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四四章 化神齐来
    (改版了,新版书页右上角需要评价。请各位读者有时间给个五星评价,顺便说几句评价语。谢谢啦)

    南阳郡,佣兵团们终于瓜分完了各自的地盘,也终于想到,要将南宫智和郭鸿雁“劝降”,而后派出部分人,一起“护送”两人到贤王那里换取钱财。

    劝降南宫智价值500万两黄金,劝降郭鸿雁,价值200万两黄金!

    名将难得,有名的谋士也难得。为了拉拢人才,李贤也不惜下重金。当然,必须要确定真正投靠后,李贤才会给佣兵们支付代价。

    等上路的时候,南宫智和郭鸿雁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夜长生变,看来两人想要投降商王国的计划,应该成功大半。

    “小心!”郭鸿雁传音,“李贤身边可有不少能人。那李元明在人心揣度方面,比许仁更优秀。这是我们想要投靠商王国必须要面对的槛!小心。”

    南宫智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表示已经明白。

    而在佣兵们后面,则是王家的人。就如同李元明所预料的那样,在见到李贤释放出来的“不屑、随意、不以为然的善意”后,王家反复考虑以后,竟然真的决定去商王国发展!

    在被齐国驱逐后,王家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毕竟,背负了“窃取大夏国皇权、控制皇子、割据一方、以下犯上”等等这样的恶名之后,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欢迎王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有一个商王国“傻乎乎”的站出来表现大度,表现一点假模假样的善意,反而成了王家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王家众人反复商讨之后,终于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这李贤就是做个样子,给自己脸上贴点金纸,根本就没有接纳王家的意思。

    所以,王家做出了如下决定:李贤没有接纳我们的意思,也就是说李贤不会对我们怎么样。而且既然李贤做出这“虚假的邀请”,我们要去商王国了,他李贤只能强颜欢笑来接待我们了。

    再想想自家与李贤似乎并没有什么化不开的仇恨,反而是李贤与自家有仇、就是打死王明的事情,但王家也没有能力追究……那么,看在这个份上,李贤应该会放自家一马吧。

    只是……事情会如此吗?

    当年,孔祥曾说过,政治这东西,玩的就是落井下石,看到敌人倒下了,还要上去踩几脚,让敌人永世不得翻身!

    或许,王家的家主王川不是没有想到这个,而是不敢向这个方向去想!已经无路可走的王家,只能祈求敌人的怜悯。

    其实,这是弱者的通病。可惜,在仙域这个环境下,祈求……是没有希望的!

    “你们去商王国,是主动入瓮、毫无生机可言!”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忽然在王川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无情的揭露王川最担心的一点。王川不露声色,眼睛却已经开始搜查,灵识开始扫视。

    “等等,这个声音为什么有一点熟悉?”王川心中起意。

    “是我,孔祥。我现在只剩下元婴了,躲在你的马车下方。”无奈的声音传来。

    王川豁然一惊,无数念头瞬间流过心头!孔祥?他只剩下元婴了!是商王国做的吗?孔家被灭了吗?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何目的?如果我将孔祥在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会如何……

    无数的问题,好像开水一样在王川的心间翻滚,作为一个政治家,王川第一个想法就是——是否能利用孔祥获得李贤的关照呢?

    就在王川思考时,孔祥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川,现在只有我能救王家。当然,也只有王家能救我!我们合则两利,分则两亡!”

    “说说看!”

    孔祥缓缓道来:“商王国是法制,而这个法制的核心就是‘公平’,这个公平也包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滴水之恩,亦当涌泉相报’。

    所以,孔家被灭族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元婴。

    同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也应该警惕吧。”

    王川犹豫,却还是说道:“我王家和李贤之间并没有化不开的仇恨!不像你们孔家,从最初就想要盗窃青云山谷,导致孔东华死亡;后来又勾结蔡国,最后更是刺杀李贤。”

    孔祥没有辩解,却说道:“王川,你也是老臣,还这样天真?李贤出名之初就是棒杀了王明,并且让你王家有口难言。这个仇恨,其实根本就无法化解。

    你们不可能真正放下!同样,李贤也不可能对你们放心。而且你们王家有野心,必然不会甘于平淡,所以就算李贤暂时能容忍你们,但时日一久,必然是水火不容。

    你认为呢?”

    王川犹豫了。好一会,王川才问:“你只剩下元婴,我如何帮你?”

    “给我准备一个八到十岁、没有修行的童子。”

    “你要夺舍……”王川眉头微不可查的皱起来。夺舍,这是一个比较不能被人接受的概念。应该说,夺舍,是一种“非正道”的手段。修真者也有正邪善恶,也要自己的道德底线。

    一个修真者如果只剩下元婴,有三种手段:修散仙、转世、夺舍,其中夺舍是最邪恶的一种。

    夺舍,并不是简单的“换个躯壳”的问题。修真者在修成元婴以后、渡劫飞升之前,是处于一种“超脱五行”的状态。

    这个状态下,元婴就相当于灵魂,如果身体死亡、只剩下元婴,在天地看来,这人已经是魂飞魄散。

    所以,剩下元婴的修真着要么继续一条路走到黑,就是转修散仙;要么就是强行打开轮回通道,就是转世。要么就等着元婴耗尽,真正的魂飞魄散。

    或者,夺取并彻底吞噬一个“无辜、无知、纯真孩童的生机、灵魂、根基”,完成“再生、还阳”。这就是夺舍。

    而夺舍中最不能被人接受的,就是要完全抹杀一个无辜孩童的生命、灵魂,彻彻底底的抹杀。而这个过程,异常痛苦!

    这是一种另类的‘人吃人’。

    但是……这里也是仙域,哪怕不能被人接受,依旧有邪魔外道横行、杀人无数,夺舍……只能算是小恶!

    考虑许久之后,王川一咬牙,“好!现在不方便,等晚上我去准备。”

    “快点,我逃走时受了重伤,又使用秘法逃走,元婴已经开始溃散。”

    “明白。”王川似乎下定了决心,说话已经平稳不少。“孔大人,我帮你的事情确定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该谈谈‘价钱’了?”

    孔祥沉稳的说道:“我可以帮你出谋划策,可以让王家重新崛起。甚至以后建立帝国、乃至将商王国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王川笑了,“孔大人,假大空的话就不要说了,我王川也不是三岁的孩童。

    这样吧,我们一点点说。

    你刚才说我们这一次去安阳是‘主动入瓮’,不知孔大人为何如此说?”

    孔祥不敢藏拙,知道这到了表现自己价值的时刻。但孔祥不是冲动之人,这时反而十分警惕,话语在心头过了一遍又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了才开口:“首先我问一个问题,假如李贤这次不释放出善意,你们准备去哪里?”

    “准备越过齐国,向西方前进,齐国虽然驱逐我们,却不会拦住我们的去路。

    凭借我们手中的技术、财富、人才等,足以在瀛洲中部、甚至瀛洲西部找到立足之地。

    而且就我所知,瀛洲中部其实十分混乱,如果我们能帮一个中小国家强盛,那么也能为我王家争取一个崛起的机会。

    但这一路太长,恐生变数。齐国表面上不会对我们不利,却难保不暗下黑手。”

    孔祥大赞:“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但冒险性也很大。相比之下,到商王国发展,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你有没有想过,李贤传达的这个善意,根本就是一个诱饵?就是要将你们诱导到安阳,并将你们囚禁起来!”

    “呵……”王川苦笑一声,“只要活着,就有机会。而且李贤毕竟主动表现出了善意,只要我们老实本分,李贤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老实本分?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王大人你也曾权倾一方,请王大人说说,有多少办法可以将一个老实本分的人逼疯?十种?二十种?还是三十种?

    你可知道,大夏国最后几年时间,我孔家也想老老实实等着大夏国倒下,可是那李玉龙,每天发一道圣旨过来。专门用圣旨骂人,我特么的还只能老老实实听着,不敢反驳不说,还要谢恩!

    王大人,你知道老夫当初的憋屈吗?老夫恨不得将那李玉龙生吞了!

    好吧,不说这个。我们再说商王国的情况。在商王国那里,有一种叫做‘钓鱼’的游戏手段。当初投降李贤的吕梁郡刺史赵国山是怎么死的,王大人不会没有考虑过吧。

    你说,如果你到了商王国以后,全家上下得到‘重用’,被分配到重要位置。忽然有一天,其中某一个人被查出犯了叛国罪。你说,你王家能活几个人?”

    王川冷汗如雨,孔祥毫不犹豫的将政治最黑暗的一面揭开,形成了强大的恐惧效果。

    随后,孔祥不再说话,王川哆嗦好一会,终于开口说道:“难道,我们不去商王国了?”

    “不,当然要去。现在我们想要回头都不可能,周围的佣兵早就将我们看守起来。不过,我有办法保王家十年平安。十年时间,相信王家应该有自保能力了。”

    “好!按照行程,今天晚上我们将抵达松洲郡中部,无论时间还是地点,都恰好。”

    …………

    蔡国赤铜矿这里,有几个高手向安阳城飞去。

    方圆万里也有不少高手向安阳城飞去。

    同时,无崖山妖族的金虎大王也通过正经的手段,前往安阳城。

    一颗核弹试爆成功,不知道惊动了多少人!

    蔡国旧地,萧国陈国、郑国、鄧国、蔡国之间紧张的、眼看就要发生大战的情势,再一次被硬生生压了下来。

    而在商王国西南方几千里之外,一道身影急速飞行,几乎是瞬间就掠过周围“慢腾腾”的元婴期。

    周围几个被撞的、或者是被法术带的翻跟斗的元婴期,一个个怒气翻腾却不敢说一个字,只能目送这个模糊的身影消失。甚至有一个被撞的头晕眼花的元婴期,也只能忍气吞声。

    “又一个被惊动的化神期老怪物!”许久之后,才有人小声的说道。

    “最近化神期高手好多啊。以前元婴期高手都是闭关修行,怎么现在化神期高手都纷纷出关?这是怎么了?要变天了吗?难道,大劫即将开始?

    不过,我不准备前进了,我要回去闭关!”

    周围的修着着们议论纷纷,不少人不再继续前进,而是掉头返回。

    却说这个赶来的人是谁呢?不是别人,就是玄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