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七一章 救人!
    夜色下,一片临时开辟的广场上,灯火辉煌。这里是富阳镇外围,此时?12??国两百多人全都到场。当然,还有富阳镇的新镇长邵立杰和相关人员。

    没有任何商量,赵国的人直接被告知,今天半夜时分就要启程到商王国。这让经验不是很充足的赵国太子赵明都很有想法——你安阳不要太过分了啊。

    忽然,邵立杰抬头说道:“来了。”

    来了?我怎么没有发现!赵国的中书令季步贤有些皱眉,我是元婴期高手呢,都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你一个金丹期的小家伙竟然发现了?

    似乎看到了季步贤的疑惑,邵立杰微微一笑却不解释,只是静静地看向东方。

    灵通宝鉴,不是一个简单的通讯器,还是一个法宝!法宝,是可以被炼化的。所以,邵立杰的灵通宝鉴不是拿在手上的。

    这种能够炼化的灵通宝鉴,暂时只有商王国内部的人才能得到;对外出售的,都是无法炼化的。好东西,当然要自己用啦。

    季步贤见邵立杰不解释,也就没问,同样静静地看向东方。大约一刻后,东方传来隐隐的轰鸣声,还有微不可查的灯光闪烁。

    “竟然真的来了!”季步贤心中的惊讶就不用说了。但在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警惕,商王国这个下马威,确实是震撼到了季步贤。

    不一会,轰鸣声愈发明显,灯光也开始显著。借助微弱的灯光,季步贤瞳孔瞬间收缩;只见夜空中,有三架庞大的飞机,好像乌云一样飞来。

    “好大!”季步贤倒吸一口冷气。能成为皇帝的秘书,季步贤自然不是笨蛋,第一时间就将想到了战争上。

    如此庞大的三架飞机,如果用在战争上、用在运输物资上、用来运输精兵和高手,那将会是怎样震撼的场面呢?

    轰鸣声愈来愈大,三架庞大的飞机缓缓出现在众人视野内;而后急速接近,带着一阵狂风降落。降落速度有点快,狂风吹得周围草木倒伏。

    等飞机完全降落后,季步贤嘴巴张着,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开口。

    震撼吗?

    眼前三架庞大的飞机,翼展超过五十米,每一架飞机都有八具巨大的螺旋桨,螺旋桨搅动着狂风,巨大的力量磅礴无匹。

    飞机高度超过八米,大约有五个人高度;庞大的机身,几乎可以做一个空中堡垒。

    季步贤半眯着眼睛,看着那庞大的发动机,“好强大的力量!”

    三架飞机缓缓挺稳,排成一线;而后舱门打开,里面各自走出一个身着军装的、板寸头的军人。这些军人一挥手,一个用法术临时凝聚出来的台阶就出现了,从地面延伸到机舱。

    邵立杰这才走到前方,虚引:“殿下,请。”

    赵国太子赵明走在最前方,邵立杰带路,向最前面的飞机走去。

    跟在身后的季步贤这才忽然注意到,无论是邵立杰、还是商王国的军人,都剪了头发;先前太震撼,一直没有太过注意。而且在这个仙域,什么人也有,喜欢短发的也有,一两个人也布置的大惊小怪的大惊小怪。

    如今看到所有的军人都是板寸头,季步贤才发现情况似乎……有一点点怪异。

    但季步贤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地观察,观察每一个细节。

    正在众人向飞机走去时,第一架飞机上,走出一个人来。此人最大的特色就是:一身简洁的装扮,一头短发。

    “各位好,在下李元明,奉命前来迎接。

    非常抱歉,为了不怠慢贵客,贤王在得知消息后,就急忙命令我等前来迎接。似乎依旧有些迟,还请见谅。”

    不,你来的一点都不迟,已经够快了!季步贤看着李元明那灿烂的笑容,很想来上一拳——我说,下马威我们已经领教了,别太过分了啊。你这半夜前来迎接的把戏,当我是傻子、看不明白吗?

    一行人登机,只有李元明、季步贤、太子赵明、以及几个护卫坐在第一架飞机上;剩下的两百人坐在后面的两架飞机上。

    季步贤进入飞机后,更加惊讶。飞机内很宽敞,甚至还能看到旁边没有来得及拆下的武器。手臂粗细的机炮,足足有两排、10架。看着这些机炮,季步贤本能的感觉到一种恐惧,这些东西,绝对是杀戮的机器。

    飞机上还有很多不明用途的架子,想来是固定军火等用的。

    飞机缓缓起飞,无匹的力量隐隐传来,季步贤默默的感受着,心下惊骇。这样庞大的飞机,完全是被“举”到空中的!

    “这就是工业的力量吗?”

    …………

    商王国、安阳城的城主府内,李贤、许仁、严泽安等人连夜忙碌。赵国忽然来人了,确实是有些惊讶。

    “预料之中,却比预料的更快。而且是太子和中书令联合拜访。这是很正式的、很隆重的拜访!这也说明我们已经引起了整个瀛洲的关注!”许仁说道。

    如今,许仁手中不再有羽毛扇。因为换上一身简洁的、类似于商业装的衣衫,加上一头短发,显然不适合继续玩羽毛扇了。不过许仁的羽毛扇可是法宝,想要出现,随时可以拿出来。

    “赵国前来拜访,会是什么事情呢?”李贤若有所思,似乎是自言自语,也似乎是说给周围的人听,让大家一起思考。

    大家都在忙碌,思考;偶尔交流几句。赵国,毕竟是瀛洲最大的、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而且地处瀛洲中部。赵国是如此的特殊,商王国也不得不重点对待。

    严泽安说道:“如果能与赵国建立良好的商业交流,将对我们‘行商天下’的计划,有极大地帮助。但也要防止赵国一头坐大,尾大不掉!”

    “可以同时联系魏国,让魏国和赵国形成对立关系。但两国距离我们太远,一般的军火交易无法左右两国情况,恐怕要出血,我们要进行一定的技术输出。

    除了魏国之外,我记得还有一个西楚国,也可以尝试建立外交关系。”许仁补充。

    “我们投资!”李贤微微一笑,“如果我们去赵国和魏国投资建设工厂,能一举带去技术、资金,我想两国不会拒绝。

    但,我们必须要获取足够的利益。比如一百年免税,比如土地无偿使用,比如行商特权,比如不受中央集权影响等。面对这样的国家,我们必须要将每一个细节都规定好。”

    “这是必然的。”众人赞同。

    正讨论中,忽然陈金兵走来,“少爷,有个信息,我觉得你可能需要看看。”

    “哦?说说看。”能让陈金兵觉得重要的,肯定有一定的价值。

    陈金兵说道:“四个小时之前,蔡国的副宰相朱崇德被下狱。其著作的《资本论》被付之一炬。

    另外蔡国的宰相黄傅还放出话来,说朱崇德背叛蔡国,意欲投靠商王国。”

    “哦”李贤眼睛都瞪大了,这几句话里,信息量可真够庞大的。

    “嘿!”严泽安笑容说不出来的复杂,“黄傅这是要把蔡国折腾到死啊。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朱崇德,有撑天之才,这黄傅就要砍了当柴烧!”

    朱崇德根本就没有投靠商王国的意思,在座的人都清楚。这是蔡国眼下唯一的一个有能力的忠臣。但现在,这根蔡国最后的顶梁柱,就要被砍了。

    但许仁却微微皱眉,“《资本论》?”

    许仁可是亲眼看着、甚至亲自参与商王国的成长,对某些东西十分敏感。第一时间就抓住了重点。

    抬头看去,果然看到李贤目光闪烁。资本论被烧了,但写这部书的人还在!

    “啪!”李贤一拍手掌,“既然蔡国说朱崇德投靠我们了,那我们没有道理不去营救,否则商王国的面子往哪搁。再说,就凭借‘资本论’三个字,我们也必须将这人救出来!”

    “可是,要如何救呢?”说完了,李贤就有些皱眉。这人被关在天牢里,想要救人可不容易;别这里刚刚开始营救,那边已经“先斩为快”了。

    “这简单!”许仁手中忽然出现羽毛扇,轻轻的敲打左手掌心,信心十足,“黄傅放出这个消息,就是让我们去营救的。只要我们出手,黄傅必然会让我们救走。

    只要我们将朱崇德‘救走’了,那么朱崇德就算浑身是口都说不清,背叛蔡国就成了事实!

    所以,少爷完全不用担心。这朱家,要与严家做伴咯。”

    严泽安哼了一声,似乎有点不是很高兴。

    如今,严泽安早已明白,自己一家的遭遇,背后还有一点点许仁的影子,是许仁让人散布谣言的。但话说回来,就算没有许仁,严家早晚也会被黄傅给扳倒。

    况且,当时双方是敌对关系,许仁的做法完全是正确的——没逼着蔡国皇帝诛杀严家满门,已经算是仁慈。

    但是眼下,看到许仁又教唆李贤撬蔡国的墙角,严泽安还是有点看不过去。可是从另一方面说,也只有将朱崇德一家接到商王国这里,才能保住朱家全家!

    但许仁还是不放过严泽安,“演戏演全套,就请严宰相与黄傅接触下如何?”

    严泽安脸色出现一丝纠结,“许仁,做人不能完全都是算计啊。”

    “但我们是政治家;一个不会算计的政治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严宰相,你说呢?

    其实你要感谢我,这件事情做好了,可是会给严家带来美誉的。只要以后真相完全公开,你一定会成为楷模。”

    严泽安转头看了看许仁:“是‘良禽择木而栖’的楷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