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第四三八章 颤抖吧
    东海上,五艘军舰劈风斩浪,正是负责护送公孙无伤的五艘军舰。

    公孙无伤站在船舷上,看着渐渐远去的海岸线,一时间情绪万千。情绪太多,也太复杂,此刻的公孙无伤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情怀。

    有自豪吗?有!如今在强大的、生机无限的商王国担任司法部部长,官居一品,并亲手创立了现在商王国上下称赞的法律体系,更有大量的国家前来“取经”,连刘国都前来取经,这种自豪是不用说的。

    有感动吗?也有!李贤动用五艘军舰护送自己,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荣耀!就这一次,就足以让公孙无伤受用一生。

    但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

    自己永远不可能回到刘国了,公孙无伤很清楚。无论是李贤的知遇之恩,还是刘国现在的环境等等,都不容许自己回去。况且,“好马不吃回头草”几乎适用于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人才。

    还有,这一次刘国接待自己摆出来的重大礼节,更让公孙无伤成为众矢之的,回到刘国,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刘国终究是自己的祖国,那里依旧有自己的亲朋好友。

    “最是离人恨!最是游子愁!”公孙无伤感慨一句,凭栏远眺。

    忽然,公孙无伤发现有飞机从刘国海边飞来。如今公孙无伤也是元婴期高手,很轻易的就能看到急速接近的飞机。

    飞机自然也发现了五艘军舰,刘国宰相韩元昌直接从飞机上飞出,远远地就在高空喊话:“刘国宰相韩元昌拜访公孙无伤部长!”

    “好陌生的称呼!”不知为什么,看到韩元昌追来,公孙无伤脑海中首先闪过的,就是这个念头。而后,公孙无伤才回话:“韩宰相有何吩咐?”

    “刘国想要购买现在的五艘军舰,不知可否谈判?”

    “啊……”公孙无伤很惊讶,但想到商王国的国策,公孙无伤并没有一口回绝,“请上甲板。我先询问下高世荣大帅。”

    这一次护送公孙无伤的,是海军第二副帅高世荣,地位略低于郝有才。

    但是,询问一个海军统帅,卖掉自己刚刚喜欢上的军舰,这结果吗……公孙无伤被高世荣劈头盖脸的骂出指挥室。

    韩元昌见状,再也顾不得什么谈判不能泄露底线的规矩,直接开口说道:“我们愿意用西南方的紫烟郡,交换现下的五艘军舰!”

    “紫烟郡?”公孙无伤眼睛立即瞪大了。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刘国人,公孙无伤太知道紫烟郡的特殊了。曾经,紫烟郡是一片荒芜之地,因为靠近海边,南边又靠近以混乱著称的卞国(卞bian),紫烟郡本来就人烟稀少。

    但是,紫烟郡有一个特产——地下浊气!紫烟郡紫烟郡,之所以获得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里的地下浊气太多,大量的地下浊气蒸发,让这里好似魔域。

    虽然看上去很美丽,紫气缭绕,与传说中紫气东升的现象十分相似,但这里升腾的,却是地下浊气挥发的东西。对于修真者来说,紫烟郡就是一个修炼的绝地。

    但紫烟郡很大,方圆三百多里。而在商王国掌握地下浊气、也就是石油提炼方法的今天,紫烟郡就是一块宝地!

    商王国能提炼地下浊气的事情,早就不是秘密。所以,刘国才会用这块地方与商王国交易。

    这个代价提出来,公孙无伤怦然心动!

    但很遗憾,公孙无伤只能摊手:“这件事情太大,恐怕要回报贤王才行。而且这也不是我的管辖范围,恕我无能为力。”

    韩元昌不放弃,“公孙部长可想清楚了,也许半天后,我们就要变卦。”

    “我同意了!”这时候,海军第二副帅高世荣点头了,“但我只能出售给你们一艘一万吨的和三艘五千吨的。

    剩下的一艘一万吨的,我们要开走。这些,都是最新的军舰,也是我们现役的军舰,质量自然不用说。

    同意,我们现在就交易。不同意,我也不能太冒险。”

    作为一个合格的海军副帅,高世荣显然也很了解“紫烟郡”。

    韩元昌一听大喜,竟是毫不犹豫,当即答应下来。这让高世荣都后悔了——给的价格还太高了,回去要被嘲笑了。但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商王国十分重视商业信誉,答应的事情就不能轻易反悔。

    双方发誓,交易很快完成。

    虽然这样仓促的交易,没有国家背书,只是两个“臣子的私下交易”,高世荣和公孙无伤不怕刘国反悔,商王国有这个信心保护自己的利益。

    至于韩元昌就更不担心了,发誓完毕,四艘军舰就停在原地,等待刘国的接受;况且商王国的商业信誉,绝对值得信赖。

    公孙无伤这里,就只有一艘万吨级军舰,带着所有的将士、带着一份协议,返回商王国。

    …………

    时间一点点过去,各方信息不断向安阳城主府汇聚。

    “齐国宰相贺治国出使后夏,成功购买广陵郡。上官广一家进入齐国,并继续做将军。而曾经的王家、以及被王家控制的傀儡皇帝等,却被驱逐。只带了三百万两黄金的交子、带着自己的财富和少许家人流浪。

    这信息量略大啊!”

    李贤捏着下巴,看着这个消息有些出神。

    许仁看了看李贤这作怪的样子,忍不住笑着问道:“你不会是想要将王家一网打尽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要通知佣兵团一声,让南阳郡的佣兵团代表商王国去探望一下而已。”

    “然后呢?”

    “然后……佣兵团都是粗汉子,冲动是应该的。哈哈……”

    这时候,李元明却很认真的说道:“斩草要除根,我已经通知协会,协会将会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佣兵团。据估计,王家携带的财富至少超过五百万两黄金,这些财富足以让佣兵团疯狂了。”

    不想许仁见到李元明如此,忽然皱眉了,“李元明,事情不能这样做!”

    “那应该怎样做?难道要放过王家不成?别忘了,少爷崛起的第一步,就是棒杀了王明。

    我们与王家之间的关系,如同萧国张家与袁家的关系一样。

    所以,王家,不能放过!”

    袁庸被卷了进来,也只能表示:“王家确实不能放过。”

    但稍微一停,袁庸又说道:“可想要彻底消灭一个发展了几百年的家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些家族不仅仅根深蒂固,而且隐藏极多!分布极广!

    我们应该先放任、并适当表现出大度,让他们自由发展,让他们将隐藏的力量一点点露出水面。而后,才能以雷霆之势,一举覆灭。就如同先前灭掉翠烟湖一样。”

    但袁庸话音刚落,严泽安也开口了,和许仁态度一样:“事情不能这样做!王家当然不能放过,但比王家更关键的,是我们的名誉。

    作为一个受万人敬仰的贤王,在可以的情况下,两手不能沾血,这是作为王者的铁律。

    纵观历史,几乎所有的有作为的君王,哪怕手下杀人如麻,但君王从来都是纯净光明的。

    不亲手杀人、不报私仇,是作为一名有为君主的底线。”

    旁边,陈金兵插科打诨一句:“有仇不报非君子!”

    这句话,现场也就是陈金兵最适合说。能留在李贤身边当侍卫大队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严泽安看了看陈金兵,再看了看四周,淡淡的说了三个字:“赵国山!”

    赵国山,曾经吕梁郡的刺史,投降到李贤手下,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死亡的命运。可李贤杀赵国山,从表面看是,完全是“因公”;但如果深究,赵国山是被李元明给设计了。而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斩草除根”这四个字,根源还是来自李贤。

    当然,赵国山父子二人自己作死,也是很大的原因。

    严泽安提到赵国山,意思也很明确:作为一个君王,报仇当然是应该的,但别做的太难看,那么多人盯着你呢。

    形象,是一个君王最需要细心维护、也是最需要不惜代价维护的。

    作为一个君王,要做的事情当然很多;但无论做什么,必须要记得一件事情——双手,一定要干净!处于君王的位置上,全国人、甚至外国人,都会用最挑剔的眼光看待君王!

    严泽安说完,许仁微微点头,说道:“王家不能放过,但不能操之过急。我的建议是,我们主动向王家释出善意,并愿意接纳现在的王家。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

    第一,王家现在刚刚被齐国驱逐,而我们却收留他们,这能让少爷的形象,更加光明。

    第二,可以将王家完全监视,王家但有一点动作,我们可以轻松扑灭。”

    李贤想了想说道:“王家应该不会接受吧!”

    许仁自信的笑了:“不,王家肯定会接受。因为,王家无路可走!至少暂时的王家无路可走。而来商王国发展工商业,却是一条行得通的道路。

    而对于王家来说,他们需要的,也就是这个过度。尤其是我们这里的商业集团不仅前途光明,金钱之途灿烂,还能拥有私兵、供养佣兵团。

    有了这些原因,王家肯定会接受我们的善意。”

    李贤还有一点疑惑:“万一王家发展起来呢?”

    “怎么可能!”李元明终于开口了,关键时候,李元明表现出了自己的智慧,“无论是税收、还是专利,甚至是质量检查,都能将王家限制下来。

    况且,我不认为王家会老老实实的做良民!”

    李贤考虑好一会,终于点头,“那我就派人给王家传达善意。”

    “不要太主动!”李元明当即阻止,“这件事情,我们不要表现的太主动。还是通过佣兵团传达信息就好,就在冒险与佣兵协会发布一个小小的任务,就足够了。

    我们越是表现的不经意、漫不经心,王家就越放心。而且我们传达信息时,只要表示欢迎就足够了,不用提任何条件、更不要做任何保证。

    如果我们表现的漫不经心,王家会认为我们只是做个样子,这样他们反而会主动咬勾。”

    “好,就这样做!”李贤从善如流,虽然不知道李元明这建议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

    讨论完了这个,又接到了从海上传来的消息——护送公孙无伤的五艘军舰,已经卖掉了四艘,换取了刘国的紫烟郡。

    这是好事情,实际上那五艘军舰本来就是“出售展示品”。能换到紫烟郡这样的地方,绝对是赚翻了。更别说,军舰吗,以后刘国必然会采购炮弹等等消耗物品,以后有得赚了。

    惊喜一个接一个,终于,日薄西山时,张洪涛来报:“贤王,所有一切都准备好了!”