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四五章 王者的罪业
    此刻,玄冥子已经有点撑不住了,很想学狗吐舌头。

    “当初开飞机回去真爽,一口气冲出三十万里。可现在,想要完全依靠自己飞行三十万里,真可谓是累的像狗!不行,再坚持一会,马上就要到安阳城了。

    反正要拉下面子加入安阳,不如做的更彻底一点,表现自己的真诚。

    想要从安阳这里获得足够的资源,必须要打入核心。地位么,至少也要与大将军相当才行。

    依靠修为压迫、强取豪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也是最笨的方法。”

    一边想一边前进,作为一个化神期高手,玄冥子速度很快。可惜玄冥子昨晚因为距离太远、加上急速飞行,并没有注意到核爆引发的场面。几万里之外,核爆引发的光芒已经与星光混杂、难分彼此。

    可这并不妨碍玄冥子沿途观察、搜集信息。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向安阳那里前进?听这些人谈论,昨天在西北方向、大约蔡国那里出现异状?有巨大的光亮冲天?

    要不要去看看?算了,先去安阳城再说吧,异状不一定代表宝物,也许是灾难呢。”

    这样想着,玄冥子飞行方向没有丝毫变化,继续向前;但飞行速度却增加了一点点。

    “再有三个小时,就能抵达安阳城了。哈哈,我要给李贤、给所有安阳的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让所有人都记住我玄冥子!

    成功,从出场开始!”

    …………

    在玄冥子急速接近之时,却有两个强大的化神期高手,直接飞到了安阳城主府前面。这两人,正是齐国的二世齐威宗‘太太太上皇’,以及晋国的四世晋明皇。

    两人毫不掩盖自己强大的气势,就这样飞到安阳城、城主府大门上方,居高俯视。

    “大胆!”守护城门的小将领范子德大怒,当即抬起手中的枪支就瞄准高空;其余的士兵也同样举枪瞄准。

    瞬间做好准备,范子德才怒吼:“两位前辈,如果你们想要拜访贤王,请尊重各国的礼节!”

    齐威宗俯视小小的将领,语气很不客气:“去,将那什么李贤叫出来,就说齐威宗和晋明皇要见他。让他出来迎接!”

    范子德顿时大怒:“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到贤王的!现在,赔礼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头顶两个老怪物是化神期高手,这一点范子德很清楚。如果是一般情况,比如一个人的话,遇到这样的老怪物卑躬屈膝也没有什么。

    但现在,范子德名义上是守护安阳城主府的大门,实际上确实代表了商王国的形象、代表了贤王的威严!

    因此,面对这威胁,范子德却是选择了怒吼反击,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安危。

    齐威宗和晋明皇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惊讶。没想到,一个守护城门的小小将领,竟然敢对两个化神期高手怒吼!

    在来到这里之前,齐威宗就和晋明皇做了简单的交流——这次事情必然是商王国弄出来的,更确切的说是李贤弄出来的;而为了让李贤服软、能够尽快、尽简的达到目的,加上仙域的环境所致,两人决定“威逼李贤”。

    还有,齐威宗和晋明皇两人之前虽然在闭关,却也对这忽然出现的“商王国”和“李贤”有所了解。而今天嘛,也是一举两得,准备一起试探下这所谓的商王国的底线!

    这才有了现在的场面。

    但两人没想到,李贤还没有出来,城门口的小小将领就敢对自己怒吼。

    高手的威严受到挑衅,几乎下意识的,齐威宗抬手就对着范子德拍去。

    地面上,范子德一见齐威宗抬手,几乎同时怒吼一声:“杀!”

    手中的枪支轰然喷发,一股与一般军火截然不同的声响炸开,一颗光芒崔灿的子弹电射而出。

    就在子弹出口的瞬间,一股淡淡的危险,从齐威宗心头升起。几乎是下意识的,齐威宗将攻击范子德的招式,转变成了阻挡子弹攻击的防御。

    “砰!”一声闷响,一股剧痛从齐威宗手心传来,子弹竟然击穿了齐威宗的手掌,半截黝黑色的子弹头从手背穿出;一截掌骨被打断,血水,横流。

    “嘶……”齐威宗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对化神期高手造成威胁,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军火。

    但受伤也让齐威宗怒火升腾。自己,身为齐国的二世祖,竟然受伤了!

    就在齐威宗发愣时,其余的侍卫纷纷射击,发出来的竟然全都是这种看似光芒崔灿的、实际上却是黑黝黝的子弹。

    同时,安阳城主府旁边、最近的一座炮楼,也开火了。

    齐威宗和晋明皇躲避,但一些跟在齐威宗和晋明皇身后的一般修着着可就遭了秧,几个躲避不及时的当场就被重伤、甚至直接被射杀。所有攻击的子弹,都不是普通的子弹!

    而躲开第一波攻击的齐威宗终于有时间观察那颗奇诡的子弹。手掌的伤痛,被暂时忽略。这样的伤口对于化神期高手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这子弹的第一眼,齐威宗瞳孔就收缩,这子弹竟然是用玄铁打造的。不仅如此,子弹上更是篆刻了几百个蚂蚁一样的阵法。

    “这是一颗半法宝!”晋明皇手中捏着一颗子弹。稍后被攻击的晋明皇有一点反应时间,拦住一颗子弹。只是这子弹已经严重变形。但这并不妨碍晋明皇做出判断。

    所谓的半法宝,也可以说是一次性法宝,是一种炼制失败、介于法器与法宝之间的存在。

    可是让齐威宗瞳孔收缩的,可不仅仅是半法宝这样简单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子弹上面篆刻的几百个细小的阵法。

    忽然,一阵强大的气息从安阳城主府内部传来,一个雄浑的声音浩浩荡荡传来:“擅闯城主府,意欲行刺贤王。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化神期!”齐威宗一愣,随后就怒火沸腾——反了,今天不仅受伤了,更要‘被格杀勿论’。一直高高在上的齐威宗大吼一声:“李贤,吾乃齐国二世齐威宗,出来见我!”

    城主府内,李贤面色自然不好看,“树大招风啊,这人估计不是真的发怒,而是趁机来试探我们的底线!”

    许仁面色凝重:“来者不善,这齐威宗,是齐国第二代皇帝,‘威宗’是其封号。从‘威’这个字就能看出来,此人不凡。

    齐国第一代皇帝开疆拓土、确立齐国;但是将齐国发展壮大,并确立强盛地位的,就是这齐威宗。没想到这次将这老怪物给惊动了。”

    “各国的老帝王都没有死?”李贤敏锐的察觉到这个问题。

    许仁点头:“少爷可还记得,帝王,是背负荣誉与罪业的所在?”

    李贤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帝王在拥有足够修为、或者是在承担罪业达到某一个界限后,就会退位闭关?”

    “不错!不过少爷也不用惊慌,帝王不是想退就退的,很多人因为没有把握好那个度,在离开帝王位置后,也就失去了气运加持和保护,罪业反噬,最终导致陨落。

    大夏国为什么最后衰落?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大夏国的化神期先祖陨落了。

    蔡国,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在蔡国没有完全灭国之前,我们不能确定蔡国是否有化神期先祖存在。因为有些修真者为了追求更高修为,会进入所谓的‘闭死关’状态。在闭死关的状态中,会对外界不闻不问。

    但如果国家灭亡,气机牵引之下,闭死关之人会察觉。”

    “明白了。”说完,李贤就要出去。

    李元明却一把拉住李贤,“少爷暂时不要出去,先让他们闹一会。这两个化神期高手,一个是齐威宗,另一个想来也是身份不凡。

    现在出去,会有一定的危险。先让我们这边五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元婴期高手和影子上去拦截,紧急通知青云山谷那里防御,让化神期的司徒展鹏做好准备。

    还有,为了防止调虎离山之计,青云山谷一定要严防死守。如果情况危急,我们就撤往青云山谷。

    城主府可以舍弃,青云山谷不容有失。

    第二,我们正愁找不到攻击齐国的借口。

    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至少有足够的力量和齐国开战。

    齐国和晋国正在扩张,如果我们不想被晋国齐国联合封锁,就必须要打破现状。这齐威宗来的正好。机会难得,让齐威宗多闹会,要是有士兵死亡……更好!

    况且少爷出去,什么也做不了。”

    李贤微微皱眉,李元明的计谋是不错的,但李元明的计谋总有一点“血腥”的味道。“能否避免死亡?”

    李元明沉声说道:“眼下死亡,只是个别士兵,反而能刺激商王民一致对外。

    如果我们现在顾惜一两个士兵的死亡,会导致我们继续麻痹下去。最终,一旦齐国和晋国完成扩张,就会将我们封堵下来。届时,死亡的将可能是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李贤转头看向许仁。许仁竟然微微点头,轻声说道:“这,就是王者需要背负的罪业。百姓总是希望和平的生活,哪怕这种和平是假象也无所谓。但对于一个帝国来说,我们却不能沉浸在假象当中。

    但百姓多愚昧,想要让他们从虚假的和平中苏醒,需要一点刺激,否则他们会认为是统治者不体谅民意。

    纵观古今,几乎所有不做任何铺垫就发动战争的君王,无论什么理由,都会被百姓们骂为暴君。

    反而如果先提前牺牲一两个人,再组织军队反击,这样的君王反而会被百姓推举为英雄。这就是政治,这种先提前牺牲一两个人的做法,却能最大的避免伤亡、能促进国家上下一心、一致对外。(珍珠港战役就是这个典范。日本轰炸之前,珍珠港内航母刚好去维修,将军在外地遛狗;只有士兵在训练。)

    其实百姓们并不知道,他们刚好弄反了。

    可这就是政治,而这也是王者所需要背负的罪业。有罪业作为燃油,才能点燃荣耀的火焰。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就是所谓的大爱。大爱一个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无可奈何的牺牲个别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严泽安张了张口,终于叹息一声,“一将成名万古枯,自古以来英雄都是用尸骸累积的。

    作为一个王者,不应该将眼光看向一个人,而应该看向这个国家、看到未来,更看到历史的趋势。

    如果少爷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厚葬那些将士,并厚赏他们的亲人。”

    李贤默然。

    外面已经传来喊杀声,不一会陈金兵就跑来,“少爷,城门侍卫死伤近半,但我们已经挡住两名化神期的攻击。”

    李元明豁然瞪大眼睛,“能杀就杀!杀不了两个化神期,那些随从也一个都不能放过!

    王者的威严,不容挑衅。否则少爷将会失去尊严、威严,失去对商王国的控制。”

    李贤点头,“就这样传令吧。”

    “是!”陈金兵又慌忙离开。传令可以通过灵通宝鉴传递,但亲口、大声喊出更有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