊。”

    “我我……”周围立即跳出不少人来。

    大肥羊……季步贤傻乎乎的看着许仁的背影。彻底的目瞪口呆了,谁能告诉我,这家伙竟然是商王国的太师?有这样做太师的吗?开玩乐吧!

    好在商王国的向导很好,之后的参观旅游,让赵国的人算是开了眼界;季步贤也渐渐明白许仁如此做法的深意。官方的导游总有各种不便,而且有监视的嫌疑,但民间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当然,这也能表现出商王国的自信与包容。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不仅仅只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季步贤若有所思,也不断地借此教导太子。

    …………

    话说从有了商王国之后,瀛洲东方就无法安宁。

    晋国和刘国之间的战争还在继续;但也就在这样的情势下,周围各国的代表,齐聚晋国,甚至也包括了刘国、吕国等的代表。大家共同商讨制衡商王国的策略。

    十天灭掉齐国,吓坏了周围的国家——我靠,这要是商王国忽然发了疯要来灭我们,周围的国家都来不及支援啊!

    但十几个国家的谈判,注定要旷日持久;现在只是一个意向上的谈判,来的人级别都不是很高。

    而在晋国开“联合国大会”时,在蔡国,却正在进行一场政治上的、见不得光的交易。

    王神掩藏身份,扮成了清泉集团大公子、王林元的随从。上一次不小心放跑了孔祥的元婴之后,王神就低调很多。这一次,刚好赶上这个任务。

    “无论如何,也要将朱崇德这个人救出。必要的时候,可以只救他一个。”这是李贤对王神说的。

    只救朱崇德一个,也就是说别的、朱崇德的家人就不用管了。当然,这是最极端的情况。

    而王林元呢,王林元正在与黄傅的亲兵联系,要从黄傅这里,将朱崇德一家“购买”过来。

    当然,政治上的购买,可不只有简单的财富,还包括很多政治上的交易。

    黄傅的亲兵转述黄傅的话:

    “要人可以,有三个条件:

    第一,你们要去劫狱,把朱崇德一家背叛蔡国、投靠商王国的事情,做成铁案。

    第二,要在叶伟荣负责皇帝安全的时候劫狱,我们这里会提供便利。

    第三,百万两黄金。”

    “不可能!”王林元一口否定,“救出朱崇德,证实朱崇德‘叛国’的事实,顺带扳倒叶伟荣,一举解决黄大人最后两个政敌,是你们该付出百万两黄金才对!

    对我们商王国来说,人才很多,不缺一个朱崇德。

    但对大人来说,却必须要有一个‘确切’的叛国证据,来扳倒朱崇德,顺带扳倒叶伟荣。

    而只要扳倒这两个人,蔡国上下就是大人的一言堂。如此大利,大人可不要算错了哦。”

    双方不断争吵,但也是谈判。终于最后去掉了第三个条件。但这一次黄傅也长了一个心眼,“十年内,你们不能重用朱崇德,也不能让朱崇德乱开口!”

    “好的!”王林元答应了。这次事情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将朱崇德救出来。

    (月票月票月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重要事情说三遍啊啊啊叫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