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七零章 篡权
    (特别道歉。严正卿这个角色,一开始是写作‘严正清’的。后期不知?12??的就成了现在的‘严正卿’。可能是excel表格记录时出错。现在统一为‘严正卿’,将错就错吧\/)

    “陛下,您……想……举国投降?”黄傅小心的问出这话。

    蔡国皇帝带有嘲讽的看着黄傅:“还真有这个考虑。现在去商王国经商,可是一条金光大道啊!”

    黄傅立即摇头,“陛下,您可千万别被商王国给骗了。臣与商王国的商人也有交流,知道一些情况。

    商王国内的商人,现在至少有三十万;可是真正能出人头地的,不超过一万;而真正具有未来的、且走上金光大道的,不超过一千人!

    陛下,一将成名万古枯,商场亦如是。

    况且,以陛下您与商王国之间的关系,情况怕是……不会太顺利。

    说不定,李贤会派严家的人来‘指导’陛下行商呢。”

    尼玛……这是大杀器!一提严家,想到严正卿、严泽安两人在商王国的地位,蔡国皇帝立即就打消了念头。别说,以李贤那“政治不成熟”的性格,有九成可能会让严正卿来迎接。

    黄傅没有放弃劝说:“陛下,且不说这些;假如陛下现在经商,您考虑做什么行业了吗?万一赔了呢?

    况且陛下终究是帝王之身,且不说这其中会有多少不便,就说陛下万一离开皇位,没有了皇位的气运护体,那么……或许会有……罪恶反噬!”

    说道最后,黄傅面色忽然有了一些说不出的狰狞!

    这种表情仅仅只是一闪而逝,但配合刚才的话语,却让蔡国皇帝忽然间汗毛乍立。顿时,凝目看向黄傅,心中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黄傅似乎毫无所觉,依旧保持平常:“陛下,请三思。”

    请三思!

    请三思!

    三思啊

    蔡国皇帝目光冷厉起来,冷冷的打量黄傅,“宰相似乎话里有话啊!”

    黄傅依旧保持原样:“是不是副宰相(朱崇德)诱导陛下去商王国经商的?我就知道他被商王国收买了。

    陛下,请看,这是臣收集到的信息。之前一直不敢拿出来,但看陛下似乎已经被误导而入歧途,臣斗胆请陛下明辨。”

    说着,黄傅双手捧上一份资料,捧到蔡国皇帝面前。

    蔡国皇帝犹豫一会,终于还是接过,开始查看。只见薄薄一本册子上,条例分明的记录着很多信息:

    景明96年,12月26日,朱崇德派手下李丛,与商王国的鹏程万里集团、第三股东王友青接触,相谈数天、数次出入鹏程万里集团的分店,却没有购买任何物品。

    景明96年,12月27日,朱崇德派手下朱莘,与商王国璀璨星辰集团-彩衣布行接触,连续出入数天,未购买任何物品。

    景明96年……

    景明97年1月3日,朱崇德再派手下李丛,与鹏程万里集团第三股东王友青接触,带走了一颗灵通宝鉴;从此再未见李丛在外走动。

    ……

    景明97年4月29日,商王国大阅兵前夕,朱崇德派手下洪冠山离开,一路隐匿行踪,到商王国后失去行踪;等5月4日,才重新回到朱府。

    景明,是蔡国皇帝的年号。96年就是去年,97年就是今年了。

    蔡国皇帝看着一个又一个记录,时间、地点、人物、进行过程清晰明了,显然不是虚构的。

    每看一个案例,蔡国皇帝的手就抖一下;等看完了,蔡国皇帝已经面色苍白。

    “宣朱崇德见朕!”蔡国皇帝陛下声色俱厉。

    片刻后,朱崇德就匆忙赶来。

    蔡国皇帝见朱崇德进来,当即大喝一声:“朱崇德,你府上可有这些人,李丛、朱莘……洪冠山……等人!”

    朱崇德在来到这里之时就感觉不妙,再看蔡国皇帝面色、以及旁边面有得色和狞色的黄傅,心神就不断下沉。

    此时一听皇帝询问这些人,当即明了,“陛下,臣的府上,确有这些人。之前,臣曾派这些人与商王国各个商业集团接触、了解、打探商王国情报,在商王国举行阅兵和开国大典之时,更是派遣多人前往商王国打探情况。

    臣认为,想要救国,我们有一个最好的借鉴对象,这就是商王国。因此,臣想要全方位了解商王国的发展情况。

    最近,臣正在着手著作一本《资本论》,全面从思想、法律、政治、工业、商业、税收、民生、军事、城市发展等全方面诠释商王国。

    本书现已经完成总纲,完成法律、政治、税收、利润等方面的注解,已经完成18万字。

    陛下可遣人到臣的书房取来此书。”

    蔡国皇帝一听,面色有些舒缓。

    却闻旁边冷笑一声,黄傅开口说道:“朱宰相真用心,潜心著作,却无人知晓。难道,要等大作完成之后,给陛下带来惊喜吗?

    还是……想要做个……敲门砖!!!”

    敲门砖?敲哪个门?

    你要全面注解商王国,却不告知自己的皇帝,其心……可诛啊!

    “黄傅,你什么意思!”朱崇德真的有些怒上心头,理智开始燃烧了。

    “嘿,”黄傅冷笑一声,“请陛下派人去朱宰相府上取来这本《资本论》吧,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很快,《资本论》就被取来,确实是用心著作,18万字,加上草稿等等,足足装了半箱子。

    见到这些资料,蔡国皇帝面色又有些松动。

    黄傅上前观看:“啧啧,朱宰相真费心,写了这么多资料,陛下却未闻一字。果然是全身心的投入写作中了!”

    这话出来,蔡国皇帝面色开始不好看了。

    但黄傅却没有就此结束:“我看看,都写了什么?

    哦,第一句话是:

    臣曾有幸与贤王一谈,为其思想与心怀所感动,并亲眼观看了资本制度的优越性,思虑良久,方决定著作《资本论》一书,来诠释资本制度。”

    读到这里,黄傅再次冷笑一声,“朱宰相,你被贤王感动了啊。这资本论一书,是乱世之书,是商王国思想的毒药。

    齐国最先学习商王国的思想,结果被商王国三天就灭掉了。全国十万万百姓,竟无一人阻挡商王国的脚步!

    陛下,请将这些书烧掉吧!”

    黄傅说话句句在理,让蔡国皇帝面色不断变换。

    朱崇德大急,“陛下,请您一定要看看本书,本书已经分析了齐国失败的原因。齐国失败的,不是学习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的,而是因为他们国内本身的问题。”

    “大胆!”黄傅“勃然大怒”,“朱崇德,你想要让陛下步上齐国皇帝的后尘吗!居心不良!

    陛下,思想的毒药,接触不得。请陛下三思。”

    蔡国皇帝终于还是被黄傅说动了,“黄傅宰相,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理吧。”

    朱崇德心都凉了。侧面看去,刚好能看到黄傅面色上闪过的森冷嘲讽。

    “来人啊,将这些书都烧了!还有,将朱府所有的藏书都烧掉。

    朱宰相,请到天牢待几天如何?放心,不会对你如何,只是想借此试探下商王国的反应!

    朱宰相,可敢?”

    “哼!”朱崇德冷哼,傲然看向黄傅:“黄傅,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朱崇德看着你自取灭亡!”

    “啧啧……怎么,恼羞成怒?还是血口喷人?”黄傅毫不在意,“来人,带朱宰相下去,注意啊,好生招待,按照宰相的标准来。”

    很快就有人进来,在获得允许后,当着皇帝的面,就将一箱书彻底焚烧;朱崇德半年的心血,化作飞灰。

    同时,还有皇差去朱崇德府上,将所有的藏书一把火烧了,彻底毁灭。而朱崇德本人,也被封印修为、押入天牢。未来……堪忧!

    等朱崇德被押下后,黄傅连夜下达一系列命令。属于朱崇德派系的人员,一个个开始“被谈话”,谈话不通,那就只好“查过往”,一查就查出‘叛国’来。

    “从现在开始,蔡国上下,唯我为尊!”黄傅目光下移,看到了最后一个名字上——叶伟荣,蔡国最后的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