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五零章 摧枯拉朽1
    灯光下,李贤看着李元明送来的审问信息。“另一个化神期高手是晋明皇?晋国的第四世帝王?”

    “确定了。”李元明目光沉重,“两人不是一伙的,而是半路相遇。”

    李贤沉吟:“如此……封锁消息,这个消息不能泄露。等收拾完了齐国,再和晋国摊牌!”

    “明白,所有知情人都被一网打尽。不过我们可以支持刘国,消耗晋国的军事力量。”

    “可以。但最好让双方形成消耗战局面。”

    “这事我来做,我一定让他们双方欲罢不能!”李元明嘿嘿笑了,笑容中有一丝狰狞,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和平使者,李元明终于准备露出自己的獠牙了。

    毒士,可不是什么和平爱好者!毒士,是谋士中的吸血鬼,他们依靠罪恶而生存!

    …………

    紫竹会议大厦内,谢玉华带着曹秀兰等人观看疯狂的竞标。北斗城要开始了,工业革命拉开序幕,一场无法想象的变革,正在商王国酝酿。

    “从李贤来到安阳之后,这里的发展就从来没有停下。而现在,发展脚步越来越快。”谢玉华轻声说道,不只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曹秀兰听。“上个月,仅仅安阳城内的钢铁工厂,就生产了80万吨钢铁。这几乎是过去大夏国三到四年的产量。

    如今,在资本主义确立之后,更要进行第一次工业革命。有第一次,必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个人们眼中耀眼的贤王,正在用一双看不见的手,不断鞭策这个国度加速前进。

    就如同飞机,加速、加速,直到一飞冲天。

    四年多时间,他从无到有建立了现在的商王国,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了工商业体系。

    如果再来一次工业革命,四年后的商王国,会是怎样的存在呢?”

    曹秀兰在旁边奋笔疾书,思路不断开拓,一曲传颂千古的国歌,正在形成。

    前方竞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竞争的范围包括一般住宅楼房、包括桥梁、包括学校、包括公园、包括水系统、包括公共交通、燃油供应等等几十个大的项目、数以千计的小项目。

    3亿两黄金的预算,流水一样流走;但流走了财富,却带来了繁荣。

    在别的国家,一旦国家、确切的说是帝王要大兴土木,必然有人反对。但是在商王国这里,李贤提出了无数庞大的计划,但人们却踊跃参与。没有人提出明确的反对!

    严泽安主持这次招标,每次有人中标,严泽安都会很高兴的告诉对方——恭喜,我们将共建辉煌的未来。

    招标的会议很长,不知不觉已经日出东方,却才进行不到三成。可以预见三两天之内是无法结束了。

    …………

    大海浩渺无垠,瀛洲东海、继续向东深入,就是“玄海”。所谓的玄海,就是黑海。这里的海更深、强大的妖兽更多。而在这里,龙族万年一次的“争霸赛”正在进行。

    不过在这片广袤的海洋中,玄海并不是唯一强大的存在,周围还有‘珊瑚海’、‘幻海’、‘红海’等强大的龙宫。

    此外,还有北方白海、瀛洲东海、浩洲东海、魔洲西海、云洲北海等龙宫。这些就次一等了。

    在玄海的海面上,水波中,有一排由海水凝聚成的宝座;一个个龙王列坐,强横的气息弥漫。

    其中,玄海龙王、珊瑚海龙王、幻海龙王、红海龙王等,坐在北方,地位更加尊贵。这些龙王,全都是比化神期更高一筹的、洞虚期。

    坐在南方的,是瀛洲东海龙王、北方白海龙王、浩洲东海龙王、魔洲西海龙王、云洲北海龙王等等。这些龙王修为次一点,修为只有化神期。

    龙宫之间的等级差别,瀛洲东海龙王并没有告诉李贤。其实,相比于玄海、红海这样的龙王,这些什么东海龙王、西海龙王,有点小字辈。

    但话说回来,就算将这个信息告诉李贤,李贤也只能干着急,暂时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瀛洲东海龙王暂时也不需要和玄海龙王直接交锋,只要打败与自己同样血脉的另一个龙王府的力量就足够了。这个对手,就是浩洲东海龙王!

    瀛洲和浩洲一北一南,浩洲在南方。而瀛洲东海紧接着就是浩洲东海。

    如果向上古追溯,瀛洲东海和浩洲东海的初代龙王,还是兄弟呢。

    但是,正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经过这么多年的传承之后,现在的瀛洲东海和浩洲东海两个龙王府之间别说什么亲情,都是相互反目的死敌了!

    这不,所有龙王坐定,众龙王还没有开口,浩洲东海龙王就提出了挑衅:“敖定海,出来!”

    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站了起来,目光阴沉:“敖振海,你竟然主动挑衅,这不符合你的性格!”

    “听说你受伤了,我特别关注一下。哈哈……”敖振海疯狂大笑。

    “原来是你。不断偷袭我瀛洲东海龙王府,造成我瀛洲东海死伤惨重,你可真的是……让本王愤怒!”

    “哼!”浩洲东海龙王敖振海冷笑,“你还是那样天真!你也不看看历来龙宫之间的争锋,都是怎么进行的!

    愤怒吗?愤怒吧!只怨你自己太天真。像你这样天真的小龙,竟然能成为瀛洲东海龙宫的新一代龙王,真是……天不眷顾你瀛洲东海龙宫啊!”

    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缓步上前,沉声低吼:“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你……已经失去了神龙的尊严!”

    “我呸,傻叉!老子告诉你吧,你这是被人类那虚伪的道德给污染了。看看妖族吧,哪个强大的妖族不是狡猾透顶?不狡猾的都已经被淘汰、成为别的妖族的食物!

    这世界,从有记载以来,所有的胜利者都是……你口中的不择手段的!

    不,这不是不择手段,是聪明!而你所谓的正直,只不过是笨蛋、弱智的表现。不要用笨蛋的目光来看待聪明者!

    笑到最后的,不是所谓的正直者,而是聪明的!

    你说狡猾也罢、不择手段也罢,你骂我也罢、诅咒也罢,我都不会在乎。

    因为,咒骂,是弱者无能的表现。

    真正的强者,会将所有咒骂者,一个个砍下脑袋,让他们……永远、闭嘴!!!

    你,就是一个弱者、一个弱智。与你同为高贵的神龙后裔,我觉得是耻辱!”

    浩洲东海龙王敖振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最终得意的哈哈大笑,“来吧,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几招!”

    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却沉声问道:“强者可以决定弱者的生死吗?”

    “不!”敖振海一口否决,但随后话语一转:“不仅仅是生死,好包括弱者的尊严、他们的一切!

    我曾经抢过蛟龙之王的爱妾,蛟龙之王只能卑微的祈求我喜欢他的爱妾。你知道吗,他的眼神,我至今记忆犹新。

    恐惧、愤怒、屈辱,但最后他只能屈辱的活着。弱者,不配拥有尊严。

    过了几天,我随便找了个理由砍了他。至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怒骂、诅咒。他唯一的反抗,就是用所谓的灵魂下了一个诅咒。结果,这诅咒被我的神龙血脉直接冲散。

    你知道吗,他骂我的时候,我却一刀刀将他的四肢砍下来,喂宠物了!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你,就是下一个!”

    “你……你……你这个畜生!”敖定海真的被这敖振海激怒了。

    “骂吧,骂吧,等会你只能屈服在我面前,祈求我的怜悯。然后,我会当着你的面,将你那个可爱的小儿子抽筋剥皮。如果你想让他死的痛快点,你那个女儿挺漂亮的,要不,做个交换如何?”

    这一次,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反而不发怒了,镇定的看着敖振海,“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没有心理负担了。来吧,让我结束你罪恶的一生!”

    说着,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身上光芒闪现,一套完全用精金打造的战甲浮现,将敖定海完全包裹起来。战甲刚刚浮现,周身就有灵气自发聚集,点点七彩灵光闪现。

    “这是……灵器!灵光自生,这是灵气的特性!”周围不少龙王眼睛都直了。在如今这个资源极度缺少的年代,这老龙王竟然弄到一整套的、完整无缺的灵器战甲,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当然,震撼之余就是眼馋。

    可是,正对瀛洲东海龙王的浩洲东海龙王敖振海却有些傻眼了,喔艹——这混蛋怎么没有受伤!

    不仅没有受伤,还弄了一套灵器盔甲来。手中的那柄长柄盘龙大刀,在敖定海的催动下,更是不时的有细小的寒光闪现,丝丝犀利的声音传来。

    “咣当……”敖定海举刀指向浩洲东海龙王敖振海,“来吧,让我们一决……生!死!!”

    见到如此状态的敖定海,敖振海脚步一个踉跄,竟然后退一步。

    就在这时,龙公主敖轻雪嗤笑一声:“聪明的浩洲东海龙王,你可以跪地乞怜啊。”

    敖振海面色变幻不已,怎么可能!那敖定海受伤沉重,这年代除非找到了传说中的海眼,否则根本就找不到足够的灵气恢复!

    而海眼,却是一个存在了很久很久、从来没有任何强者找得到的。总之,这就是一个传说,一个海族内的传说。

    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冷笑:“快点吧,大家都等你了,别浪费时间。难道,拖延时间也是弱者的表现吗?或者说,这是所谓的聪明者的表现?”

    浩洲东海龙王敖振海面色变幻,忽然怒吼一声:“好啊,让我看看你是装腔作势还是货真价实!来吧!啊……”

    一声怒吼,敖振海身体表面也开始有宝光浮现。但这宝光不是护甲,而是——龙鳞。这是龙族的天赋技能了,就如同人使用指甲一样。

    随后,敖振海手中光芒一闪,竟然出现一柄宝光湛然的宝刀。宝刀同样有灵光闪现,一看就是灵器。

    但仔细一看,这宝刀有数出缺口,刀尖还断了一截,刀身表面也有数处划痕。但别看这刀卖相不佳,却是货真价实的灵器,只不过缺损有点厉害。

    而这刀,就是浩洲东海龙王府的镇宫之宝的“斩浪刀”。

    看到这斩浪刀,瀛洲东海龙王敖定海心中有些发虚,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器,而且还是妖族传承至今的宝物,比一般的灵器强大很多。相比之下,自己手中的、从李贤手中弄到的大刀,并不是真正的灵器,只是无数细小阵法叠加后的产物。

    一种是传承至宝,是真正的灵器;一种是“赶工生产”的、怪异的法宝套装。

    老实说,敖定海心中确实有一把冷汗。但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拼了个内内的!

    心中一定,敖定海主动发起攻击。

    (快到月底了,手中留着的月票要过期了。同学们快投了吧oo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